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083|回复: 1
收起左侧

【同人】法鲁宾之砦———库拉迪斯vs本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4 10: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这篇文是法鲁宾之砦的同人,试着虚构一下库拉迪斯的敌人本特将军的剧本。红色的是游戏中库拉迪斯的剧本,蓝色的是原创的本特剧本。有两个结局(GE、BE)。其实真的很不自量力,法鲁宾之砦的剧本非常美,也许如同维那斯的手臂,望大家海涵。另这篇虽然是同人,但我希望能放在SH游戏所在区。


本特将军的设定:
一个小时候曾被法鲁宾人抚养过的敌国孤儿,长大后加入了法鲁宾敌国的军队成为将军,他的妻子是法鲁宾人,死于一次法鲁宾的入侵。



Part 1实现不了的愿望&无可改变的事

库拉迪斯的内心:  

谁都有实现不了的愿望,却对此无可奈何。  
虽然可以选择别的,但这个毕竟是实现不了的。  
这是理性和感情之间的东西。  
虽然知道该怎么做但感情上接受不了,谁都有这个时候吧。
但大多数场合下必须做出选择,是遵从理性选择正确的还是随感情意气用事呢?  
对吧,不可思议吧。.  
人们为何会因为无法作出选择而烦恼?  
虽然知道……这就和闭上眼捂住耳朵一样的道理。  
虽然明白但仍然希望。  
并且这时做出了选择……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现在有无论是什么都要去选择的信心吗?  

我有呃…  
抛开理性,随情感而选的本能。  
对,情感…  
我的话,会随着自己的意愿,哪怕是杀了某人也要活下去!  
先不说这么做已无路可退。对被夺走的生命来说也不过是辩解。  
我选择情感。  
……
不想失去故乡的情感。  
但是,一般场合下战争就是这样的吧。  
不管有多少理由,人与人之间的争斗,都是与理性背道而驰的吧。  


本特的内心:

谁都有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结局的事,却对此无可奈何。
我可以选择不出征,但与法鲁宾的战争却是不可避免的。
是逃避着让其他人来指挥战斗还是亲自出阵指挥?
为什么明明怎么选都无法逃避与法鲁宾的战斗,我还会烦恼?
我可以选择回避,然后对着所有的人说,
我没有毁灭过这个我曾经深爱过的国家,
没有诅咒过那边土地上曾所有深爱过我的人,
还有我那已经死去但仍深爱的法鲁宾妻子。
我的双手没沾染过这个国家人民的鲜血,
我没有背叛过这个我曾深爱过的国家,
法鲁宾的亡灵们,请不要纠缠我的梦境。
似乎无论怎么看,我都应该选择回避。

但是,很不可思议吧,我没有这样选择。
理性告诉我,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也许都认为这是件愚蠢的决定。
理性却又告诉我,国王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人民的选择。
我不知道我选择的是不是理性,
也许我选择的只是毁灭。
唯一的悬念只是毁灭的对象,是我,还是法鲁宾人?
不,也许我选择的是解脱,
长年来两国的对峙已让我的心疲惫不堪。
我是愚蠢的。
就连法鲁宾的灭亡与我无关这样简单的想法也做不到。
我选择了出征。
我不会也不想找借口,
我背叛了曾经所深爱的国家,
诅咒了曾经深爱我的人。
如果无法避免与曾经深爱的国家的战争,
那么请让我亲自来毁灭
所有的罪孽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如果在战争中我不幸身亡,
也许那才是永久的解脱,
那才是对这个曾经深爱国家的赎罪,
我想死?我不知道。
也许表面选择面对的背后是只是一个最懦弱的逃避。


Part 2
政治&正义


库拉迪斯的独白:

诚然,
没有永远的黑夜,这是事实。
但是,也存在不给你光明的人,这也是事实。
愚蠢的人误认为,用黑夜罩住民众的心,把阳光装进自己的藏宝库就是政治。
但是这样的国家必然会灭亡。为什么呢?
就像没有永远的黑夜,也没有永不沉落的太阳。

你不明白?拒绝降落的椭圆太阳,一定会遭报应。
如果想知道,就回自己的国家,看看坐在帝王宝座上的人就行了。


本特的独白:

诚然,
没有绝对的错和对,这是事实。
但是扪心自问,当你们在为自己行为辩解时就真一点感觉没有错?
幼稚的人错以为,只要打着“替天为民”的旗帜,掩盖住自己背后的私欲就算是正义。
但是正义不只是有一面高高在上漂亮的旗帜就行了,为什么呢?
因为总有人想要射下那高高在上的旗帜,让它坠落。
只有有能力让旗帜继续屹立不倒才算是当代的正义,
你不明白?失败者是从来没有资格来谈论正义的。
如果你想知道有没有永恒的正义,那么试着来做一面能永远不被大风刮倒的旗帜吧。


Part 3


库拉迪斯的演讲:  

——
大家请听我说。  

我是库拉迪斯,曾经是这个国家的骑士。  
我不会低头的。今天,帝王的宝座已空,我的地位也连装饰帽沿的作用都起不了了。  

王已经没了,王子也背叛了国家。  
这个国家连形式都没有了。  
剩下的只是我们曾经在此出生、生活的记忆而已。  
只剩下心中丢不掉的回忆而已。  

所以——  
要离开的人,现在就离开吧。  
这是一场必败之战,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珍惜回忆,到别的地方安安稳稳地生活吧。  
谁也不用责怪。怎么看这都是聪明的做法。  

好像这里剩下的已经没有聪明人了。  

敌人大军当前,连撤退想都没有想就放弃了的坏同伴——那就是现在的我们。  
诸位,这样也可以吗?  
不需要有牺牲的觉悟,现在需要的是为了生存而杀人的觉悟。  
这肯定是比死更难受的事。  

会被哪个陌生人怨恨吧,因为他们那重要的人被夺走生命的悲痛,与我们是一样的。  
谁都无法替代。我们肩负着必须生存下去的人物。  
大家有这个觉悟吗?  
只要心里那样想好了……  

和我一起出发吧。(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称为故乡的地方……  
努力活到最后吧……  


本特的演讲:

——所有的人听着
我是本特,这支远征军的司令。
今天,我们奉伟大的国王之圣令将去远征法鲁宾。

或许有人认为
从军服役只是公民义务,
行军野宿只是例行公事。
在作战时感情只是多余的累赘,
它会使我们的动作迟缓,
威胁到我们的生存,
影响到我们杀敌。
在战场上一个所谓的优秀战士要做的只是一个无情的杀人机器。
但我要说你们错了!

一直以来,法鲁宾与我国长期敌对,
长期的战争让我们失去亲人、朋友、恋人、家园。
是回忆,让我们懂得守护,
是失去,让我们明白珍惜,
是憎恨,让我们充满力量,
是复仇,让我们变得嗜血。

现在,法鲁宾的国王已经战死,
他们的王子也背叛了国家。
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了,
希望这是我们与法鲁宾的最后一战。

为了我们伟大的祖国,
为了守护我们想守护的一切,
君,让我们鼓起勇气,
以吾皇之名,彻底摧毁敌军。


Part 4



库拉迪斯本特

【本特】「残党只剩下一个人了,我还以为是多么了不起的女人」
库拉迪斯】「很遗憾,让你失望了......  
库拉迪斯】「我觉得您要找的就是我......

库拉迪斯】「据守在这座小小的城堡里,一名叫做库拉迪斯的异想天开的骑士,如果没有其他人,那就是我了。
库拉迪斯】「……
另外,本特将军,还有一件让您失望的事情。
库拉迪斯】「我们是不会投降的,这种想法是不会改变的。
库拉迪斯】「我们会誓死保卫这座城堡。
【本特】「别以为你会得逞。」
库拉迪斯】「即便这样也不会顺从你们的。
库拉迪斯】「当然——

