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085|回复: 0
收起左侧

补:《逝忆》——原作者:MMC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23 16: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逝忆

序章故事开始的时刻

“你知道吗?当天使流泪的时候也是它消亡的时刻。”她流着泪对我说着……


正想去追赶正在远去的她的时候,我迟疑了一下,便醒了过来。


在梦境中,或许最难理解的就是真实;相对地,在现实中,最难想起的记忆就是梦境了。


“天……在这节骨眼上我竟然睡着了!”我这么责备着自己,因为这样随时可能被附近的猎杀机器人发现,如果真这样的话我就没什么机会做梦了。


在十几年前,这里还是座繁华的城市,但是现在连残垣断臂都快消失了,周围只有无边无际的沙漠。战争,毁灭,没落——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当年政府因为害怕这里还有什么残兵所以空投了许多新研发的战斗机器人,但是讽刺的是,正是这些失去控制的机器人使得政府完全丧失了对这里的控制能力。


  终于,那些家伙在舆论的压力下宣布放弃统治这块土地,然而,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那些拥有超群的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们很快便学会了人类的战争法则,只用了几年,它们便使得这个星球支离破碎,高官们全部都逃去外星球——虽然在外星生活的技术还不成熟。


  而像我这样被遗弃的人只能在这个被遗弃的星球上苟延残喘……


  由于资源紧缺,很多人不得不花大价钱从黑市里买食物等给养,而他们的供货商便是我这样的佣兵,但是由于黑市老板普遍比较贪心,所以我这行往往也“竞争激烈”。一句话,在外面碰到同行与碰到机器人会享受到同样的待遇。


  现在正是最艰难的时刻,因为昨天遇上风暴,我的越野车离完全报废不远了,更要命的是那些沙子磨坏了油箱,使得我就这样冒险徒步走到废墟里寻找可用的资源。


“真他X的倒霉,越野车的价钱可要抵一箱威士忌外加两包烟捏!!”

在准备妥当后,我准备上路了,这个废墟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因为上次收获颇丰,而且车子的容量有限,所以我特地为自己留了些“礼物”


“嘟……”好容易摸进上次藏东西的房子,一声轻而急促地长鸣响了起来。


我猛地关上门,跑向最近的藏身地点,这个是机械探测器的警报声,它能及时报告周围是否有机械物体在靠近,当然,也有可能是同行,但是怎么说,这个警报响起都是极其危险的。

  我躲在墙洞里,端着榴弹枪,屏息凝神地望着门口。


门惨叫着开了,我的心也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随后的事是我这个缺乏想象力的人绝对想象不到的……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少女,看她那身不合潮流的衣服就知道也不是同行。


“奇怪,刚才还看见有人进来的,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呢?”

她那么说着,一点也不怕暴露自己,或者说眼前那些废墟似乎只是摄影棚里的道具


然后,她向房间深处也就是我的藏身处走去,现在害怕的是我——她难道是最新研制的机器人?或者她那看似宽松的裙子下藏着什么致命的东西??大脑中飞快地设想出一切可能,机械探测器也转变为震动模式了,说明有物体已经在警戒范围了。


最后,她发现了我。


“啊,你果然在那,出来吧,看,我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

说着,她在我面前轻快地转了一圈,我谨慎地走出墙洞,不忘把枪对着她的脑袋。


“那个,我想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的后面比较好。”


她就那么可谓彬彬有礼地向我说道,我也傻呼呼地回过身去看,要知道这个时候她拔出一把枪的话我可是什么办法都没有的,不过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我刚才躲的地方塌了下来,转而出现了个猎杀机器人,赶在它发动攻击前我先搞定了它。

探测器终于停止了报警,原来探测器探测到的是它,看来真是一场误会,当我满怀感激地回过头去的时候……

  “嘣~~你中弹了”她用手摆了个手枪的姿势,对我一指,我当场崩溃。


翼篇

第一章彩绫

第一节:相识


我醒了,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刚才的一切都都是梦境。不过在我几步之遥的地方瘫着的机器人完全否定了我的想法。

    算了,管他梦不梦的,现在最主要的是赶快带上资源,离开这块是非之地,愣在这儿唯一的结局便是被那帮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发现,然后去见上帝。


“嘟……”

那个机器又叫了起来,我大意了,这个机器人一定带有跟踪装置,被摧毁后会自动发出遇敌警报的那种。


我带上门,以非常小心的步伐移动到对面那个大型机器人残骸里,躲那里的好处就是它所吸收的太阳热量可以躲过热感仪。

远处响起了隆隆声,不一会便开来了三台中型武装机器人,看来这回招来了一堆敌人,被发现的话下场一定很惨。


我静静地趴着,等待着它们的离去,运气不好估计要这样趴上一两天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它们似乎接到什么命令,没过多久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嘟……”


当我满怀斗志地准备去拿回自己存的资源的时候那个要命的机器又响了起来。


“你有完没完啊?!?!”


