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楼主: 露原祺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秋之回忆——贝壳铭记的誓约》(作者:露原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0: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祺的家里,秋名发现厨房里有个大人。他走出来,问祺:
    “祺,这就是……秋名?”他看上去很眼熟。
    “是的。”祺回答道。
    “嗯?你是宏哥哥?”秋名惊异地说。
    “哈哈哈!”宏笑了起来,“果然,是个大美女啊!哈哈哈哈……”
    “啊!不,过奖了……谢谢。”秋名腼腆地说。
    宏拍着祺的肩膀说道:“嘿,你小子有福了。”
    “说什么呢,不要弄着玩了。”祺拨开宏的手说。
    宏又指着祺说:“你可真不会疼人,把秋名给弄伤了,找机会好好教育教育你。”
    啊?明明用裙子遮住了……对了,大概是祺自己说的吧。
    “不怪祺的,是我自己摔的。”秋名为祺开脱道。
    祺也对宏说道:“你就别说了,先让秋名进屋坐吧。”
    祺把秋名带进屋里,祺的家里也有淡淡的薄荷香呢。祺搬来凳子让秋名坐下,然后到厨房里去了。手上还有祺的手的余热,秋名摸着左手,朝四周张望,祺的家很整洁,各类书籍和衣物都放得整整齐齐,与她想象中男孩子的房间完全不同。这时,她猛然发现窗边有一株小小的植物,凑过去闻了闻,很浓的薄荷味。
    “我比较喜欢薄荷,所以在家里种了一株,不介意吧。”祺端着茶走过来说。
    “谢谢,”秋名接过茶说,“才不介意呢,很好闻的。”
    “你先休息一下,我还要做饭呢。”说完,祺就回到了厨房。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秋名正想站起来,祺走了出来,他示意秋名坐下,自己去开门,原来是月樱。看着系着围裙的祺,秋名偷偷乐了。
    “哥哥,生日快乐!”说着她一个小跳蹦到了祺跟前,然后把礼物送到祺怀里。
    “哦,是小樱啊,好久不见呢。”宏探出头来说。
    “啊!宏哥哥!”月樱欣喜地叫道。
    见到秋名,月樱又欢快地跑过来:“秋姐姐,你好。”说着,月樱无意间就将手放在了秋名的膝盖上。
    “咿!”秋名疼得叫出了声。
    “小樱!秋名受伤了,你小心点!”祺喝道。
    月樱被吓得一脸茫然,急忙站起来,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秋名笑着说。
    “没事吧,秋名?”祺关切地问,他又瞪了月樱一眼,说,“快去厨房帮忙。”
    月樱嘟起嘴,很不情愿地说:“我也是客人啊。”
    “少废话,快去!”祺命令道,月樱只得满脸委屈地走开了。
    于是祺又弯下腰轻轻撩起秋名的裙角。
    “啊!祺!你……”秋名吓了一跳,脸红了一大片。
    “还好没流血,”祺松了口气,“小樱也真是的,太莽撞了。”
    “没关系的,小樱又不知道。”秋名说。
    “没事就好。”祺嘟哝着,然后缓缓转身打算离开。
    “祺。”秋名抬头望着祺。
    “嗯?什么事?”祺问。
    “谢谢你。”秋名轻声说。
    “客气什么。”祺摆着手说,说完他又回到厨房忙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0: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一会儿,不知什么原因,忽然宏被祺推了出来。
    “我家不准吸烟!”祺说道,然后又把宏往门外推。
    “哎、哎,干嘛呀!”宏说道。
    “早跟你说要戒烟,你就是不听。”说着,祺又朝宏的屁股踢了一脚,然后他转身回厨房,他悄悄看了一眼秋名,忍不住笑了出来。
    宏只好妥协,“好好好,我不抽就是了。”说着他又钻到厨房里。
    “呵呵呵……”秋名看到这一幕,开心地笑了起来,真是有趣的兄弟俩呢。
    不一会儿,一盘盘饭菜被一一端了出来,五花八门,香气四溢,真是吊人的馋虫。屋子里逐渐充满了饭菜的香味,饭菜都是亲手做的,祺说过外面买的不如自己烧的好吃,所以他也很擅长做菜。秋名感到十分惊讶,祺、宏和月樱的厨房组合几乎可以赶上顶级厨师了,她渴望着能尝一尝祺做的饭菜,毕竟是第一次呢。
   
    不久,又有人敲门了,祺打开门,是谷平、棠、一真和雪纪他们。
    “生日快乐!”四个人异口同声说。
    “谢谢,请进吧。”祺说。
    “哦!秋名!”棠见了秋名打招呼说,“你好。”
    秋名站起来说:“大家好。”
    “伤好了吗?”棠问。
    为了不让大家担心,秋名说:“恩,好很多了。”
    倒是祺实话实说道:“好起来哪会那么快,还要些时间呢。”说着,他解下围裙。
    “是嘛,秋名,可不要勉强啊。”棠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样子。
    “大家先坐吧。”祺说。
    于是大家围着桌子,席地而坐,祺又为秋名找了个软垫子。
    “小心点。”当秋名小心地坐下时,祺轻声说,其余人见了,相视而笑。祺呢,也就坐在了秋名身边。
