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49|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剧本】穿越那梦中的世界  更新至第一章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2 12: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准备动笔的时候,我把音乐换成了《海顿主题变奏曲》。
【???】
『终于决定开始行动了,可喜可贺呢。』
我的耳边又响起她温柔的声音。
我一边随着音乐的节拍用手敲打着桌面,一边抬头看着空白的电脑屏幕。
【林知竹】
『这样什么都不准备就写真的可以吗?你是怎么想的?』
【???】
『你自己的故事,你按照自己的意思写不就好了嘛。』
我停止手里无意识的动作,转脸看着站在一边的她。
【林知竹】
『你就这么放心我的写作能力吗?』
【???】
『我知道我认识的约翰是不会在这里面说假话的,这就够了。』
约翰,正是她给我起的名字,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从她口中说出的一切话都听上去并不普通了,好像包涵了一些我不能觉察到的微妙深意。
【???】
『我让你写这些不是为了给人们看来当乐子的,你也清楚,我们的战争才刚开始。虽然是不为人知的战争,也无法与决定世界命运那样的大战相比,但是,仍然有许多人的生死在我们的胜败中被决定了。』
她说的当然清楚,实际上这些话她对我重复过不止一次。
【???】
『将来会有人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起作战,到时候你的记录会成为他们很需要的东西的。所以,加油吧我的约翰,休息时间该结束了。我们必须与时间赛跑才行呀。』
我点了点头。
她认真地看着我,眼中透着一直以来从未改变过的坚定目光。
【林知竹】
『……遵命,我的神子大人。』
当我在记忆中再次回到故事开始时的那个夏天时,虽然一再告诉自己要淡然面对,但心中仍不免泛起波澜,以至于差点不能自持。可我不能停止,因为所有的计划都已拟好,时间紧迫,未来事情必定会逐渐展开。或许我的这些文字,也会成为令人人梦想的圆满结局最终到来的一个小小的因子。

于是我开始工作,用普通的键盘在普通的电脑上输入着人们不可能相信,却绝对真实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2 20: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角的名字真赞。期待主角们的战争啊~

很多年没玩游戏了,看到这样的GALGAME剧本真有种怀念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4 12: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让我一生难忘的盛夏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在这一天的整个上午,我都对着一封信发呆;在这封信里,她说要和我分手。现在我连她的人都找不到了。虽然信就在眼前,但我看见的不是信上的文字,而分明是以前与她在一起的一幕幕。那一幕幕让我这个第一次恋爱的人以为我们已经有了永远都不会分开的证明。誓言也好,拥抱也好,亲吻也好,彼时就像刻在石头上的铭文,现在却像写在沙中的字,已经开始消失,而且很快就将消失殆尽。我实在无法想象,只是一句话就可以摧毁这全部,但事实确实如此。 “我收到了另一个城市的公司寄来的录取通知。所以,虽然很对不起……”
我读到这里就不再读下去,因为没有那个力气了。
唉,这怎么会呢?
我没有哭,也不想哭,只是像要死的人一般躺回床上,汗水湿透了枕头和身子底下的床单,现在它们变得黏糊糊的,似乎要粘住我,让我再也不能起来。空调的遥控器就在手边,我却没有心思将它拿起来。似乎身体上的不舒服反而能减轻心里的痛苦似的。
就这样一直挨到深夜,一天什么都没吃的我实在饿得受不了,才想到要起来找点东西吃。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翻遍了家里的橱柜,我才想起以往都是她带来做好的饭菜和我一起吃,而我的家里从来就什么都没有。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要不想起来都难。
【林知竹】
『……唉……』
从看到那封信的时候起,我就只会说“唉”一个字了。
跑到饮水机旁边,接满几大杯水灌下,让肚子稍微有点填满的感觉,然后我摇摇晃晃地又躺回床上,闭上眼睛想睡。
天知道今晚会做一个什么样子的梦呢?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我惊讶自己一觉竟睡了这么久,也惊讶自己居然没有哭着醒过来,虽然眼睛湿濡濡的,枕头上靠近眼睛的地方也留下了一小片痕迹。梦的内容全部忘记了,或许也不应该说是全部,因为脑中还留着一些片段。不过,我也说不清那些片段究竟真的是梦里出现的,还是我醒来后脑中自己冒出来的。
不过是一次失恋,至于变成这样吗?
