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402|回复: 1
收起左侧

害怕(东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16 22: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巨坑片段,东方同人,剧情方面参照了某作品,请指教~


盛夏的夜晚,对于没有电风扇和空调的幻想乡来说,能够让人感到凉快的方法也就剩下那么几种了。比如今晚的讲鬼故事活动。
妖梦总是觉得,自己和幽幽子大人来参加讲鬼故事的宴会实在是有些违和,但是幽幽子大人却兴致很高,自己作为从者也就只能跟来。
“也许能看到茉莉害怕的样子也说不定呢~嘻嘻~”
妖梦对自己主人的这个理由说实话也感到了一丝兴趣。毕竟默罹来到幻想乡有一段时间了,也没少接触他,但是还真就没有见到过他脸上流露出害怕的样子——某种角度上和总是在高深莫测地笑着的紫大人是一样的呢。
然而,结果让幽幽子大失所望,不管是舔屁股妖怪的故事,妖怪与人类少女相爱的故事,贴在棺材板上的老爷爷的故事,深夜的废弃病院里白色的影子的故事,美貌的女妖怪在路上乞讨鱼的故事,藏宝洞中人皮邪影的故事,甚至是一根香蕉被卖到阿富汗去的故事,都没有让默罹显露出半点害怕的样子,甚至有时还会让他发笑。要不是花田的幽香和自己拦着的话,这个笨蛋还险些头头是道地给大家分析故事里的情节是怎么回事。
最可气的是,他还一脸无奈的表情说着:“你们女孩子真有幻想情调啊,我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啊,基本都是些不成气候的东西闹的事而已。”
这句话的结果是他差点被赶出屋子。
宴会结束,为了向幽幽子借一本和歌的书,默罹跟着幽幽子一起回白玉楼。幽幽子似乎喝了不少,趁着酒兴决定先走一段路顺便赏赏月,然后再飞回去。路上,妖梦免不了一边听着两人诸如“己身的忧愁倘若去思考只会更加的苦闷,但在所谓没有出世的时代是无法超脱的”之类的碎碎念一边叹息着和这两个家伙波长不合。
一阵天旋地转突然袭来,让幽幽子捂着额头倒在了地上。默罹和妖梦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从幽幽子的身边排开,随后便是伴随着地面下陷的一声巨响,震得人头皮发麻。这一声巨响默罹太熟悉了,这是大型法术陷阱的气场被触发的声音。随后便是和幽幽子一样的天旋地转感。
“……伏击?来真的么?”默罹的心弦立刻绷紧了,在飞扬的尘土里眯起眼开始观察情况。
“幽幽子……”握紧了拳头,默罹不觉手心出汗。

幽幽子试图站起来,明白遇到了袭击的她想要应战,但是却在一阵无力感中再次跌坐在地上。方圆几十米的地上,一个复杂的图形正在微微发光。
“不用挣扎了!这个阵法是专门对付你这样的亡灵恶鬼的!”一个身影从树丛中出现。
“你是……”幽幽子皱眉看着眼前术师打扮的男人。
“可恶的女鬼,我的父亲在一次祭典上见到了你,回到家便茶饭不思,也不再关心我的母亲,每天只是念叨着想要再见你,不久后大病缠身死了……母亲对父亲思念成疾,也撒手人寰!是你让我家破人亡!我苦学了十几年的法术就是为了这一天!我今天就要亲手斩杀你!”人类术师的笑有些痴狂,也带着深深的怨恨。随后,他便开始布置加强结界效果的阵法,让自己可以不用继续维持结界,能够走入阵中杀死自己的仇人。
原来是这样……妖梦和默罹呢?幽幽子无奈地笑着——这么说来倒不是普通的找麻烦了,只是我也不能束手待毙就是了。暗中吃力地蓄起了力准备防范人类术师,幽幽子担心地张望周围寻找着妖梦和默罹的身影。
尘埃中,幽幽子听见了妖梦无力的喘息声和默罹的咳嗽声。只见默罹和妖梦被排在阵眼之外,妖梦跟自己一样无力地倒在地上,默罹则是一边咳嗽一边在转头仿佛寻找着什么。当看见倒在地上的自己后,默罹的目光定住了。
“等着我,不要说话,不要动,就那样躺着!”由于本身的存在同样跟亡灵搭边,默罹在结界中的移动也很是吃力——但是他仍然一头青筋地开始跌跌撞撞地蹭向幽幽子所在的阵眼。
默罹……为什么这么紧张……你在害怕么?……全身无力的幽幽子惊讶地看着默罹喘着粗气接近自己,担心地看着同样被阵法束缚的妖梦,轻笑地看着那个人类术师在咬牙切齿地布置加强的阵法以便能够入阵斩杀自己。
“感觉怎么样?受伤了没有?能动么?”默罹终于移动到了幽幽子身边,轻轻地抱起幽幽子的上半身急切地问。
“没有受伤……就是使不上力气。”幽幽子有气无力地呢喃。
默罹放下幽幽子,抬头四处观察了一下结界和星象,浑似不觉被电火花烧焦的发梢。然后咬破手指开始在地面上横竖划了起来。
“等我1分钟,我会带你离开的。”默罹一边划着地面一边说,语气像是在硬撑一般——幽幽子不由得无奈地笑了。
也许是觉得太慢了?默罹划着划着,抬起手使劲的咬了一下。这一下可能是咬得过劲了,手指上血如泉涌。
“你把妖梦带走吧……你们两个不是完全的灵体,应该可以逃出去的,不用担心我,我还不至于被这样的人类杀掉……”幽幽子突然感到一阵心疼。
“你们两个我都要带走。”默罹仍然闷头在地上划着。
是这样吗?
“……你有勇气,握住这只手吗?”
幽幽子默默地看向自己由于结界的压制而开始在魂体和枯骨之间闪烁着切换的手,抬起头自嘲般地笑着看向仍然在地面上划着的默罹。
我是个亡灵,是个会给别人带来不幸的亡灵,我会不由自主地将身边的人诱向死亡……我的真实面目无非就是这样一具骷髅——红粉骷髅。你曾经说,我很美,可是,我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的美的。我跟你说过的,不要接近我,我会连你也一起……
默罹在地上划着的手停下了。
“没有躯体的妖怪很可悲,因为没有血肉塑造出来的躯壳所以很容易失去自己的轮廓,到最后只能拼命地去寻找能够定义自己的东西。”
“拥有躯体的人类很可悲,被血与肉的表象所欺瞒而非常容易混淆真实,被谎言和眼前的景象所摆布,到头来也无法认清。”
“真实总是,隐藏在黑暗之中。”
“真实于我足矣。”
幽幽子听着默罹仿佛梦呓一般的自言自语,然后,看着他的手默默地抓住了自己已经变得骨骸一般的手。不是什么毫不迟疑、大力而坚定的,却是理所当然一般的。
真温暖呢。幽幽子愣愣地,不由自主地安心闭上了眼睛。
“……解放。”默罹眯起眼睛抓紧幽幽子的手发动了刚刚完成的阵法,妖气破开人类术师搭建的结界冲天而起,然后慢慢变成魔气……

