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露原祺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秋之回忆——贝壳铭记的誓约》(作者:露原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4-4 02: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祺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病房的光线显得有点暗,似乎太阳还没有升起。祺微微动了动左手,这才发现秋名不见了,他急忙抬头环顾病房,仍旧没有找到秋名。最后看到的反倒是站在窗边的宏。
    “哥?”祺叫了一声。
    听到祺的声音,宏随即转过身,手里还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咖啡杯。
    “噢,醒了?”宏略带惊奇的表情说。
    “秋名呢?”祺紧接着问。
    宏听了,从容不迫地喝了一口咖啡,不紧不慢地回答道:“秋名去医院的餐厅给你热饭菜了。”
    “现在还很早吧,秋名都没怎么睡呢。”祺看着窗外,有些忧虑地说。
    “嗯?别看天色这么暗,其实已经不早了,都快11点了呀。”宏一脸无语地说道。
    “啊?那你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祺又问。
    “呃……大概半个小时前吧。”宏抬了抬手中的子。  
     祺随即急忙问:“秋名呢?秋名醒了吗?”
    宏不禁笑了,说:“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我来的时候秋名还睡着,我也没叫她,毕竟昨晚一晚没睡。过了一会儿,她自己醒了,然后就去热饭菜了……恩,这杯咖啡也是她泡的。真是个懂事的女孩子。”
    “是嘛。”祺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些。
    “有这样的女朋友,可要好好珍惜呀!”宏说着伸手掐了一下祺。
    “疼疼。”祺不禁叫道,宏似乎故意掐了他淤青的地方。
    “不过你也挺有男人气概的,虽然傻了点。”宏半开着玩笑说。
    “是吗?我终归还是没能好好保护她吧。”祺低着头自言自语着。
   “不,你做到了,所以我感觉挺高兴的,至少你终于长大了。”宏突然语重心长地说。
    祺微微笑了,“怎么听上去感觉你是我的长辈似的。”
    “我不是你哥吗,就是你的长辈呀!”宏理所当然地说。
    “兄弟可是平辈啊!”祺笑得很灿烂。
    “可我比你多了七年的阅历呢!”宏做了个七的手势,强调着。
    祺咧着嘴笑了,若是平时,祺早就和宏争起来了,可是现在他还是感觉有些疲乏,于是他继续问:“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恩,请假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让人放心得下?”宏说道。
    “我其实已经没事了。”祺带着尴尬的笑容说。
    “你每次不都这么说吗?可是每次都让人操碎了心!”   
    宏提高音调说,“而且不能总是让秋名一个人照顾你吧。”
    听到这儿,祺忽然沉默了,然后他开口道:“哥,跟我说说昨晚的事吧。”
    “这……”宏却犹豫了,他知道祺想让他讲什么,他担心祺会为此太过自责。
    “哥!跟我讲讲秋名为我做了多少!”祺恳求道。
    “呃,这个……”宏依旧犹豫不决。
    “说吧!如果秋名回来了,一定不会让你告诉我的!”祺再次催促道。
    “可是你们在交往吧,互相照顾是理所应当的,秋名为你做这些也是心甘情愿的,你不必太在意的,不要抱着回报的心态啊!”宏抬高音调争辩道,想要说服祺。
    “我不是想着报答什么的。我只是想为秋名做更多,我不想给秋名留太多的悲伤的回忆,”祺压低声音,“她已经承受太多的痛苦了。”
    “不是的,我觉得只要在你身边,她就很幸福了。”宏争辩着。
    “可是我总是让她担心不是吗?”祺反问道,他的眼中充满了愧疚,接着他又提高了语调,“我想成为她的依靠,我想给她更多的幸福!”
    宏被祺的话怔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叹着气轻声说道:“你们俩还真是像呢。”
    而就在这时,门缓缓打开了,秋名低着头端着热腾腾的饭菜,静静地走了进来。然而祺忽然发现在长发的阴影中,秋名的脸颊却淌满了泪水。
    两人都惊呆了,愣愣地看着秋名。
    秋名没有说话,慢慢走到床边,然后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一滴豆大的泪珠忽然掉落下来,在秋名的衣服上化成了一个大大的印记。
    祺抬头看着秋名,低声喃喃道:“秋名……”
    “不要说,祺!”秋名抬起头,含着泪水哽咽着说,“不要这么说……我能在祺的身边就足够了,就很幸福了。”
    “可是,秋名为我做得太多了……”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轻声说。
    “祺不也是吗?”秋名的声音在颤抖,“祺不要总是想着要让我多么幸福,不要总是想着为我付出多少。我,喜欢祺,想和祺在一起,互相照顾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我们是情侣啊,就应该一起面对困难,一起享受幸福……我不要祺总是觉得欠了我什么!”
    祺听了秋名的话,愣愣地望着她,眼中似乎有光芒在闪烁。他忽然就明白过来,他以为自己为秋名考虑得够多了,事实上,他的想法还是一厢情愿,他并没有设身处地地为秋名想过。
     秋名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弯腰紧紧握住了祺的手。祺稍稍一顿,然后微微笑了,他同样也紧紧回握秋名。
     祺凝视秋名,说:“恩,我知道了,我果然还是一味的自以为是。”
    “不是祺自以为是,”秋名摇了摇头,“是祺为我考虑得太多了,却为自己想得太少了。”
    “是嘛,对不起,”祺更用力地握着秋名的手,静静地望着秋名,“一直……要在一起。”
    “恩!”秋名用力点了下头,然后上前一把抱住了祺,她的脸紧贴着祺的胸口,幸福地笑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再一次淌了下来。
    宏在一旁看着俩人,欣慰地笑了,说道:“祺,爱情是彼此的,不是一个人付出足够多就足以维持的。这点我想秋名比你了解得更早。”
    “不是的,”秋名直起身,略带难为情地说,“事实上,我也总是会想,祺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是不是也应该为祺做更多,心里也总是过不去,总觉得自己欠祺的太多了。不过,每次祺都会比我先说出这种想法,结果变成我劝解祺,为祺开导了。不过呢,劝过之后,我自己的问题竟然也迎刃而解了。有时候回想起来,其实自己就知道原因,可在当时就是会钻牛角尖。”
    “哈哈,都说你们两真的很般配啦!连性格都那么像。”宏不禁笑了起来。
    “咦!”红晕一下就爬上了秋名的脸,“怎么会呢……”
    看着秋名的样子,祺反倒笑得很平静,也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祺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情绪波动。
    宏立即察觉到了祺的状态,赶忙问:“怎么了,身体还难受吗?”
    被宏这么一问,秋名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她慌忙握住祺的手,焦急地问:“祺,还好吧?还不舒服吗?难受就说出来吧!”
