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642|回复: 0
收起左侧

【Memories Off 1 同人】The Humoresque~最终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1: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话

我昏昏沉沉的回到了纪子家。
这一天的下午,雨又下起来了。
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灯光晃得我眼花,但我却没想过挪动一下。
不好的预感已经诞生了。
尽管有意的避开它,可是我终究骗不了自己。
即使能骗过自己的理智,到底也骗不过自己的感情。
我尝试着拨通了美奈裳的电话。
【美奈裳】
『喂?』
【希纹】
『到家了么?』
我劈头问了一句。
【美奈裳】
『哦……当然了。』
【希纹】
『身体还好吧?』
【美奈裳】
『嗯。』
她的声音正如在上午听到的一般无力。
【美奈裳】
『还有什么事么?』
面对这种声音,我退缩了。
【希纹】
『没有了……再见。』
【美奈裳】
『再见。』
电话挂上了。
一层阴影笼罩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
想了一会,却更加的不舒服了。
尝试着静下心来,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
………………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那个天花板。
我以为我会睡着,可我一直醒着。
虽然醒着,可是和睡着了又没什么不同。
眼前的所有都变得不真实。

当~当~当~
【希纹】
『…………』
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忘了这响声代表什么意思。
当~当~当~
响声又一次出现。
【希纹】
『…………!』
对了,这是敲门声。
我翻身下床,却猛的栽下去。
天花板正在飞速的接近我的脸,我想要动一动,却完全不能。
身体似乎僵住了。
我只好本能的摒住呼吸,等待身体触地的那一瞬……
【希纹】
『……啊!』
我忽然从床上坐起来。
原来刚才发生的是梦。
怪不得会有那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在某些地方却又真实的让人吃惊。
当~当~当~
又一次听到了敲门声。
看来这敲门声是真的。
【希纹】
『请问哪位?』
【纪子】
『是我,哥哥快开门啊。』
纪子声音从门外传来,显得闷闷的。
我赶忙下床去把门打开。

【纪子】
『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应?』
【希纹】
『我刚才……睡着了。』
她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样子,现在一下子软了下来。
【纪子】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希纹】
『没事,进来吧。』
我闪到一边,看着她走进来。
纪子进来后,很随意的在我的床上坐下。
【纪子】
『哥哥也坐下吧。』
她把手放在旁边空出的位置上。
坐在一起聊天,这在我们之间本是习以为常的事,我没多想,便答应了。
【希纹】
『嗯。』
我慢慢的走过去,在她的旁边坐下。
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我,纪子的手开始无意识的摆弄起领口上的扣子。
【希纹】
『来找我有什么事?』
【纪子】
『哪里有什么事,只是想和哥哥聊聊啊。』
【希纹】
『哦。』
我吐出一口气。
【纪子】
『哥哥今天的心情很差吧?』
【希纹】
『你怎么知道的?』
【纪子】
『脸上都写着呢。』
【纪子】
『虽然哥哥你不是那种会把心情表现在脸上的人,但是对熟悉的人来说,真实的心情是没有办法伪装的。』
【希纹】
『……你是为了让我振作,才来找我聊天的吧?』
【纪子】
『其实……是这样。』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接下来我们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无关痛痒的话。
说着说着,我们的声音便越来越低,就快接近耳语了。
【纪子】
『昨天回去以后,出什么事了吗?』
她忽然问我这个,我一时语塞,过了一会才勉强回答:
【希纹】
『……算是没有吧。』
【纪子】
『不坦诚可不好啊。』
【希纹】
『真的没什么。』
我本想对她一吐为快,可是她首先问起,我却又退缩了。
【纪子】
『我可是担心哥哥你,才来问这些的……』
如果是这样,倒也难为她了。
【希纹】
『……对不起。』
我只有道歉。
【纪子】
『没事的。』
语调依旧平静。