    接着他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的哥哥露原宏。”
    宏憨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最后一盘菜放到桌子上。祺又对宏一一介绍了其他人。
    “看起来比祺大了很多噢。”一真对谷平小声嘀咕道。
    “是啊,好像大了整整七岁。”谷平小声回答。
    “不过两人长得挺像的。”一真说。
    “锵锵锵~”月樱端着生日蛋糕走了过来,“蛋糕来了。”然后她把蛋糕放在祺的面前,这时不知是谁关掉了电灯,在黑暗的房间里十八根蜡烛闪闪发光,将闪烁的光芒投射在祺的脸上,蜡烛的火焰在祺的眼睛里晃动,多么温馨的场景!秋名带着相机,但她并没有拿出来,现在的她只想就这样望着祺微笑的面庞,一股暖流正在她心底悄无声息地涌动。
    这时,月樱用稚气的声音唱道:“HAPPY  BIRTHDAY  TO  YOU!”
    接着宏唱道:“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秋名唱道。
    “HAPPY  BIRTHDAY  TO  YOU!”所有人齐声唱道。
    “许个愿吧。”宏说。
    祺闭上眼,双手交握在胸前,静静地许愿,然后他缓缓睁开双眼,用力吹灭了蜡烛。随即掌声四起,灯又亮了。
    “干杯!”谷平高声喊道。
    “干杯!”大家齐声说,杯子互相碰撞,“叮当”作响,气氛瞬间热闹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0: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啊!祺的手艺真是不敢恭维啊!”棠赞叹道。
    “不少菜还是哥哥和小樱做的。”祺谦虚地说。
   
    “嘻嘻,我开动啦!”月樱拿着刀叉对着蛋糕跃跃欲试,此时祺正在切蛋糕。
    “啊啊啊~等等!”宏急忙拿筷子挡住了月樱即将伸向蛋糕的手,一旦月樱开动,那么蛋糕的下场就是……
    祺为秋名切了一小块蛋糕,自己则随便捞了一点,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奶油。宏终于放下手,顷刻间,蛋糕被月樱四分五裂,其余人看得目瞪口呆,宏只好无奈地耸耸肩。
   
    “哈哈哈哈……”谷平在煎鸡蛋上用酱油画了一张脸,指着一真哈哈大笑。
    棠向大家使了个眼色,刹那间,三四双手在谷平脸上龙飞凤舞,将谷平变成了花猫,一真更是得寸进尺,很适时地往谷平嘴里塞了根香肠。看着谷平满脸囧样,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后合,而谷平也挠着头“嘿嘿”傻笑。看着秋名从未有过的欢快的笑容,祺感到很欣慰,或许,这就是他所一直渴望的吧……
   
    祺突然心血来潮,对秋名说:“秋名,我有个笑话,讲给你听吧。”
    “啊!恩!”秋名即刻兴奋地做好准备。
    “开始了!”祺有声有色地讲了起来,“‘一个人打电话问旅店的柜台:你能告诉我东京和纽约的时差吗?服务小姐说:Just a minute。那人随即回道:Tank you。然后挂了电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秋名不禁开怀地笑了起来,其他人也被逗乐了,却没像秋名那样,看来祺的笑话似乎中了她的笑点。
    “这个笑话以前听过了吧。”谷平故意说道。
    “喂,你不要给空气降温呐!”祺没好气地说。
    “祺的笑话的质量有提高呢!”宏挖苦祺说。
    “哦,也就是说祺以前讲笑话……”一真边想象边说。
    “哈,以前祺每次讲笑话都会冷场,先不说他的语气,光笑话就缺乏新意,无聊至极。”宏摇着头无奈地说。
    “呵呵,也是啊。这还是我昨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当时自己也忍不住喷笑了。”祺谦和地说。
    “秋名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地笑呢!”雪纪惊奇地看着秋名说。
    “也只有祺能让秋名这么开心了吧。”棠说。
    “倒不如说是有秋名在,祺才讲得这么出色呀。”谷平挑着眉毛说。
    “咦?不是吧,只是这个笑话比较适合秋名吧。”祺说。
    秋名笑得脸通红,却仍咧着嘴,止不住的快乐不断往外溢,完全顾不及众人的对话。
    “说实话,现在的秋名比平常更可爱了呢!”棠说。
    “是啊!”众人立即点头同意。
    “啊!”秋名总算回应了。被大家这样盯着,秋名脸上的红晕霎时蔓延到了她的耳根。
    “哦!搞不好我会因此对秋名产生爱慕之情呐!”谷平喊道。
    棠一把拎住他的耳朵,说:“你还是算了吧,秋名才不会对你这种人产生好感,更何况还有祺呢。”
    “啊,疼疼疼~”谷平叫着甩开了棠的手,捂着红红的耳朵没好气的瞪着棠。
    “呵呵,不至于、不至于。”祺红着脸说。
    秋名听后,眼神中流露出淡淡哀伤。
    秋名的表情逃不过其他人的眼睛,谷平用胳膊肘顶了顶祺,然后悄声说:“你在说什么呢,看看秋名吧!”