【林知竹】
『……唉……』
每次想到这里时,似乎再不叹一声就会憋死似的。
也许真的至于也说不定。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如果再没有恋人,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间窄窄的房子,四面空空的墙壁。没有娱乐,没有朋友,没有任何可以让我感觉值得留恋的东西。这样的地方如果去掉了恋人,和监狱又有什么区别呢。
往好的方面想下,幸好这是在暑假里,还可以给我留下消除悲伤的时间。如果是平时发生这样的事,我的一切可能就真的没有了。我实在想象不出我怎么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去上课,去做兼职,去社团里做该做的工作。
幸好这是暑假,虽然是毕业前最后一个暑假,但毕竟还是暑假。我还有一整天,不,是一整月的时间用来尽情悲伤,而不用拼命地压在心底。
随着太阳渐渐升到天顶,我终于记起,自己从昨天开始就一点东西也没吃了。
我终于咬着牙出了门,从不知道出门也会这么难。

夏日的天气从早上开始就让人想晕,中午更加到了接近地狱的级别,太阳的光线在无云的天空中肆意蔓延着。我拖着一天没喝水也没吃东西的身体在这种环境下行走,时不时低下头,生怕发现了什么熟悉的痕迹。小区大门外那个十字路口是必经之路,躲不了的,但一到那里,我立刻选择了一条以前最少走的路,越陌生越好。我相信在自己住了二十年的城市里我是不会迷路的。
克制住自己努力不去想除了眼前景物之外的任何事。
可是,人真的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吗?当然不能。我只是在尽量转移注意力而已,但是在下意识的领域里,恐怕我的心早已经哭起来了。
身体的和心理的两重痛苦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急需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东西,可这条路上偏偏没什么大众化的餐馆,道路越来越宽,两旁的建筑物渐渐密起来,全是高耸入云的大厦,大厦顶上的金字写着一个个著名银行和公司的名字。
【林知竹】
『果然不是我这种人会来的地方……』
自然也有为了公司商务需要而建的酒店什么的,但我肯定不敢进去,因为花销会高得吓人。我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徘徊了一阵子,终于转回身去,等我再回到那个十字路口时,时间已经过了几个小时,就算认为吃的是晚饭也说的过去了。
最后,我还是去了常和她一起吃饭的那家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咖啡馆。我回忆起和她来的第一次,她在我耳边小声地问“咖啡馆用来吃饭似乎俗气了些”,我则回答说“我不在乎这个,因为我有的是地方可以去高雅,不用和自己的口味过不去”。
为什么来了这个地方呢?不怕店长问起为什么没和女朋友一起来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说是我的脚带我来的,因为它们对这里已经太熟悉了。迎着开门时吹来的舒适冷风,我有点忐忑不安地踏进了店门。

【???】
『欢迎光临。』
这声音让我吓了一跳。不因为别的,因为是清脆的女声。这里的店长应该是个戴眼镜的大叔,从来没变过。我转过头去看个究竟,一看才明白在柜台后面坐着的人果然换了。现在坐着的人和那位大叔不知是什么关系,按照第一印象来说我应该叫她姐姐,如果说是大叔的夫人,似乎太年轻了些,如果说是他的女儿,似乎又太年长了些。不过依大叔的年纪,有这样的熟人也不算奇怪。
【???】
『我有什么好看的吗?第一次来的话,请那边坐吧。菜单过会儿会给你的。』
她见我愣着,就将角落里的一个空着的位置指给我。幸好她并不认识我。我点头答应,心想多考虑别人私事也是不好的,便不再想这个有点奇怪的变化。她指给我的是右边第四个位置,靠近窗户的地方,一个人看风景倒蛮合适的。