我不得不继续趴着,透过残骸的缝隙紧张地注视着外面。


这回来的是个同行,只见他蹑手蹑脚地摸进我那座建筑里,看来把这当作“银行”的不止我一个,等他出来的时候再和他“讨论”归属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传出一阵枪声,再一会儿后就什么声响都没有了,看来他也遭到伏击了,不对啊,埋伏在那里的机器人应该早就被我搞定了啊,这样的话原因只有一个……


这里,不,这整座城市一定全是埋伏!!!要不是这个女孩的话我也一定早躺在那了!

现在所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逃跑,外面一定停着同行的交通工具,它的主人


不会再用到它了……

  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好容易到了废墟城市的外围,这里本来应该是城墙的残骸,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还是被重建了,不过好在在某个地方有个缺口正好可以用来逃跑。


不过似乎这个唯一的逃跑路线也被发现了,因为现在有个“蜘蛛”在那里趴着,这个重型机器人可不好惹,装甲特别厚,虽然在顶部有个弱点,但是没有一击毙命的话下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了。

  “Hello~”

是不久前吓我的那个女孩,她就这么像之前那样突然出现。我忙捂住她的嘴,示意她不要讲话,虽然蜘蛛的感应器不怎么灵敏,但是一不小心的话就全完了。


“看到那个墙角没?你躲过去,如果我搞定它了,我就会过去和你汇合,如果我失败了,趁它转移注意力的时候赶快跑出去,跑过这堵墙它们就不会来追你了。”


“看来很好玩~~的样子”她略带兴奋地点了点头,我则是非常无奈,看来这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确定她到位后,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握紧手中的榴弹枪,装上仅有的两发高爆弹,重复校准目标多遍后我开始等待时机。

  “现在搞定它的话我可能就要多带一个‘乘客’回去了。哎,怎么办呢,作为一个佣兵身边跟着个女人总不是件好事,对了我可以把她卖给别人当小XX,这样的话肯定可以赚点。”

其实现在这么想完全是出于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后面具体会不会这么做还得再议。

  最后,它终于转动脑袋,准备更新总部的指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时机阿。


我果断地按下扳机,榴弹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准确地命中了它的弱点,不过该死的榴弹却没有爆炸……

  “死X的老麦,我要是能活着回去的话一定告他卖臭弹!!”

正当我郁闷着祈祷有什么奇迹可以发生的时候榴弹爆炸了。

虽然只是炸断了它的几条腿但是它肯定没办法算出来我的准确方位了,趁它混乱的时候赶快逃跑……

   我冲出掩体,飞似的一把抓起还在迷惑着的女孩跑出城去。


花了老半天的时间才找到同行那辆没入沙海中的越野车,幸运的是上面的资源足够我们回家的了,不幸的是这些只够用来生活,没有到可以卖个好价钱的量,换句话说就是——这次等于白来了。
看来下次得去更危险的中城了,沮丧的我抓起旁边那根香烟就抽了起来

呃……别了,我的啤酒;别了,我的钱;别了,我的生活;别……


等一下,这香烟是哪里来的?


“你抽烟用不着点火吗?”

她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我,顺手又递给我个打火机。


“你这家伙真会藏东西啊。”

要知道,一包香烟可以值一个礼拜的食物。


“你说的‘这家伙’是指我吗?我的名字不叫‘家伙’,我叫彩绫,你呢?”


我怎么把她忘了,这样的话也不算白来,运气好的话她还能卖个好价钱。


“翼。”


虽然我没有和“货物”交换姓名的习惯,不过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大名


在短暂的相互了解后,我想即使这个女孩说她是乘坐时间机器过来的我都会信,因为她对这个地区的过去可谓知之甚少,我都在奇怪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照理来说能有这种认知程度的也只有外星上出生的大小姐了,但是那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傻到把自己的孩子送上战场,除非……除非她是被放逐的。



第二节:家乡之城
  家,终于到家了,漂泊了一周的我终于得以活着回来,‘管它什么钱不钱的,可以活着回家就已经不错了’我突然涌现出这样的想法。

  “咚……”

兴奋的我一脚踢开车门,猛地跳出车去,而身边的“乘客”则大惑不解地看着我。


“看来就是这儿了。”


我在沙土中摸索了好一阵,好容易找到机关,然后猛地按下按钮……

“兹……嗡……”


齿轮开始转动,地面开始下陷。

“翼!我们开到流沙堆里了!!”


看来她对“全息成像”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可言,我只得耐心地向她介绍虹膜投射之类的我也不怎么理解的知识。


  “啪~”


灯打开了,我们已经来到了地下,我钻回车子往深处开去,看着她那好奇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来,过路费一包烟。”

我笑着丢给他一根烟,说话的是我的‘前’徒弟,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运气,本来也要当佣兵的他竟然捞到边防守卫这份好差事。


“这么小气?就一根啊,你别以为我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趾高气昂地拍了拍边防队长的徽章,摆出一副‘你也有今天’的表情。


“你以为我愿意,这次真的没有什么收获,噢,对了,把失落之城列为暂时禁止进入的名单里,有铁家伙们在里面伏击。”

  “啊?你被伏击了?还能活着回来!真不愧是我师傅~”

他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为了骄傲,好像是他刚从战场回来似的,他身边两个小兵窃笑着。

  “别忘了公布我的警告,下次再见!”


