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32|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 《DISORDER6》官方小说翻译(更新第二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4 22: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电击PlayStation上的连载小说,由六花梨花执笔,目前正在连载中。转载请注明来自KID Fans Club,并保留翻译及校润人员名单。
————————
第一话
翻译:光玉
校润:苍蓝的风
————————
第二话
翻译:光玉
校润:正名之镜、苍蓝的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4 22: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话   「礼服」
-About 真理央-

        ——我憎恶黑夜,却又钟情黑夜。
        深夜,会令我回忆起自己是一个寂寞而可悲的孩子,所以我憎恶它。
        深夜,会有一双手来温暖我这个寂寞而可悲的孩子,所以我钟情它。
        然而,时过境迁。温暖我的那双手——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以,为了寻求那双手……我决定成为一个人偶。

        我最初的记忆——是一手涂抹得花里胡哨的指甲。
        当我试图去触摸它的时候,忽闻一声闷响,随即满眼金星乱窜。
        而将被揍到飞起来的我温柔地接住的,是一座垃圾山。
        脸上火辣辣地疼、肚子咕噜噜地叫,瘫软无力的我就这么陷在散发出阵阵恶臭的垃圾山里。然后,传来了铁门关闭的冷冰冰的声音。
        大门紧锁、窗户被捂得密不透风、房间里不见一丝光明。已经连哭都不哭出来的我,就这样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日夜。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明亮的屋子,正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
        这座设施的负责人告诉我,我将要接受成为人偶的训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人偶和训练又都是些什么,却只字未提。

        当训练开始以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依然只能去尝试习惯和适应大人们毫不留情地施加在我身上的那些暴力。无论身处何方,都没有供我选择的余地。
        但是,比起那个时候,却已有所不同。
        在那个堆满垃圾的房间里,我连反击的意识都没有。
        然而现在,我却不再只是单纯地承受暴力,而是在对等地使用暴力——受到攻击就要反击、在受到攻击之前就要把对方了结、人有哪些要害、如何做到一击必杀……这样的知识被逐渐灌输进身体,而这,似乎就是所谓的『训练』。
        他们教我同龄的孩子在学校那种地方所应学习到的知识,然后继续接受训练、睡觉,再学习、再训练。我就这样枯燥地重复着,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成为人偶的训练。
        ——就这样,我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之中,有一丝阴霾,正在一点一滴地膨胀着。

        专门为我准备的那间白色房间,每天都有大妈过来负责打扫卫生和清洗衣物,所以总是干净整洁,四处散发着清香,床单也永远是纯白色。
        但是,我无法忍受黑暗。即使房间干净整洁,我也无法忍受。黑暗令我无法冷静。我憎恶黑暗。
        开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灯打开。在这之后,我才终于能够在自己的房间里放松下来。
        固定式的壁橱是我的宝物箱。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我最重要的洋服。
        「我回来了,姐姐大人」
        那是姐姐大人决定离开这里时,我所获得的馈赠。
        将这件洋服抱在怀中,能够微微闻到姐姐大人的味道,也令我的脸颊渐渐变得柔润。
        闭上眼,回忆起那双温暖的手,那双缓慢地抚摸着我的头发的温柔的手,那双抚慰着在黑暗的房间里独自哭泣的我的手。
        因为有这双手的支撑,我从恐惧黑暗变为了憎恶黑暗。对,不再恐惧,只是憎恶。我变得坚强了。
        然而……如今,那双手已经不在了。她已经先我一步,离开了这里。
        我也必须更加努力,以求早日离开这里。所以,无论学习还是训练,我都要更进一步。