【纪子】
『哥哥现在想做点什么?』
我大约知道了她的意思。
可喜的是她的话语里又有了平日的精神。
即使是强装出来的,却也能让人感到一丝振奋。
【希纹】
『无论我要做什么,你都会陪着我吗?』
【纪子】
『嗯。在不高兴时,哥哥不是最希望我能陪着你吗?』
【希纹】
『我曾经说过这话么?』
【纪子】
『说过啊,不记得了?』
她好像有些失落,头不自觉的垂下去了一点点。
仔细想去,才发现过去的事,现在都变得模糊了。
也许在什么时候,我真的说过这样的话吧。
【希纹】
『……确实是说过。』
我承认了。
即使之前没说过,这也能代表我现在的心情。
【纪子】
『这才对呐……』
她不经意的笑了。
这笑容让我感到轻松。
【希纹】
『那么,能听我说几句话么?』
【纪子】
『嗯。』
接着,我闭上了眼睛。
【纪子】
『哥哥?』
【希纹】
『……先听我说。』
【纪子】
『哦。』
我停了一会。
【希纹】
『…………』
想要说,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希纹】
『…………』
心中的种种苦闷,现在纠结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说什么也好,不说什么也好,都是一样。
最终我什么也没说。
而纪子同样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静静的坐着,直到天黑。

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比昨天轻松不少。
可惜今天又是周一,纪子上学,姨妈上班,不久之后,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久违的度日如年之感此时重现了。
外面依然是淅淅沥沥的细雨。
一切都与那时候一样。
今天会不会像上次一样,接到美奈裳的电话呢?
虽然我心里感觉不太可能,但仍旧暗暗的期望着。
结果我失望了。
直到中午,我的电话也没有反应。
打开看了看,上一次收到的信息是在两天以前。
“今天可要在家里等我呀。”
署名是美奈裳。
我沉吟了片刻,还是小心的把电话放回原处。
时间继续缓慢的流逝着。
到了傍晚时分,天正在暗下去,我终于沉不住气了。
试着给她打了电话。
可是,得到的回应却是,电话已经关机。
在我印象中,美奈裳的电话是从不关机的。
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反常。
我感到自己的心蓦的沉下去,昨天下午的不安又回来了。
而且更加强烈。
现在的我就好像孩子一般害怕独处。
一吃完晚饭,我便去纪子的房间找她聊天,靠这个度过了整个晚上的时间。
我们不停的聊,聊到深夜才睡。
在那时候,我的心情渐渐恢复平稳。
可是一旦回到自己的房间,不安便重新出现。
现在的我只能任由它来折磨自己,而自己却毫无办法。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好几天。
我也说不准到底是多久,因为这几天的日子是这样的相似:
雨一直在下着。
白天焦急的等待,然后失望;晚上再与纪子玩,以求得暂时的平静。
然而,不安每当独处时,就毫不留情的袭来。

终于有一天,我的不安已经变成了绝望。
在白天里,我像昨天,前天,以及之前的每一天那样,给美奈裳打去电话。
频率越来越高。
但得到的回应依然是关机。
我如果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还可以去找她。
可是我这才惊讶的发现,我连她的住处都不知道。
现在,我只好抱着一线希望等下去,幻想着能得到她的一点消息。
可是一天又这么过去了,到底没有什么消息。
既没有电话打来,也没有短信发来。
我把握在手里整整一天的电话用力向床头丢去。
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为了排遣,我第一次打开了纪子家的电视。
然而看了片刻,我却觉得眼花。
电视机屏幕里画面似乎只是在自顾自的闪烁着。
不多久,头开始痛起来。
最后我关了电视,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自己房间。