库拉迪斯】「我也没有睡安稳觉的打算。
库拉迪斯】「你们不想睡个安稳觉吗?
库拉迪斯】「本特将军,让我告诉你,你回国后要头痛的事情吧。
库拉迪斯】「以后,你会一直被噩梦纠缠着。
库拉迪斯】「如果想睡个安稳觉,那么是要退兵,还是要把我们法鲁宾的人民全部消灭,二者择一吧。
库拉迪斯】「你没有别的路可走,我说完了。
【本特】「正是为了结束这个噩梦,我才出现在这里。」
【本特】「库拉迪斯,看起来只有以你的血来祭祀,我的噩梦才会永恒的终结。」
【本特】「没有杀人和被杀觉悟的废物只能去玩军事游戏,而不是出现在这样的战场。」
【本特】「现在,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本特】「包括……你的痛苦」
【本特】「……我的软弱。」

【本特】「觉悟吧,库拉迪斯。我说完了。」



Part 5保留&毁灭


库拉迪斯

库拉迪斯】「好像没有听从吩咐啊。
】「可是,我讨厌逃跑。
库拉迪斯】「……林,你……
】「大家都在战斗吧?为什么我不行?我也是这个国家的人!!
】「就因为我是孩子?!

库拉迪斯】「……确实是
】「你也太狡猾了吧!!
库拉迪斯】「当然了,我是很狡猾……
库拉迪斯】「我任性地想让你活着,在某个地方平静地生活。谁都不想丢弃自己的故乡,你也有这种想法我能理解。
】「那为什么……
库拉迪斯】「我希望有人能够记住,即使我们的国家很贫穷,它也是一个温暖、舒适、幸福的地方。
库拉迪斯】「留在这儿,即使能继续生存下去,看到的也只会是一个荒废的国度。即使什么时候重建了,那也不会是跟记忆中的相同的地方。
库拉迪斯】「所以,我想让谁留住。留住曾经幸福的风景,记住悲剧发生之前的这个国家……



本特玛亚

【本特】「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玛亚】「好久不见,本特,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是一个没成年的孩子。」
【本特】「真是遗憾,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形式见面。」
【玛亚】「不,在我收养你之前,曾有预言者说过你就是那个决定法鲁宾命运的人。」
【本特】「那为什么当时您还是收留了流浪的我?」
【玛亚】「预言者说国家可能因你兴盛或消亡,我想赌一下」
【本特】「结果让您失望了,您后悔吗?」
【玛亚】「我成了法鲁宾的罪人」
【本特】「不,所有的……都是我的,您不必自责」
【玛亚】「本特,为什么率领这支军队的人会是你?」
【本特】「没有人比在法鲁宾长大的我更了解法鲁宾城堡的弱点。」
【玛亚】「是被迫的?」
【本特】「不,是自愿的」
【玛亚】「为什么?」
【本特】「我的法鲁宾妻子珀罗涅珀,死于4年前法鲁宾的入侵。」
【玛亚】「是为她复仇?」
【本特】「不,是想完成她的遗愿――结束两国之间的战争。」
【玛亚】「于是你选择了摧毁法鲁宾这条路?」
【本特】「现实已经证明了,民族的利益是无法分享或共存。」
【本特】「长期的战争已经使两国死去了不计其数的人民,」
【本特】「和平共存已不存在可能,」
【本特】「只有其中一国灭亡才能斩断憎恨的锁链。」
【本特】「为了不让我国战乱中死去的人的血白流,」
【本特】「即使面对的是曾经长大和深爱的国家,」
【本特】「即使不被人理解、被认为无耻、被称为背叛者,」
【本特】「我也要消灭法鲁宾的残党。」
【本特】「当然,我不会说我这么做没有私欲,」
【本特】「我还没有虚伪到那种程度。」
【本特】「所以这一次,我要亲手了结,用我这双沾满法鲁宾人血的双手。」
【本特】「……或是用我自己的血。」
【玛亚】「你是认真的吗?」