        「啊……」
        几滴泪水滚落,打湿了姐姐大人的衣服,我慌忙用手去擦拭。
        才刚洗完澡,身上也没有出过汗,所以就这样穿上去也没问题。这是我定下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规则。
        脱掉T恤的那一瞬,散开的长发滑落而下。
        我的头发正在慢慢留长,现在勉强及肩。虽然长发在训练时会比较碍事,也被提醒过,但我选择了无视而且继续留得更长。因为短发并不适合穿洋服,我想那样一定不够可爱。
        于是,大人们为了强行剪掉我的头发,而伸手向我抓来。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怎么记得了。
        当我在一片呻吟声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满手是血地捂住鼻子,另一个人右手的手指少了一半,还有一个人肚子流着血。几个人全都倒在地上,来回挣扎。
        我被告知说,这一切都是我做出来的,我抵抗时做出来的。
        我没有错。只不过是不喜欢所以才反抗的。做了这些让我不喜欢的事的大人们才有错。
        这样说着的我——笑了起来。
        我明白了从我接受训练开始,内心之中诞生的那抹阴霾是何物……是『喜悦』。
        当我发现一直以来只能被别人伤害的自己,也能够去伤害别人时,那种阴暗的喜悦,终于爆发了。
        我只是不停地笑。用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音量,放声大笑。笑呀、笑呀——内心的冲动驱使着我,想要让那些不成体统的大人们,喷出更加华丽、更加大量的血。就这样朝着血管伸过去的我的手,被许多强有力的臂膀拦住了。
        设施的负责人来到了在房间内关禁闭的我的面前,对我说,你要留长发可以,但接下来要比以往更加努力地训练。
        努力训练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明明是设施里的大人们把我关在屋子里让我没法训练……这样一想,就觉得对方这番话让我无比火大。然而,我既想要留长头发,又想要早日离开设施……所以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姐姐最喜欢的、款式简约而轻薄的米色连衣裙。和往常一样,从头上一下子套进去,拉好背上的拉链。亚麻布料的触感很舒服,我很喜欢。
        虽然还有其他的短裙、衬衫、针织衫……等等很多种类的衣物,但是姐姐最喜欢的是这件连衣裙,所以我也最喜欢这件,非常喜欢。
        但是……我不想穿着这件衣服训练。因为动作很激烈,如果不小心弄坏了或者溅上了血迹,我也没办法修复。
        所以,我想要一件新的衣服。让我在战斗的时候穿的,可爱的衣服。
        今天学习的时候,去找大人们商量了一下。于是,他们告诉了我互联网的存在,让我去学习检索方法,进行实践。
        电脑上列出了各种各样的洋服。与男生的服装不同,可爱、华丽。
        如果要买的话,果然还是那种能藏住许多武器的比较好呢。这样想着,我在搜索框里输入了关键词……找到了。
        蓬松的袖子,裙子里面加了裙撑,裙边被撑起来的小连衣裙。就像盛开的太阳花。
        「如果穿上这件衣服去见姐姐大人的话,她会不会夸我穿这件很合适呢……?」
        拿着打印出来的衣服图片看了又看,我不禁小声地嘟囔起来。然而说着说着,自己就沉醉其中了。
        「好想早点见到姐姐大人啊……请等着我吧,姐姐大人」
        ——最喜欢你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KID Fans Club,并保留翻译及校润人员名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2 23: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话  「风止之日」
-About 雏子-