    祺回头望了一眼秋名,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改口说:“我、我只是想说,呃……对不起。”祺编不出任何理由,只好道歉。
    正当祺不知所措时,秋名勉强挤出微笑说:“没关系的,我没事。”
    “看起来很有事!”雪纪关切地说。
    “对、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说错了话……”祺说着,胆怯地望了一眼宏,只见他一脸严肃,朝祺甩了甩手指,祺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个……今天是祺的生日,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啦。”秋名笑着说,她看着祺,又说:“祺,别在意,刚才是伤口有点疼,所以……总之大家误解了!”
    “咦?是吗?”棠仍有些疑惑。
    “没事了,没事了!”秋名说。
    祺看着秋名的伤,挠了挠头。虽然将信将疑,但也不好说什么。终归对秋名不是很了解,大概就是因为这,他才会经常无意间伤害到秋名。
    空气的温度总算又回升了,谈笑中,大家渐渐把之前的事抛在了脑后。只有秋名仍耿耿于怀,她不该总是这样忧郁,她应该迟钝一点,这样就不会让别人为她担心了,她也不想再看到祺担忧的眼神,祺比她更需要欢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0: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色沉沉,聚会终于结束了,大家互相道别后各自回家了,宏则留在了祺的家里,难得和弟弟一聚,他还有很多话要说。
    当然还是由祺送秋名回家,夜晚有些凉,于是祺脱下外套给秋名披上,然后蹬着车沿着幽静的小路前行。祺里面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袖T恤,担心祺着凉,秋名就紧紧抱着祺的腰,希望能给他些许温暖。
    路既漫长又短暂,到达家门口,秋名下了车,把衣服还给祺,接着她转身面对祺,正欲说话,祺先开口说:“小心伤口,好好休息,不要勉强哦!”
    “嗯。”
    “那么……”祺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再见。”
    “等等,祺!”就在祺转身的一刹那,秋名叫住了他。
    祺赶忙回头问:“什么事?”
    秋名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说:“礼物……”
    “哦!谢谢!”祺接过礼物,眼睛弯成了缝,止不住的喜悦洋溢在脸上。
    “祺!”祺正准备离开,又被秋名叫住。
    “嗯?还有事吗?”祺疑惑地问。
    “……明天见。”秋名依依不舍地说。
    “明天见。”祺望着秋名,往后退了几步才转身上了车。祺用力蹬了一下车,乘着风离去。
    秋名呆呆地望着祺的背影,忽然感到心里一阵疼痛,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祺回到家,宏正在看电视,屋子已经被整理干净了,只剩各种各样的礼物堆在地上。祺把礼物搬到了墙边,然后拿着秋名的礼物坐到桌边,准备拆。
    这时宏凑过来说:“这么急,明天再看也不迟啊。”
    “这是秋名送的。”祺自顾自地说。
    “是吗。很小啊,里面装的是什么呢?”宏也好奇地说。
    祺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打开盒子。
    “哦,是一滴水啊!”宏惊奇地说,“叫……‘海之泪’啊!”
    祺发现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工整地写着:“生日快乐,祺。”
    祺拿起挂饰,“海之泪”在灯光下好像真的泪珠一般晶莹剔透,喜悦与感动在祺心里交融,化作明媚的笑容,在祺的脸上久久停留。
    “有什么寓意呢?”宏自言自语道。
    “只是个生日礼物吧,代表祝贺?”祺不以为然地说。
    “没那么简单吧。”宏依旧思索着,凭他的直觉,他认为其中必有更深层的含义。
    受了宏的引导,祺也陷入了沉思,只是他在思考秋名的事。即使祺再迟钝,他也不可能不察觉到秋名对他的感情,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只是不敢确定。自从父母过世,他变得愈发优柔寡断,他害怕失去周围的一切。
    他并不笨,他清楚地知道,感情方面的事必须谨慎,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对方,到那时甚至连普通的朋友都做不了……他不想失去秋名,所以他宁愿变得麻木些。然而实际上他连自己对秋名是怎样的感觉都不清楚。
    宏忽然灵光一闪,说:“‘把眼泪交给你’,会不会就是这个意思!”