    “没事的,”祺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只是感觉还有些虚弱。”
    “什么?怎么会?以前你不是很快就恢复了吗?”宏不安地问着。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身子很疲乏。”祺回答。
    “要不要休息一下?”秋名关切地问。
    祺摇了下头,说:“不了,虽然感觉很累,但是不想睡。”
    说完,祺又转头望着窗外阴暗的天空,自言自语着:“我想出去走走。”
    宏想了想说:“这样也好,出去透透气。不过,看样子要下雨了。”宏说着回头看着窗外。
    “没关系的,我这儿有伞,我也觉得一起出去散步挺好的。”秋名精气十足地说。
    “恩……好吧,不过可千万不要淋湿了,感冒了就不好了。”宏对着俩人嘱咐道。
    “恩,”秋名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热过的便当说,“祺,饿吗?这是小樱给你做的。”
    “诶?小樱!?”祺不禁瞪大了眼。
    “早上小樱上学前带过来的,”秋名捧着便当,微微叹着气说,“估计小樱昨晚都没怎么睡,做这个肯定花了很多时间。看她眼睛红红的,让人有点担心啊。”
     “是嘛,”祺接过便当,情不自禁带着幸福微微笑了,“这个家伙,真是的。”
    祺打开盖子,一股馨香瞬间扑鼻而来。
    “啊——好香啊!”秋名不禁感叹道。
    祺转头对秋名说:“秋名也还没吃饭吧。”
    “呃,恩,但是小樱的便当是给祺的呀。”秋名犹豫着说。
     祺抬起便当,左右看了看,说道:“很大的一份呢,肯定不是做给我一个人吃的吧。”
    “唔,好像是耶。”秋名也看了看便当,喃喃道。
    祺又问宏:“哥,你饿吗?”
    “嗯嗯……”宏急忙摆着手说,“我刚吃过,不饿。”
    “哦,”祺又朝袋子看了一眼,说着,“还有碗吗?”
    秋名也顺着祺的视线,看了看布袋,紧接着秋名带着惊愕的表情,举起手里的筷子,看着祺说道:“而且……只有一双筷子!”
    “啊!”祺惊叫道,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她是故意的吧!”
    “那就两个人用一双筷子呗。”宏在一旁出起了馊主意。
     秋名的脸“嘭”的一下又红了。
    “你在说什么呢!”祺冲宏叫道,他的脸也红透了。幸好病房里没有其他病人,不然真的实在太尴尬了。
    “咳咳,要么只有一个人吃,要么两个人都不吃,要么同用一双筷,自己决定吧,”宏带着一丝不正经的笑容说着,然后他把双手枕在脑后,朝门外走去,同时又说,“我去办出院手续,办完我就回去了,有事call我啊。”宏说完,便逃似的急急忙忙离开了病房。
    “唔……”等宏出了病房,秋名带着哭腔说,“祺一定要吃一点的,毕竟是小樱辛辛苦苦做的,但是用一双筷也太难为情了,如果让祺一个人吃的话……”秋名把目光转向祺。
    “不行啊,秋名也要吃一点呀!”祺紧接着秋名的话。
    “欸——怎么办啊~”秋名埋怨道。
    “不如我用手把。”祺举起他还绑着绷带的右手。
    “不行,不行的!”秋名用力甩着头说,“不卫生的!”
     “好纠结啊。”祺放下手,低声呢喃。
     一旁的秋名没有说话,脸却依旧红扑扑的。她微抿着嘴,手指不停地抠着筷子,还时不时地偷偷瞅一眼祺。
    秋名羞涩的表情自然逃不过祺的眼睛,祺见状,后脑勺不禁渗出了汗水。
    不会吧……祺心里想着。
    “那,只能用同一双筷了。”祺试探着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秋名轻声应道,脸却更红了,如同被热水烫了一般。
     秋名可爱的表情让祺不禁笑了,还真是小女生一样的心理呢……
     祺一副无奈的样子,伸手去拿秋名手里的筷子。秋名一惊,急忙闪开祺即将碰到筷子的手,说道:“我来吧,祺的手受伤了。”
    于是,祺放下手,等待着秋名。秋名慢慢拿好筷子,从便当里夹了一个紫菜卷,左手在下面护着,就好像以前一样送到了祺的嘴边,只是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也没有说什么比如“啊”之类的话。
     祺倒是很自然地张开嘴小心地咬住了紫菜卷,但是他尽量不让嘴巴碰到筷子。
     待祺吃下紫菜卷,秋名便自己夹了一个紫菜卷,想自己吃。但是当她抬起手时,祺忽然看到她的手明显在颤抖。
看到此情此景,祺“噗”地哈哈笑了起来。
     秋名一怔,紫菜卷随即也掉回了便当中。
     “不要笑啦!人家真的很紧张啊,毕竟还没有那个……”秋名气愤地嘟囔着,接着又紧闭着眼疙疙瘩瘩地说,“感觉像是间、间接、接、接吻一样……很难、难为情的!”
     “啊哈哈哈……”祺却笑得更起劲了。
     “不要笑了!”秋名的脸越来越红了,她气愤地别过头,鼓起腮帮赌气道,“祺,最差劲了!”
     “哈哈哈,”祺依然笑着,然后,他忍着笑意,看着秋名绯红的脸颊,说,“对不起,因为秋名紧张害羞的样子很可爱啊。”
     秋名连耳朵也红得很明显,她没有回头,眼角的余光却落到了祺的脸上,她拈着自己腰带垂下的细棉绳说,“怎么会呢,祺不要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啊,”祺微笑着说,“事实上,我一开始也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到是秋名你,也就不怎么难为情了,虽然看着你夹蛋卷时,心还是跳得很厉害。”
     听了祺的话,秋名回过头,盯着祺的眼睛说:“因为是我,所以……也没关系吗?”
    “恩,不管怎么说,秋名也是我的女朋友啊,看到秋名可爱的样子我也很开心呀。”祺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是嘛,是不是我没有向祺敞开心扉啊?”秋名低声喃喃道,“是不是我没有真的把祺当成自己的男朋友啊?”脸上却露出了自责的神情。
    “不是的,不是的,”祺急忙摆着手说,“因为秋名本来就很腼腆,害羞也不是你的错呀。”
    “但是和祺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还是这个样子,感觉总是和祺保持着一段距离一样。”秋名低下头,声音愈发轻微了。
    “都说不要这么想了。秋名只要保持原来的样子就行了,没必要勉强自己的。”面对秋名钻牛角尖似的想法,祺感到很无奈。
    “这样的我,祺喜欢吗?”秋名埋着头,问了句让祺感到很莫名其妙的话。
    “当然啦!”祺不禁着急地大声道,“不管秋名是怎么样,都是我最喜欢的秋名了!秋名不要乱想啦!”
