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937|回复: 4
收起左侧

随意聊文学写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7 10: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认为:

一 作文如同筑城,修改如同添砖加瓦,前者才是大功夫,后者不过是雕虫小技。譬如象棋,所谓当局者迷局外人清固然是一个道理,然而局外人清并不一定就是真明白,很可能只是某步上比当局者清楚而已,一步棋妙不妙是要看上步和下步的,如果不知道这个,那么即使招招妙,也免不了输。

二 作文最讲真诚,需要用实感来分析、感受,一篇文章如果读不出怎么好来,必须牵强附会地解释一通才觉得好,那未必是真好。不怕不懂的,就怕懂一点的,让心里那些条条框框给束缚住了,只知道说“这里这样写不好”,“那里那样写不行”,具体如何不好如何不行其实他自己也不甚了了,只是按照某个固定的规则说而已,这样就把文章读死了。写文时也切忌这点,否则写出来的文章会很枯燥的。好比学习英语做阅读或者完形填空,培养语感才是上策,光靠语法规则去判断,那是没有前途的。有些文章论起来无处不好,但是就是没意思。

三 作文不要太着意。着意有两大坏处,其一是一旦着意意思必定窄了,如果写篇同人就为了说一句话,那直接说有何不可,何必费上那么多文字。其二是着意了,看的人也必须着意,两下子都着意了,这篇文章的意思也就定死了,余味就没有了,再想起来时会觉得全部成了废话。但是不着意又不是说不用心,应该用心写好而不是用心写工。工总不免带有匠气。

四 古人的文章不比当今人的差,亚里士多德,荷马等不妨读读,莎士比亚也要看看,诸子百家最好也别落下——不懂就说不好,这是很多人的毛病,切莫被他们误导。

五 文章有时候妙在无法说的地方,譬如CLANNAD和KANON就是好,说不出来为什么也不能算错觉,感觉一般不骗人。但好也是有理由的,正是需要深究之处。白居易的琵琶行,我起初认为妙在一句一递进同时又一句一转折,节奏快慢相间。但细看之下,别有所见,不可拘束于一个方面。

六 不可抄袭,但不怕雷同,同一句话,换个人说,换个地方说,换个时间说,则又是一句新话。所谓抄袭,是为了和人一样而一样,所谓雷同,是没想到和人一样而一样,但总归还是不一样。比如苏东坡曾说“休将白发唱黄鸡”,岳飞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表面上看完全一个意思,但实际上不一个意思,苏东坡的话平淡朴实,岳飞的话急切动人。

七 文章无坏处,则无好处。凡有妙处,也必有不妙处相随。不妙处在次,妙处在主,就是好的文章了。前人总说李白的诗文好在俊逸,坏在粗大,然而若果然听他们的改成精细了,那还俊逸得起来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5 收起 理由
心恋清秋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7 13: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下黄栌苦竹写的7点(个人理解。。。)

写文学作品最讲究的是不拘小节,从真实情感出发,而不被规矩等框架困死。12357都有这个意思:好文注重精髓,而不拘于小节。

关于6是解释了个概念的误区,用于分析作品或者自己创作作品中分清界限。

最后关于4,这点我不清楚,至少以上赫赫大名,谁敢说不好。。。虽然我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7 16: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要说我感受最深的是第一点,第二点和第四点。

第一点竹子说,一步棋妙不妙是要看上步和下步的。这点我深表赞同。就像在写文章的时候,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忽视了和上下文的联系或者疏于了设计和条理。当然,前者很少有人会出现,即使偶尔出现也只是因为一时疏忽,但是后者就不同了。写长篇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不能自圆其说,剧情语言前后存在着很大的矛盾;或者无法合理的设计搭配结构,明明不该详写的地方详写了,不该倾注笔力的时候却大肆的倾注笔力,最后才发现全篇一半以上都是高潮。所以写文章,尤其是长篇作品,更需要一切设计得当,胸有成竹以后再去下笔,才不会出现以上所说的问题。