    祺似乎没听懂,茫然地看着宏。
    宏又突然抓住祺的肩膀,激动地说:“这无异于在表白啊!”
    “啊!表白!?”祺一脸的惊讶。
    “你看,眼泪代表了什么?痛苦、哀伤或是喜悦,把泪水送给你,不就是把痛苦、哀伤和喜悦寄托给你吗?而能够寄托这些的又是什么人呢?”宏显得特别兴奋。
    宏的一席话似乎很有道理,说得祺面红耳赤,但他仍将信将疑,毕竟是宏说的,仅仅是猜测而已。
    祺把挂饰放回盒中,然后说:“我要睡觉了。”说完他就飞快地跑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晚上,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一遍遍重复着宏的话,他又爬起来,拿出了“海之泪”,在月光下,“海之泪”闪着柔美的光芒,在光芒中他又似乎看到了秋名纯洁的笑脸……
    同样难以入睡的还有秋名……(9月26日 周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0: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着手写第十四章,目前已达九万五千多字。

不过接下来学习会很忙,恐怕要到暑假才会继续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10.在海边
    这个周末,祺在整日的打工中度过。一个人在家确实很无聊,秋名的礼物的寓意让他纠结了许久,正巧老板打电话来说有两个员工请假,店里缺人手,让他过去帮忙。这样也好,通过工作发泄一下,也能暂时把这个结搁置在一边,不仅能防止得“抑郁症”,还能挣更多的生活费。顺带提一下,“绿一色”的加班费可是不菲哦!(9月27~28日)
    周日下午,度过了早上和中午的高峰期,顾客渐渐减少了,祺总算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了,他早已是满头大汗。由于两个员工请假,这天店里只有三个人负责销售,恰逢周末,又是早上和中午这两个时段,三个人忙得不可开交,祺真恨不得再生出一只手来,于是人为什么只有两只手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在他脑海里游荡了大半天。
    正当他坐在销售台休息时,手机响了,祺拿起手机一看,是秋名。
    “喂。”祺接了电话。
    “祺!那个……”秋名顿了顿问,“你在哪里呀?”
    “我在‘绿一色’,正在打工。”祺平淡地回答道。
    “噢。”说完,秋名就挂了电话。
    祺看着手机,忽然觉得思绪有点乱,一时搞不明白秋名为什么打电话来问他在哪儿。
    然而不一会儿,秋名就出现在了“绿一色”门口,她小心翼翼地朝里面张望,却没发现祺的身影,忽然有些失落,也许他刚刚下班也说不定。
    “你好,想要点什么吗?”看见秋名,一个店员迎了出来。
    秋名的眼神依旧在店里面徘徊。
    “找谁吗?”店员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
    “请问……祺在吗?”秋名轻轻地问,像是害怕惊动了什么。
    听完,店员回头朝店里面喊了一声:“祺,有个女孩找你!”语气显得有些兴奋。说完,祺就像凭空出现似的从销售台冒出头来。
    “秋名!?”祺一见到秋名,连忙站起来,露出满脸的惊讶,“你的腿伤了,不要到处乱跑呀!”
