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70|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天上的众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0 21: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卷:九州议事录
第一章:凰月的故事
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还记得那是自己很小时候的事情。
圣历203年的事情。
祖母抱着自己,摇晃着摇椅,在壁炉前,安详的讲着故事。
讲着她从她的祖母那里,听来的故事。
神氏们第一次回归这世界,将救赎重新带回大地上的故事···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地上被众神们统治着。
而最原始的人类,就在众神们的统治下,过着幸福的生活。
但——
幸福的生活终结了。
战争降临。
众神们产生了争端,先是争吵,然后是小规模的战斗,最后···全世界都崩溃了。
神氏们突然变成了他们所不认识的样子。
巨大的圣像和海中浮起的巨大方舟。
神的要塞笼罩了天空,遮蔽了一切。
战争如火如荼。
被抛弃的人类们只能惊恐的躲藏在地下,神氏们为他们建造的避难所中,在那潮湿的隧道中,以人造的太阳勉强维系着生命,以远不如过去丰富,味同嚼蜡的东西度日。
他们不敢回到地面上。
神氏们是如此的可怕,仅仅是挥手就能让大片大片的陆地崩溃,箭矢点燃的火焰焚尽了一座座山峰。
原本苍翠的大地,只在几天内就被抹上了最沉重的黑色。
但战争没有停止。
哪怕厄运的乌云笼罩了天空,琉璃的火焰覆盖了大地,众神们的愤怒仍旧没有消散。
天罚的光芒一次次撕裂了越来越厚的黑云,神的光芒是如此的可怕,以至于连大地都被穿透。
仅仅是余波,就让人类们不得不仓惶逃入更加深邃的隧道。
更糟糕的生活环境,更多的···死亡人数。
天上的神,地上的神,海中的神,以及,在世界之外的神。
所有神,都被那无法理解的理由充盈了头脑,以至于奋战不休。
终于···尽皆陨落。
神们似乎没有任何一位幸存,在七天过后,什么都没有了···
再没有战争,再没有动乱,地上安静异常。
但···生机也包括在内。
第一个最勇敢的人类离开了的庇护所,然后,看到了让他绝望的色彩。
——大地一片荒芜。
——死黑色笼罩了一切。
往昔神氏们居住的华美宫廷,化为了焦土,而随后而来的,是数百年的严寒···
死亡的风席卷了全世界,地震,海啸,文明的断档,地面上游走着死去的神明和诅咒,去到地面上的人们都无一例外的死掉了。
他们痛苦的全身溃烂红肿,哀求着别人终结他们的生命。
但,就连拯救他们的人们···都被诅咒杀死了。
「难道神抛弃了我们吗!!」
不甘的人们只能在地下蜷缩着哭喊。
一直以来被神所宠爱的他们,没有了神的保护,显得是如此脆弱。
「请拯救我们吧!!」
谁都好,哪位都好,他们渴望着救赎。
但是,数百年,神的诅咒持续了数百年。
严寒,食物越来越少。
过去神氏们留下的宝盒,能够带来食物和水的宝盒一个个失去神力,人造的太阳一个个熄灭。
人们接连不断的死去,每过一段时间,就有一处庇护所的人失去音讯——而那,就是他们末日的开始。
努力?
那是没用的。
比人更加高贵的神们都灭亡了,神的子民又怎么能独存?
但···
人们还是活了下来。
挖掘,不断地挖掘。
有人找到了神为人类留下的地图,遵循着旧日的旨意,用最简陋的工具,人们用了数十年,终于在最后的希望覆灭前,找到了神氏们的一处基地。
他们所诞生的伊甸园。
在那里,还有着充沛的神力,还有着大量的食物,以及···依循着旨意,仍旧在制造人类的伟大奇迹。
这一定是神的旨意!