【本特】「当然。」
【玛亚】「那你就先杀了我吧,曾经抚养过流浪的你的人」
【本特】「……」
【玛亚】「怎么了?下不了手吗?你的觉悟只有这种层度?」
【本特】「……」
【玛亚】「本特,你这样是无法结束这一切的。无论对你的国家还是你个人都一样。」
【本特】「我明白了,如果下一次在战场上你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毫不迟疑的动手的。」
【本特】「我不会逃避原本就属于我的罪恶。」
【本特】「对您的养育之恩,我无以为报,甚至连死都做不到。在这里我给您跪下了。」
【本特】「不是我害怕死亡,而是现在我有了要守护的人。」
【本特】「蝴蝶在破茧后才会知道飞行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本特】「流浪的孤儿在得到了关怀后才会明白孤独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本特】「我不想他们重演我童年的悲剧。」
【玛亚】「这也许就是你的命运吧。本特,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逃避和害怕命运的审判。」
【本特】「那么您的命运审判结果是……」
【玛亚】「赎罪,一个法鲁宾罪人用鲜血或生命的赎罪。」

BE:命殒


Part 6公平&幸福


库拉迪斯本特

库拉迪斯】「没有想到吧,本特将军,」
库拉迪斯】「曾拥有绝对优势兵力的你的眼前却是我的这把被雨和血浸透的剑。」

【本特】「相似的脸,不同的眼神。你让我想到了我的亡妻——珀罗涅珀。」
【本特】「是啊,这一次,我彻底的败了。」
【本特】「预言说我是决定法鲁宾命运的人,却未能料到决战的胜负。」
库拉迪斯】「或许你输给的不是我。而是天意。」
【本特】「火因为出人意料的大雨而熄灭,这是上天再一次给法鲁宾的恩惠之雨,我又一次被抛弃了。」
库拉迪斯】「本特将军,愤怒吧?心有不甘吧?觉得很不公平吧?」
【本特】「不,运气本来就是成败的重要因素。在我的人生和字典中,从来没有过“公平”这个词。」
【本特】「人的出身、容貌、寿命、财富、荣誉、家庭都不同,没有什么是真正意义上“公平”的,」
【本特】「甚至有些所谓的“公平”,不过是不幸的人的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本特】「孤独、贫穷、无家可归伴随着年少的我,出人头地成为将军的我却是要毁灭我曾经耳儒目染的地方。」
【本特】「兵力处于优势,深谙法鲁宾城堡地形弱点,又特地选了自认为最不可能下雨的那天……」
【本特】「但……还是失败了。」
库拉迪斯】「本特,投降吧,这里曾是你长大的地方,还有玛亚。」
【本特】「我很高兴,玛亚还活着……但是……」
【本特】「库拉迪斯,如果你是我,会投降吗?」
库拉迪斯】「……」
【本特】「这就是我的答案。」
库拉迪斯】「你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本特将军,」
库拉迪斯】「现在,我手中的剑即将结束你那不幸的人生,有什么遗言或需要我做的事吗?」
【本特】「一生中有着太多的不幸,但我知道,我还不是那个最不幸的人。」
【本特】「出身、容貌、寿命、财富、荣誉、娇妻……」
【本特】「拥有什么才是最大的幸福?没有什么才是最大的不幸?」
【本特】「四年珀罗涅珀临死前,我才明白。」
【本特】「‘本特,即便能预知自己是死于法鲁宾人战争,我也会不后悔和我相遇、相爱、结婚。’」
【本特】「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弥留之际,能发自内心的说出一句“无悔”。」
【本特】「曾经有过犹豫和彷徨,而痛苦更是至今没能散去,」
【本特】「但是我不后悔在两国中自己的决定,哪怕是等待我的是这样的结局。」
【本特】「终我一生,一片无悔……」
【本特】「那就是我的遗言。」
【本特】「雨停了,还出现了些许阳光,」
【本特】「这是上天你对我的临终前的怜悯?还是你不想为我这样的背叛者哭泣?」

【本特】「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本特】「珀罗涅珀,对不起,我没能完成和你的约定。」
【本特】「玛莎、维尔特,对不起……」
【本特】「库拉迪斯,将你的剑对准我的心脏,以最快的速度刺去。」
【本特】「我……想堂堂正正的死于战场。」
【本特】「这是我……本特,最后、也是唯一的请求……」

BE END



GE:魂寻


Part 6&


库拉迪斯:

是的,但却不会永恒。
但也不是毫无价值。
只要是有形的东西都会坏掉。无论哪个国家都会有灭亡的一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
……  
我只想守护现在我所珍惜的。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而已……  
你觉得太微小了吗?
这离大义的名分确实很远。
但是,不管打着多么伟大的旗号,如果描绘出的只是幻象,那么谁也不会幸福。
所以,我……  
所以,我只想用自己的手,握住自己想守护的。
那肯定谁也不会提及我,而我死后也什么都不会留下来。
这样就好了。
我并不想成为英雄,所以也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
所以——即便不是永恒,那也没关系。

……
是实现不了的愿望啊……  
我应该说过吧,本特将军。我只能头枕这座城堡陷入永眠。
地狱之火包围城堡,将我焦灼,一切就将化为灰烬……  
……
但我不会后悔。
殿下,您为什么还不进来?
是在想现在的我,还会不会再创造一个奇迹?
很遗憾啊……  
我不是神仙,也不是恶魔,只是一个骑士。
到最后也只是一个骑士……  

本特将军,奇迹——  
——
是不会出现的。
能出现的,都是能叫得上名字来的。
如果有时遇上了不知该如何命名的奇迹……  

……
啊,到了分别的时间了……  
那就是,我——库拉迪斯……  
……
最后的问候……


本特:

有形的东西终会坏掉,
无形的东西终会被人所遗忘。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但决不是没有价值。
所以人类才会想
在有形的东西即将坏掉时转为无形,
在无形的东西即将被遗忘时转为有形,
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为的只是那几乎不可能的永恒。
于是有了有型的文物、建筑和无型的精神、信仰。
但如今,我要用火摧毁你们那些能让人想起法鲁宾过去的有形东西。
这样才能让我国有形的东西的损失降到最小。
无形的东西终究是由有形的东西所创造的,
虽然它可能和有形的东西一样,
是丑陋的、罪恶的……
我只想守护我国现在那些有形的东西,
哪怕那些有形的东西所能存在的时间要远少于我那无形的“背叛者”恶名。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大义?
还是会被认为是虚伪或愚蠢?
我不知道能不能成为英雄,因为那不是在我有形之时能得出的结论,
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

是现实了自己想做的事……
却失去了自己心中一件无形的东西,
但……我绝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库拉迪斯,为什么那么急的想让我进来?
是因为痛苦吧?是想让我尽快的结束你的痛苦吧?
“不后悔”并不代表你不感到痛苦吧……
想要守护却没能力守护的那种心情……
忧愁、彷徨、自责、无奈……

但是……
库拉迪斯,你始终没明白你失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还记得第一次交战,当我说「别以为你会得逞。」时你是怎么说的吗?
华丽的语言并不能掩盖信心的不足。
那一次,法鲁宾恩惠之雨救了你们,
但是,即便如此,扪心自问,你有曾想过自己能够创造奇迹。在这场战争中取胜?
你是感性的,库拉迪斯……
然而,正是你这自己或许都无法察觉的理性让你从来不认为能创造奇迹。

你不是一个英雄,但却是令我尊敬的一个对手,
而我,只想在这大火中静静的看着、等着……


Part 7灵魂

尾声:

【维尔特】「父亲,明天是母亲的祭日,我们一起去看望母亲吧」

【本特】「好的,也叫上你姐姐玛莎」
……

诚然,
无论哪个国家都有灭亡的一天,
但是,
它所留下的东西绝不是都没有价值的。
火能够烧掉一个国家的建筑和文物,
却带不走人的灵魂。
玛莎、维尔特继承了法鲁宾民族的勇敢、自律、温柔、坚强,
而且是天生的,珀罗涅珀没教过他们。
是通过血缘?
不,也许不是。
拥有贵族血统的法鲁宾的王子不是背叛了他们的国家了吗?
所谓民族,也许指的不是有形的肤色和血脉,
而是无形的灵魂和性格。
我的灵魂,又在何处?
……

GE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5 收起 理由
心恋清秋 + 15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4 20: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法鲁宾之砦是SH(散碎的原色)中间所提到的一个小的剧情中的剧本,而CC把这个情节具体抽出来写了这篇同人,希望大家看完之后多多发表一下看法,嗯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3 15:10 , Processed in 0.20509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