    “没关系的,我现在可以走的。”秋名微笑着说,觉得心里甜甜的。还以为和祺交错过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名慢慢走进店里,祺示意秋名坐下。此时店里空无一人,秋名便就近坐在了门口靠近销售台的座位。祺拿着菜单来到桌边,问秋名想要点什么。秋名抬头看了看祺,“绿一色”的工作服还真是一贯的绿呢!胸前还印着“GREEN”的字样。给人以一种清新自然地感觉。
    “一杯草莓味的奶茶。”秋名说,她其实并不想要点什么,她只想来看看。
    “明白了,请稍等。”祺习惯性地说着,然后转身进了其中一间厨房,很快就传来了榨汁机的声音。秋名一个人呆呆地坐着,感到莫名的紧张,刚才那个店员正坐在销售台里玩手机,时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眼秋名,然后又回头瞧了瞧厨房,微微一笑,接着继续玩弄手机。
    不一会儿,祺端着一杯奶茶出来了,他把奶茶郑重地放在秋名面前,说道:“请慢用。”说完,他便面带微笑,笔挺地站在一边。
    还未等秋名为祺的动作而笑,销售台里“噗”地笑出了声,“得了吧,祺,在女朋友面前装什么认真啊!哈哈哈……”
    祺不禁涨红了脸,他的把戏被戳穿了。而秋名也红着脸,虽然不止一次地听到“女朋友”这个词,她还是感觉血液不断地往脸上流……
    祺没有理睬那个店员,恢复了平常的表情,在秋名对面坐了下来,随即,销售台里的笑声也停了下来。
    祺笑着说:“尝尝看。”
    秋名喝了一口,果然,曾经在自己家祺为她做的奶茶也是这种味道,只是这杯多了草莓味。
    秋名幸福地笑了,说道:“这是你做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祺好奇地问。
    秋名早就记住了这味道,但她不会说,毕竟还有一双耳朵在销售台里呢。于是她回答道:“一般的奶茶不会用鲜榨的果汁的吧。”
    “呵呵,厉害,我们都是用蔬果打成的调味粉的,”祺说着,然后又补充道,“当然调味粉是自己做的,就是营养流失了。”
    “特殊的客人当然要认真招待啦!”销售台里的声音说道。
    “你少说几句吧!”祺没好气地说,脸上泛着微红。
    “唔!”那人赶忙闭嘴,假惺惺地进了工作间,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俩了。
    祺用手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秋名,看得秋名都不知道把目光放那儿好了。
    “等会儿有空,一起出去走走吧,”祺平静地说,“晚上还有个销售的小高峰,我还要回到这儿了,在那之前,我会……”说到这儿,祺感觉不对头了,赶紧把话咽了回去。再看看秋名,她的脸好像秋末的苹果一般,通红通红。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打扰了!”一位女士走进来说。
    总算有人来解围了,祺急忙跳起来,他实在受不了那种让人不知所措的氛围,于是他说道:“欢迎,请问要点什么?”
    “一碗牛肉拉面,打包。”女士说道。
    祺说了一句“请稍等”后,飞快地跑进厨房,喊道:“一碗牛肉拉面,打包!”
    不久,祺拎着袋子小跑着出来,一手将袋子递给那个女士,一手接过钱,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欢迎再来!”那女士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
    秋名痴痴地望着祺卖力工作的样子,心微微地颤了一下。
“这小子总是这么认真。”有人在背后说道,是那个店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将近四点,祺对秋名打了招呼,回到工作间,脱掉工作服,准备离开。
    “要去陪女朋友吗?”店长在门口微笑着说。
    “我会马上回来的。”祺连忙郑重地说,他心里知道,即使说秋名只是青梅竹马,别人也不会相信了。而令人害羞的是,他心里还有点渴望别人这么说。
    “没关系,小伙子,去吧 ,别让女孩子等太久哦!”店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来到外面,祺即刻感到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因为店里空旷的大厅给人以无形的压迫。
    祺问秋名:“秋名想去哪儿呢?”
    秋名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反正祺在身边,去哪儿都无所谓。
    “唔……”祺想着,忽然想起来,说道,“去海边吧,乘电车到峰之滨也只要二十几分钟。现在的夕阳一定很美吧!”
    “嗯!”秋名高兴地点了点头。