趁他还在陶醉着的时候我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全然不顾他在后面大叫‘下次等着’之类的话。

就这样,我回到了我的家乡——世界第三大的地下都市,赛拉菲尼斯。




中午,一丝“阳光”直直地照着我,使我不得不张开眼睛,有多久没有这么踏实地睡过了,身上还穿着战斗用的紧身衣,似乎昨晚回到家后把枪一扔就睡下了。
  我起身准备简单解决空空如也的肚子,不过眼前的不可思议事件让我停止了思考。


“这……这真是我家吗?”

熟悉的家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因为周围一切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一切都被精心地布置过,当然也不排除我昨天累昏头跑到隔壁人家去,不过没这可能,真这样的话我早被隔壁那个家伙连人带枪一起扔到大街上去了。


“啊,你醒了?我还以为你昏过去了呢。”

是我带回来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彩……彩什么的……不管了,先找谁去敲顿饭要紧。


“那个,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本来有做早饭的说,不过看你没醒所以没叫你。”


看来当初决定带她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总归先不用担心外面吃的太贵的问题。

  “对了,这些都是你做的?你的手艺蛮好的。”


诚然,如果她在那些饭馆旁摆个小摊,那个饭馆铁定破产。

“太好了,这个是早上的时候住在隔壁的小妹妹教我的。”


不会吧?这样的话那个家伙一定郁闷了,因为很明显的面前这这个徒弟已经超过了师傅。

  饭后,我便开始为下次出行做准备——修车,矫枪,清点弹药,而她则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不知从哪要来的书。


  很快,夜幕降临了,虽然对地下城市而言是没有什么白天晚上之分的,但是为了防止生活没规律所以有人发明了能模拟早晚的大型全息图像放射装置。

  她站起身似乎要去准备晚饭,这时我拉住她,把她带出房子往外街走去。


  “嗯?怎么了?肚子不饿吗?”


  “哦,是的,陪我出去逛逛吧。”


现在我怎么可能对她说‘我要把你卖了’这么直接的话呢。


去酒馆的路上,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或许是我第一次当人口贩子的原因吧。


没办法,虽然佣兵是被认为最有钱可赚的职业,但是过着的却是在刀口舔血的生活,说不定哪天就……这样的话她的生活或许就会比现在更加艰辛。


我就这么掩饰着自己的罪恶,走在满是自责的路上,带着还开心地向我微笑的她往酒馆走去。


  “叮……”


因为还没有到营业时间,所以现在酒馆还有多少客人,不过我要找的人在那里,我向她走去,这时某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去。

  “听说你在失落之城遭到伏击了,是吧?告诉我详情吧,我帮你宣传宣传。”


是老麦,我们这城最好的军火商,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他。


“是你啊,我正好要宣传一下你卖的弹药是臭弹。”


“有…有这回事?不可能吧,我以我的名誉担保…那个,你不说,下次我给你你6折优惠。”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臭弹还有下次的话你就别混了。”


老麦唯唯诺诺地走开了,我也该办正事了,但是当我回头的时候彩绫却不见了。


奇怪,难道她回家了?我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她的身影后我也离开酒馆向家走去。

第三节:彩绫的归属


“老哥,你回来了啊~昨天回来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呢!”


奈奈就这么扑上来抱住我,她就是前面我提到的走错门会把我连人带枪一起扔出去的家伙,她是我师傅的妹妹,师傅失踪后就由我暂时当起抚养她的“义务”,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她现在似乎就把我当她亲哥哥看待。

  “拜托,这粘着人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可爱,被人看见可不好。”

  “不要嘛,谁让我老是看不见你啊,兄妹间表示亲热又没什么不妥的,哈~难不成你…你怕被早上那个姐姐看见?对了,刚才敲你家门怎么没有人应门阿。”


她就这么用连珠炮似的语速说着,思维要跟上她的语速也是需要长久的训练才能练就的。


“知道了,我家没人所以没有人应门对吧。”


头已经有些晕了,这么说的话彩绫应该没有回家,那么她会去哪呢?

“早上那个姐姐呢去哪了呢?她好厉害啊,就一个上午就学会奈奈我所有的厨艺了。”

“她……那个去酒馆…有点事,然后走散了。”


我说的全是实话,在‘名侦探奈奈’的面前说谎的唯一下场就是被追问到说实话为止。

“锵锵…锵…锵……‘名侦探奈奈’登场,老哥你刚才的话经过我的推理认为要么全是谎话,要们隐瞒了重要的部分,因为老哥一说谎就会吱吱唔唔的,证据在此还不快从实招来!”


寒,这么快就变身了啊?天地可鉴,我说的全是实话!!虽然的确隐瞒了一些没说。


“咳哼,经过我对老哥的心理分析,你一定是嫌姐姐麻烦想把她卖了,这是不行的,只要有我在就不允许老哥你做坏事情”


师傅,快回来吧……我认为你妹妹一定会是个好侦探的。

“好,为了证明我不是说谎,现在我就去找你姐姐回来!”


现在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借机逃跑,乘她还在想台词的时候。

“知道了,我会等你和嫂子回来的。”


我跌倒了…在战场上如履平地的我跌倒了……


“对不起,客满了,请过会儿再来,虽然不能保证过会还有位子。”

刚到了酒馆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今天的客人也太多了吧,我还没进入人群就被酒馆老板拦住,使得我非常疑惑地看了看表,这时间离营业还早着呢!怎么回事?