我只顾低头向那边走,当来到第二个位置时,忽然被有点熟悉的声音给叫住了。抬头一看,竟然是我的老师。准确说是前任老师,教授的课程是代数学。可惜的是,虽然他一直对我多有照顾,我还是忘了他的名字,只记得他姓袁。
【袁老师】
『怎么,把我给忘了?不可能吧。』
【林知竹】
『哪里敢呢。』
我小心地应付着,而老师的表情却很轻松,更像是遇到了一个朋友而不是一个学生。
【袁老师】
『是一个人来的?』
【林知竹】
『嗯。』
【袁老师】
『那正好,就坐我对面吧,咱们好不容易见了面可得仔细聊聊,嗯……都多久没见了来着?』
这么一问我也感觉有些恍惚,记不清多久和老师没见过了。印象中他教我代数学似乎是上辈子的事了。见我沉默不语,老师笑了。
【袁老师】
『……哈哈,我也想不起来了。』
【林知竹】
『那么,我就打扰了。』
我按照老师说的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并和柜台后边的新店长点头示意,她似乎明白了。说实话,我也很想和老师聊一聊,或者简单地坐在一起。毕竟一个人孤零零地呆着并不舒服,也许老师也是这么想的。我看见我坐下后,他脸上掠过浅浅的兴奋。
老师的年纪并不大,据说是毕业后留校教学的老师,教到我这里已经教了十年,也终于成了正式的讲师。不管怎么说,也不过是三十岁刚出头的人,所以还留有许多年轻人有的特点,比如喜欢和认识的人在一起谈天。而且从某方面来说他比我更像年轻人,因为他的眼睛里经常闪出在我这里早已黯淡的光芒。
【袁老师】
『还是那样看上去像个傻瓜一样。』
我知道老师绝无恶意,于是报之一笑。很快服务生过来送菜单,我连看也不用看就点了平时常吃的意大利面条。但是我说完后服务生还站着不走。
【林知竹】
『现在就要付钱吗?』
【服务生】
『不,先生,不是这样,我们店长刚才说了,你是第一次来,准备给你送一杯特别的饮料。』
我感到很困惑,因为之前没听说有这样的规矩,也许是新的店长的新点子吧,我没多在意,而问起饮料的种类。
【服务生】
『有两种,第一种对您心情有好处,因为里面有安神的草药,第二种是种酒,据说口味很好。您要哪种?我给您记下来。』
正当我准备说出来的时候,老师忽然打断了我。
【袁老师】
『这两种我也只喝过一种,不过听上去不分上下呢,你好好想想再说。因为这种饮料只有第一次来才会当作礼物送,以后再来就喝不到了。』
不过是喝杯饮料而已,是不是有些小题大作了呢?但老师的眼神是认真的,认真到我也不由得认真起来,开始仔细考虑。
一边是所谓的对健康有好处的饮料,另一边是口味很好的酒,要选择一种确实有些麻烦。从老师的话语里可以看出他曾经喝过,我决定问问老师的想法。
【林知竹】
『嗯,您觉得呢?』
【袁老师】
『我怎么知道你的意思。不过看你脸色不太好,要杯安神的饮料也不错吧。』
于是就这样定下了。然后我们便聊边吃,这种场景让人有点恍惚的感觉,就似乎在梦里一样。不过这肯定不是梦,因为我有许多办法可以证明我就在现实世界里,除非现实世界也是场梦,那倒真要另当别论了。
在意大利面吃得快见底时,饮料终于被送过来。高玻璃杯里盛着鲜红色的液体,有点透明,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当杯子被放到我面前时,我惊讶地发现里面的液体竟然闪着微微的荧光。
我有点怀疑的抬头看看老师,想确认这种饮料是不是确实这么奇怪。老师似乎洞察了我的心思,明确无误地回答了我。
【袁老师】
『没错,应该就是这东西。』
也许老师第一次喝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林知竹】
『请问……味道怎么样?』
【袁老师】
『不好意思,我喝的是另一种,这种没喝过。』
【林知竹】
『那么,您怎么知道就是这东西呢?』
【袁老师】
『因为那一种和这个很像,只是颜色不同罢了。』
【林知竹】
『哦。』
我吐出一口气,将杯子凑到嘴边轻啜了一口,咽下去后饮料带来的特殊快感立刻在身体里蔓延开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因为在口里时我没喝出任何味道,也没有觉得饮料有多么凉爽,但是喝下去后不但整个身体凉爽下来,而且能感受到丝丝的甜意。
我盯着杯子里剩余的液体看了半天,想知道这特殊口感的秘密,但终究是徒劳。也许这是这家咖啡店最核心的秘密也说不定。