     听了祺的话,秋名突然抬起头,满脸幸福地笑着说:“恩!我也最喜欢祺了!”刚才消沉的样子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咦?”祺一愣,随即脸上的红润一路蔓延到了耳根,“这种玩笑一点也不有趣!”
     “呵呵呵,”见到祺窘迫的样子,秋名却笑了起来,“突然也想看看祺害羞的样子,所以忍不住这么说了。对不起。”
     “是嘛,那就好,吓了我一跳。还以为秋名你又要自怨自艾了。”祺轻轻吐了口气,脸上的红润也迅速消退了,似乎是因为身体的疲乏,祺依然提不起精神,也没有接着开玩笑的意欲。
    “当然啦,我其实也是很开朗的,”秋名故作骄傲地说,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了气氛的变化,她慢慢垂下肩,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轻轻握住祺的手,关切地望着祺,问,“祺,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对不起,秋名这么好的心情都让我影响了。”祺低下头望着秋名的手说。
     “没关系的,秋名我也只是想让祺开心一点。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分担一点祺的痛苦吧。”秋名的手稍稍用了用力。
     祺同样也用力回握了秋名,他抬头望了秋名一眼,然后转头望向窗外,自言自语道:“只是总感觉心里有个结,有些难受。”
     “是嘛,我知道了。”秋名的手松开了,她很明白祺心里的那个结,但是她也清楚自己对此无能为力。就像她同样无法面对过去的那些照片和记忆一样,祺依然难以接受父母双亡这个现实。
     “那么,吃完饭,我们一起出去散步吧。”秋名精神满满地说,也许这就是她唯一能做的。
     “恩。”祺回头看着秋名,点了点头。
      于是,秋名再次夹起了蛋卷,送到祺的嘴边,并且说道:“啊——唔。”
       祺愣愣地看了看秋名,秋名水润的眼睛微微闪着光,仿佛月下静谧的水面一般美丽。
       “啊——唔。”秋名再次重复道。
       祺急忙咬住蛋卷,送进嘴里,当然尽量不碰到筷子。
      看着祺吃下蛋卷,秋名幸福地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 00: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灵感不是很好,一直在不断地看前面的故事寻找感觉,总之又一次处在瓶颈之中了,有点郁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23 23: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吃饱了,然而月樱的便当里还剩了不少。秋名盯着便当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盖上盖子,装进了袋子里,她心里很清楚,祺吃的很少,然而他却一直都在说“我已经饱了”什么的,然后只是静静地看着秋名吃。
            祺一定还有心事。秋名想着。
          这个时侯,祺已经下了床,他来到秋名身边,伸手接过了秋名手里的布袋,说道:“那么,一起出去散散步吧。”
            秋名看了看祺透着认真的眼睛,又看了看窗外,天空变得更加阴沉了,玻璃窗偶尔打上几滴雨水,看似已经在下雨了。
           秋名又看了祺一眼,祺依旧一副认真的样子。
            “虽然外面在下雨,但我还是想和秋名一起走走。”祺忽然开口说道。
            秋名微微张了张嘴,然后点了点头,说:“恩,好的。”
          于是,祺把布袋挎在肩上,又拿过秋名刚拿出来的雨伞,说着:“雨伞也让我拿吧。”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等等!”秋名赶忙叫住祺。
          祺应声转过身,紧接着,秋名上前一步,脸微红着温和地说:“领带还没系好呢。”一边说着,她一边挨着祺帮他打好制服的领带。
         “谢谢。”祺微微笑了,说道。
          秋名抬起头望着祺的脸,也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两人来到医院门口,细丝一般的雨如同网一般密密麻麻的布满天空,地上已经积满了雨水。绵绵的秋雨虽不是很大,却透着一丝寒意。
        雨打在树叶上发出哒哒的声响,充斥着周围的空气,如同一堵隔音墙,阻挡了周围所有的声音,两人仿佛置身于一个狭小的空间。
       祺望了望四周,缓缓撑开雨伞,然后回头看了看秋名,平淡地说道:“走吧。”
        秋名点了点头,来到祺身旁。两人一起迈开步伐,走进绵绵的秋雨中。
       雨啪啪地打在粉色的雨伞上,周围一片宁静,只有两人踩过雨水的脚步声反复地回响。秋名抬起头望了望祺,而祺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神色凝重。秋名低下头忧虑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又再次看了看祺,这时,她才忽然察觉到祺的左肩完全露在雨中,已经落满了大大小小的雨点,雨伞明显向着她一边倾斜。
       “祺。”秋名说道。
       祺回过头,问:“恩?怎么了?”