带着这样的想法。人们重新燃起了生存的希望,他们努力地生存着扩大着自己的族群。
同时···前所未有的,对神的崇拜开始了。
不知是谁在过去神的书库中找到了神们遗留的知识,虽然绝大多数完全看不懂,无法理解,但是,还是有些人是识字的。他们找到了诸多的书籍,并发现了让所有人都兴奋的知识。
即:神灵会因为信徒虔诚的祈祷和献祭而回应
这让他们欣喜若狂。
神教,一个又一个神教,因为并不知道神们所承担的职责,他们只能一个个的尝试,一个又一个教团在黑暗的地下被不断地建立。一个又一个被代代相传的名字,从书中寻找到的名字,在‘诸神黄昏’后被重新祈祷。
十年,百年···
人类艰难地恢复着元气,甚至在地下开辟了村落。总数也慢慢的,稳定的上升着。
直到,终于有一天。
数代人类都已经死去的两百年后···奇迹发生了。
从天而降的神迹到来了。
神将奇迹的宝箱降到了地上。
为这个世界,播撒了复兴的种子。
重新获得的净水,食物,被净化的空气。
世界被神氏们重新救赎。
哪怕没有任何一位殿下回应人类欣喜若狂的祈祷,但救赎却实实在在的到来。
就这样,又过了两百年。
神的奇迹终于重新拯救了这片被灾祸覆盖的大地。
已经不知道第多少代的人类们终于在神迹的指引下重新返回了大地上。
在这里,已经没有了那见之必死的诅咒,没有了厚厚的黑云。
严冬已经散去,重新出现在人类面前的,是渐渐醒转的大地。
以及,随着第一缕阳光,和第一次祈祷,重新赐予人类的众神福音——和由站在众神最前,那个银色的青年威风凛凛的宣言。
「我等将重回大地」
···
···
嘀嘀嘀···
嘀嘀嘀···
嘀嘀嘀···
咔——
一只白皙的手猛然从被窝里探出,用力的按掉了闹钟,将让人难过的金属音停掉。
少女,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呜啊···」
她悲愤的叫着,因为困倦和疲惫而愤愤不平。
「为什么要上课啊···」
但就算这么抱怨,口头上也只能说说,而于实际无补。
就算心中有着一百二十万分的抱怨,名为凰月的少女也只有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任由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自己背上,一边发呆,一边享受着冬日的太阳那难得的温柔。
时节已经是冬天,大地披上了厚厚的白衣。
虽然有着供热,但房间里的温度也并没有高到允许少女穿着睡衣发呆的地步,于是,过了一会,伴随着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最后热量散尽,她终于清醒了过来,然后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
当然很冷,所以要赶紧穿衣服。
少女迅速的跳下了床,但是,在这之前,还要洗漱。
乱糟糟的头发是因为连续两天休息日都窝在家里的原因,虽然往常都有天天冲澡的好习惯,但,唯独每周的周六周日,事先买好食物的少女都会毫不犹豫的窝在被窝里呆上两天,雷打不动。
当然,这绝不是因为少女信奉的神氏是‘居家之神’的原因,而单纯只是因为···她懒。
是的,就连凰月自己都知道。自己是超懒的,懒到在学校都已经出名的地步。
能够坐着的话绝不要站着,而最常做的事情是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晒太阳。
只不过,这一次,和过去不一样,少女窝在家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要通宵玩游戏,而是因为···她的学业警告已经发了下来。
她已经到了不好好复习,今年再不及格,就要留级的地步了。
那多丢人啊···
凰月绝不要接受那样的状况。
今年十六岁的她,已经到了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最重要的关口。
即——学院毕业。
在今年的春天,她即将参加的,是所有这个年纪的学生们,都要参加的‘择业考试’。
无论是想要继续进修,还是担当某种职业,都要向神殿和国家发送申请表,然后进行相关的考试,而不合格的人···要么就要遵从国家的安排,要么就要再复读一年。
前者当然是因为个人出色而得救,而后者···则就是完全的耻辱了。
很不幸,凰月的未来无限接近后者。
「呜呜呜···」
虽然一向志气很高,而且在参与的几个圈子里很有威望,更因为本身是难得的美少女而受到了颇多照顾,但惟有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改变的。
不努力当然就没有成绩,而成绩不好,考试又没办法抄袭的话,就只有认命了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最终考试的监考···可是名副其实的神仆呢。
哗啦——
拧开花洒的开关。
用温水冲洗着身体。
疲惫感渐渐地散去。
浴室里,凰月不禁思考起了自己的未来···
要做什么呢?
大概是牧师吧。
毕竟,在学院里读的是神学,虽然很小时候的想法不过是——这个最简单。并因此而走上了这条最累的道路,但是,也没什么后悔的。
毕竟是已经学了九年的系别,并且已经有了相当的功底,如果不做这个的话,也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毕竟,数学糟糕,文学糟糕,魔导学糟糕的自己,唯一能够得分的学科,就只有历史学和神学了吧?