【林知竹】
『……不错。』
【袁老师】
『那么就喝完吧,喝完后我们也该走了。』
我答应了一声,再次把杯子凑到嘴边,这一次所有的液体都被我喝了进去。老师看着我细细品味的样子,又一次笑了。
【袁老师】
『怎么样,终身难忘吧。』
【林知竹】
『确实……』
我听见对面老师在站起来前,小声说了句“但愿如此”。

步出咖啡馆准备回家时,我听到头顶传来雄壮的钟声。
下意识地仰头望去,高高的砖石钟楼就在不远的地方,尖顶融入了深蓝色的天空,其上爬满的绿色植物显示了建筑物的年岁。我不记得这一带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个建筑物,以前与女朋友一起来时从未注意过这些,恐怕是把心思都放在她身上的缘故。我一直沉迷在二人世界中,早已忽略了身边的各种变化和与她相识前的生活,现在重新独自经历这些,难免觉得陌生。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必要趁着有空闲时去钟楼那边看一看,这种意识不知是从哪里来,但也不足为奇。反正距离也不远,当成散步即可……就在东想西想之间,我的脚步迈动起来,向着那个方向前进。就仿佛早已熟悉了去那里的路似的,我拐入某条小路,在那条小路的尽头处找到了钟楼。
古式的钟楼在两边其他钢筋混凝土建筑物中显得格外扎眼,而它的位置尤其特别,让人无法忽视。再仔细看,原来钟楼实际上只是部分。那本是一座小教堂,拥有少见的不对称结构,钟楼在教堂的左边,足有右边礼堂的三倍高。出乎我意料的是,教堂的玻璃后面竟然透出暗橘色的灯光。
暮色渐浓,眼前的一切像是童话中的存在。我连忙回头一望,确认身后的路并没有如许多故事中那样,变成了“陌生的阴暗山路”,才终于松了口气。怀着看就看到底的心理,我干脆走上前去,轻轻地推开了教堂的门。随着吱呀一声,室内的光线射入我的眼睛,带来了瞬间的眩晕。当视线恢复以后,我才发现这个教堂里空无一人,也许是里面的人刚刚出去了,讲台前的讲桌上摆着一本打开的书,凑过去一看,果然是圣经,打开的一页为使徒行传,有句话被用红色钢笔加了下划线,写的是:“那时候,太阳将变为黑暗,月亮将变成血色。”
除此之外,别无可看之物,这个教堂从里面看起来过于简单,墙就是原始的砖墙,地板就是原样的石板,灯是普通的玻璃吊灯,除了讲台后面墙上的正十字外,再没有其他的任何装饰。该看的都看完了,我决定离开这里。就在我转过身去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之前忽略了什么——原来就在第一排座位上,有个少女正斜倚在靠背上,双眼微闭,看来是睡着了的样子。因为刚才视角的缘故,我全然没有发觉。现在我忍不住看了个究竟。少女的年龄目测是十七八岁,脸长得很有亲和力,半长发从背后垂过去,白色的皮肤和不错的身材让人总想多看几眼。她上身穿着浅粉色的吊带衣,下身是普通的牛仔长裤,外面罩着一件黑色外套,身边摆着一个长长的白色布袋,布袋的提绳一圈圈地缠在她的手指上。
仅从这身穿着来看,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不过这么晚了,她在这里做什么呢?又或者是不小心睡着了?就在我作出决定不打扰她而默默离开的时候,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眼睛动了动,最终完全睁开了。醒来的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她的意识起初没有完全从睡梦里恢复过来,随后当她清醒过来后,竟然更加认真的盯着我看起来。
【林知竹】
『不好意思,不是故意吵醒你的……』
我还要继续再说点道歉的话,她却把我打断了。
【少女】
『……终于等到你了。』
她的眼睛忽然明亮了起来。
【林知竹】
『你是说……等我?』
【少女】
『嗯。』
【林知竹】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我以前从没来过啊。』
【少女】
『……因为我不知道别的地方,只能在这里等,而且你肯定会来的。』
【林知竹】