“噢,是翼啊,请进,我还有事求你呢,快进来。”


看清是我后老板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笑嘻嘻地拨开人群让我进去。

“那个女孩子叫彩绫对吧,你可以让她每周来酒馆两晚吗?我出一周,不,两周的薪水。”


他就这么自顾自地说着,我还在一头雾水状态,不过当我走到吧台的时候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彩绫穿着不是这个时代的衣服调着不是这个时代能够想象的调酒方式,你见过有谁能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同时让三个酒瓶在空中方向相反地转而后丝毫不差地接住洒落的酒水,最后在酒瓶落地的瞬间全部接住……


“好~再来一个”


台下众酒鬼们的叫好声此起彼伏,使得我都有些想喝采的冲动。

“啊,翼,你来了啊,刚才一转眼你就不见了,不过老板教会了我如何调酒,你看,我做得不错吧。”


又是现学的吗?看来我带回来个了不得的人物,现在想卖掉她的想法已经烟消云散了,当然奈奈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家吧。”

我说着走出酒馆,彩绫微笑着跟着我,全然不管背后的顾客有多么的不满,还有酒馆老板叫得有多惊天动地。哎,以后麻烦了,我这么想着。




第二章:变故
第一节:奇怪的委托


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并且无法挽回地走向灭亡——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


“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轰醒,我挠挠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上面显示着早上2点。

  “你敲门也不看看时间啊,知道打扰佣兵睡觉的下场是什么吗?!”

我也懒得起床,想先把他们轰走,有事天亮再说。

  “咚……咚。”

敲门声变得有节奏起来,这个节奏是我和我徒弟,也就是现役边防队长约定的紧急事件暗号,

我不得不披上衣服打开门,果然徒弟摆着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站在那。

  “怎么了?你X的敢说是来串门的我非揍扁你不可!”


我扬了扬拳头,只见他的眼神闪过一丝恐惧,看来他对以前我的“魔鬼训练”还是记忆犹新,刚才那副得意的表情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啊,那是当然,没有急事我也不会打扰师傅你的美梦,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说着便拿出一张卷着的委托书,上面还敲着什么大印,似乎是很有来头的委托任务。

  “看,这个委托如果完成的话可是有好几十万呢,这样的话你可以天天泡酒吧了。”

他指着上面一堆零向我说道,虽然我不怎么喜欢泡吧,不过这么多的钱还是非常非常诱人的,我把目光投向委托条件一栏。

  “本次委托参与人数不限,地域不限,作战装备自理,完成委托后将一次性发放800000赛拉圆,委托细则请向各地边防队长了解。”


看来是主城安斯托蒂雅传来的委托,从这大印来看似乎还是官方的。


  “怎么样?师傅,我够孝敬您老人家吧,看,半小时前接到的委托第一时间就给您送来了。”


“嗯,不错,不过我不感兴趣,,这份委托还是给别人吧。”


转念一想,有多大的报酬就有数倍于它的危险,如果贸然接受可能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哎?这个…我,你,你不接吗?这次的委托目标地点就是你上次去的失落之城,而且如果你去的话我会申请帮你要到非常好的装备,而且不管完不完成都送你了……”


我伸向门把的手停住了……


  “让我考虑一晚,明天晚上答复你。”

不得不说我动心了,因为这个时代还用M4A2后期型的佣兵估计就我一个了,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寒酸,但是要找到个不贪心的军火商可是比登天还难。



到早上了,我从徒弟走后就没睡着过,现在可以说被现状威逼,又被徒弟利诱。
  “啊,你醒了,今天的早饭和以前一样可以吗?”


彩绫打开门,探出头来对我说着,转眼间她进入我的生活也已经有半个月了,我对外‘宣称’她是从外星被流放来地球的大小姐,现在的身份是我找来照顾奈奈的女仆,不过奇怪的是她自己似乎没有过去的记忆,用她自己的的话说就是“我不认识过去的自己”


  “可以啊,剩下都交给你了。”


  “好的~~”


看着她打理得那么井井有条,我也放下心来:就算我有个不测,凭我的积蓄外加彩绫的照顾奈奈应该可以顺利成人的吧,于是我决定冒这个险。

   “彩绫姐,我哥起床了吗?上次那本书看完了我想再找他借本书来看。”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论年龄来说她们俩应该差不多大,但是奈奈就是喜欢叫他姐姐。

  “主人他现在应该在换衣服,书我帮你拿吧,你要什么类型的。”


绫的习惯就是叫我主人,虽然我是极力反对,但完全没有成效,导致周围一圈人都对我们产生不必要的误解。


“嗯……关于…随便啦,只要能解闷就好。”


突然觉得也是时候为她找个老师了,就现在这个样子比闭门造车好不了多少。

  “老哥,你换衣服好慢哦~”

我刚开门,奈奈的抱怨声便扑面而来。

  “哎,你也要体谅你老哥我在外风吹日晒烙下的一身毛病啊。”


“是吗?那么我……”

说着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的胳肢窝伸去,但还没到攻击范围就被我挡下了。

  “还说一身毛病,你能以这样的速度穿衣服的话准破世界纪录。”

  “两码事啦!你见过有谁用肾上腺素穿衣的?”