微弱的蛐蛐叫声钻进耳朵,幽幽子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感到自己正趴在一个宽厚的背上。
“唔……”幽幽子抬起搂在默罹脖子上的胳膊揉了揉太阳穴。“在回家嘛?”
“嗯,感觉怎么样了?”默罹停下飞行,回头看向她。
“还是有点晕乎乎的……放我下来吧,我可以飞了。”幽幽子微笑了一下,刚从默罹的背上下来,就摇摇晃晃地失去了在空中的稳定性。然后被默罹再次轻轻地揽住。
对视了一下,幽幽子微笑着又爬上了默罹的背。
   
“那个人怎么样了?”
“灵梦来了,我不好下手,就交给她了。”
“喔。妖梦呢?”幽幽子并不恨人类,如果命运让那个人逃过一劫,那就让他走好了。
“我告诉她先回去给你准备夜宵了。”
“啊啦,蛮体贴的嘛。”
“估计你会饿的几率比较大嗯。”
“哎……”幽幽子又揉了揉太阳穴,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半晌,幽幽子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呐,茉莉。”
“什么?”
“害怕么?”
“害怕什么?”
“我差点被打得魂飞魄散。”
四周静下了,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快进入冥界了,若有若无的蛐蛐声也没有了,这更显得这个呆子的木讷——幽幽子撅起了嘴,恨不得上去敲他两拳。
由于期盼的存在,等待才显得无比漫长。不过这次大概不是漫长可以解释的了——幽幽子垂下了长长的睫毛,着实很是失望。

“……是啊。”

就在幽幽子基本放弃的时候,她听见了这么一句话。她的心情马上雀跃了起来,又有着不敢相信般的迟疑。
“刚才……说什么?”
“没事,什么也没说。”
这次的回答出奇的快,这让她确定了她刚才没有听错。幽幽子搂着默罹脖子的胳膊紧了起来,探头上前甜甜地追问:“喂,我刚才没听清啦,再说一次嘛。”
“喂,别闹,我……我喘不了气了!”默罹一阵晕眩,不光是因为幽幽子勒住了他的脖子,也因为她更加贴近的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
“再说一遍嘛~”
“你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啊……别闹!”默罹一口气接着一口气喘不上来,飞行的轨迹开始晃悠起来。
“你快说啦!你说了我就不闹了啊!”幽幽子开始掐默罹腰间的软肉。
“真的没说什……么……啊!要掉下去了!”
……

月光下,无缘冢盛开的紫樱承接着天上沿着弯弯曲曲的奇怪轨迹洒落下来的笑声和惊叫声,那代表着罪孽的紫色似乎也显得浅淡了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7-26 23: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都害羞了OT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5 03:41 , Processed in 0.086833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