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露原祺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秋之回忆——贝壳铭记的誓约》(作者:露原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12.离去
    回到家后,祺扔下书包,仰面躺在床上,望着手中的“海之泪”,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过去和秋名在一起的每一个场景。秋名美丽的微笑也许再也看不到了。
    然而突然一个急促的电话将他拉回了现实,祺急忙爬起来接听电话。
    “喂。”
    “祺!不好了!”电话里传来宏焦急的声音,“奶奶不行了,你快来!”说完宏就扔下了电话。
    祺感到头被猛地一击,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霎时一片黑暗……
    眼前的世界不停地旋转,祺的眼前一片模糊,他失了魂般跌跌撞撞地走着。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乘电车来到了藤川综合医院东院区。夜色早已降临,黑暗仿佛要吞噬祺周围的一切。宏正在门口焦急地等着祺,见到祺,他急忙把祺带到病房。
    奶奶脸色苍白,闭着眼,静静地仰面躺着,戴着氧气罩艰难地呼吸。
    “奶奶!”泪水霎时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祺冲到病床前,一把抓住奶奶粗糙的布满皱纹的手,似乎害怕一放手奶奶就会永远离开。
    奶奶察觉到了祺,睁开眼,缓缓转过头。当看到祺的那一刻,她的眼睛一下闪过一道光,流露出欣慰与慈祥的目光。
    “祺……”奶奶虚弱地说道,“能见到你,太好了。”
    奶奶艰难地伸出手,颤微微地抚摸着祺的脸。豆大的泪珠从祺的脸颊上滚落下来,“啪嗒啪嗒”地滴在奶奶褶皱的手上,奶奶的手微微颤了颤,然后紧紧握住祺的手。一旁的宏也难以忍住不断涌出的泪水,低下头擦拭着泪水,他的妻子叶伏在他的肩头不停地啜泣。
    祺回头向医生恳求道:“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奶奶啊!”
    然而医生却摇了摇头,遗憾地叹着气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说完医生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铜钟忽然在祺耳边敲响,耳朵里“嗡嗡”直响,听不见周围任何声音。他低下头,靠在奶奶的手背上痛哭流涕。
“祺……不要太伤心,奶奶有你们在身边就安心了。”奶奶声音颤抖地说,然后她再次沉沉睡去。(9月29日 周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秋名忐忑不安地来到学校,心里想着见到祺后该怎么办。她不敢见到祺,她害怕祺会对她不理不睬,她害怕祺毫无忧虑的表情,她害怕祺会将彼此的关系固定在青梅竹马,甚至只是朋友。
    她想呆在祺身边,听他对她说话,看到他对她微笑,能够听到他温柔地喊她“秋名”。只有在祺身边,她才会有一种归属感,依赖感,幸福感,她才能忘记可怕的过去,体味到生活的美好和幸福。
    然而,来到教室,祺的座位上却空空如也。秋名的心猛地一沉,一下子,所有的期待全都破灭了,只剩下无尽的惧怕充斥着她的心。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尽管祺并非总是比她先到。
    也许祺还在路上。秋名安慰着自己。她时不时朝门口望一眼,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现在,她只希望祺能出现在教室门口,其他的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然而事实总是喜欢戏弄人,直到上课铃响起,祺仍然没有出现在教室门口。秋名茫然地望着身后的座位,心一下子就被掏空了。
    祺,迟到了?秋名依旧试着给自己找借口,然而现实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时间慢慢流逝,祺始终没有出现。
    祺连见都不想见我了吗?他要离开这个学校吗?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果然还是介意我的过去吗?他其实很讨厌我吧……秋名习惯性地思维一次次冲击她的脑海。
秋名望着窗外,几朵云无所适从地浮着,太阳刚刚升起,却带不来一丝暖意。秋名的视线渐渐模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课后,秋名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希望能知道祺在哪里。
    然而老师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昨天露原发了短信过来说请几天假,但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回来。现在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难道祺真的要走吗?秋名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
    中午,谷平、雪纪和一真来到教室里,却发现祺没来。
    “祺呢?怎么没来?”谷平问道。
    “不知道,秋名问过老师了,说是请假,却不知什么原因。”棠神色凝重地回答道。
    “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吧。”一真说。
    “当逃兵了吗,这家伙?”谷平愤愤地说,其他人都忽然明白似的埋怨起祺来。
    尽管只是猜测,却正中秋名的痛处。秋名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一真狠狠掐了一下谷平。
    “啊!对不起,秋名,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谷平咧着嘴,赶忙道歉。
    “话说回来,秋名,告白的事怎么样了?”棠问道,或许她想岔开话题。
    秋名拭去脸上的泪水,毫不犹豫地回答:“拒绝了。”
    “祺这么对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棠抱怨道。
    “秋名,虽然大家都知道你对露原的心意,但是露原这个样子,让我们很失望。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太伤心了。如果露原真的不回来了,那就当没有这个朋友吧。”雪纪握着秋名的手劝解道,她看起来十分不满,毕竟秋名是她最好的朋友了。然而刚说完,她就觉得过分了,因为秋名满脸惊讶地看着她,眼神已近乎绝望。
    “雪纪,”棠提醒道,“有点过分了!”