“根据我的推理,你一定是因为听见奈奈的声音才故意晚出来的!”

她这次连变身都跳过了,就那么气势汹汹地说着,有机会一定送这家伙去侦探学校……


“哎…你也别这么想嘛,你老哥我会是这么坏的人吗?”


“我认为你是!!”


“啊,有谁来帮帮我……”


书房里突然传出绫的惨叫,我和奈奈赶忙跑去一探究竟。

只见她非常无奈地被书海所淹没,说起这些书,其实是上次某奸商跑来搞上门推销以教育孩子为理由买的,使得我差点就把旧世界的‘世界名著’都买全了,在他走后我就后悔了,因为这些书在废墟要多少有多少。

  “嗬……得救了。”

等我们把绫从“书海”中刨出来已经是中午的事了。

  “决定了,今天就整理书房吧!”

随之而来绫复仇似的号召顺便也标志着午饭的延迟。

  “为什么啊?这些东西找个时间扔到大街上不就完事了,还特地去整理干什么?”

  “啧……啧,老哥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书乃精神之食粮也,弃之如土则尔将入土。”

她就这么闭着眼睛摆摆手,
好像很有学识的样子,让人看着不爽。

“痛啊……你打我干什么啊!”
我的手刀就这么砍上她的脑袋,好歹我以前也上过几年学,虽然没有完全听懂她的意思,不过听出来她在嘲讽我。

  “原因你心知肚明!。”

我抛下这话便和绫整理书去了,而奈奈则嘟囔着嘴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晚上,好容易摆弄好书房的我们围坐在桌子上共尽晚餐,一天没有进食的我显得狼吞虎咽,而奈奈则学着绫非常淑女的样子吃着饭。
  “咚咚。”

这时有人敲起门来,看来是徒弟来了,不对,现在如果来的话可不就……

我还没有和奈奈她们说过委托的事呢,万一现在要出发的话一定会引起她们的不满。

  “呃,我来开。”

我阻止了正想起身的绫,自己跑去打开了门。

  “师傅,现在是晚上,我是来送‘家伙’的。”

徒弟笑着对我扬了扬手上那堆看似很先进的装备。

  “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约定的时间是明天,而且现在我不希望你出现在这里!”


  “昨晚你不是说‘明天晚上’吗?”


  “看,你记错了吧,你是今天早上2点来的,今晨的明天也是今晚的明天!”

趁他还在理解我那堆拗口的话的时候我果断地关上了门,徒弟也识相地没有再次敲门。

  “是明哥哥吗?他找你有什么事?”

奈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的口气中略带一丝焦虑。

  “其实是这样的,我要再去一次失落之城,不过完成这次委托以后就不必再冒什么险接委     托了。”

还是趁此机会向她们说明一切吧,隐瞒下去会造成更大的误解。


  “这回是委托吗?要去长时间?奈奈我不会反对你,我会乖乖地和彩绫姐在家等你的。”

她确认我下定决心要去后便开始安慰我,但是脸上早已写上了无奈和悲伤。

  “去失落之城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去!”


绫一反常态地用异常坚决的语气说着。


  “不可以,委托太危险,绝对不能带佣兵以外的人去的!”

我也得坚决点,这么危险的地方绝对不是一个女孩子游玩的场所,况且我还不知道这次委托的具体内容。


  “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从何而来,只是想确认‘彩绫’到底是不是我的名字而已。”

两行眼泪从脸颊滑落,她那么看着我——眼神中同样充满了悲伤,我突然觉得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我也明白你的痛苦,关于你的身世我会帮你留个心眼的,奈奈就拜托你照顾了…。”

  “呵……明白了,我会照顾好奈奈的,你放心吧。”

绫见我已经铁了心单干,便放弃了想要一起去的念头,转而给了我一个微笑


“其实明刚才是来通知我出发时间的,半小时后我就要走了。”

现在的气氛使得我不得不准备离开,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还不去明天我就不会去了。

  “那么让我们先吃完这顿饭吧。”

我坐下来,捧起碗嚼着本该非常美味的饭菜。

半小时如同半分钟般快速,时间总在你不经意间溜走,特别是在你极力想挽留的时候。


  “那么,我走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说罢我便带上装备,关上门向早已等候在外边的徒弟走去。



第二节:委托的详情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么说你决定要接这个委托咯?”


“废话少说,把详细的情况告诉我。”


  “好,现在开始委托的简报,首先,你知道什么是‘人造卫星’吗?”


这个词只在书本上见到过,说是当初那帮高官移民到外星的时候为了防止被追击,就自爆了所有人造卫星,使得地球的外层空间充满了残骸,使得飞船之类的根本飞不出去。


  “你当我是文盲啊,人造卫星不就是人造的卫星吗?”


具体功能还不知道,总之那些行动直接产生了由残骸组成的‘第二条银河’。

  “你还真是个文盲……以前老师不是都教过吗?你都还他啦?”


