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784|回复: 1
收起左侧

MO武侠同人——七月的雨 前传  作者:luo雨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1: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樱花路

    樱花随着风在天空中优雅的飘舞,不停不断,像春天里连绵不绝的温柔小雨,渐渐的把狭窄的山路覆盖了大半,马蹄声由远而进,缓慢而有节奏。马的主人看起来经过了一段长途的旅程,半旧的衣服上满是灰尘,原本柔和的脸颊经过风霜洗礼也显出刚毅的棱角,凌乱的头发随风飞舞, 他的眼神闪烁不定,并没有把精力集中在赶路上,而是仿佛沉浸在某种回忆中。
    一人,一马就这样默默的走在这条樱花小路上,人也无语,马也无声,风在这一瞬间也停止了,一切都归于沉寂,只有那无休无止的樱花还飘零在空中。
马儿似乎有些不安,刨了刨地,摇着头发出一声嘶鸣,这时一只温和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马颈上,“你还是这样胆小啊!”马的主人声音温和而带有一丝嘶哑,脸上还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啊!”
    下一刹那,微笑消失了。他的神色微微有些惆怅,随即他又笑了,带着一丝苦涩的自言自语道:“是这里啊。”伸出手拍了拍马头。
    “走吧,去见见老朋友吧。”
    芳草飘香,落樱缤纷,远去的背影渐渐模糊。

                                            日记(一)选择
    雨何时会停?也许明天,也许永远……
    屋檐下看着夜景,回忆填满思维的空间。静静的宁谧、纷舞的雪花、凄美的哀伤簇拥着你我。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么?我知道你要对我说什么,我一直都知道,可是当你说出要走的那一刻时间也凝固不前,我的世界破碎了。于是离别就这样开始,没有泪的挽留,没有叮咛的祝福,甚至没有留恋的回头,夜更加黑了,遮住了我望着你的眼眸,也遮住了我脸颊上的清泪。就好像轮回般的朦胧,走到最后心的内容只剩下回忆的独奏和曲终人散以后的真空。
    独自一人的我该何去何从?
    也许明天我就会收拾行囊,踏上行程去到我不知道的地方,寻求未知的希望,茫茫人海,你过得好吗,我过得很好!我骗得了你,骗不了自己。
    也许明天我还是固执的坚守阵地,坚守那份不舍的情怀,我知道陪伴我的是无尽的等待和痛苦,但是我还是怀着那份渺茫的信仰,你会回来吗,你会回来!我骗得了自己,骗不了你。
    也许吧,人的执念在最后的关头是支持活下去的希望,无论是出走还是坚守,我都执念着自己的坚持,就算再累再苦也不放手,哪怕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或许曾经我对你承诺的太多,时光就这样从指缝流走。或许我没有好好把握,我年少不懂得。但是我不会忘记你,哪怕是老去那一天,闭上双眼依旧能记得你对我轻轻的微笑,那甜美的笑容……




任务
    宝剑秋水,银光浮动。随意挥舞之间,血花在空中绽放。
    庭院中横七竖八已经躺了很多尸体了,剩下几个护院武师挡在一个人身前,看得出他们都很害怕,连武器都微微颤抖。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个黑纱蒙面人,手中的剑上还有血水在滴落,犀利的眼神透露出强烈的杀意,仿佛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
    一步,两步,蒙面人缓缓移动,每一步都带给人以莫大的压力。
    “呀!”“去死吧!”有两个人受不了这叫人窒息的环境,大叫着冲了上去,下一刻众人的视线中蒙面人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只听到“砰砰”两声,那两个人以更快的速度到飞回来,重重的撞在不远的柱子上,二人的胸口深深的凹陷下去,眼见不活了。
    “这……这是……七炫腿。”一个满头银发的武师结结巴巴的说道。
    蒙面人沉默不语。
    “错不了的,你是朝风庄的人吧,当年我和庄主有过一面之缘,有幸见过这路腿法。”老武师面露思索之色,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我和庄主萍水相逢,也算投缘,看在……呃,你!”老武师的身体被宝剑贯穿,他的声音嘶哑着:“你……你……”
    “你的话太多了,还有你挡我的路了。”蒙面人第一次开口,声音低沉而冷酷。
    拭去剑上的血迹,再看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想起不久前他屈膝求饶的表情,眼神中露出鄙视的神情。蒙面人深深吸了口气,仰头望去,天空湛蓝如洗,空气清爽而温暖。
    “你的风吹向哪里?”突兀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任务完成了她应该会很高兴吧。想起她满意的表情以及那淡淡的微笑,一丝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面罩遮盖下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只要,只要能让她高兴,我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去做的。
    一阵微风从身后吹起,他想也没想,手中宝剑向后一挥,只听到“叮”地一声,接着借兵刃相碰的反弹力,腾空,转身,出剑,动作一气呵成,简洁而迅猛。
    “哇!”来人显然准备不足,狼狈的躲避还是被划破了衣衫。
    “停手!停手!我说你想要我的命啊!”
    “怎么是你?健!你不是……”蒙面人眼中凌厉之色隐去,浮现出温润的神色。
    “任务早就搞定了,顺路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
    “谁叫你不声不响的出现在我背后,受伤也是活该。”
    “翔太你也太无情了,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好了,对不起啦,健大人就原谅小的吧。”
    “原谅你?可以啊,但是你要赔我衣服。”
    “啊,你说什么?咦,健几天不见你的衣服怎么破成这个样子了。对,肯定是被女孩子扯破的吧,哈哈。”翔太开始装傻。
    “翔太,你在胡说什么!”
    “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很重要的一件事……”
    “是什么?”
    “那就是……那就是……”翔太脚尖一点,纵身跃上房顶,再几个跃身就消失不见了,空中隐隐传来剩下的声音,“我想起我该回去交任务了,再见了,健!”
    “唉!真是的,还是老样子。”健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但是,但是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呢,不是只买了一个人的命么?翔太?”
    “你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难道……”声音渐渐低沉下去,最终淡不可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 11: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记(二)翔太
    风又开始吹了,我是谁的风,谁又是你的风?
    阳光明媚。灼热的空气扑在脸上,让人窒息。衣襟仿佛是被水泡了一样,汗水顺着脸颊、脖颈留个不停,我没有去擦,确切说是没有时间去擦。就这样一个人默默地,默默地练着功夫。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当我发现时一股酸涩而清新的香味飘散在空气里,一阵心跳,转过身,她就在那里。
    “你辛苦了,给!”温暖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我接过抛来的柠檬,送到鼻子前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股清香吸入肺腑。
    “燕姐姐,谢谢。”
    “是燕老师。”
    “但是……”
    “翔太君,你的心在焦躁,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一丝风的气息,难道是夏天的炽热打乱了你的气息?”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给你准备了便当。”
    “燕老师……”
    “错,现在是燕姐姐,”燕笑着跑开。
    “燕……”
    那年我十六岁,那年的夏天很闷热,没有风吹过的痕迹,但是她在我身边,我的心头就一直有阵微风在吹,好舒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1 03:50 , Processed in 0.08625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