顶多,再加上普普通通,不至于拉分的管理学···
「实在是糟糕透了」
水哗啦哗啦的留着,冲洗着少女略显苍白的身躯。
因为常年不见光而且不喜欢运动的关系,少女的体质是有些偏弱的,虽然不至于疾病缠身,但是每年的体育检测总是得分很低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样的身子···理所当然的,不适合大部分神术吧···
想到这里就有些烦心,但是想让凰月去锻炼身体,那却也是想都不要想得。
「干脆···一辈子就这么过去算了」
自暴自弃的想着。
湿滑的头发稍稍遮盖住眼睛,虽然略显颓废,但却无限美丽。
想要继续这么淋着热水,想要什么都不改变。
但是很不巧的是,再一次的,作为多用途终端机的手表已经在稍远地方的架子上响起了声音。
嘀嘀嘀···
嘀嘀嘀···
令人厌烦的。
到了必须要上学的时候了。
就算再讨厌也好,凰月也只好关上水,擦干净身子。
穿上学校那由白色长裙和黑色上衣组成的校服,叹息一声,走去学校。
···
···
这个大陆是一块由神氏们重铸的大陆。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地被古代的神氏们毁灭后,剩余的神们用几百年时间,重新搭建起的新世界。
椭圆形,庞大的,漂浮在海中的巨大圆盘状大陆。
总人口大概在一亿五千万左右,按照神氏们的分配,被从东到西分割成了数十个国家。
而在这上,最大的国家,名为九州。
总人口大概两千两百万,但是不幸的是,就和名字一样···常年处于分裂中。
虽然大体上仍旧保持着统一,但是,内部的几大势力却从来都没有妥协过。
蜀国统御三洲居西南,大秦威震北方四洲,而凰月所居的唐国则困守东南,在属国东瀛的辅佐下,以两洲之地与强敌对峙。
九州之外的大国也很多。
但宗其能力,能够和九州相媲美的国家却并没有多少,算起来,大抵上也不过是马其顿、罗马、法兰西等数个国家。
而与其接壤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凰月时常在想,所谓的‘和平的外部是滋生内战的温床’就是指这个样子吧?
但是,还是没办法。
想到这里,她的耳朵不禁垂了下来,毛茸茸的犬耳一扇一扇的。
和上唯一有信心的历史课本。
现在她需要考虑的,可不是所谓的举国大事,而是···
「——凰月,作业做好了么?」
大大咧咧的坐过来的少女,手中拎着一摞的作业本,‘砰’的一声落到了凰月的桌子上。
一抖。
凰月苦笑着抬起头。
「白灵吗···」
她班级的班长大人,正威风凛凛的坐在她的旁边,笑嘻嘻的看过来,一双白色的绒毛耳朵愉快的扇动着。
「作业哦,作业,有好好写作业吗?」
答案当然是——
「···完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0 21: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让我想起了《火焰纹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10: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大唐和女学
唐王朝实行的教育体系是‘私塾’。
虽然是全国教育,但是和其他国家进行的学校体制稍微不同的是,这里的教育模式讲究的是‘天地君亲师’。
认师为父,没有女性教育者,甚至一度,不允许女性上学。
但随着国力开始衰败,为了防止国家颠覆,开明的唐玄宗终于下达了‘开学令’,这个一度险些颠覆王国统治的命令。
根据这道命令,供女性学员学习用的私塾终于建立。
当然•••无论是严格程度,还是收费标准•••都是男学员的两倍。
很难说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最起码,凰月的心情就一直很复杂。
——既不想上学,又不想像历史上的未开禁女性一样在家里弄那些相夫教子的愚昧教育。
当然,如果没有作业的话,就完美了。
「•••」
白灵当然不会好心给她作业抄,所以,就连搭理她都懒得。
凰月悲叹着,重新趴在了桌子上,嘟囔了开来。
「师为父•••但在这里是妈吧•••还有,作业什么的,不存在就好了」
「•••我想,两天都没写作业的人是没资格说这句话的」
「什么嘛,就两天的休息日还要写作业,那不是太糟糕了嘛•••」
「•••」
白灵眯起了眼睛。
「这句话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呢•••你作为一个学生的立场,伴随这一句,可一点都没有了啊」
白灵,白家的大小姐。和凰月这种平民阶级的地位当然是天上地下,家境富裕,族人多有在朝中为官,而且传承着来自神界的封号‘杀神仕’,准许族中最强之人名为‘白起’。
而相比起来,凰月,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了。
家世普通,能力普通,甚至学东西比普通人还要慢点,与其说是慢反应不如说是经常发呆。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笨蛋。
这样的家伙和我是怎么认识的呢?