       “伞。”秋名说着,把伞柄往祺一边轻轻推了推。
      “咦?但是……”祺正说着,秋名摇了摇头,露出了微笑,说:“谢谢。”
        说完,秋名贴近祺,伸出手挽住祺的手臂,微红着脸说道:“这样就可以了。”
       祺微微一惊,脸颊却也立即泛起了红晕,望着眼前淅淅沥沥的雨丝,祺幸福地笑了。
        彼此同一步调的脚步似乎也渐渐变得轻快了。被雨笼罩的四周一片寂静,秋名都能听到祺缓慢而有节奏的心跳声,她轻轻呼了口气,一直提着的心缓缓放下了,她把头轻轻靠在祺的肩上。
            太好了。秋名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两人沿着街道一直走着走着,祺似乎是有目的地前进着,他毫不犹豫地穿过住宅街,又走过一段路。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到,秋名望着祺的眼睛,终于知道了祺是要去恋贝滩。
        祺想去恋贝滩干什么呢?秋名望着远方渐渐清晰地海平面,想着。
        雨还在下着,一刻不停地下着,海风使劲地吹,推着海浪用力打在沙滩上。
       两人一起走下防波堤旁的石阶,在那一刻,秋名忽然响起了什么,她转过头沿着长长的防波堤望去,在雨幕中,突然两个幼小的身影出现在秋名的眼前,随即又消失在雨中。秋名愣住了,她停下脚步呆呆地望着。
       “怎么了?”发现秋名停了下来,祺也停下来问道。
        秋名一惊,急忙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两人来到沙滩上,海风呼呼地吹着,穿着单薄的衣服的秋名禁不住寒冷的海风,不禁抱住了自己的手臂。
        祺见了,解开制服的扣子,把秋名裹在了自己的衣服,祺紧紧搂着秋名,尽可能地给她取暖。
       祺的身体真的很温暖,秋名的脸紧贴着祺的胸口,轻轻地说:“谢谢。”
         祺望着远方,说道:“对不起,把你带到这个地方。”
秋名抬起头,看着祺的脸颊,摇了摇头,“这里对祺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对我来说也是。”
           说完,秋名拿出怀里的贝壳,攥在手里,然后她往前迈了一步,对着大海大声喊道:“叔叔!阿姨!对不起,祺又晕倒了,我没有好好照顾他!都是因为我,祺真的太好了,可是我还总是受到他的爱护。我是个没用的人,对不起!”说道这儿,秋名的声音有一丝的颤抖。
        “秋名……”祺望着秋名的侧脸。
         秋名接着喊着:“可是……可是……真的好喜欢他,我真的好想呆在祺的身边,从小到大都是祺在保护我……真的真的好喜欢祺,好想和他在一起……”喊着喊着,秋名的声音越来越轻,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祺上前一把抱住了秋名,他眼中同样已经充满了泪水,他用力忍住泪水,说道:“秋名,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我没有从那个记忆中走出来,对不起。”
           秋名抬起头,含着泪说:“不能怪祺,是这个伤口太深了。我一直想帮你走出那个阴影,可是我总是做不到,看着祺晕倒无能为力,看到祺那个样子,真的好难受,感觉心好像要被撕裂一般。”
         “秋名,听我说,”祺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和,他低下头凝视秋名的脸,“有秋名在身边,我觉得真的很开心,只有呆在秋名身边,我才不会想起那些悲伤的事。如果没有秋名,我的世界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秋名不要自责,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足够了。”
        秋名听了祺的话,呆呆地望着祺,眼中闪动着光芒。祺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格外柔和,深黑色的瞳孔似乎要将秋名紧紧吸住。
        祺紧紧凝视秋名的双眼,秋名似乎有一丝逃避掠过,但随即视线就与祺重合在一起。祺慢慢抬起手轻轻地搂着她的肩,她的长发轻轻滑过他的拇指,带着淡淡的特殊的香味。
        过了好久好久,好像一辈子那么久,祺的脸忽然缓缓靠近她,秋名微微一愣,然后也慢慢闭上眼睛,迎上祺。祺缓缓呼出的气息,暖暖的,散发着淡淡的薄荷味。
       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在小小的雨伞下,久违的双唇终于交叠在一起,满满的幸福抑制不住地流淌着,冲刷着空中厚重的阴云,云层一下子裂出一条缝隙,温暖的阳光透过缝隙,一下子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
       雨稍稍间歇了一会儿,又继续下了起来,海风还吹着,只是这一切都如同融化的蜂蜜一般,如此甜美,如此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22 21: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20.难以摆脱的噩梦

祺和秋名手牵着手,紧紧依着彼此,慢慢地在雨中走着。雨还在不停地下,空气中透着的一丝寒意透过衣服缓缓侵入身体。但是祺的手依旧那么温暖,牵着祺的手,秋名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她把头轻轻靠在祺的肩上,然后幸福地笑了。祺撑着伞,脸上带着微微的幸福,一扫之前的阴霾,似乎这时候,两人的心,变得更近了。
“祺,今天晚上住在我家吧。”在路上,秋名对祺说。
“我没事了。”祺笑了笑,脸色却微微一沉。
“不行!”秋名拒绝的很坚决,“祺今天一定要住在我家,而且要多住几天。”
“秋名……”祺愣住了。
秋名继续说:“我知道我有点任性,但是祺这次不能拒绝。”她的语气依旧很坚定。
“唔……好吧,”祺点了点头,“总不能老是让秋名担心吧。”说完,祺露出了笑容。秋名这么做是为他好,他心里很清楚。
“恩!”秋名用力点了下头,露出了笑容。
沿着街道,两人来到了一处草丛旁。这时,突然一声轻微的叫声从草丛里传来,隐隐约约能听出来是猫的叫声,显得有些凄凉。秋名很敏锐地感到祺的手臂微微一颤,于是她紧紧抓住了祺的胳膊。
秋名抬起头对祺说:“祺,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从草丛里传出来。”
“咦?哪里?我怎么没听到。”祺果然有意隐瞒了。
“去看看吧。”秋名轻轻拽了拽祺说。
“算了,算了,赶快回去吧。”祺显得很不情愿,把头转向了另一侧。
就在这时,草丛里再次传来了凄厉的叫声。
秋名松开了拉着祺的手,走到草丛边,探着头往草丛里张望。察觉到秋名松开了手,祺也回过头看秋名。
“啊!祺!”秋名忽然叫了起来,“是一只小猫诶。”说着,秋名弯下腰捧起草丛里的小猫。
“算了,秋名,不要去管了,回去吧。”祺依旧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但秋名并没有理会他。
看着秋名捧起小猫,祺急忙后退了几步。
秋名直起身,把小猫抱在怀里,然后转过身面对祺。
祺又后退了一点,他几乎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雨中了,但与此同时他也朝秋名怀里的小猫望了一眼。仅仅是一眼,祺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小猫。是一只白色的猫仔,背上有一块黑色的斑纹。全身湿漉漉的,躺在秋名的怀里瑟瑟发抖,时不时的发出凄厉的叫声。
秋名用怜悯的眼神望着祺,嘴里轻轻呢喃着:“祺。”祺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
秋名看了看猫仔,又看了看祺,忽然一滴泪水从祺的眼角淌了下来。
“祺!”秋名一脸惊讶地轻声唤道。
祺猛地一怔,回过神来,看了看秋名说道:“对不起,忽然想起了一些事。”
与此同时,祺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猫仔的头,说道:“好可怜啊。留在外面一点会冻死的吧。”
这个举动让秋名更加大吃一惊,原本害怕猫的祺竟然敢摸小猫,而且仅仅是一瞬间的转变,简直不可思议!
祺垂下手,依旧愣愣地望着小猫,然后转过身,他的脸上从刚才起一直浮着一片阴云,眼神也是直直的。
秋名担心地望着祺,为什么祺会突然流泪了,会这么看着这只小猫?
“祺,怎么了?”秋名再次说道。
“没,恩……回去吧。”祺勉强地笑着说道,说完他就独自往前走了起来。
秋名急忙跟上去,她望了望祺的脸,然后低头看着冻得奄奄一息的猫仔,忽然就似乎明白了什么……
两人回到了秋名的家,在屋檐底下,祺对秋名说道:“秋名,我先回去理一些衣服。”
“我和你一起去。”秋名赶忙说道。
祺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小猫,说道:“秋名不用陪我,还是好好照顾它吧,它要洗个澡,还要吃点东西,不然会冻死的。”
秋名担忧地望着祺的脸,他的脸色依然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笑容。
祺默默地看了看秋名,抿了抿嘴,然后转身撑开伞离开了。
望着祺离去的背影,秋名大声喊道:“祺!一定要回来哦!”