说起来以前老师好像提到过卫星中有个叫做‘间谍卫星’的,好像还能探测到大型地下工事之类的用处,难不成……


  “我们怀疑铁家伙们在研制‘间谍卫星’之类的最新型的武器,而失落之城是最有可能的研究地点,所以此次的目的就是去确认。”

  “看来这次是上了贼船了。”

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接这个委托了,搜索整个城镇起码要一个半月,而且还要冒着随时被围的危险。

  “放心,不会叫你单干的,主城也有派人过来,加上本地的大概十来人吧。”

  “不早说,这样的话我退出。”


和正规军还好,和同行的去的话就算不被那帮机器人杀掉也会在回程的时候被同行干掉。


  “哎,你等一下啊,你当主城的人是吃素的阿,放心,不会有人暗算你的,况且……你不要这些装备了啊。”

说着便像个老练的军火商般介绍起这些装备的功能来引诱我。


  “……………………”


就这样,我被‘利诱’上了这班贼船,主城来的竟然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位女性。周围一大票都是平时见面就大开杀戒的同行,先不说信任,光看他们的样子就是不能随便搭话的主。

  “各位,都准备齐全了吗,再过会就要出发了,行程大约为半个月,我负责联络总部,执行任务中如果碰到相关的线索就直接向我汇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无线电……”


最先开口的是总部来的那个,她的语气感觉像是导游在介绍旅游地点,不过她的那些‘注意事项’完全都是对菜鸟说的,对于身经百战的我来说这些都快是神经反射了。


  “呵……欠。”


看来有人赞同我的意见,我也跟着打了个哈欠。


  “……好了,现在我来介绍以下这次行动的副队长——翼,他上次在失落之城遭受伏击的情况下成功逃脱,所以他对地形非常熟悉,要打听的可以过会在车上向他请教。”


周围那堆人便扭过头看着我,天……我还打着哈欠呢,而且Pose极为不雅,算了,反正佣兵也不会在乎这些,不过我什么时候被任命为副队长了啊?

  “这次行动的交通工具是两辆重型运兵车,长车由翼开车我来指挥,后车由……”


我汗,连开车的都指派好了,就差指派谁负责打瞌睡了。


好容易熬过她的那长达两个小时的长篇大论后,我们终于出发了。


  “听说上次你去那里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女孩子?”


正想着怎么打发无聊的驾驶时间的时候身边那“长官”突然向我搭话。

  “是啊,我估计她是被在外星的那些人流放过来的。”

  “哦?你有什么根据吗?”


她眼睛突然放光,好像引起了她的兴趣


  “怎么说呢,从她的穿着吧,而且似乎有短暂失忆的症状。”


  “你这样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就算是用降落舱,那也会在落地之前被打得粉碎吧。”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也想到那周围好像没有什么东西降落的迹象,而且就算成功降落她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主城听说过铁家伙们似乎准备着手研发什么东西,也有可能它们会趁着这机会在她


  身上放个跟踪器什么的。”

不会吧,真这样的话赛拉菲尼斯就危险了,但是我转念一想,当初进城的时候虽然感觉不到,但是通过的各类检查不下百个,要是有跟踪器的话早就探测出来了。

  “我觉得你这样的理论也站不住脚啊,赛拉菲尼斯虽小,但是探测设备也是齐全的……”

  “警告,发现疑似飞弹的物体快速接近中。”


我还没反驳完就被探测器的警报声打断。


“2号车辆进入紧急状态,切换至电力行进并发射干扰弹!”

看来2号车可能是在用柴油机,柴油机的声音和热量被铁家伙的防御导弹发现了。


  “警告,敌导弹已进入攻击半径,侦测到锁定信号。”

干扰弹刚放出就听到更加紧急的警报,

  “注意,敌导弹已锁定干扰弹,请迅速离开9点钟区域。”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并关闭发动机,让车子靠惯性开,这样的话就确保不会中弹了。

  “你还蛮老练的嘛。”


长官笑着赞许着我,想当初,我的第一辆越野车就是这么被毁的,当然吃一亏长一智了。

  “胆小鬼们,来飙车吧!”


这时候背后突然响起柴油机的轰鸣声,以为已经平安无事的2号车飞快地超过我们,并用无线电放出挑衅的话。

  “真是一堆菜鸟!”


后面三个家伙不约而同地说着,这时候警告他们已经来不及了,况且这样做我们也有可能会被波及,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转弯停下,然后祈祷别被波及。


车刚停稳我们就听见两枚导弹呼啸着从我们上面掠过。

“轰……”


随着两声巨响也标志着我们就此少了几位战友,在战场上菜鸟要不就是迅速成为老鸟要不就是迅速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要是当初我记得叫他们自始至终使用电力发动的话该多好……”


后来的路上我们再也没说什么,“长官”也就自顾自的忏悔,虽然死去几个同行是常有的事,但是就这么以战友的身份在面前死去的还是让人觉得沮丧。

  经过一天多的车程,我们很快到了失落之城的城郊,我们5个人虽然互相没有说什么但是都能各司其职,这点默契使我不免有些感触——或许偶尔一起干一场也不错。

我们在路上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抵抗,因为和我一起来的同行们都是老鸟,在那帮铁东西发信号之前就能搞定它,而最让我吃惊的就是“长官”了,只要在射程之内,所有的铁家伙两秒之内铁定短路。

  “有情况,在这里停一下。”

一台重型机器人蹲在不远的某处,似乎在守卫什么,不久便来了辆车,似乎装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因还有不下8台中,重型机器人在守卫,这时候贸然进攻都是自杀。

众人在短暂的商议后便决定尾随它们,等它们到目的地了再各个击破。

长官负责信号跟踪,我负责截获它们的联络信号并破解,其他人则负责警戒与辅助。

  “奇怪,信号怎么消失了?”