        「好了,搞定」
        这是一间洁白而老旧的诊疗室,屋子里充满了消毒液的气味。
        「疼!」
        阵内医生对着我那刚刚贴好创可贴的拳头敲了一家伙,然后在我的悲鸣声中,她举起马克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咖啡。
        「抱歉,医生。这回又给您添麻烦了」
        「算上雏子你,一共四十二个人么……嗯,看来这一架打得还挺波澜壮阔的啊」
        「那、那个……」
        「被抓走的女生平安无事哦,只受了一点轻微的擦伤和撞伤,没什么大问题」
        听到医生说她「没事」的那一刻,之前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排气管此起彼伏的轰鸣声依旧在耳边盘旋,挥之不去。
        今天我们打架的对手,是和我们『Crimson·Gale』组的地盘接壤的『MAD Z Black』组的家伙们。
        那组的老大把我们组成员次郎的妹妹翔子掳走了,而我们要去把人抢回来。
        我们这边上了一百五十多口,对方也差不多,然后一场大乱斗。
        康将现场隔离,禁止无关人员进入,拜此所赐,周围的住户或者路过的行人并没有遭受波及。
        龙作为先锋一路向前开道,留美负责找到并且保护翔子。
        而老娘我就在这嘈杂而混乱的环境中寻找着这次事件的主谋——也就是对方的老大,期间放倒了一个、放倒了两个……这样一拳一个干翻了一大票人之后,总算借着从康那里得到的情报,来到了对方的秘密据点,一个小小的船屋。
        找到了。
        屋里连灯都没有开。被我们的突然袭击吓到的那位老大,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拿着匕首颤抖着。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他就开始瞎叫唤起来。
        原来他打算绑架翔子做人质,然后以此把我单独叫出来,找一群人围殴之后,再卖到黑帮那边的样子。
        「居然还没等叫你就已经过来了」……也不知是在抱怨,还是在忏悔,总之这家伙没完没了地念叨着一堆不知所云的话。
        最后把我说烦了,直接照着肚子给他来了一拳,于是他就这么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我把处于昏迷状态的这家伙丢到互殴的人群之中,然后几乎就在一瞬之间,『MAD Z Black』组的那帮家伙们就全都发出凄惨的悲鸣,四散而逃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个首领却还安详地保持着晕过去的状态。我朝他脸上泼了盆水,强行把他弄醒。他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被以我为中心的上百个人团团围住,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失禁了,我还拍了张照留念。
        「如果不想让这照片传开,就赶紧解散你的组织」
        听了我的话,他连起身都不敢,就那么瘫在地上,脑袋像磕头虫一样点个不停。
        「真不像话,要是这么个软脚虾,就别学别人当什么不良少年啊,这又不是什么时尚潮流,真是的」
        「哎呀,是在说今天干架的对手吧……有那么弱吗?」
        「光看地盘的话倒是紧随我们之后排名第二,但是实在太弱了,根本未够班啊。所以让他们立马解散了」
        「唔,也就是说,你们已经……」
        「没错。附近这一片已经完全变成我们的天下了」
        「这下会变得寂寞了呢」
        寂寞?所谓寂寞……是这样的感情吗?
        「不是的」
        总觉得……好无聊啊。
        一开始的时候感觉很美妙。仅仅是骑着摩托暴走,享受着风吹在身上的感觉,一切都非常有趣。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彼此之间的羁绊也越来越深。有人来找茬,就大伙儿一起打回去……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这一片地区最大的组织了。我们开始一群人一起开车暴走,虽说这样也别有一番乐趣,只是……
        「不管什么事,都不会只有快乐的一面」
        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阵内医生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是的,并不快乐。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的内心正愈发空虚。
        被掳走的翔子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不像我们这样到处惹事,也没有骑着摩托车到处跑。只是一个普通的,每天穿着制服上下学的,十分喜欢哥哥的女生。只因为和我们有关系,就遇上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翔子会被掳走,都是因为我们平时的那些行径吧」
        「你们是因为喜欢才做的吧?既然要做就会有风险,也要有克服风险的能力才行」
        阵内医生坐在检查病人时坐的椅子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读新闻。我沉默地盯着她。
        「怎么了?」
        看到我这个样子,医生问道。
        「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就想问了,医生你对我们做的这些事,完全不生气吗?」
        一般的大人,见到我们总会说教一些诸如『暴走族什么的还是赶快别再做了』什么的话……虽说如今别人大多对我们麻木了,也不再这样说了吧。
        但是,医生不一样。看到我们打架受伤,会正常地给予治疗。原以为会额外多收我们的钱,结果也没有,甚至于反而不急着催我们交诊费。其他的大人从来没有过如此对待我们,所以我们这群人全都对医生抱有感恩之心。
        「要是我发火的话,你们就不会再到处乱跑、乱打架了吗?」
        被这么一说,我顿感语塞。
        「自己想明白了以后的改变,和自己不理解、只是单纯地模仿着什么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你们是在为了寻找这方面的答案而烦恼的话,我会帮着提一点意见。但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不会多管闲事,我可不想做无用功」
        说的的确有道理。相比在别人说教之下的改变,还是自己发自内心的想法更容易接受一些。但是,我……
        「虽说你貌似一脸迷茫的样子,但在我看来,雏子你其实内心之中早就已经决定好未来的道路了吧?」
        又是这样。我还什么都没说,医生就已经全都了然于心了。
        阵内医生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都是来者不拒,心理治疗似乎也略知一二。记得她自己说过对心理学也有涉猎。或许是这个原因,让她可以轻易读懂我的内心。
        「我……并没有迷茫吗……?」
        医生一边笑着说「这种事还是得问你自己啊」,一边又喝起了咖啡。
        假如我继续这样把组织经营下去,我想医生对我的态度也并不会有什么改变吧,相信对于打架受伤的我们也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医治下去。
        但是,如果继续这么干下去,像今天这样把无关的人牵连进来的事也会反复出现吧。这究竟该如何是好呢?而且继续这样给医生添麻烦也不像话——
        最重要的是,我开始觉得无聊了。
        「风,也不会永无止境地吹下去的」
        这一点,即使我一言未发,医生也已经明白了我的想法。她只是微笑着,把我专用的马克杯递了过来,而我则用双手接住。
        接下来,我该对那些家伙说些什么才好呢……

————————
第二话
翻译:光玉
校润:正名之镜、苍蓝的风
转载请注明来自KID Fans Club,并保留翻译及校润人员名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7-9-23 02:44 , Processed in 0.10945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