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12|回复: 1
收起左侧

无题(作品名尚未决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 02: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言
“小正,起床了。”
小正对我的话毫无反应,仍在熟睡。不知道他昨晚看比赛看到什么时候,想必是看完凌晨两点半开始的那场比赛才睡的。
我走到他的身前,轻轻摇动他的手臂,再一次喊到:“小正,起床了!”
我渐渐感受到他的身体有了反应,他慢慢张开双臂,我顺势放开手,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睛。
“小正,快起来了。”我用温和的语气对他说到,他用手微微揉揉眼睛,再次张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直起了身子。
他抬头望向我,我看到他的脸充满疲倦。他挠挠头发,有气无力地对我说:“早。”
我把枕边的眼睛递给他,略显无奈地说:“快点洗漱吧,否则毕业典礼会迟到的。”
他接过眼镜,语气郑重地说:“小美,谢谢你,否则今天我真的要错过毕业典礼了。”
看到他如此严肃的神情,我不禁一笑,说:“好了好了,快点洗漱,我先去楼上等你一起吃早饭。”说完,我转身离开了。

“昨天你看比赛看到什么时候?”
“大概四点半吧。”他低着头回答我,注意力完全在早餐上。我想是因为睡得太晚,所以早晨感到很饿吧,他大口大口地啃着我简单制作的果酱三明治。
“你支持的球队赢了吗?”
因为嘴里塞满食物,无法说话,他把左手伸到我面前左右摇了摇,我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不禁想稍稍责备他一下,可是想到他支持的球队输了他肯定不好受,所以一瞬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只得客套地说:“真遗憾啊。”
他喝了一口牛奶,咽下三明治,发出显得非常满足的夸张感叹声。
我开玩笑地对他说:“看来他你一点也不难过啊。”
他微笑着摇摇头,说:“当然了,毕竟足球不是我最喜欢的运动嘛。”
我被他此时的淡定所折服,哭笑不得地说:“那么何必看比赛看到那么晚嘛。”
他歪着头,一边挠头发一边面带尴尬地说:“怎么说呢,可能是情不自禁吧。”
见到他这样,我不禁掩面而笑,他看着我,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坐上早班巴士不久,小正时不时地打哈欠,我想让他尽可能地补充睡眠,于是就向他提议,让他靠在我的肩上小睡一会儿。小正起初有些犹豫,但是无奈自己实在太困,只得接受我的建议。
小正把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肩上,我没有看他的侧脸,微微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小正感觉到我轻微的动作,悄悄地轻声对我说:“小美,你不能叫‘非礼’啊。”
我急忙捂着嘴,努力克制自己不因他的这句玩笑话而发笑,然后同样轻声地回答说:“嗯。”
之后我们便不再说话。看着窗外满天飞舞的雨丝,听着巴士行进发出的轰鸣声,脸上感受着小正熟睡的气息,我的意识渐渐回到过去四年的记忆中。

“小正,要努力考上研究生啊!”我紧紧捥着他的手臂,微微抬起头望着他,用鼓励的语气对他说到。
小正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说:“我这才进大学,你怎么说这样的话。”
“因为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和小正一起毕业了。”那时的我才升入高中,我希望自己考上小正就读的大学,在七年后与小正一同毕业,那是我纯粹的小小心愿。
对于我的这个理由,小正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拂拂我的头。
小正就读的大学距离我们的家很近,他每天都会骑车回来帮忙打理店里的事情,但受制于学校的规定,在上课的日子里晚上他也必须返回学校宿舍。读一年级的时候他时常会逃课回来,总是解释说基础课程太乏味,其实更多的是放心不下店的经营。他总是恳求我不要把他逃课的事情告诉他的父亲,可是对小正严苛的叔叔最终还是知道了事实。他们因此而时常争吵,我努力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但我毕竟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外人,所以许多时候他们完全无视我的劝说。平凡人的家庭生活中或多或少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久而久之,我们三个人都习惯了这种争吵的存在。
我读高三的那一年,每次晚自习结束后小正都会来接我,把我送回家之后又匆匆地返回学校。小正说这是叔叔要求他做的,因为我是他的家人,保护自己的家人是义不容辞的。小正因为这样而被同学误以为是我的男朋友,有几次我们还被老师看到,但是小正每次都向产生误会的老师郑重地解释,直到老师露出信服的神情他才罢休,那时他所表现出来的固执,至今都仿佛历历在目。我曾问小正,如果老师仍然不相信我们的关系他怎么办,他却是一脸轻松的表情,回答说“那就让老爸出面来说吧”。
在我的印象中,小正的父亲一直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他总能顺利地与那些书商进行谈判,这让我非常佩服。叔叔很少和我们谈心,即使我们渐渐懂事,依旧如此。除了时常叮嘱我们努力学习之外,叔叔对我说得最多的话是“如果小正让你生气和难过了,一定要告诉我”,而对小正说得最多的话是“如果你让小美生气和伤心,有你小子受的”。
毕业聚餐的那天,小正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结果吐了我一身。叔叔气急败坏地把小正拉到了店外,然后拔了小正一桶冷水,当时把我都吓得不知所措。后来,醉酒的他不停喊着“对不起,小美!对不起,老爸!”,这反而让我特别难过。那一晚,我瞒着叔叔让小正在我的床上睡,我趴在床边,听着他那些含糊不清的话语,不知何时也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我满心疑惑地走出房间,发现小正正在做早饭。他看到我,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紧张,匆匆地走到我面前,向我深深地鞠躬,大声说:“小美,昨天真的非常对不起!”看着他乱蓬蓬的头发,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酒气,这样的窘态让我无法责备他,事实上我也没有对他生气。但是我却莫名其妙地想捉弄他,便转身走回房间。小正伸手想拉住我,可是却扑空摔倒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受到惊吓的我急忙蹲在他的身边,担心地问他是否有事。他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却对我说只要我原谅他他就起来。我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他的头,然后伸出手用力把他拉了起来。