『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我没见过你啊。』
虽然被陌生的漂亮女孩搭话是件不错的事,但这气氛实在过度诡异,我只想赶紧离开。
【少女】
『才不会呢!』
她似乎着急了,说话间站了起来,将白色的布包解开。我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竟是一把带鞘的剑。剑身很长,足有她大半个人高。奇怪的是,她拿起这样的剑似乎很容易而并不觉得吃力。我看着她吐出一口气,将剑微微拔出一点,剑身闪耀出淡紫色光芒。我吓了一跳,心跳加速,手禁不住有些颤抖。
见我愣住,她又开口了。
【少女】
『呐,你之前见过会发光的剑吗?』
【林知竹】
『呃……这个,当然没有。』
【少女】
『那么,等的就是你啊,这个就是证据。』
我努力镇定下来,咽下几口唾沫。
【林知竹】
『能不能问一下,是某人拜托你来的吗?』
这一次她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摇摇头。
【少女】
『不过,不能说他的名字啦。』
【林知竹】
『那么,他让你找我做什么呢?』
【少女】
『嗯,这个当然能说了,而且我正要告诉你呢。』
随即,她的表情忽然阴郁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
【少女】
『他说这个世界即将崩坏,而这个世界里存在的一切都将被拆成碎片。』
【林知竹】
『啊……啊?!』
少女确实是对着我说的,世界崩坏,所有的拆成碎片,听起来如同天方夜谭。
【少女】
『难道你没发现吗?从昨天开始,天黑的时间忽然早了那么多。』
我本能地想去否认,但马上又被什么东西给噎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忐忑不安地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现在只有六点半钟,对于夏天来说,确实天黑得太早了。不过仅凭这事就让我相信世界即将迎来末日,似乎也过于牵强了。
【少女】
『不相信吗……果然啊。』
她一副困惑的样子,微微皱起眉头,想了半天。
【少女】
『这么说吧,你不觉得今天很多东西都很反常吗?如果你还是不信可以问我,问什么都行。』
仔细想想确实太奇怪了,今天好像我早就知道这一切似的。我自己来了咖啡馆,又来了这个教堂,自己找到了她,似乎有人指引着一样。
【林知竹】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来的呢?』
由于我根本不认识她,我就想到一定是别人让她来找我的,但是谁会让她传这种惊天动地的话,我就实在想不出来了。
【少女】
『都跟你说了,只有这个不能说。』
少女的语气斩钉截铁,我知道这个算是问不出来了。
【林知竹】
『那么,如他所说……这个世界的一切将被拆成碎片?』
【少女】
『嗯……本来是那样,但是我来找你了,就是要救你出去的。』
【林知竹】
『救我……出去?』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看过了她那柄会发光的宝剑,我会真以为她是个精神错乱的人。可是她的理智似乎很正常,而且尤其是那柄剑,绝不是普通的东西,甚至可能不属于这个凡间。能拥有这样一柄剑的人,无论是谁,都肯定不普通。此时她说要救我出去,我逐渐对她产生了好感,开始的那种戒心随之消失了一点。
【少女】
『是的,救你出去。因为只有救你才能……啊,算啦,总之请把自己交给我吧。』
【林知竹】
『…………』
少女的决心似乎不可动摇,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只等我答应。
【林知竹】
『如果我答应了,你会怎么样?』
【少女】
『肯定是带你离开这里啦。』
【林知竹】
『离开这里……那么要去哪里?』
【少女】
『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不管哪里。』
【林知竹】
『可是,这一来不就离开了家人了吗?而且我会被学校开除的,那样会毕不了业啊,而且……』
【少女】
