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138|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载]毕业之歌《无法止住の泪水》(三次元的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4 16: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载的,作者“冈崎朋也”

因为这星期三次元发生一些事情,于是写了这篇东西,不是小说什么的,像是日志或是随笔。跟二次元没多大关系,不过还在想把这份心情告诉家族的人,祭奠一下我和他们度过的三年。也给歌曲打广告了 - -

临近四月,春天的脚步踏破冬日的寒冷。
樱花树开了吧?日本的学生们都要毕业了吧?他们的毕业仪式都要结束了吧?
老旧的校歌,俗气的校徽,厌倦的校园风景,一切都让他们留恋,一切都让他们怀念。
但是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随风飘舞的樱花,没有毕业证书,连毕业仪式都还要等上二个多月,
但是,为什么只有这份离别提前到达了?为什么只有这份哀伤跨越海洋到达这里?
我们,是伙伴,是同学,是朋友,
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一起闲聊。
但是为什么要分别?中考不是还有那么多时间吗?
七十多日,一千多个小时,近万分钟。你们为什么要先走?偷跑是狡猾的啊…
好学生,目标是重点高中的提前班,所以,学校给予了他们这次机会。
离开现处的班级,前往重新分出的重点班。
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提高成绩,提高成绩,提高成绩。
努力拼搏,努力拼搏,努力拼搏。燃烧热情,燃烧热情,燃烧热情。
所以,连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也作为等价交换的筹码,推上了赌桌。
三年了,我们一起堆积的记忆像山一样,你们也很不舍吧?
明明双方都在为此哭泣,无法止住的泪水,划过脸颊。
但是名为现实的障壁堵在我们之间,用手敲打,用脚猛踹,用头狠撞,都无法击碎。只是留下了一身伤而已…
我看过很多动漫,也看过很多毕业场面,这已经算是老套剧情了,所以不会为此流下泪水。
就连轻音如此伤感的离别我也只是鼻头一酸而已。
但是,
我是什么也不明白,分离的痛苦只有切身体验过才有感觉。
所以,
那不是不感人,而是我无法理解。
小学毕业我是笑着过完的,互相开着对方的玩笑,看见别人的泪水也无法理解。
所以,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毕业的含义。
毕业,是无法再在一起上课。
毕业,是无法再在一起玩耍。
毕业,是无法经常碰面闲聊。
毕业,是在泪水和哀伤上成长。
课外活动,他们本就应该走了,但是晚一是公开课,于是他们只是来搬运行装。
抽屉里什么也不剩,凳子上少了一直摆放的书包,连他们的背影也开始显得遥远。
我们班几乎是全体去送行,一起将那些沉重的书籍和资料送到他们崭新的教室。
在一个人看来明明是如此沉重的行李,对于大家来说只是轻微的负担。
只是4人的行李,几十人来运送,我抢到了其中一人的眼镜来运送。
呐,如此美好的景象,为什么会有女生开始啜泣?
我仅仅只是在回归的路上,稍微心酸而已。如果他们不再回来的话,我或许不会哭泣,但是那绝对不是我所希望的,也绝对不是大家所希望的。
英语晚读开始,略显空荡的教室没有生气。一直领读的班长走了,英语课代表来接任领读的职责,大家没有心情,没有精力再去学习。
即使这次听写不过也没关系吧,我如此思考着。
但是他们回来了,班长回来了,以响亮的的声音说着以前每天重复的话“晚读开始,英语书准备好!”
班里沸腾了,一直听惯的声音振奋了士气,但那也只是一瞬。
很快,气氛冷却下来,热情冷却下来,心灵冷却下来。
没有兴趣,没有兴致,没有背书的意识。
所以,开始道别了,开始开玩笑了,开始最后的晚读。
他们,她们为什么在哭?为什么泪水无法停止?
明明大脑皮层下一道电波指令就可以了,但是,为什么没有效果?
我不明白,我不清楚,我不知晓。
我的前方就是班长,以后再也没有她的马尾来供我抚摸玩弄了,也不能再在一起聊动漫了,即使是腐向的动漫我也接受,只要再能一起闲聊就好。明明腐女知识还没我多,就多问我啊,就乖乖在我身边学习啊,但是,空荡荡的位置没有回应,
它的主人正端坐在讲台上看着所有人。呐,班,你也是伤心的吧?
身后的左边就是另一个要走的人,因为过于正直,所以让人忍不住想开玩笑,她的反应也很有趣,令人难忘。但是,她也要离开了,明明连笔袋都没带回来,你到底来干什么的?这是晚读啊,要默写词组的。所以,没有了课间的乐趣。
“谁借姐一支笔啊…”都说了,没有笔,你回来干什么?
“送你只吧。虽然是铅笔,不过是昨晚新削的。”我第一次觉得每晚写作业是件好事,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么一支笔了。
为什么声音要哽咽?如此平凡的剧情,连三流都称不上啊…
“你也是感性的人啊…”