    雪纪被自己的话吓得缩了回去,低声道:“对不起,秋名,我太激动了。”
    秋名强忍着泪水,用力摇了摇头喊道:“不是的,祺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
    秋名忽然站了起来,坚决地说道:“我要去找祺,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他!”说完,她就离开了教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师请了病假后,秋名径直来到了日暮庄。在祺的家门口,秋名并没有敲门,而是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拨通了祺的手机……关机。秋名无力地垂下手臂,呆呆地望着这扇紧闭的门。
    “咦?小秋,你怎么在这儿?”信的声音忽然响起。
    “啊!信大哥!”秋名回头惊讶地叫道。
    “找祺吗?他一大早就不在了,”信说道,接着又问,“今天不是双休日吧,怎么不去上学呢?”
    “我请假了。”秋名回答道。
    “哦,是呀,所以穿着制服呢……先进来吧。”信说。
    秋名进了信的家,犹豫着坐了下来。信给她泡了杯茶,问:“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的。”秋名接过茶说。
    “那是为……”信顿了顿,恍然大悟般问道,“为了找祺吗?”
    “恩。”
    “但是,祺偶尔有点事不是很正常吗?”信理所当然地说。
    “不是的,因为……”秋名战战兢兢地把昨天的事和信讲了一遍,“然后,今天,祺就没来上学。”
    “啊?这个笨蛋!”信听后大骂道,“完全不负责任啊!还是小秋的青梅竹马呢!等他回来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不知信是真怒了还是装的。
    “不要,请不要这样,信大哥。祺,其实承受了比我们更多的痛苦。或许,我还不够了解他……”秋名的声音越来越轻,以至于最后仿佛蚊子叫一般。
    “他的父母?”信明知故问。
    “恩。”
    信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秋名,祺对你这样,这么伤害你,你不怪他?”
    秋名低头望着杯子,摇了摇头。
    “你喜欢祺吗?”信又明知故问,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秋名微微点了点头。
    “那,祺呢?他对你怎么样?”信问。
    “不知道。”秋名眼中流露出忧伤的神情,一副快哭的样子。直到现在,祺对她是怎样的感觉一直很模糊,若即若离。祺对她很好,但这并不意味着祺就喜欢她,祺原本就很温柔,况且他们是比朋友更亲近的青梅竹马(或许只是名义上)。而对于秋名而言,那个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男孩在她心里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信没有注意秋名表情的变化,又问:“你认为他在逃避你吗?”
    秋名猛地一抖,“逃避”这个词无疑是一把尖刀,深深刺入秋名内心,秋名的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了。与祺相处了那么久,秋名已经渐渐走出了舆论的阴影,可是她却愈发害怕祺的远离,这是对她彻底的否定。祺带给了她友谊,带给了她快乐,带给了她美好的生活。如果祺走了,那么这一切都将化作尘土,她又将回到过去的生活,在别人的贬低与歧视下,天天与孤独为伴,可是她已经无法再忍受那种痛苦了,更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麻木地面对一切了。
    泪水已经无法再停留在眼眶中,沿着秋名的脸颊淌下,一滴又一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信见状急忙安慰道:“啊呀,不要哭,不是还没确定吗。等祺回来,我相信一切都会明了的!”