祺并没有回头,也许没有听见。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绵绵的细雨中。
似乎是秋名的体温给了小猫温暖,这时,小猫微微伸了伸腿,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秋名,秋名见了,急忙按响了门铃……

祺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走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抬起头,竟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日暮庄的大门口。
他走到屋檐下,收起伞,这时,躲在狗屋里的TOMOYA探出脑袋,盯着他并朝他叫了几声,似乎想说些什么。祺甩了甩水,走过去摸了摸TOMOYA的头,然后朝自己的房间走去,TOMOYA也跟着他跑到他的房间门口。
祺低头看了看TOMOYA,TOMOYA也吐着舌头望着他,然后它低下头嗅了嗅门,又摇着尾巴盯着祺。
祺有些诧异地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这才发现门只是虚掩着,钥匙转都没转,门竟然就开了。祺推开门,只见宏盘腿坐在电视机前,无聊地看着电视,不过电视的声音很轻,几乎听不见。
察觉到了门口的亮光,宏转过头,见到祺,他伸手打着招呼说:“哟,回来啦。”
“诶?你没有回家吗?”祺一边脱鞋,一边问道。
“回去后我去商场转了转,然后经过这里的时候碰巧碰到小樱,她一个人在门口等你,信又不在,所以我让她到你的家里来等了。我今天请了假,闲着也是闲着,就干脆呆在你家算了。”宏双手比划着说道。
祺走进屋里,TOMOYA低头嗅了嗅地板,没有进来,就在门口趴了下来,好奇地盯着哥俩。
“小樱呢?”祺习惯地朝厨房张望了一下,又问道。
“在里面睡觉,估计是太累了。”宏指了指祺的卧室说道。
祺又走到卧室门口,望了望,只见月樱裹着他的被子,酣酣的睡着。
宏紧接着说:“她买了不少的食材,估计是想给你做饭来着,她,很担心你。”说着,宏掏出自己的烟盒,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祺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在宏旁边坐了下来。
宏拍了拍他的肩,又问:“把秋名送回家了吗?”
“恩,”祺点着头,又说,“秋名想让我在她家暂住一段时间。”
“是嘛,”宏把桌上的切好的梨推到祺的面前,“这样也好,毕竟也是为你着想,你现在的情况还是有人陪着好。”
“对不起,总是让你们担心。”祺低下头说道。
“你就不要消沉了,你看有两个女孩子这么关心你,还不知足啊!”宏把一块梨塞进嘴里抱怨着。
“恩。”祺微微点了点头。
“算了,你还是先把衣服理一理吧。小樱的话,我送她回家好了。”宏摆了摆手。
祺又点了点头,两人一起站了起来,宏随即抓住祺的肩,说道:“振作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是过去了,再也改变不了了,不要让大家担心了。”
祺抬起头看了宏一眼,然后依旧是点了点头。
宏松开手,祺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他来到床边,弯下腰,正准备摇醒月樱,却听到月樱轻声呢喃道:“哥哥……”
祺的手停在了空中,他微微张了张嘴,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垂下手臂。他默默注视了一会儿月樱的脸颊,然后还是轻轻摇了摇月樱。
月樱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见月樱醒了,祺对她说道:“小樱,我这几天要去秋名家住。”
“咦?哥哥?”月樱见到祺,惊了一下,赶忙挣扎着爬起来,“什么?你要住到秋名姐姐家去吗?”
“恩。”祺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
然后,祺直起身,开始收拾衣物。月樱默默下了床,然后呆呆地就站在祺身后,看着他收拾,祺走到哪里,她的视线就跟到哪里,她帮不上什么忙,也只能够这么看着。
过了不久,祺收拾完了,他拎着包转身面对月樱。月樱抬头茫然地盯着祺,眼中似乎有一丝泪光闪动着。
在窗外昏暗的光线下,祺清楚地看到了月樱眼中的泪光,他抬起手轻轻捋了捋月樱鬓角的头发说:“你看看,睡觉睡得头发都乱了,都不好看了呢。”
月樱听了祺的话,慢慢低下头,纵然极力忍耐,豆大的泪珠还是涌出了眼眶。
“怎么了?”祺见状,担心地问。
月樱却一下子扑到了祺的怀里,用力抓着祺的衣服,好像小孩一般嚎啕大哭起来。
祺被吓了一跳,赶忙轻拍着月樱的背脊,关心地问:“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担心哥哥!真的……好担心……”月樱哽咽着说道。
听了月樱的话,祺愣住了,他慢慢搂住了月樱,泪水在他眼中打转。他轻抚着月樱的后脑勺低声说道:“已经没事了,小樱不用担心的。”
月樱就这样死死地抱着祺,过了许久,她终于稍稍缓和一点了,祺的胸前却已经湿了一大片。她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祺。
祺露出了笑容,说道:“没事了,我去秋名家住几天,小樱就放心好了。”
月樱低头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松开手。
于是,祺走了出来,只见宏一个人站在门外吸烟,TOMOYA却是一个劲地在门口转圈圈。看到祺和月樱,TOMOYA急忙停住脚步,叫了几声,听见TOMOYA的叫声,宏也回过头来。
祺看了看宏,然后转身看了看月樱,接着便走到门口。
“等一等,哥哥。”月樱突然从身后叫住他。
祺回过头,只见月樱端着那盘梨来到他跟前,说道:“先把这个吃了吧。”
祺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拿着牙签把剩下的梨都吃了下去。
“好吃,很甜呢。”吃完梨,祺笑着说道。听了祺的话,月樱终于露出了笑容。
祺穿好鞋,拿起自己的雨伞,对月樱说道:“小樱,你的雨伞我放在这里了。”说完,祺就出了门,月樱紧随其后。
出了门,祺和宏相视一眼,宏拍了拍祺的背,祺转身对月樱说道:“那么,拜拜。”
“拜拜,哥哥。”月樱摆了摆手予以回应。
然后,祺就撑开伞,进入雨中。
月樱和宏还有TOMOYA一起站在屋檐下,默默地望着祺远去,直到他转身,消失在日暮庄的围墙之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17: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路上,祺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禁含泪露出了笑容。
终于来到秋名家,祺老远就看见秋名穿着一条单薄的衣服独自打着伞站在雨中四处张望着。秋名远远地看到祺,赶忙用力高高招着手,祺见状,急忙一路小跑来到秋名跟前。
还没等秋名开口,祺就大声抱怨道:“干嘛到外面来啊!呆在家里不就好了,会感冒的!”