正当我的一只脚刚迈上楼梯时,门咔嚓一声开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只见正忙着收笼雨伞的纪子。
她同时也在望着我。
【纪子】
『我回来了。』
【希纹】
『嗯。』
我又看了她一眼,便回过头去,另一只脚也迈上了楼梯。
【纪子】
『哥哥知道吗?明天的事。』
我听到她的话,脚步又停住了。
【希纹】
『明天?什么事?』
【纪子】
『明天晚上就是卢鹿岛烟火大会开始的时候了啊。』
听到这个名称,我的心猛的一颤。
【纪子】
『哥哥有没有什么安排呢?』
这句话重重的打在我的心上。
我摇摇头,继续踩着楼梯走上去。
而纪子仍在楼下。
我本可以和她多聊一会,借以打发心中的不快。
可是这到底没什么用。
止痛永远只是暂时的。
【希纹】
『烟火大会啊……』
我自言自语到。
想起了那天美奈裳还在我家的时候。
她也在反复强调这件事。
原来就是明天了。
我这才意识到,从那天起,多久的时间已经过去。
……伤感吗?
谁知道呢。
我继续一语不发的向前走。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没有开灯,只是坐在床边发呆。
待了一会,我听到走廊上响起脚步声。
【希纹】
『小纪?』
【纪子】
『嗯?』
果然是她没错。
我走出房间,与她打了个照面。
【纪子】
『什么事?』
【希纹】
『我有点不舒服,今天晚饭不吃了。』
【纪子】
『…………』
【希纹】
『真的。』
【纪子】
『……好,我替你转告。』
【希纹】
『还有,请不要打扰我。』
【纪子】
『……嗯。』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
但我的声音更加低沉。
我说这些的时候,心中怀着一丝歉意。
回到自己房间后,我强迫自己再次给美奈裳打电话。
播完了号码,我按下了“接通”按钮。
这次她的电话总算没有关机。
那时我心底还泛起一丝喜悦。
岂知随后出现了令我更不舒服的结果。
电话里的忙音一直响到消失。
虽然没有关机,但没有人接。
我用力咽下口水,将电话随手丢在床头,然后整个人倒在床上。
最终,我放弃了等待。
衣服没有换,什么都没有做。
我一动不动的躺着,躺到全身都变得僵硬。
………………
…………
……
在这个晚上,只有滴滴答答的雨声提醒我时间还在流逝。
我连自己究竟是睡是醒都不清楚了。
整个意识已经被这一直重复的声音填满。
恍惚之中,我忽然记起美奈裳说过的一句话:

“雨,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停?”

我再次睁开了眼睛。
可是眼前所见只是一片漆黑。
夜已经深了。
不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
也许,新的一天已经来了吧?
想到“新的一天”时,我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我伸手去摸床头上的电话。
摸了一会,我在一个位置摸到了它。
我翻开电话的盖子,把它举到眼前,荧光屏发出的光几乎刺的我睁不开眼睛。
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再去看,隐约看到了右上角显示的时间。
零点十五分。
我的心里立刻升起强烈的失落感。
这样的经历,就好像一场梦那样。
我闭上眼睛,将电话放回床头。

不知又过了多久,屋子里渐渐的有了亮光。
黎明到了。
我果然一夜没睡。
现在的我已经筋疲力尽,但是却找不到可以让自己休息的方法。
出乎我意料的是,就在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那一瞬间,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
赶忙把电话拿在手里。
我紧张的看向来电号码那里……
……果然是。
是美奈裳打来的。
我深吸一口气,用有点发颤的手指按下了接听按钮。

with memories

【美奈裳】
『喂,是希纹君吗?』
【希纹】
『嗯,你好。』
我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声音中的颤抖。
【美奈裳】
『终于到了这一天啊。』
【希纹】
『嗯。』
【美奈裳】
『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希纹】
『你想听实话么?』
我的声音带着不易觉察的哽咽。
【美奈裳】
『好啦,我都明白呢……』
【美奈裳】
『你瞧……雨停了呢。』
我仿佛从这句话里看到了她喜悦的样子。
【美奈裳】
『今天下午五点钟,去滨吹的车站等我好吗?』
听到了这句亲切的话。
我在恍惚间好像回到了过去似的。
【希纹】
『嗯,一定的。』
我重重的答应到。
【美奈裳】
『那么,下午见。』
她轻声对我说。
【希纹】
『嗯,下午见。』
我又郑重的重复了一遍。
接着,电话挂上了。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从这一刻起,我心中只有一件事:与美奈裳见面。
我们约好的是下午五点钟。
可实际上,不过三点钟左右,我便已经来到车站外面了。
因为知道她一定会来,所以这等待是幸福的。
我时而站立,时而徘徊。
心跳随着见面时刻的临近而越来越快。
时间却好像凝固了一样。
我不时的看看电话上的时间。
五点眼看就要到了。
我睁大眼睛向着车站的方向望去。
不多久,一辆电车在我的注视下缓缓驶入车站。
车门打开后,我仔细的观察着下车的人。
前几个都是陌生的面孔。
我在心中暗暗的祈祷。
祈祷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当我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下车的人那里时,我的心不禁猛的一跳。
我终于找到了期盼已久的身影。