    秋名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但眼前依然是一片模糊,她犹豫了一下,起身打算离开。
    “不要担心,我会尽力联系上祺的。”信说。
    “谢谢,信大哥,我告辞了。”秋名向信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祺还会回来吗?他真的在逃避我吗?秋名想着。刹那间,一股莫名的哀伤涌上心头,泪水又一次汹涌而出,已经忍了那么久,秋名再也忍不住了。她蹲在墙边,把头埋在手臂里,失声痛哭,泪水浸湿了衣袖。
    如果祺在身边,他一定会不停地安慰她,想方设法让她开心。可是现在祺不在,秋名完全失去了依靠,心里也是凉凉的、空空的,找不到一丝温暖。她多么希望能再听到祺那柔和的声音。
    这时,秋名感到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的手背,一瞬间祺的面孔在她的脑海中闪现,秋名急忙抬起头,原来是信的小狗TOMOYA。
    它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瞧着秋名,然后又低下头舔了舔秋名的手,似乎是在安慰她,秋名含泪露出了微笑。她伸手摸了摸TOMOYA的脖颈,但她忽然愣住了。她还记得祺的生日那天,那次偶然的触碰,祺的手的温度霎时温暖了她的心。现在那种感觉还隐隐留在秋名的心中。
    秋名缓缓伸出左手,慢慢放在了右手上,脑海中即刻闪现了当初的情景,让人不禁心跳加速的失误。想着,想着,一滴泪水沿着秋名的脸颊淌了下来。秋名缓缓收回了手,拭去脸上的泪水,然后慢慢站起来,向外面走去。她不知道该去哪儿,但还是打算再找找祺,即使明知道不可能找到,只是或许这样心里能好受些。
    来到绿一色,店里人声鼎沸,根本进不去,秋名在外面站了许久,只是这样默默地站着。然后她转身一脸失落地离开了。秋名又去了千羽谷公园,独自在林间的小道上前进,她并没有试着找祺,只是这样低着头,在铺满落叶的小道上落寞地走着,走着。
    秋名就这样不知所往地在大街上走,去了所有她和祺一起到过的地方,但她什么也找不到,除了无数与祺一起度过的回忆。
    直到傍晚,夕阳缓缓落下,秋名来到了峰之滨,那个与祺一同看日落的地方。天空已经被染成了红色,海浪轻轻击打着海滩。秋名沿着海岸线慢慢走着,在身后留下了一长串脚印。她还记得,在这里,在夕阳下,她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了祺的侧脸,那么幸福地看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秋名感觉踩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贝壳。秋名脑海中瞬间浮现了祺曾经说的话:“如果你从海滩上捡一些贝壳,然后刻上一个不在你身边的人的名字,再把贝壳抛到大海里,并许一个愿望,那人就会回到你身边,你的愿望也会实现。”
    秋名俯身捡起了贝壳,她想,如果她把祺的名字刻在贝壳上,再抛进大海,或许祺就能出现。她望了一眼橘色的落日,然后俯身开始捡更多的贝壳,直到手里再也装不下了,这时她怀里捧着十几个贝壳。回到家后,秋名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立即拿出小刀开始刻。但是,在贝壳上刻字哪有这么容易,贝壳如同一颗脆弱的心,秋名稍一用力就碎了,于是她换了个贝壳继续刻。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秋名刻得很小心,但是又太轻了,几乎看不见祺的名字,她试着用点力,贝壳又碎了。秋名又换了个贝壳,结果更不幸的事发生了,她手一滑,刀就割到了左手,手上一阵疼痛,血慢慢流了出来,秋名忽然感到自己的心也在流血。
    秋名用创口贴粗粗包了一下伤口,继续刻着……
    老天仿佛在和秋名作对一般,所用贝壳都用光了,秋名仍没刻好,手却被割伤了五六次,她的手指上也已经贴满了创口贴。望着一堆碎成两半的贝壳,秋名心突然一阵疼痛,她懊恼地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难道祺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9月30日 周二)
    第二天,秋名放学后,再次来到了峰之滨,这次,她手里拎着个袋子,她装了整整一袋的贝壳。晚上,她继续坚持刻着,她紧咬着嘴唇,很小心地刻着,但是贝壳似乎太脆了,稍一用力就碎成了两半。秋名没有气馁,一个、两个、三个……她不怕手被划伤,不停地刻着,整整一袋的贝壳都被用光了,但仍没有成功,此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秋名紧紧攥着小刀,眼泪又一次汹涌而出。(10月1日 周三)
    周四、周五、周六、周日秋名每天都这样努力地,不知疲倦地刻着,虽然每次都失败,每次都会划伤,但她从未放弃。与此同时,秋名也会每天给祺和宏打电话,虽然每次他们都关机。
    海滩上合适的贝壳越来越少,到了周一她捡到的贝壳只有五个。
    秋名呆呆地坐在桌前,只有五个贝壳,恐怕又刻不好了,她叹了口气,但她似乎有一种感觉:只要她成功了,祺就一定会回来。于是,秋名坚定了信心,继续刻。到了第四个,秋名已是满头大汗,不经意间,秋名的手一抖,贝壳瞬间裂为两半,然而更让人绝望的是——连小刀也断了!秋名几乎要哭了,她看了看最后一个贝壳,然后拿过贝壳,眼泪模糊了双眼。她绝望地用已经断了的小刀刻了下去,而令秋名喜出望外的是,她模糊的视线中竟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划痕。她瞪大了眼睛,格外惊喜,她继续试着刻,很快,祺的名字就出现在了贝壳上。