『你怎么还没明白呀,我让你离开是因为这个“世界”要崩溃了!』
【林知竹】
『…………』
【少女】
『只要离开这里,到另外的世界去,就没事了。』
【林知竹】
『…………』
事情变化的太快,我应接不暇,何况此时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平时的理智可以处理的程度,我已彻底没了办法,既不知该做什么,也不知该说什么。
【少女】
『唉,你想把我急死啊。』
她忽然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到她身前的地方。另一只手快速的将剑拔出,闪着紫光的剑尖抵住我的脖子。
【少女】
『非逼我来硬的……不过没关系,这样也好。现在你该同意了吧?』
看这架势如果我说不,她就会一剑刺穿了我。我拼命告诉自己不要慌,与她平心静气地说话,因为我怕她一冲动真会刺下去,她真的不像那种足够冷静的人。
【林知竹】
『镇静啊。你如果刺下去,我可就死了。你说你要救我不是吗?』
【少女】
『就算把你刺死,也比你给拆成碎片强一百倍。』
她的耐心看来真的到达了极点。虽然她说的话过分奇怪,我也无法发自内心地相信她,但我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此时此刻,我唯有先答应她,再慢慢想下一步的发展了。
【林知竹】
『那么……就拜托你了。』
【少女】
『啊……哦!』
由于这场战斗的胜利,少女的眼睛闪出无限的喜悦。她的脸上浮现出由衷的笑容。
【少女】
『那么,等我收拾一下我们就走。』
少女捡起地上的剑鞘,将宝剑插回并包好,余光时不时扫视我,大概是怕我逃走。她真的如此在意这件事,倒让我有些不自在。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的举动就一定会刺伤她的心。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反而有一丝的负罪感。
【少女】
『好了,走吧。』
【林知竹】
『去哪?』
【少女】
『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先去你家住一晚吧。对父母嘛,就说是女朋友什么的好了。』
【林知竹】
『……这个你不用操心了,我自己住。』
【少女】
『那太好了。』
【林知竹】
『…………』
【少女】
『为什么还愣着,难道又变卦了?』
我见她紧张起来,急忙摇头否认。这时候千万不能刺激她,如果她的要求就是到我家去,那么让她去也无所谓,反正我家里什么也没有。
【林知竹】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定要来,嗯,救我呢?』
【少女】
『啊,这个,我叫……啊,没错,我叫做王菁。至于为什么要来救你,这个现在还不能说,不过我是认真的,真的!』
其实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她是认真的,也正是她的认真让我不断动摇着对她的怀疑。
【林知竹】
『那么……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着我。』
【王菁】
『就这么定了!』

我走出教堂,尽量凭着记忆拐出了小路,首先来到咖啡馆所在的那条路。之后的路是我所熟悉的,我回头一看,她正跟在我后面大约五六步的位置上。我如果就这样跑掉她不知能不能追上,不过,我又为什么要跑掉呢?
【王菁】
『快到了吗?』
【林知竹】
『马上。』
再拐过一个路口,就到了我住的小区的大门前,我丧失了甩掉她的最后的机会。不过与其说丧失,倒不如说是我主动放弃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依然无法理解。大概是她已经用她认真又诚恳的眼神打动了我的缘故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3 15:12 , Processed in 0.09027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