就连白灵自己都不可思议,但是,等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懒懒散散,似乎人生愿望就是衣食无忧的在自家床上打滚的少女,已经成为了她最好的朋友•••
是的,独一无二,最好的挚友。
「唔,那么,为了让我找回立场,把作业借给我如何?」
「这和你的立场毫无关系!」
「唔,就当做有不好吗?」
「一点都不好,我是班长啊,班长,你这笨蛋」
无奈从作业本的最上层拿起一本,卷起,然后轻轻地敲了敲凰月的脑袋,大小姐摇着头,无奈的叹着气。
「而且,就算给你也没用了哦」
「?」
「第一节课呢,就是数学课哦?」
「!」
只能在脸上用精彩的表情来表达惊讶和绝望知情,等到白灵说完话的时候,凰月已经因为恐惧而瞪圆了眼睛。
「那•••那个老处女•••我大意了•••」
「•••」
「居然是什么呢?凰同学?我这个•••什么?」
完了——
带着这样的觉悟,凰月看向白灵的脸上,已经满是惨烈。
之后的惨状,已经实在不是随便就可以描写的了。所以,还是让我们将视线,转换到另一边吧•••
•••
•••
同一天,但是半个小时前。
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来到了这座学院。
不同于或是生着羽翼翅膀的羽族,也和生着兽耳的普通人不同,青年的背后既没有多出来的翅膀,也没有覆盖上某些人种的鳞片,没有尾巴,甚至就连应该是生着耳朵的地方都覆盖着两个条状的金属块。
长长地,像两柄利剑一样斜指向后方四十五度角。让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禁侧目。
他是哪里人,英国人,罗马人?
像这样的想法相比层出不穷吧?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耳朵是一个比较容易就能判断对方身份的地方。
西方人的长耳、鳍耳以及广泛的偏骨骼系耳朵——大多数都在脑袋两侧,和东方人种普遍是哺乳类动物的耳朵——大多都在偏向头部上方,实在是比皮肤更加容易分辨的特性。
颜色,种类,这是比皮肤和眼睛,发色和脸型更准确的判断手段。
而对于这个青年来说,就更是这样了。
因为除了耳朵之外,他的样貌,实在是过于暧昧。
他的脸型像是典型的九州人,清秀而细腻,嘴唇稍微有点浅,笑容很和善。但发色却是西方人种常见的金黄,眼睛更是在东方少见的海蓝。
而且,身高很高。
和普遍身高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公分的东方人不同。
青年的身高足足有一百七十五公分。
混血儿?
他是来做什么的?
紧跟着,来来往往赶来上学的少女们不禁默默猜测。
学生吗?
——当然不可能,因为这里是女学院,能够来此上学的,毫无疑问都是七到十六岁的女孩。
那么,是来等人的?
——这个就不知道了。
只是,来来往往的女孩子们还是颇为肯定这个猜测。
就只是不知道,能让这个英俊的青年等候的那个‘幸运儿’到底是谁了。
但是,到底是校风严谨的学院,就算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少女们仍及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而仅仅是以余光关注着这个青年,直到自己进校园,对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也不放慢速度。
然后,就这样过了十分钟。
猜测被证实了。
一个留着黑色长发,带着很奇妙的巨大发卡,表情淡薄的少女,从校园内走出,向他径直走了过去。
「啊——是姬学长吗?」
高挑的身材,以及一双黑色的狼耳。
她的眼睛略呈现淡金色,中间还能够看到一线竖瞳。
毫无疑问,这正是今年即将毕业的九年级生中,最耀眼的一位。
姬幻。
姬家的大小姐。
美丽而高贵,高高在上,气质非凡的少女。
也是当初在神氏划定九州的时候,与神一起分封九州诸侯的家族后裔。
非常非常耀眼的一族。
她毫不顾忌所有人目光的,径直走到了那金发的青年面前,然后,面色冷淡的和他开始了交谈。
说的什么听不清楚,两个人就这样交谈着,名副其实的旁若无人。
•••
•••
「那么,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当然」
「•••」
少女回答的是那么干脆,脸上也全是不耐烦的表情,一张漂亮的脸上写满了:你快点走啊!的想法,让少年不禁苦笑了出来。
「喂喂,该不会在这里呆习惯了,反而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了吧?」