她没有发现我,还在随着人流向这边走来。
我站在原地,期待着她来到我身边的那个瞬间……
【希纹】
『……哟。』
她一下子抬起头来,发现了眼前的我,然后愣住了。
过了半天,她的表情才转为微笑。
【美奈裳】
『好久不见。』
【希纹】
『是啊。』
我应了一句。
后来的话便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但在同一时刻,我本能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脸慢慢的红了。
【美奈裳】
『今天……』
【希纹】
『其实……』
我们都在说着意义不明的话。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竟然惹得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有些人甚至以为我们是在拍什么电影。
【美奈裳】
『哎……那个,我们干吗要在这里站着不动呢?』
【希纹】
『是啊,为什么?』
【美奈裳】
『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呢……』
她小声对我说。
我也意识到了什么。
于是我们总算迈开了脚步,而手仍然紧紧的握在一起。

当围观的行人已差不多散去之后,我问美奈裳。
【希纹】
『这几天,你都……』
她急忙摇摇头。
【美奈裳】
『今晚除了约会的事,我什么也不要谈。』
她一脸坚决的样子。
【希纹】
『那……好吧。』
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为了结束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我试着问到。
【希纹】
『现在坐电车去卢鹿岛么?』
【美奈裳】
『太早了点吧。』
低头看了看表,大约五点一刻。
【希纹】
『哦,也对。』
【美奈裳】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啊。』
【希纹】
『你也……』
我正要说“你也是啊”。
却惊讶的发现,美奈裳的脸竟然比原来憔悴了许多。
【美奈裳】
『怎么了?』
【希纹】
『没什么。』
我勉强笑了笑。
【美奈裳】
『嗯……』
美奈裳低下头思考着什么。
以她的敏感,一定对我的担忧有所察觉了吧。
但她却没有挑明,而是忽然抬起头问我:
【美奈裳】
『对了,希纹君还没吃晚饭吧?』
我愣了一下。
【希纹】
『嗯,你不说我都忘了呢。』
【美奈裳】
『那么……这次我来定去哪家店好了。』
【希纹】
『嗯。』
得到了我的允许,她看起来十分开心。
【美奈裳】
『我想去的地方啊……』
她略微想了想,便给出了答案。
【美奈裳】
『还记得吗?那一次,你带我去了一家小店。』
我知道她指的是哪里。
她指的一定是那曾经的咖啡馆。
【希纹】
『那里啊。』
【美奈裳】
『是啊。』
【希纹】
『……不能换个地方么?』
【美奈裳】
『嗯?不,这次说好听我的呀。』
我只好带着她深入了那条小路。
渐渐发现,此时的感觉如此的熟悉。
【希纹】
『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呢?』
我有些不解的问到。
【美奈裳】
『和希纹君一样的理由。』
【希纹】
『和我一样的理由?』
【美奈裳】
『因为,那里留有回忆。』
【希纹】
『是这样啊。』
我恍然大悟。
其实,本来不就应该如此吗?