嗯,因为我很感性,所以才哽咽,泪水盈湿眼眶,我没有打算哭的。
大脑连这样的思考都没有,但是为什么要哭啊…
右边不远处也是一个临走的人,没有了你课堂的提问谁来解答?老师不是会把矛头指向我们吗?所以,请不要走啊…
最后一人,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但是应该是在哭泣吧…
“排队。”老师叫我们去上公开课,全体起身。
气氛沉重到不行,连呼吸都有困难。偏偏我还是带队的,要我怎么见老师啊…
走到门口处,有人说“你怎么也哭了,你是男生吧?”
“我感性啦,有什么不爽吗?”粗鲁的借口,明明这位女生的眼眶也是湿润的,我为什么还要如此回答?
漫长的道路,短暂的道路,
女生在哭泣,男生也啜泣。
虽然不多,但我就是那几位男生中的一个。
如此平凡的剧情,我到底在被感动什么…不是决定除了动漫以外尽全力不哭的吗?
这就是自己的全力?
我不想到达终点,或许这样就能和他们一直走下去。
我想到达终点,我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的泪水。
但是,即使有无数人祈愿,现实也不会改变,道路始终只有这么一点距离,我们始终在前进。
没有不到达终点的理由吧?…
整整一堂课,我什么也没听清楚,我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也不想知道。
他让我回答问题,因为他看到我的泪水以为被他愚蠢的教育感动。
别开玩笑了!不要擅自误解!
我对于你所说的什么热血奋斗完全没有兴趣,
我对于你所说的什么中考目标完全没有兴趣。
我对于你所说的什么欢笑送别完全没有认可。
什么叫这是为了他们好?这是他们努力的最高回报?这是他们凭借自己实力赢得机会?
睁开眼睛看清楚,他们在哭啊!我们在哭啊!
泪水无法止住啊,毕业之歌还没到时候啊。
明明不想分别,但是还要分别。
明明不想恸哭,但是还在哭泣。
明明不想流泪,但是无法止住泪水。
这就是现实吗…吞噬人们的祈愿,但是没有任何回报。
这就是分别吗…扯开人们的羁绊,但是没有留下欢乐。
不要开玩笑了…我才不要这样子,但是没有如此美好的未来啊…无论我想如何,什么都无法改变。
所以我只能流泪…只能让嗓音嘶哑…只能乖乖被玩弄…
很快就结束了,时间只有在这时才如此之快,我们平时上课时候的祈愿都集中在此刻了吗?
最后的玩笑“不要给我回来了。”
是啊,不要回来了,快快考上提前班让我们轻松一点吧,不要再折磨我们。
说出回来才是对于你们选择的亵渎…
“吵死了,我在那里等牢你们。”不要说的好像自己一定能考上一样啊…
解散,快步离开,再留下来或许会放声大哭。
我能瞥见女生们在拥抱,即使现在抓紧了,还是会溜掉的幸福。
躲进厕所,清洗了眼角。还整顿了一个新发型,这样看不出流过泪了吗?
出门,平时在一起的伙伴还在,他们学习不是很好,真是太好了…
他们都没有流泪,坚强地忍受一切,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但,我们也是要分别的吧,在鸟之诗响起的夏季。
到时候,我又会哭泣吗?
没有永远在一起的同学,伙伴,朋友。
所以,才会如此哀伤…
所以,我要诅咒现实…
不过,现在能哭真是太好了,知道自己的脆弱,我才能成长。
等到以后,我或许再也不会为了你们而哭泣,因为青春的心是感性的…
以后即使你们消失了,死亡了,也许只是一笑而过。因为这就是现实…
我现在能为了你们哭泣,真是,太好了…
………………………………………………………………………………………………………………………………………………………………………………………………………………
隔日,我们仍然相见了,只是早读前短暂的会面,他们很快就走了。
我正好撞见其中一人,只是打了声招呼。
我们不可能再一起听老师无聊的课程。
我们不可能再一起在课间疯狂的玩耍。
我们不可能再一起闲聊继续彼此了解。
我们的道路错开了,没有理由再一起讴歌青春。
我们的视线分离了,没有理由再一起看熟悉的脸庞。
我们的泪水堆积了,但,仍然没有理由让你们回首。
毕业之歌响起,无法止住的泪水,我,讨厌这样的现实。但是仍然必须前进。
毕业之歌响起,无法止住的泪水,我,诅咒这样的现实,但是仍然祝福你们。
毕业之歌响起,无法止住的泪水,我,憎恨这样的现实,但是仍然祈愿幸福。
呐,你们,我们,所有要分别的人,即使不满足这样的现实,但是还是一直在努力不是吗…
我想,我稍微理解了,为什么泪水无法停止…


最后是关于《相遇天使》的感想,没听过的就不要看了
“毕业并不是终点”嗯。我们还能相见,即使没有了当初的感情。
“今后我们仍然是同伴”一直都是哦,不要忘却了这份青春。
“一起拍的照片”我会当作宝物保存。
“纵使分开了  也仰望着同片天空”踏着同一片大地。
“可是已经遇见了!  那美丽的天使”我们没有背负天使名号的能力,但是,我一直认为你们是美丽的。
“你要是说最喜欢,我就用最最喜欢还给你”不会说出口的呦,因为现实中我们是很害羞的,
但是,即使你们不说,我也会大喊,我,最喜欢你们。
“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2 12:57 , Processed in 0.09414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