        秋名望着手中的贝壳,轻声唤了声“祺”,接着就哭了起来,但这次不是因为悲伤,而是高兴,她感觉,祺就要回来了……(10月6日 周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16: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早晨,秋名拿着仅有的一个贝壳来到海滩上,刺骨的海风凛冽地吹着,秋名丝毫不顾寒风,她静静地站着,面对大海,把贝壳握在手心,祈祷着:“神啊,求求你,让祺回来吧,哪怕让我再见他一眼,我不怪祺,我只是想看看他,听听他的声音,这就足够了。”说到最后,秋名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说完,秋名把贝壳抛向了大海,贝壳迅速沉入了海底,不见了踪影。秋名感觉忽然有了希望。
    突然,秋名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了手机,信兴奋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小秋!找到祺了!”
    “啊!真的?”秋名惊讶地问道,她几乎要跳起来了。没想到她刚许完愿,愿望就实现了。
    “真的!”信说道,“你快到日暮庄来吧!”
    挂下电话,秋名不禁又喜极而泣,她对着大海说道:“谢谢!”
    秋名急急忙忙赶到日暮庄,信正在等她,见到秋名,信说道:“刚刚打电话给祺的哥哥,他说祺就在那儿。”信脸色一沉,顿了顿说,“祺的奶奶去世了……”
    秋名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欣喜的表情瞬间消失了。
    信把手机递给她说:“打过去吧。”
    秋名接过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是宏的声音。
    “宏哥哥,我是秋名,请问祺在吗?”秋名轻声问道。
    “哦,是秋名啊,祺在睡觉,我去叫他。”宏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不用了,不要叫醒祺了,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打扰了。”秋名依旧小心翼翼地说,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祺的奶奶是在前天去世的。”信低声说道,他的眼神却落在了秋名贴满创口贴的手上。
        两人陷入了沉默……(10月7日 周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16: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祺一直形影不离地陪在奶奶身边,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奶奶不要离开。他甚至连觉也不睡,实在困的时候就稍稍打个盹,而后就会立即惊醒,生怕眨眼间,神就会带走奶奶,宏和叶也一直在身边。奶奶一直在沉睡,仿佛一尊塑像一般静静地躺在那儿,只有心电图在缓慢无力地跳动。
    然而六天后,那一刻还是到来了。周六深夜,奶奶忽然醒了,然后静静地望着祺,轻轻说道:“好好活着,为了爱你的人,也为了你爱的人,好好珍惜身边的人……”说完奶奶环视了他们一眼,然后眼神逐渐黯淡,她慢慢闭上了眼睛,紧握着祺的手也瞬间松了。
    “奶奶!”祺大声叫道,眼泪汹涌而出,嘴唇不住地颤抖,他一下扑到奶奶身上,号啕大哭。但奶奶再也醒不过来了,不能再牵着祺的手去看海,不能再和蔼地摸着祺的头,不能再听祺诉说学校里的各种快乐的事,永远不能了……(10月5日 周日)
   
    “小祺最乖了……”
    “小祺,听奶奶讲故事吧……”
    “祺,要好好读书哦……”
    “祺,好好哭一场吧,奶奶会一直陪着你……”
    “祺……”
    祺猛然惊醒,竟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夜色依旧笼罩在周围,哥哥一脸疲惫地坐在床边。
    “你醒了。”宏说。
    “我……又晕倒了?”祺摁着头问。
    宏点了点头,说道:“真会让人操心呢。”
    “对不起……”祺转过头望了望窗外,又问,“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
    “奶奶呢?!”祺急忙问。
    宏沉默了一会儿,说:“明天去奶奶的坟墓吧。”
       祺似乎明白了什么,低下头,陷入了沉默,然后微微点了下头。(10月6日 周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16: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清晨,祺、宏和叶来到甸园(一个位于藤川北侧的墓园)的爷爷奶奶的墓前,三人分别放上鲜花,祺跪在碑前,眼泪悄无声息地滴落下来。
    “奶奶说过,她希望你能走出爸爸妈妈去世的阴影,快乐地生活。她还叮嘱我和叶要好好照顾你,虽然失去了许多亲人,但你还有我们,还有你周围的人,他们都爱你,你并不孤单,”宏深吸一口气,让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至于滴落,然后继续说,“祺,你已经长大,成年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要让别人再为你担心,做一个坚强的男人。”
    祺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地点了下头,对着奶奶的墓碑说:“奶奶,我会的!”