    现在乘车的人很少,等到了澄空(千羽谷西面12分钟的车程),车上就只剩下祺和秋名了。峰之滨在樱峰,从千羽谷乘电车往西大约30分钟就到了。那是这一带有名的海滨,到了夏天有很多人来这儿游泳、晒日光浴。但入秋之后,峰之滨管理局就不再营业,人们也不会去游玩了。
    由于劳累了一天,祺两眼皮直打架,还没到的射(千羽谷西面6分钟的车程),祺就靠在座椅上睡着了。一开始因为车上有些人,秋名一直显得很拘谨,两眼直勾勾的瞧着脚尖,并未注意到祺已经憨憨入睡。过了澄空,车颠簸了几下,沉睡的祺身子一歪,倒在了秋名肩上,由于睡得太熟,祺竟毫无察觉。秋名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发现祺的额头就在她的脸颊旁,这才发现祺已经不知睡了多久了。秋名一惊,脸“唰”地红了,她迅速回过头,望着窗外,尽力不去想,然而她所有感知都已经集中到了肩上……
    “祺,祺!醒醒……”祺隐约听到秋名的呼唤声。
    “恩……”祺含糊地应答着。
    “祺!祺!快下车了!”秋名的声音变响了。
    祺微微睁开拼命想合拢的眼睛,只见眼角处隐约是一个熟悉的肩膀,还有熟悉的香味,他的头似乎靠着什么……祺突然触电般“嗖”地跳了起来,只见秋名红彤彤的脸,瞬间他的脸就烧了起来,大脑一片混乱。
    “对不起!”祺急忙道歉。
    “没关系的,祺看起来很累……没关系的。”秋名很不自然地摆着手说。
    直到下车,秋名的脸依旧是红润红润的。
    来到海边,一眼望去,天边的晚霞的光芒一直延伸到这边,染红了整个沙滩。海风吹来,带着些许湿气,有咸咸的味道。耳边不断响起海浪击打沙滩的声音,不时有几声海鸥的鸣叫伴奏,带走了心里的烦恼和忧虑,使心一下子开阔了。
    秋名急忙拿出相机,轻轻地“咔嚓”声隐没在了浪花的合唱声中……
    祺展开双臂,抬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让海的气息冲去内心的烦躁,使全身放松下来。他喜欢这种味道,这是爸爸妈妈的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祺回过头,却见秋名竟然眼含热泪,轻轻抚摸着相机。
    “啊,秋名!怎么了?为什么哭啊?”祺吓了一跳,急忙问。
    秋名摇了摇头,说:“忽然就感动起来了,不好意思。”
    祺明白似的点了点头,转向远方橘红色的云,静静地凝视着。秋名转头盯着祺的侧脸,紧紧地、紧紧地望了许久,忽然两滴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9月28日 周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11.一封信
    周一早晨,祺正准备去学校,手里握着秋名的礼物犹豫不决,到底是带着还是放在家里?被同学看见了会被嘲笑的吧?但又希望秋名能看到……真是让人烦躁啊!想了很久,祺终于把挂饰放进了口袋里,反正放着也没用,还不如带在身上。当把“海之泪”放进口袋的那一刻,祺感到心忽然静了下来。
    来到学校,祺走进教室,像往常一样朝座位走去。但是当他与秋名眼神交汇的那一刻,秋名迅速躲开了祺的眼神,脸上泛起了微微红润,弄得祺一头雾水,但他并没有询问。然而坐到座位上的瞬间,祺脑海中闪过前几天哥哥说的话,他仿佛猛然惊醒一般,难、难道被哥哥猜到了!祺感到脸一阵阵地发烫,连忙装作没事发生似的。
    下课后,秋名转过头来,羞涩地问:“那个……礼物看了吗?”
    “嗯?啊……恩。”心跳开始加快,连嘴巴都不听使唤了。
    “觉得怎么样?还好吧?”秋名充满期待地说。
    “呃……很漂亮。”祺挠着头回答道。
    “是嘛,”秋名低下头,似乎在自言自语一般,“还以为太女孩子气了,担心祺会不喜欢呢。不过听了祺的话就放心了,太好了!”说完,秋名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微笑。
    “啊?你要说的就这些吗?”祺满肚子的问号,大脑似乎脱离了现实一般,和秋名的话根本对不上号。
    “咦?我还应该说什么呢?”秋名恢复了平常的语气和表情。
    “啊,不是,”祺这才发现他产生了误解,被宏误导了一番后,他已经无法以正常的思维来思考问题了。但是这个弯他还没有转过来,竟然又问,“秋名,你送我这个挂饰有什么……内在的涵义吗?”
    秋名认真思索了一番,说道:“有的,我希望这‘海之泪’能承载你的痛苦和悲伤,帮助你走出内心的阴影。”
    “啊,是嘛……”祺微微有点失落,但又感到很欣慰、很温暖,他说道:“谢谢你。”
    我真是的,到底在期望什么呀,笨蛋!祺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同时又责怪宏随便猜测,搞得他现在满脑袋的乱麻,一片混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午,祺在教室里呆了很久,却发现秋名从刚才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他向棠询问:
    “秋名呢?上哪儿去了?”