秋名稍稍愣了愣,露出了微笑说:“果然还是担心你。”
听到秋名的话,祺愣住了,慢慢低下了头。
“对不起,让祺担心了。”秋名见祺不说话,不禁有一丝的失落,自己似乎又做了让祺担心的事了。
祺见状语气微微缓和了些,问道:“担心我不会来吗?”
秋名低下头,没有回答,眼神游离着。在祺身边,秋名也变得偶尔会任性,虽然总是会被祺责备,可是她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去做。
“对不起,有点激动了。秋名……谢谢你。”祺的声音很温柔。
秋名一愣,抬起头望着祺,祺微微地笑了,眼神非常柔和。
“嘛,快点进去吧,外面有点冷的。”说着,祺用撑着伞的手指了指秋名家。
“恩。”秋名用力点了下头,转身向家门走去,祺跟在她身后。
秋名打开门,只见秋名的父母都站在玄关处,看到祺,两人纷纷露出了笑容,却并没有对祺脸上的淤青表示丝毫的异常。
“祺,好久不见了。”秋名的妈妈率先说道。
“啊!”祺一惊,赶忙打招呼道,“叔叔阿姨好。”
“噢!”秋名的爸爸回应着举起了手掌,毕竟已经见过面了,所以也没有多少惊讶的神情。
“咦?为什么爸爸妈妈都站在玄关啊?”秋名见状疑惑地问道。
“当然是欢迎祺啦。”妈妈回答着,把早已准备好的拖鞋递给祺。
“秋名不也是在外面等着祺吗?”秋名的爸爸半开玩笑地说。
当着秋名父母的面,俩人的脸一下子红了。
“为什么爸爸会知道我在外面等祺的?”秋名憋红了脸问道。
爸爸一摊手,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在窗子里看到的,而且你出门急得连外套也没穿。”
“真是的。”秋名一脸不服气地说着,看上去竟与月樱有一丝的神似,却不敢直视祺一眼。
祺换好拖鞋,站直了,并向秋名的父母鞠躬说道:“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以后请多关照。”
“啊啊,没什么的,”祺忽然的动作让秋名的父母感到一阵不自然,急忙回礼说道,“我们才是,祺不要那么客气的。”
已经进了屋的秋名回头红着脸一把拉过祺的手,说道:“祺,我带你去你的卧室。”说着,逃似的匆匆忙忙把他拉到客房。
秋名的父母在他们身后相视而笑。
客房里的床已经整整齐齐地铺好了,祺放下了手里的包,看了看四周。
“就是之前祺住过的屋子,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显得有些空。”秋名站在祺身边说道。
“没关系,还铺了床,真的麻烦了。”祺依旧一副客气的样子。
“呵呵,祺看起来还真是有点紧张呢。”秋名轻轻地笑着。
“是呢,毕竟是第一次在秋名爸爸妈妈在的时候,来秋名家里住。”祺紧张的劲儿还没过,很不自然地挠了挠脸颊。
“其实祺小时候来过的,而且……而且……我、我们还是睡、睡、睡在一起的……”秋名突然说道,她低下头,脸出奇的红,双手不自然地揉着,感觉自己的心也要跳出来了。
“额,是、是嘛,哈哈。”祺的脸也红彤彤的,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啊,这是爸爸说的。”秋名紧接着补充道。
“恩、恩、恩……”祺疙疙瘩瘩地应着。
紧接着却是一阵充满紧张感的沉默,两人都无所适从地站着。过了一会儿,祺和秋名才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依旧无比红润的脸,忍不住笑了。
笑声总算是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两人也都慢慢地放松了。
“喵~”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猫叫的声音,祺本能般地一颤,带着惊恐的神情迅速回过头。
“啊!小奇!”说着秋名走过去抱起在门口探着头的小猫。
祺稍稍平复了情绪,一脸惊奇地问:“小……奇?”
“恩恩,是我给它取的名字,汉字‘奇’,是奇特的意思。”秋名解释道,她轻轻抚着小猫,小猫露出很舒服的样子,轻声叫着。
不过从发音来看还是和“祺”的发音很像,因为都是出自汉字发音,仅仅是后缀不太一样。所以听到秋名忽然这么叫,祺是满脸的惊讶。
“刚刚给它洗了澡,又喂了一些食物,现在精神比刚才好多了,”秋名说着,“祺要抱一抱吗?”
“那个……还是算了。”祺犹豫着拒绝了,不管从眼神还是动作上来看,还是有些想要逃避。
“但是祺之前不是都敢摸它了吗?”秋名望着祺问道。
“果然还是……不行。”祺背过身,摇了摇头。
秋名微微张了张嘴,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她把小猫放到了地上,小猫转身便慢慢走出了门。
这时,祺才回过头,却一下对上了秋名带着审视的目光,秋名死死注视着祺的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什么来,祺受不了这样的目光,赶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祺忍不住说道。
秋名收回视线,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却渐渐陷入了沉思。
“祺,抱歉,家里没有好的房间,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个时候,秋名妈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是的,我不介意的,之前秋名生病的时候,我来这里照顾她,就睡在这儿。”祺如实回答道。
“喔!真的吗?秋名都没对我们提起过。”秋名的妈妈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秋名赶忙解释道。
“是呀,那次秋名摔伤,也应该是祺带她去包扎的吧?”秋名的妈妈神奇地开始依此类推了,因为当时秋名只是遮遮掩掩地说自己不小心摔伤了。
“恩,算是吧。”祺的回答依旧很老实,看上去他还没明白过来阿姨的意思。
“恩恩,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呢。”秋名的妈妈点头笑道。
“啊,妈妈,不要说啦!”秋名急忙阻止妈妈再说什么让人难为情的话,仔细一看,她又泛起了红晕。
“哈哈,知道了,其实是想说‘吃饭了’的。”秋名的妈妈难以流露内心的愉悦,说着,却让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恩恩,我们马上就来。”秋名不耐烦地说道。看起来在父母面前,秋名还是一副小女生的样子。
两人来到了餐厅,饭菜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上了,秋名的父母也已经坐好,于是两人在相邻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双手合十,说道:“我开动了。”
正当祺拿起筷子,却一下愣住了,动作也突然停了。他呆呆地望着这一桌的人,立刻就想起了父母还在的时候一家人吃饭的情景了,过去的记忆便瞬间不可避免地跃入了祺的脑海,心里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再次涌了上来。他的嘴唇开始微微颤动,鼻子也越来越酸,眼圈渐渐的红了。