盯住少女的脸,脸上是百分之百的认真。
「——该结束了,这是他们让我给你带的话,好自为之」
「•••」
「不接受的话也没关系,但别忘了当初制定的公约——烂摊子要自己收拾」
姬幻,盯着青年的面容,看了一会,然后,突然笑了。
颠倒众生的美丽笑容。
「我知道了,如果就这些的话」
「那就好」
青年一点都没有被那美丽的笑容魅惑,脸上保持的也仍旧是公式化的笑容。
「那么,最后三个月,我想,应该够了吧?」
「当然,不过——还真是和大家说的一样啊,你这个人超级让人讨厌的」
毫不掩饰自己心中厌恶的,姬幻皱起了自己的眉毛,抱起了手臂。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过身,重新走回了学院里面,只留下青年仍旧无所谓的笑着。
是的,他毫无尴尬意味的笑着,然后,挥了挥手。
「三个月后,我会再来的——」
说完这番话,他便转身离开,走向了另一条路,并最终消失在了街道的转角。
「真是见鬼的家伙•••」
姬幻越走越快,也不知道听没听到那句话。但想来已经走开了不短的距离,可能还是没听到吧?
但这也并不妨碍她不满的自己抱怨。
是的,她肯定是认识那个突然找上门的家伙的,而且,也非常熟悉,有着很深的交情。
但,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交情深就一定关系好——这一点在这两个人身上可以看得分明。
「既然这样的话,倒是有很多事情得马上开始了」
姬幻明知道对方也是情非得已,但是,仍旧制止不了心中的厌恶感。
强忍着这种不快,她的大脑迅速的运转着。
一个又一个,早就想好的计划,慢慢在她的脑中浮现。
然后,在她的嘴角,一丝得意的笑容浮现了出来。
但很快的,这笑容伴随着她再次想到‘自己只有三个月’而消失在了脸上。
「——果然是个混蛋!」
•••
•••
「混蛋啊•••」
无聊的双手抱胸,站在走廊外面。
天气还很冷,站在门外绝对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只可惜,也正因为是这样的关系,那个该死的混蛋才会让自己站在这里吧?
凰月,再次因此而悲叹了一声。
不过,她倒也没有愤愤不平。
毕竟,是自己一不小心就没有注意到老师,再加上没写作业的缘故,要是再抱怨什么就是不知好歹了。
——当然,也自然不会对数学老师报以什么宽容心就对了。
这是•••阶级立场上的对立啊•••
已经上课了,走廊里并没有多少人。
凰月感到了孤独。
她向左右看了看,空旷的走廊里,自然没有什么能打发注意力的东西,非要说什么值得注意的话•••大概就只有走廊对面的窗户外,正在上体育课的那个班级吧?
「真奇怪啊•••为什么会有班级第一节就是体育课呢?」
怎么想凰月都想不明白,因为这件事情再怎么都太离奇了吧。
要过去看看吗?
于是,凰月的心有点骚动。
虽然在这个学校已经上了九年的学,但是,说实在的,像这样的课程安排凰月的确是第一次知道。
看看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于是,一边这么自我安慰着,凰月悄悄地移动了脚步,走向了窗边。
——身后的教室里隐约传来那个老处女的讲课声,如果是好学生的话当然会认真听讲,但又有哪个好学生会被罚站在门外呢?
凰月因此而放心大胆了起来,走到了窗边。
双手抱起,然后搭在窗台上向外看。
「•••九年级?」
就在教学楼之下,除了被铁丝网分隔的两个室外篮球场外,便是日常体育课的大操场。
面积不小,在中央是一个没有铺着草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
而现在,正有一个班的人站在那里。
因为班级是在三楼,所以凰月甚至能够在这个距离上认出一个自己认识的身影。
「九年级•••C班•••幻姐?」
讶然。
但不可能认错。
那个威风凛凛,抱胸站在队伍最前列,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女生,肯定是自己在某次机缘巧合下认识的姬幻没错。
毕竟,那独特的,足有一腕宽的超宽发卡,可是在学校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根本不可能认错。
「她在说什么呢?」
有点好奇,但•••根本不可能打开窗户听吧?
毕竟,还是超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4 02:54 , Processed in 0.106037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