    “噢!还挺关心她的嘛,人不在眼前一会儿就急成这样。”棠开着玩笑说。
    “谁着急了,不就问一下嘛,至于夸大成这样吗!”祺抱怨道,然后又说,“你还没回答我呢。”
    “咳,好像去了屋顶了。”棠回答道。
    “去屋顶干什么?伤口还没愈合吧。”说着,祺就情不自禁地往屋顶走去。
    来到屋顶,果然秋名在这儿,她坐在石阶上,正看着手里的一张纸,满脸通红,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
    祺走了过去,正要开口,棠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噢~这是什么?”棠一把拿过秋名手中的纸。
    “啊!棠!”秋名慌忙抬起头,当她看到祺时,显得更加慌乱和焦虑了,她喃喃道,“祺……”
    “让我看看上面写着什么……啊!”棠瞪大了眼睛,读着,“今天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池下流南!”读到这个名字时,棠加大了语调,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
    祺也吓了一跳,他早就听说了池下流南,C班的学校篮球队的主力,人也相当帅气,不止一次听谷平提起过他,在全校人气很高啊!他怎么会对秋名……
    看着秋名害羞、紧张的样子,祺心里很不是滋味,到底是开心,还是担忧,还是难过?只是感觉心一阵阵地疼痛,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于是他狠狠咽了一口。
    “难以置信啊!不过也不奇怪,毕竟秋名这么好看。”棠羡慕地感叹道。
    秋名眼神游离,不敢正视祺,一味地埋着头。祺也陷入了沉默,他抬起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却感到有一种未曾有过疼痛在他身体里漫延。
    棠望了望祺,回过头问秋名:“秋名,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秋名踌躇着摇了摇头,然后抬头望着祺,似乎在寻求帮助。
    “你倒是说句话呀!”棠朝祺喊道。
    祺犹豫了很久,然后低头注视着秋名,说:“还是去吧。”
    秋名倒吸了口气,惊讶地看着祺,她无法相信祺说的话,祺对她来说那么重要,可是祺却并不在意她,就这样让她去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能有人喜欢秋名不是一件好事吗,况且池下又那么优秀,说不定……”祺哽咽了,他竟然说出了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把尖刀,狠狠地扎进了自己的心和秋名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心、失望、无助一齐涌上心头,眼泪倾泻而下,秋名掩面痛哭着,不顾腿上的伤痛,冲下了楼道,滴在地上的泪珠犹如她心中的裂痕,不断向前延伸。
    “你在干什么!你应该让秋名不要去的呀!你快去追她呀!”棠愤怒地大声喊着,朝秋名追去。
    祺却没有动身,呆呆地立在那儿。他感到心如刀绞一般,脸完全扭曲了,泪水逐渐模糊了他的视野。直到现在,疼痛才使他幡然醒悟,秋名对他而言……一定不只是青梅竹马!
    祺在屋顶上待了很久,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天边的云彩,秋名的哭声回响在他的耳畔,久久不散……
   
    祺阴沉着脸回到教室,发现秋名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低头看着桌面,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棠向他投来憎恨的目光。祺经过秋名身边时,两人都一语未发,甚至连眼神也没有一瞬的交汇。
    秋名现在一定很恨自己,祺莫名地感到这份友情即将逝去,回忆也无法再延续下去了,他多次伤害秋名,这次必然是最深的。他无法再面对秋名,也不敢再面对秋名,从重拾记忆到现在也不过一周,短短的一周。也许将来不要说是青梅竹马,恐怕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秋名对他的感情,祺也不是没有感觉到。但他还是那么笨拙,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秋名能和足够优秀的男孩在一起,一定会幸福快乐的。
    可是他忽略了秋名的感受,他不够了解女孩子的心理,他以为给予秋名关怀和爱护就足够了,他以为自己为秋名考虑了很多,然而实际上他从未考虑过秋名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学后,祺不打任何招呼就早早地独自一人推着自行车缓缓往家走去,夕阳慢慢拖长了他的影子。
    祺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刚出校门时,棠、谷平、一真还有雪纪的话。
    “祺,你知不知道,秋名已经答应了!”棠愤愤地说。
    “祺,你为什么不阻止秋名,你还算不算男人了!”谷平接着喊道。
    一真又质问道:“一条难道对你一点也不重要吗?”