“下一站,G大,下车的乘客请做好下车准备。”
听到巴士的语音,我轻轻耸耸肩,叫醒了小正。
小正伸了一个懒腰,说:“雨还在下啊。”
“在这样的日子里天公不作美啊。”
“小美,不好意思,在这样的天气里让你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我轻轻摇头,说:“没关系,这又不是小正的错,而且来参加小正的毕业典礼是我自愿的。”
小正撑着伞,我们第一次在这里雨中漫步,但却感觉也是最后一次。一年前我考上了这所学校,可是小正却没有实现我的心愿。他放弃了考研究生,我们便不会一起毕业。当他告诉我他的决定时,我并没有特别的失望,相反他却显得十分内疚,郑重地恳求我的谅解。相识十几年,他第一次让我被他的认真所深深地打动。心中不禁感叹,小正是一个值得自己一生信任与依赖的人。
这场雨超乎我们的预料,越下越大,我发现小正的衣肩湿了,露出明显的水迹。原来他一直把雨伞的大部分遮蔽空间留给我。一时间我的心中感到惭愧,我慢慢靠向他,和四年前一样,捥起了他的手臂。
我毫无征兆的举动让小正突然停下了脚步,缓缓侧过脸,面带浅浅的笑容,温和地说:“小美,怎么了?”
我抿着嘴,微微地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小正无奈地一笑,同样没有说什么。我们就这样继续走下去。
小正回到宿舍换上了学士服,他说这身打扮把他从帅气小伙变成了招摇撞骗的江湖道士,很大程度地损害了他的形象,我反驳说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一个成功的骗子,因为他根本不擅长说谎。我可以明确地说,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谎话,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没有一句。


“小美,你也来了!”激动的雪雪姐走到我的面前抱住了我,她是小正的大学同学,也是小正的同学中我唯一熟识的女生。她年长我三岁,但却乖巧可人,非常容易亲近。小正与她的关系很好,她信任小正,大四的下半年里他时常会来店里找小正聊天,谈论彼此的生活,论文的写作,还有毕业后的打算。我一直觉得他们俩很投缘,我曾经建议小正追求她,以试探小正的心意,小正却告诉我雪雪姐是有男朋友的,而且他对雪雪姐的感情也不是男女之情。
“小美今天依旧很漂亮啊,抢了我们这些毕业女生的风头。”
小正把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上,开玩笑地说:“看样子我真的不应该带她来的,真的很不意思啊。”
“不止是女生,我们班的男生肯定会在心中杀你很多次了。”
小正捶捶胸口,继续开玩笑地回答到:“我表示‘鸭梨’很大。”然后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的确如雪雪姐所言,我在这一群身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中显得与众不同,心中不免感到隐隐的别扭。小正握住我的手,摇了摇,说:“放宽心,放松一些,想想三年后的今天,我那时的角色就和现在的你一样。”
他的话让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握起拳头,轻轻地打向他的胸前,说:“我毕业的时候一定不能放过小正!”
小正故意做出非常痛苦的样子,支支吾吾地说:“三年后……三年后我一定要打回来!”