    叶走过去扶起祺,说:“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一定希望你能快乐幸福地生活。”
    祺轻轻点了点头,默默地望着奶奶的墓。四周格外宁静,枯萎的树叶掉落到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秋风伴着细细的雨吹来,有着丝丝凉意,渐渐凉透了心。淡淡的雾还未散去,从树隙间缓缓升起、流动,吞没了鸟儿的啼叫声……
    过了很久,宏说:“走吧,当心着凉。”叶轻轻拍了拍祺的肩,祺才转身依依不舍地离开。奶奶,再见……
    回到家,祺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依然还不能从奶奶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
    “祺,你打算呆几天吗?”宏问。
    “恩。”祺回答道。
    “学校那边没关系吗?”
    “恩。”
    “也好,至少让情绪稳定下来,那就住几天吧。不过最好不要太久,快考试了,学习不能落下。”宏说道。
    “我知道了。”祺无精打采地应答着。
    “还很早,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吧。我也要睡一会儿,”宏又对叶说,“叶,你也休息一下吧,这几天太辛苦了,身体会吃不消的。”
    “恩!”
       也许睡一会儿,心情能好一点。于是,祺回到起居室,很快他就沉沉地睡着了。然而梦中依旧是奶奶慈祥的笑脸,不知过了多久,梦才消逝。不知不觉中童年的情景又再度回到了他的梦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16: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祺……祺……”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呼唤祺。祺缓缓睁开眼,发现哥哥正在叫他。
    “祺,”看到祺终于醒了,宏说,“祺,刚才秋名打电话过来找你。”
    “秋名!”祺难以置信地瞪了瞪眼睛,随即脸色又沉了下来。
    “怎么了?”宏疑惑地问。
    “为什么要来找我呢……”祺呢喃道。
    “你消失了这几天,担心你也是应该的吧。”
    “她不该打来的……”祺又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宏不解地问。
    于是,祺把前天发生的事向宏叙述了一遍,期间叶也走进来听祺叙说……
    “你怎么能这样!”宏责怪道,“你这么说很让秋名伤心的。”
    “这个女孩喜欢祺吗?”叶倒是直言不讳。
    “应该是吧。”这时的宏却少了几分信心,毕竟不知道祺的想法,他不能妄下结论,但他很希望把他俩凑成一对。于是,他又说:“你知道吗,从二号到现在秋名给我打了整整五个电话,但我一直关机,到刚才才发现。给你的话不止五个了吧……回个电话吧。”
    “不了,我不想管这件事。况且秋名现在在上课。”祺说,一脸的消极。
    “祺!你不能因为奶奶去世了,就不闻不顾周围的事,生活还要继续!”宏显然有些激动,“秋名那么关心你,你至少给她个回应吧!……即使只是朋友关系。”
    “是啊,如果你不回电话的话,她可能会一直担心你的。”叶也劝道。
    “秋名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对她而言不重要了吧。”祺说着,感到心里一阵刺痛。
    “你在想什么!打!你就知道了。”宏把手机塞给祺说。
    犹豫了许久,祺终于拨通了电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20: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喂。”祺低声下气地说。
    “喂,祺!太好了,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秋名十分激动,祺愣住了。
    “啊、呃……对不起。”发现自己说的话后,秋名很尴尬,连忙道歉。
    “你……不在上课吗?”祺问道。
    “没……有。”秋名怯生生地回答。
    “那,你在哪儿?”
    “在、在日暮庄。”秋名有点紧张不安。
    “为什么在那儿?”祺的声音很低,顿了一下又说,“池下同学……”
    秋名立刻语气坚定地抢断祺的话:“我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祺的声音更轻了。
    “我……不知道……”秋名哽咽着说。
    祺沉默了,却忽然觉得一阵轻松,隐隐感到一股暖流在他心里缓缓流动。
    电话那边开始依稀传来啜泣声,祺的心揪了起来。突然又传来一阵嘈杂声,接着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你这个混蛋!”是信,他喊道,“你知不知道!秋名从上周三晚上找你一直到现在,连课也没去上,甚至饭都没怎么吃!而且她的伤还没痊愈呢!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为你这么个傻瓜担心!”信的声音响到能刺穿耳膜,然而祺却无动于衷,确切地说他被惊呆了。
    “没有,课只是翘了几节……”秋名在一旁解释道。
    信叫道:“我不管,这家伙不值得你付出那么多!”