    “秋名一定很伤心的。”雪纪也说道。
    “你太差劲了!太不负责任了!”棠扯着嗓子喊道。
    是的,大家都能够猜到,秋名喜欢祺,很喜欢!祺又何尝不知呢?但是他太畏缩,一直在欺骗自己,不敢正视秋名的感情,更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秋名……
    不论大家怎么责怪,祺仍头也不回朝前走去。摸着口袋里的“海之泪”,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阻止秋名,后悔自己太过懦弱,后悔自己不会去真正体味一份真挚的感情。祺慢慢低下头,这时泪水才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永无止尽地倾泻而下,祺停下脚步,伏在自行车扶手上不住地抽泣着。而在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只有秋名美丽的笑脸……
   
    而此时,秋名正一个人低着头默默地向校门口走去,远远地她看见一个高高的身影,眼前却忽然闪过祺的身影,祺曾经就这么等过她。
    那身影发现了秋名,就迎了上来。
    “一条,你来啦!”语气格外的兴奋和紧张。
    秋名没有回应,一种沉闷的气息在周围漫延。池下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但为了让气氛稍稍缓和一些,他仍保持着爽朗的笑脸。
    “一起走走吧。”他说。
    “恩……”秋名轻声应答了。
    于是两人缓缓地步行通往千羽谷公园的大路旁。
    尽管池下察觉到了秋名低落的情绪,但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他说道:
“呃……其实我从来都不讨厌一条,虽然时常听到别人贬低的话语。其实……恩……我从高二年级就开始注意到一条了。以前,总是看到你冷漠的面孔,所以害怕向你表白。不过,最近时常能看到你微笑的样子,所以在想……你是不是变了,不再冷漠了。所、所以,才给你写了那封信。一条在摄影方面很有天赋,我很喜欢你拍的照片,所有的!我想,每件事都有好的和坏的一面,所以不必拘泥于那些缺点,天无绝人之路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着,池下看了看秋名,她依然盯着地面,不过看起来脸色好多了,于是他继续说,
    “你知道吗,几乎每一个男生,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孩好漂亮啊!……呵呵,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你拍照的身影,一个人呆在树下的身影,甚至是忧虑时的身影,都是那么让人难忘……”池下说完,就没再说话,只感觉心跳越来越快,千羽谷公园就要到了。
    秋名一语未发地走着,是谁让我微笑?是谁帮我摆脱困境?是谁让我走上了摄影的道路?一起拍照,一起在树下吃饭,一起在教室里学习!每一件事都有祺的身影,每一个地方都有祺踏过的痕迹,每一个记忆都是祺和自己共同创造的!祺就像是一棵松树,深深地扎根在秋名的心里……
    周围的景物渐渐进入她的视野,这是一条再熟悉不过的道路了。小时候,祺时常拉着她的手来到这里,而如今,每次祺送她回家,都会经过这条道路,远远望去就是千羽谷公园。
    记忆驱使秋名向前走去。两个手牵着手,欢快地奔跑的身影在眼前若隐若现。
    在公园门口,就是在这里,祺对她说要一直在一起,一起玩,一起学摄影,一起长大。尽管是稚气的话语,却深深印刻在秋名的心上。祺说过他是来兑现承诺的,如果这也算的话。他能够兑现吗?即使不能也没关系,“一直在一起”终归是个分量很重的词眼。秋名不奢求什么,只希望能听到他再对她说那句话……
    两人都没有停,来到了公园的草坪边,池下停住脚,转身面对着秋名。他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他轻轻做着深呼吸,然后郑重地说道:“一条……我、喜欢你,虽然有些突然,呃……但……如果可以的话,请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吧!”
    听到了这样的话,秋名回过神来,脸上泛起了微红,但心里没有一丝幸福感。她抬头瞧了一眼池下,然而她瞬间愣住了,在池下背后,隔了一条道路,是、是那片熟悉的树丛!秋名随即转过身,正是这片草丛,这个她和祺一起见证了萤火虫之舞的地方!
    昔日的一切又历历在目,在那个天空只有几颗星星点缀的夜晚,秋名仿佛又看到无数的萤火虫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舞。但是秋名又发现,祺不在她身边,他就这样离开了,仿佛躲避一个讨厌的人一般,让她去接受另一个人的约会。
    秋名迷惘了,他对自己是怎样的感觉?难道祺真的只把她当做自己的青梅竹马吗?这根连接两人心灵的细线已经无法再拉近彼此了吗?
    她多么想和祺再来看一次萤火虫,一起看着那小小的萤火虫在手心里扇动着翅膀,发出细微却美丽的光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了?”池下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要看萤火虫吗?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吧。”
    “是啊……”秋名呢喃道,已经没有了吧,就像那美好的回忆,就像祺的身影……
    秋名陷入了沉默,不知为何,祺对她说了那么伤人的话,可是她却从没有怪他。她知道,还有许多事没有确定,她想再见一次祺,不管怎样,她就是想再看到祺的面庞。
    在她心里,只有祺。
    于是秋名抬起头平静地说:“池下同学,很高兴你能喜欢我,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对不起’,我想,还有比我更适合池下同学的女生。”
    池下并没有表示多少失望,反倒是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过,毕竟和一条同学只是一面之交罢了。不过我能听听你拒绝我的理由吗?”
    秋名沉默了一会儿,正想说,池下却先开口了,“是因为他吗,露原?”
    秋名点了点头,听到祺的名字时,有一丝欣喜,又有些失落。
    “是嘛,其实我早该发现了,”池下苦笑着说,“那么祝你们幸福,对不起,我告辞了。”说完他就转身落寞地走了。
    祝我们幸福?我们……会幸福吗?
    秋名回头望着那片草地,忽然感觉鼻子很酸很酸,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9月29日 周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19 08:19 , Processed in 0.11497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