“祺!”声音猛然从耳边传来,祺一怔,回头看见秋名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祺看了看秋名的父母,他们也都停下来看着他,同样是担心的眼神,秋名的父亲还皱起了眉头。
“啊,对不起,忽然发起呆来。”祺急忙道歉,可是心里还是异常地难受,他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一副悲伤痛苦的样子。他低下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不在看其他人。
秋名的父母互相看了一眼,也不做声,气氛顷刻间异常的沉重。
在一旁的秋名看到祺的样子,心也不禁揪了起来,她望着祺的脸和微微颤抖着的手,心里仿佛刀割一般一阵阵剧烈地疼着。
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情景了,她的爸爸妈妈本来就知道祺的情况,秋名也早早地给他们打了预防针,她以为祺到了自己家就不会陷入回忆中了,可是依旧阻止不了祺那敏感的神经,现在祺的心就仿佛一张纸,轻易地就会被捅伤,被撕开。
本来秋名可以抱住祺来减少他的痛苦,可是爸爸妈妈在身边,秋名只能这样无能为力地望着祺,也因此愈发地揪心和着急。
“祺,听说你在和秋名交往?”秋名的父亲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父亲的话起了效果,祺惊讶地抬起头,一时语塞了。一旁的秋名也不禁张大了嘴,尽管她能意识到父母是知道这件事的。
“怎么,怎么……”祺竟然有些语无伦次了。
“多多少少能看出来一些,特别是你晕倒那次,所以现在想确认一下。”秋名的爸爸表情很平静。
秋名望向祺,“额,是、是的。”祺轻轻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道。
“恩,那就好,你是个好孩子,秋名能和你在一起我们也很放心,毕竟你们也到这个年龄了。”秋名的爸爸语重心长地说道。
“吃吧。”秋名的爸爸拿起了筷子,说道。
“啊,恩。”祺点了点头,看了看秋名,秋名也看了看他,表情微微放松了些。
祺很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秋名父亲的话上。
秋名的父亲一边吃,一边接着说:“从小你们就很好,秋名一直就很胆小很内向,但是只要你在她就能一直开心的笑着。慢慢的,秋名也变了很多,敢和陌生人说话了,敢单独出去了,敢尝试一些事情了。祺,你也记得的吧,是你带秋名第一次拍照?”
“恩。”祺点了点头。
“现在想想以前的事,你真的改变了秋名很多,我曾经也想过,你要是和秋名一直在一起了多好,甚至想……定娃娃亲的。”秋名的父亲继续说着。
“诶?这怎么可以呢?”秋名说着。
“也是,我也不太喜欢定娃娃亲什么的。”祺也如是说道。
“不过你们现在不就在一起了吗?再过几年就可以结婚了。”秋名的爸爸似乎扯得有些远了。
“唔,爸爸,这个,还远着呢。”秋名急忙说道,脸上难为情地露出了红润。
“恩恩。”祺也急忙点头同意。
“啊哈哈哈,也是也是,”秋名的父亲爽朗地笑了起来,又接着问,“祺,听宏说你14岁就回国了,那么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千羽谷?”
“大概是今年8月份的时候,搬到日暮庄的。”祺回答道。
“哦,宏已经结婚了吧?”秋名的爸爸又问。
“恩,去年12月结的。”祺点了点头说。
“哦,有小孩了么?”紧接着秋名的妈妈问。
“没有呢,他说想再等等。”祺转向秋名的妈妈说。
“你这一走还真是久啊……一转眼都这么大了,”秋名的爸爸接下去说着,“这期间,秋名也发生了一些事,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一些事”自然是指摄影的事,祺回头看了看秋名,很明显的看到她脸色变得阴郁了起来。
“恩!”祺很坚定地回答,“不过我确实不喜欢秋名的导师。”
秋名的爸爸犹豫了一下,岔开了话题:“祺,你觉得秋名是个怎么样的女孩?”
“诶?这个……”祺似乎显得一点难为情了。
“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也都知道了,你不必不好意思的。”秋名的妈妈立即鼓励道。
“恩,毕竟我们也是你们那个年纪走过来的,也可以让秋名知道你对她的一些看法。”秋名的爸爸点头说。
秋名悄悄瞧了瞧祺,只见他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我从来没有在意过秋名的照片,一开始最让我在意的是秋名的眼神,感觉很悲伤,很冷漠。”
说到这儿,秋名的父母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事。秋名也低下了头,回到了对过去的回忆中。
“其实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秋名和普通女生一样,会开心地笑,会嘟嘴生气,会撒娇,有着丰富的感情。只是这些都被她冷漠的表情掩盖了,”祺回头看着秋名继续说,“秋名很优秀,很坚强,也很温柔,很可爱,这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尽管不太擅长运动,体质不太好。想要好好照顾她,让她开心,这就是我一开始想要做的。”
秋名的父亲微笑着连连点头,秋名也不禁羞红了脸。
祺露出笑容,眼神有些直,“我也有脆弱的一面,可是在秋名身边我感觉自己变得更坚强了,甚至有时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依靠秋名,确实,秋名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勇气,也让我觉得没那么孤独和悲伤了。慢慢的,感觉自己就有些离不开她了,应该是彼此很难分开了,我想这应该就是让我们走到一起的羁绊,不仅仅只是小时候那个长久的诺言。那个诺言把我们拉到了一起,而这个羁绊让我们难以分离。”祺的眼神变得很坚定,仿佛是宣誓一般。
秋名的父母欣慰地笑着,秋名却因为害羞头埋得更低了。
祺说着,似乎愈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般,说道:“叔叔阿姨,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不会再让秋名受伤,会好好保护她,永远在她身边。”好像是婚前对岳父岳母的承诺一般,祺毫无顾虑地说出了这些话。
在一旁的秋名虽然一直没说话,眼睛却已经被泪水打湿了,她悄悄地抹着眼角的泪珠。
“哈哈哈……”秋名的父亲忽然大声笑了起来,“祺,你确实已经用行动表示过了。”
“诶?什么?”祺有点不解地问。
秋名的父亲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祺,那是祺脸上淤青的位置,然后他认真地对祺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又救了秋名。”
“又?”秋名和祺几乎异口同声地惊讶道。
“难道祺还救过我一次?”紧接着秋名便质问父亲。
父亲一愣,赶忙改正道:“额,额,刚刚口误了,就这一次,哈哈。”
秋名和祺又对视了一眼,仍旧有一丝怀疑,这样显而易见的口误怎么可能会发生?