  “我这里也是一样的……”

  “看来似乎他们进入地下了。”


我们慢慢摸进了它们消失的地点,与其他废墟不同,这个废墟的周围非常空旷。

  “报告,发现红外探测器。”


  “报告,地波探测仪发现有地下建筑存在。”

  “确认主要出入口与次要出入口。”


随着目标的消失我的责任便由侦测转为指挥,长官则在瞭望目标区域。


“呵……欠。”

他们三个非常尽职地搜索着,开了一天车的我却有些用眼过度。


  “砰……你被干掉了~”


长官就这么开着玩笑,其他三人也愤愤不平地看着已经睡迷糊的我。


  “其实叫你起来是有目的的。”


“怎么了?”


“我们发现了一个通气管道,经探测长度估计有40米,而且直通主管道,不过大小就……”


她为难地看了看周围几个人,的确,以体格我算是最瘦小的一个了,而且总不能叫一个女生钻这么狭窄的管道吧。



第三节:委托的结果

当我进入所谓的通气管道后才发现上当了,你见过被水淹没的“通气管道”吗?好在他们在出发前给我一个有通气功能的东西,不对,看来他们是有预谋。

哎……真是地狱啊,狭窄又漆黑的“通水管道”里我开着夜视仪都看不见什么,不时地有非常诡异的东西从面前漂过,不管了,反正到后面我也有些麻木了。


  “翼,你快到了,在你前方10CM处有个向上的出口,那面直通主管道。”


半植入式耳机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特别响亮,不过它带来的可是好消息。


  “我X的,回去一定要独吞委托金!”


好容易到了主管道的我发现我又上当了,这哪里是通气管道,这么大的空间足以放下一整排攻击机器人,而且周围满是探测器,而我 “恰巧”又带有警报干扰器……

当我胆战心惊地摸到管道出口的时候一个偌大的身份识别装置出现在面前,这下麻烦了。

  “翼,是不是碰见身份识别了?…唉,你们别笑!我正在传达命令呢…那个,破解装置在你左手边第二个上衣口袋里。”

旁边三个同行窃笑声随着指令也“传达”了过来,果然我被算计了,下次绝对不能像这样被他们当猴耍了!

  “嘟!!嘟!”


当我离开管道向中央控制室挺进的时候金属探测器以最快的频率响起,这说明周围起码有七台以上的机器人在向我这里快速靠近,我一下子慌了神,原路返回已经来不及了,对了,刚才经过的那扇门好像没有身份识别,我赶忙往那边跑去。

  “吱……嘭”


门自动关上了,灯也随之打开,这里是休息室,不过机器人为什么要休息室啊?唯一的解释是这里原本该是失落之城的地下工事,此时外面传来了猎杀机器人跑过的声音,根据声音判断有不下九台,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它们难道发现我进来的地方了?真这样的话我就完了,唉,车到桥头自然直,现在也不可能跑回去了。

  “翼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些机器人似乎只是侦查的,还有,你现在所处的房间正好有个管道直通中央控制室,只不过有些长罢了。”


管道……又是管道,我是不是和管道有仇啊??我讨厌管道!!我在心底大喊着。

这个管道比预想中的长,而且因为材质的关系夜视仪不起作用,我不得不把它调到热感档,热感的好处是它能够穿透薄薄的管道看见管道外的发热物体。

  “这个是什么东西?!”


热感突然传出一个模糊的影像,随后相类似的影像又接二连三地出现,从轮廓来判断它们是……人类!!但是它们又完全不动,连呼吸的迹象都没有,正当我想继续判断的时候这些影像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鬼这个字从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你怎么不动了?发生什么事了?”

  “啊,没什么,只是爬得有些腰酸。”

我找了个借口就打发了他们,怎么能在这时候对他们说见到鬼了,而且现在也不是浪费时间害怕的时候。

  “我就位了,已发现敌方的主控电脑,好像没有什么守卫,而且只有两个探测器的样子。”

似乎守卫都跑去断我后路了,不过不能大意,既然主控电脑在这里那么也好办了,只要把它的电源切断,铁家伙们就不能协同了。

  “翼,你的任务是在电脑旁放个数据传输器,这样就可以知道它们计划的具体内容了。”


  “那我怎么出去啊?刚才那些铁家伙们估计还聚集在我的退路上!”