不久之后,我们又一次来到了那家店里。
坐下之后,我看了看周围。
这回店里的客人比那时明显增多。
其中以年轻的男女为主,而且大多都表现出情意绵绵的样子。
大概他们都是将要赶去参加烟火大会的情侣吧。
由于太忙,服务员一时还到不了这边,我们倒正好有了聊天的时间。
我便对坐在对面的美奈裳说:
【希纹】
『我们正好赶上了啊。』
【美奈裳】
『是呢。』
美奈裳的眼里似乎有一丝憧憬。
【希纹】
『怎么啦?』
【美奈裳】
『没什么。』
我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看到的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他们不知在聊着什么,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说话声,叫声,笑声,混合在一起,使这家小小的餐厅被节日的气氛塞满了。
【希纹】
『现在的这里,和那一天的这里,好像是两个世界。』
美奈裳点点头。
【希纹】
『虽然很热闹,可这样一来,回忆就没有了。』
我有点遗憾的说。
【美奈裳】
『不,没关系的。』
美奈裳的脸上渐渐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美奈裳】
『现在,我们不就在创造着回忆吗?』
【希纹】
『嗯……!』
我笑了,她也笑了。
我们便这样相视而笑。

就在这时,服务员来到我们这桌。
我们扫了扫菜单,最后只点了几道简单的菜。
毕竟吃什么都是次要的。
由于人比较多,菜上得也很慢。
店内的客人有不少已经吃完,正陆陆续续的离开。
这才使上菜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当我们的菜摆上桌时,美奈裳的视线正从一对刚走出店门的情侣身上移回来。
她忽然对我说:
【美奈裳】
『我想起来有件要赶时间的事,我们吃快一点吧。』
【希纹】
『没问题。』
虽然不知是什么事,但我仍然乐意顺从她的意思。
毕竟能和她在一起我已经满足了。
她这小小的要求又有什么不答应的理由呢?
于是我尽量快吃,美奈裳自己也是。
我们终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吃完了。
我走到前台付了帐,准备回去叫上她,可一转头才发现,美奈裳就站在我后面。
【美奈裳】
『好,出发。』
不等我反应过来,她便拉起我迅速向门外走去。

我被她拉着快速的走。
【希纹】
『这不是去车站吗?』
【美奈裳】
『对啊。』
美奈裳吐着气说。
直到我们踏入电车,她才把手松开。
在我们走入车门的下一秒钟,车门便伴随着机械声自动关上了。
【美奈裳】
『呼……终于赶上了。』
她弯下腰,不住的呼气吸气。
【希纹】
『你所说的急事,就是指赶这趟车?』
【美奈裳】
『嗯,不对。』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把视线转到车厢内。
看到的是不曾见到的景象。
座位几乎全部被占满了。
坐在车里的,几乎都是要去参加烟火大会的人。
此刻的他们,脸上洋溢着平日里没有的笑意。
如此多的人挤在小小的车厢里,制造出比刚才还要浓烈好几倍的热闹而又欢乐的气氛。
【希纹】
『原来如此,赶上了这个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感觉,只怕我的词语会令它减色,便用了“这个”代替。
【美奈裳】
『正确。』
我们在车厢里搜索了很长时间,才在角落里找到了两个挨在一起的座位。
坐下之后,我立刻体验到了新的感觉。
【美奈裳】
『大家都在笑呢。』
【希纹】
『嗯。』
【美奈裳】
『我们也试着笑一个吧?』
【希纹】
『好啊。』
这对话多么无聊。
但我真的笑了,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我扫了一眼美奈裳的侧脸。
她的笑容看上去更加纯粹。
【美奈裳】
『第一次发现,原来我也和其他的人一样。』
【美奈裳】
『和大家一起坐在电车里,心中期待着同样的事,脸上挂着一样的笑容。』
【希纹】
『…………』
我忽然觉得想哭。
【美奈裳】
『你看,今晚的月亮很圆呢。』
她又说。
下意识地向车窗外望去。
月亮果然像一面镜子,挂在天边,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美奈裳】
『这样愉快的时光,一生里不会有几次吧。』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落下来了。
美奈裳没有转头,只是用余光看着我的脸。
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几乎辨认不出的微笑。
【希纹】
『对不起。』
我急忙将眼泪擦去。
【美奈裳】
『没事……』
然而,她的眼睛里竟同样流出了眼泪。
她以比我还要迅速的动作将它们擦干。
【美奈裳】
『再这样下去,又会让人看笑话了呢。』
她小声对我说。
【希纹】
『你啊……』
我本想说什么。
可是忽然想到,我不是也一样吗?
于是我马上就说不出口了。