“你爸爸刚才确实说错了,饭吃多了,他有时候就是这么混的。”秋名的妈妈急忙又解释道。
“啊哈哈哈……是的是的。”秋名的爸爸挠着后脑勺憨笑着。
听了妈妈的话,两人才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也就不再追究。虽说这种口误很少发生,但也不是没有,秋名的爸爸也算是极品了。
聊天差不多结束时,晚餐也已经吃完了。
祺起身对秋名的父母说:“叔叔阿姨,碗盘就交给我来洗吧。”
“咦?这怎么可以呢,祺怎么说也是客人那。”秋名的妈妈立即回绝道。
“一直对打扰到你们很抱歉,所以想做一些事让心里平衡一点。”祺一脸认真地说,确是执意要真么做。
秋名的妈妈犹豫着看了看秋名的爸爸,秋名的爸爸点了点头:“那好吧,祺还是那么客气啊。”
“不是的,这是我的性格罢了。”祺微微地笑了,说着他开始收拾餐桌。
“我也来帮忙吧。”秋名连忙站起来帮着收拾。
祺看了看秋名,再次露出了微笑。
就如同当初一样,俩人并排站着,一个洗碗,一个用清水再洗一遍。
祺一边洗一边说道:“刚刚叔叔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呵呵,不过第一次听到祺这些话的,竟然当着爸爸妈妈的面说这些,真是让人害羞啊。”秋名不禁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是有点害羞的,不过秋名在身边,所以更想说给你听。”祺转头凝视秋名。
秋名微微一惊,抬头瞧了瞧祺,却又羞涩地低下了头,低声说道:“恩,谢谢你,喜欢你。”
秋名的声音很轻,不过祺还是听见了,他回过头也轻声说道:“恩,我也是,喜欢秋名。”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竟然在父母在的情况下还说着这些卿卿我我的话。
洗完碗,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一个人坐在桌前发着呆,刚刚在脑海中的一幕依旧挥之不去,很感谢秋名的父亲及时岔开了话题,把祺拉了回来,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祺微微地叹了口气,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相册。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门,然后便是秋名的声音:“祺,可以进来吗?”
“恩,请进。”祺合上相册说道。
于是,秋名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盘草莓。
“哦,草莓。”祺带着一丝惊讶说道。
“恩,对不起,家里没有其他水果了。”秋名把草莓放在了祺面前,然后坐在祺的身边。
“没关系的,其实我也还是比较喜欢吃草莓的,”祺说着,把一个草莓塞进嘴里,“恩,好吃,谢谢了。”祺不禁眯起眼笑了,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激得味蕾情不自禁地浮动起来。比起之前自己挑的草莓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啊?真的?太好了。”秋名欣喜的说道。
就在这时,秋名看见桌子上相册,便伸手拿了过来。
“这是祺的相册?”秋名说着就翻了开来。
“啊!等等!”祺急忙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秋名翻开了相册,第一张照片就让她不禁瞪大了眼睛,随即羞红了脸。这张照片正是那天在看萤火虫的时候拍的,照片中的她捧着起飞的萤火虫,抬头望向空中,在萤火虫光芒的映射下,眼睛熠熠闪光,风浮动着她长长的披肩,是从侧面拍的,真的太完美了!
看见秋名红红的脸,祺轻声问道:“怎么样,拍的好吗?”
秋名抬头用格外惊异的眼神望着祺,祺又接着说道:“所以当时说不能给你看的,不过现在应该没关系了。我感觉这是我拍的最好的照片了,里面的秋名真的太美了,洗出来后连自己也赞不绝口,所以一直好好地珍藏着。”
秋名低头紧紧地盯着照片,慢慢地说道:“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自己!”声音明显的哽咽了。
“啊,秋名。”祺歪着头瞧秋名的脸,没想到她的眼角竟然还挂着感动的泪水。
“谢谢,祺。”秋名扭过身子面对祺,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啊,秋名还真是爱哭呢。”祺微微笑着,伸手为秋名抹去脸上的泪珠,心里暖滋滋的。
“真是的,因为很开心嘛!”秋名带着哭腔说道,红红的脸看起来可爱极了。
“恩恩,那就好。”祺的话很柔和。
秋名又拿起相册,看着那张照片许久,才翻到第二页,却又立即情不自禁地轻轻“哇”的一声。祺见状,凑了过来,看了一眼相册,说道:“哦,这里是恋贝滩,这个就是之前看到过的紫色的寄居蟹。”
照片里是以一只寄居蟹的背影为主景,寄居蟹站在红红的沙滩上面对着紫红色的天空和被夕阳染红的海洋,冷色的背影透着一丝孤独和凄凉,与四周的红色背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好厉害啊!”秋名赞叹着,赶紧又问,“这么近的角度,祺是怎么拍出来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是在暑假里,傍晚的时候特地抓了一只放在镜头前,用了专门的近焦镜头,稍稍加了点光晕渲染和明暗对比,等它从壳里钻出来的时候立即按下了快门,就这样。”祺理所当然地说道。
“唔,不过这个角度应该是镜头贴着地面的吧,而且沙滩应该是向下倾斜的。”秋名依然带着些许疑惑。
“恩恩,那是我躺在沙坑里。”祺点着头回答。
“哦,是嘛。这个看上去有点寂寞呢……是不是祺拍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秋名看着祺很敏锐地问道。
听秋名一问,祺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自己刚刚搬到日暮庄,离开了哥哥一个人住,而且还在父母双亡的阴影下,难免会感觉很孤寂,傍晚在恋贝滩捡贝壳的时候,看到这个景色,就决定把它拍下来,也就很自然地把情绪掺杂进去。
祺脸色微微阴了下来,低下头,“恩。”
这时,秋名紧紧握住了祺的手,祺抬起头,看见秋名一脸的担心,微微笑了笑,说:“不要紧的,只是想起了当时的事。”
“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会再让你感到孤单了。”秋名握着祺的手更加用力了。
祺注视着秋名美丽的眼睛,慢慢靠过去,用额头轻轻抵着秋名的额头,轻声说道:“恩,多亏秋名在我身边,真的太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虚掩的门突然被轻轻推开了,俩人急忙慌慌张张分开,秋名的脸更是刷的一下红成了一片,只见秋名的妈妈端着水杯站在门外一脸的错愕。
“我……好像进来的不是时候啊?”秋名的妈妈坏坏的笑着说。
“我、我们只是在看、看、看照片。”秋名手忙脚乱地拿起祺的相册说,却根本无法掩饰脸上越来越明显的红晕,祺也慌张得手心出了冷汗。
“这是茶,请喝,”秋名的妈妈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脸上堆满了笑容,然后退到门口,继续说,“你们继续。”说完便把门轻轻地带上了。
剩下两人尴尬的坐在屋子里默不作声,秋名低头害羞得捂着自己的脸,而祺却在一边瞧着天花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7 09:17 , Processed in 0.11489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