长官估计把我忘了……


  “这样吧……你可以考虑放个炸弹,在数据传输完成后炸掉主控电脑,然后趁它们当机的时候撤退。”


现在也只有这条退路了,我轻快地跳下管道,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主控电脑的主机,顺便在它后面放了个遥控炸弹。

  “数据已经开始传输,你可以撤退了。”


我开始原路返回,回去的时候那些鬼影又出现了一次,我也不再花时间留意它们了。


  “(杂音)翼,快点(杂音)电脑,我们……(杂音)”

上面大概出现什么状况了,难道刚才那些机器人的目标是他们?!完了,前面那段话估计是要我炸掉主控电脑,我没多想就按下了起爆按钮。

  “嘣……”

后面传来一声闷响,随之一阵气流袭来,好在快到头了,我被气流顶出管道,好在下面是快腐烂的被子,我没受什么伤,现在我担心的是上面那些人的情况,我也不管什么探测器了,拼命地向出口跑去,我记得那边是?

  “吱……”

自动门还能用,门刚开我就怔住了——不大的走廊里躲着一只“蜘蛛”而且枪口正对着我,但是它并没有开枪,我壮着胆踮起脚看了看它的探测指示灯。老天保佑,它现在似乎还在当机中,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嘣……”

随着最后一扇门震撼着倒地,我坐在被我改装过的机器人的肚子里面顺利地回到了地上,周围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在预定撤离点的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猎杀机器人,还有两只中型机器人倒在那。看来他们刚才大干了一场。

  “砰……”

一颗子弹就这么打了过来,但是对“蜘蛛”的装甲来说是无济于事的。

  “砰…砰砰…”

更多的子弹打来,我向开枪的地方望去,只见长官绝望地开着枪,我笑着向她举起了蜘蛛的主炮,然后瞄准……

  “轰~你完蛋了~这是报复你耍我。”

我对着麦克风说着,笑着跳下机器,看了看被吓得半死的长官。

  “喂,你没事吧?”

我拍了拍还没回过神来的她,然后恶作剧般地向她做了个鬼脸。

  “翼……你终于来了啊,我还以为我就这样完蛋了呢!”

她就这样抱着我,让我想起了奈奈,看来还吓得不轻。

  “其他人呢,他们难道?”

  “都逃跑了,还抢走了你辛辛苦苦得来的数据……”

她说着便哭了起来,我不禁感到悲哀,因为既然他们会这么想就说明他们不久也会为了那些钱而互相厮杀。

  “好了,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等它们醒过来我们就完了。”


我们往家的方向走着……似乎是永远没有终结的道路上充满了感慨,交通工具是我俘虏来的“蜘蛛”,本以为它会因为没有能量而瘫痪,不久我便发现它是太阳能的,讽刺的是曾经要我们命的东西反而成为了救命的工具,长官在一旁沉沉地睡着,估计是哭累了吧。
“叮~~”


机器人的探测器响了,我忙把信号线接到随身带的屏幕上

  “那个是?”


屏幕上只显示出一个模糊的人影,我马上用“蜘蛛”上的动能探测仪探测这个东西,但是它什么反映都没有,我紧张地看着屏幕,如果现在被铁家伙发现的话就别想逃跑了。


“嗡……”


热能探测器发现了什么,但是它报告的坐标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当我切换到热能显示的时候我怔住了,这个轮廓不正是昨晚在敌方总部看见的“鬼”吗?


  “叮!”


热感一下子失效了,屏幕一片雪白,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虽然佣兵的胆量都很大,但是面对影子般的东西我难免有些心寒。


  “吱!!”


我来没得及害怕,屏幕就这样又恢复了原样,好像只不过是接触不良……


但是我的确有看见人影,如果那人影是同行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太平了。


  “嘟嘟~”


这回是我的金属探测仪在响,与此同时所有的感应器都起了反应——左前方有什么人在互相缠斗。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啊。”


我在机器人里看着已经两败俱伤的同行们,他们的内讧似乎刚刚分出结果,胜利者正拖着受伤的腿往数据盒爬去,就在他背后几米一个垂死的同行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对他举起了手枪……


佣兵间的合作似乎只能预示着自相残杀,我捧着数据盒这么想着。



第三节:不完美的结束

   “嘣!!!!”


周围剧烈震动着,我从睡梦中被震醒,还没搞清楚状况又一阵爆炸传来……


   “你醒了啊。”


想起来了,昨晚和“长官”换班来着,现在应该出什么紧急状况了……我看着倒挂在我面前的她这么想着。

   “我走着走着就中地雷了,但是我记得当初这里没有地雷的啊……”

那个是主动地雷,有敌我识别装置,我大意了,竟然忘了还有这个防御手段,要不是蜘蛛的装甲够厚我们早就完蛋了。

   “先不说这个了,先把我弄上…不对,弄下来再说。”

好不容易解开她安全扣,她理所当然掉了下来,还撞到了我的脑袋,拜托,她还戴着头盔呢。

   “这点伤对你来说应该不要紧吧。”

她就这样对着还在数星星的我说道,天,下次绝对不更跟她出任务了!不,绝对不能有下次!


  ………………


   “呵……终于出来了啊。”

我们花了半天才让这个铁家伙翻回身来,但是它损坏程度已经不容许我们继续使用了。


晚上很快就到来了,气温骤降,但是晚上也有晚上的好处——我拿出师傅留给我的经纬仪开始测量起来。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3 06:54 , Processed in 0.12790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