第二点和第四点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在评价别人的文章时,不要被自己的思维框架所束缚,或者被自己看过的某某名作家写出了有名的作品所束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所爱。要做到客观公正,绝不能上来看第一眼就把它容阔在自己的框架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以后即使能够耐心看下去,也会因为第一印象先入为主而失去阅读的兴趣,更加不可能去深入理解作者的意图和所要表达的意思。更不能浅尝辄止,大略的扫一眼,还未接触核心内容就妄下定论,以上都是文学交流中的大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8 11: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现在在写的同人,第一个想要乱入的朋友来找我的时候,我和他曾经争论了很久。他是个硬科幻派,想要自己浑身武器,带着战舰,除了相位炮就是光子鱼雷,我直接否认,你要是非要我这么写,那我不能把你写进去。
        我写的是东方的同人,你搞什么相位炮光子鱼雷!
        这就是不合理的问题。东方本身是个玄幻类的,妖怪,神祗与人类共存的幻想乡,虽然兵器不是没有,像荷取和铃仙,但人家好歹有个平衡问题,你一发大当量的光子鱼雷,地球基本都完蛋,星际战争中的东西出现在幻想乡这么个“小地方”,怎么能不别扭呢?这就是是否合理的问题。
        上面说的是世界观方面是否合理。再就是竹子和心恋说的,是否前言不搭后语,不能自圆其说,或者是情节设计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之类的。这是大忌讳,牵强附会的东西,堆砌再多词藻也是空壳子。
         名人名作的方面,我个人有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习惯,就是看一本书之前,或许我会刻意去找一些名人的书,或者身边的人极力推荐的书,但是一旦我把这本书拿起来看了,我就会完全无视作者是谁和基本无视书名,一直到看完。(这造成了一个后果,别人问我看没看过XXX的OOO书,我没印象,结果一讨论那书的内容,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我始终认为,书和作品代表的是作者写作时的心态与思维,而人的心态与思维是会变的,如果我们是奔着作者的名头去看的,那么在看这个作者不同时期的作品的时候必然会产生理解上的偏差。名著阅读面不是很广,那么就说EVA,当年的EVA和现在的重制版比,明显主题色彩要灰暗得多,难道这不是因为庵野当年的心态在如今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的反映么?——这个我想就是我对竹子说的不要被框架束缚的理解吧。
        生活中我们讲究对事不对人,而我在阅读方面一向奉行对书不对人。

        题外话:不懂就说不好,没亲自尝试就信口开河,这是我一向很无语的一类人,昨天在我的一个机战群里看到有人拿着别人的帖子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赛扬1.70GHz,768MB内存的电脑能流畅运行Wii模拟器,我当时有种喷饭的冲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8 19: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看了茉莉的回帖,我也想再说两句。

茉莉的东方同人我也略知一二,我们这三个原剧本工作室的也经常在一起谈论同人,偶尔也会参与部分剧情设计。

茉莉的那个好友是个科幻狂,不管什么都想要和科幻挂钩。东方系列本身的世界观设定已经决定了加入太多的科幻色彩进去是不合适的,就像MO系列和KEY系列硬性融合在一起,让人感觉风马牛不相及。即使可以融通,也需要有一定限度,不能无视原背景随意设计,天马行空,与其那样干脆自己去原创一部会更好些。

关于茉莉说的人的思维总是会变的,这点我深表赞同。牛顿是个多么伟大的物理学家,到晚年还不是沉溺于教义中不能自拔?施耐庵的《水浒传》一开头描写的多么详细?每个人的出身,经历,性格以及上梁山的理由全部都细致入微。可是最后还不是流于俗套?一句话:XX人深受感动(被宋江亲自松绑后扶起来),又本属天罡星(地煞星)之列,自然意气相投,然后就加入梁山。我就想问,在没加入之前,你怎么就知道他应属天罡星?不是加入了以后才能定的吗?我还说高俅应该属于天罡星呢,这样怎么能让大家信服?

嘛嘛,扯远了……如此评价四大名著之一,大家就当我不自量力吧,至少咱还是很喜欢水浒这部著作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好。即使是同一个人,再有名气,也不可能写出一部就是经典之作。再差的文笔也会偶尔有经典之句,再好的文学素养也有江郎才尽的时候,所以应该对书不对人。就像我个人听音乐一样,只要是自己喜欢,歌手是谁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随便发几句议论,不对之处请大家多多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5 03:39 , Processed in 0.08792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