    “对不起……”祺垂下肩,眼中流露出了懊悔和担忧。
    信愣了愣,放低声音责备道:“好歹说一声呐,害得这么多人为你担心。”
    随后又是一阵嘈杂声,但接着的却是沉默。很久之后,秋名才开口:“祺,好好休息,注意身体……不要太伤心,一定要快乐哦。”说完秋名就挂了电话,而祺却已是热泪盈眶,秋名的心意已经完全传达到了他的心底。
    在一旁的宏和叶听得一清二楚,于是宏拍了拍祺的肩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吧。”
    “嗯,好好调整一下情绪。”叶说。
    “恩……好吧。”
    “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去回应秋名还有大家的期待吧!”宏鼓励着说。
        “恩!”祺用力点了下头。(10月7日 周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2 20: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咳,下一章…………期待已久的时刻即将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3 20: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天没过来更新这么多页了啊~~~~黏走看...

PS:为啥一次更新的分这么楼...黏到手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21: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分章节发,这样看起来就不会断了,一起发的话有时会太多了,发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21: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13.最好的礼物
    第二天黎明,祺就起床了,留下一张纸条后,他轻轻离开了哥哥的家,乘坐第一班电车回到了千羽谷。但他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海边,晨雾很浓,能听到浪潮拍击沙滩的声音,却看不到海,不一会儿雾水就打湿了祺的头发。
    沿着走过了无数遍的海滩向前缓缓步行,祺拾捡着脚下的贝壳,有好些日子没来了。过了很久,太阳还是没有露头,祺看了看手机,时间不多了,但雾仍迟迟不肯散去。于是,祺蹲下身,把已经刻上字的贝壳一个个放进涌来的浪头里。这时,一朵浪花将一个洁白的贝壳带到了祺的身边,祺顺手捡起了贝壳。忽然,他惊异地发现贝壳上竟然还刻着字,更让他惊奇的是刻的竟然是“祺”,这肯定不是自己刻的,那会是谁呢?于是他把贝壳放进口袋里。
    来到学校,来到班级,感到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欣喜与慰藉。秋名还没到,于是祺伸了个懒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祺隐隐约约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头上爬,醒来一看,竟是秋名在帮他擦头发,见祺醒了,秋名的脸像秋天的苹果红透了。
    “啊!祺……你醒了。”秋名羞涩地说。
    祺摸了摸头发,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头发湿了,会、会感冒的。”秋名显然很慌张。
    “呃……谢谢。”
    说完,祺愣住了,虽然秋名害羞的样子依旧可爱依人,但几天不见,秋名瘦了一圈,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着难以掩饰的疲惫,原本纤瘦的她现在显得更弱不禁风,她腿上依旧绑着纱布,更让祺惊讶地是秋名的手上也贴着许多创口贴。祺忽然感到一阵酸楚,心如针扎一般地刺痛。他直直地盯着秋名,眼眶渐渐红了。
    发现祺盯着自己,秋名感到有些奇怪,问:“怎么了?”
    祺的喉咙不知被什么堵住了,欲说出的话被硬生生顶了回去,他张着嘴,艰难地说:“秋名,对不起……”那一瞬间,眼前一片模糊,他低下头,眼泪无声地坠落到地上。
    “祺……”秋名垂下肩,之前活跃的表情消失殆尽,她默默地望着极力忍住泪水的祺。
    “对不起!”祺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虽然教室里人不多,却也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开始议论纷纷,逐渐把责任都归结到了秋名身上。但秋名对此置若罔闻。
    “为什么……要道歉?”秋名的声音很轻,如同一片秋叶落地。
    “我不该不辞而别,不该不告诉你,更不该……”祺顿了一下,接着说,“以为你、你和他在一起!”
    “啊!”秋名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料到祺会这样说话,更没料到祺会说这样的话。她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桌面,心里是惊恐还是喜悦,她自己也不清楚。
         两人直到上课也未再说一句话,棠、谷平、一真还有雪纪都来过,但是异常的气氛使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7 08:59 , Processed in 0.10013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