毕业典礼在学校的体育馆内举行,我没有和小正坐在一起,而是坐在家属座位区。今天来的学生家属并不多,与人数众多的毕业生相比,场面冷清许多。我本来期待着小正上台去接受校长授予学位,可是他没有成为班级代表,所以这个愿望落空了。尽管如此,我还是耐心地看完了三个小时左右的典礼。其间和小正互发短信,说着彼此对于典礼的感受。小正显得不以为然,他埋怨说典礼“劳民伤财”,我说他是因为自己不能上台发泄不满,他却坚持说不管自己上台与否,他都会反感这个典礼。


典礼结束后雨停了,小正没有立刻归还学士服,他让我单独和他拍一些照片留任纪念。上一次他的班级拍摄毕业照片时,因为租借学士服的时间很短,我没有和他照多少照片。他说这次是最后的机会,所以想补偿我。虽然天气并没有放晴,但我还是欣然同意了。小正说雨天拍照会有另外一种意境,他的托辞实在是拙劣,让我哭笑不得。
我们又一次走过了学校的许多地方,小正毕恭毕敬地请别人帮忙拍照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但从中体现出的心意却又让我感到不已。在学校大门口拍好最后一张照片,小正的肚子突然响起来,时间接近一点了,我们还没吃午饭。小正建议我们回家吃饭,我没有异议,于是他归还了衣服,我们一起回去了。


下午送书的人来了,叔叔也回来了。他没有过问小正毕业典礼的事,只是催促小正帮忙搬书。可怜的小正迟到的午饭都没有吃完就开始干活,所以这一次我也尽力帮他多搬一些,想多为他分担一些。叔叔一直只让我摆放书,他在场的时候总是制止我帮小正的忙。今天叔叔显得风尘仆仆,回来就直接洗澡去了,我也借这个机会破例一次。其实平时叔叔不在的时候我也会帮忙搬书,不过小正也经常阻止我,只有在送书人的时间很紧时,他才会对我的坚持妥协。
小正上高中时起店里就不再雇用外来人,尽管店里的经营逐渐稳定下来,但是营收并不算充裕。叔叔初期的投资所剩无几,因此这么多年过来一直是我们与他共同支撑着这家规模不大,只出售推理小说这样一种书籍的小书店。不知不觉间,随着小正的毕业,这家小店也经历了十年的风雨。在我的印象中,小正从未因为店里的事情对叔叔抱怨什么,即使在叔叔为了让他承继书店而要求他就读市场营销专业时,他也没有反对过。小正说自己就这样继承这份小小的家业并没有什么不好,虽然有时候十分辛苦,但是能让自己的生活淡泊宁静,那样的生活正是他所向往的。其实我也希望能够和小正一起将这家店延续下去,不过叔叔和小正都坚持让我去走自己的人生路,这让我很感动,反而令我更加想守护这里。


晚上小正要和同学进行最后的聚餐,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婉言谢绝,我坦率地告诉他,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他有所顾忌,我希望他安心地与同学欢聚,因为这样的机会以后少之又少。
临走前,叔叔严厉地嘱咐说:“小正,不要玩得太晚,让小美等得辛苦。”
小正做了一个“OK”的手势,自信满满地说:“放心,这一次我会收敛很多的。”
“小正,没关系,玩得开心点,只是别再喝那么多了。”
听我这么说,小正向我行了一个动作夸张的军礼,用日语说:“了解!”
我笑着向他挥挥手,他骑上车,头也不回地向我摆摆手,我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远处。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我看着小正略显红晕的脸,说:“今天居然安稳地骑着车子回来了。”
“多亏了这‘座驾’,否则真要被灌得回不来了。”说完,他看了一下挂钟,问叔叔在做什么,我告诉他叔叔已经睡了。他露出安心的神情,我笑着问他:“是不是庆幸自己躲过‘一劫’?”他歪着头,脸上浮现出得意的微笑,说:“算是吧。”
我们一起坐在通向书室的楼梯上喝凉茶,我静静地听着小正讲述今天聚会的各种情形。说到让他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放下凉茶,站起来身形并茂地‘表演’,逗得我不禁大笑起来。小正说三年后我也会经历类似的事情,那时候我一定会哭,他会在这个矮小的阶梯上为我擦眼泪。我开玩笑地问他:“如果那时小正有女朋友了怎么办?”我的话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他尴尬地挠挠头,说:“那么我就努力不让自己有女朋友。”他的话差点让我喝茶呛到,我用杯子轻轻地敲下他的头,说:“笨蛋!”
小正大学四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他却说一点也不感到遗憾。我曾经介绍自己的同学给他认识,不过后来弄巧成拙,双方不欢而散。那时小正为了不辜负我的一片好心,他也做出了许多努力,不过感情的事情终究是不能勉强的。从那以后,我便不再刻意地过问他与感情有关的事情。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1 09: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吊胃口的作品

小美和小正有啥特殊关系啊,为啥不谈啊。。。囧

不会是推妹剧情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3 06:58 , Processed in 0.089956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