就在这时,我感到手被握住了。
不用看就知道,那一定是美奈裳的手。
【美奈裳】
『喂,希纹君,听说过白痴情侣吗?』
她的语调忽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由刚才的伤感变成了活力满满。
【希纹】
『嗯。』
【美奈裳】
『那么,来试一试好了。』
【希纹】
『哎?』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到身子被拉了过去。
美奈裳竟然从侧面抱住了我。
这也……太大胆了。
连周围的人都被震住了,纷纷停止了说话。
【少女】
『这就是传说中的love love power啊……』
我听到他们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我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美奈裳】
『呐。』
【希纹】
『啊……啊?』
【美奈裳】
『别看他们了,闭上眼睛。』
我没有反应。
【美奈裳】
『嗯……真是的,闭上眼睛啊。』
我点了点头,犹豫着闭上了眼睛。
一下子真的什么也看不到了。
我慢慢的平静下来。
用心体会这难得的经历。
【美奈裳】
『很好,下面请把耳朵也堵上吧。』
这次我没有怀疑,顺从的用手把耳朵捂住。
【美奈裳】
『嗯,那么……』
话音刚落,我的脸上就传来了不一样的触感。
美奈裳吻了我。
我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又看不到她的样子。
但我能感觉得到她的体温。
她正和我紧紧贴在一起。
我的心里,正充满着无法言说的喜悦。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美奈裳抱住我的手慢慢的松开。
我也把手放回膝上并睁开眼睛。
看到一个人正站在我们的面前。
她便是我认识的今坂唯笑。
【美奈裳】
『唯笑姐也在这趟车里啊。』
美奈裳向她打了招呼。
【唯笑】
『嗯,偶然间发现你们也在,所以就来看看。』
唯笑立刻做出了回应。
【美奈裳】
『这位是……』
美奈裳刚要说,唯笑便接过了她的话。
【唯笑】
『我们认识的。』
【美奈裳】
『哦……』
【唯笑】
『看起来你们已经是情侣了。』
【美奈裳&希纹】
『……嗯。』
我们同时听到了对方一模一样的回答,不禁转头看向对方。
【唯笑】
『呵呵……』
笑过之后,唯笑对着我们点了点头。
【唯笑】
『刚才的事,我可都看见了啊……
她停了一下,继续说到。
【唯笑】
『……关系好到令人羡慕呢。』
出乎我意料的,她不仅没有笑话我们的意思,反而显出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唯笑】
『很好……我和小智也试一试吧。』
唯笑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唯笑】
『那么,暂且失陪了!』
说罢,她快步走入了另一个车厢。

唯笑离开后不久,车便到站了。
我和美奈裳混在人群中间,与他们一起下了车。
【希纹】
『哎呀,人好多啊。』
我大略望了一下,不得不承认,海滩基本上被过来看焰火的游客挤满了。
【美奈裳】
『好了,我们下去吧。』
【希纹】
『嗯。』
我牵着美奈裳的手走下台阶,来到了海滩的外围。
大家都坐在沙滩上,仰起头等待焰火的出现。
【希纹】
『还没开始吗?』
【美奈裳】
『好像是。』
我们随意的找了一块能容下两个人的空地坐下。
【美奈裳】
『慢慢等吧。』
【希纹】
『嗯。』
【美奈裳】
『话说,沙子有些湿呢。』
【希纹】
『因为下了好几天的雨啊。』
【美奈裳】
『那可真是奇迹呢,今天雨忽然就停了。』
【希纹】
『嗯……』
我刚要说些什么,天空上突然出现了劈啪的声音。
原来第一支焰火已经飞上去了。
我看着它飞到最高处,然后散成无数的细丝缓缓落下。
【美奈裳】
『没有带画具来,真可惜。』
美奈裳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希纹】
『画焰火的话,即使现场画,估计也捕捉不到它的样子吧。根据想像画不就好了吗?』
我插了一句。
【美奈裳】
『呵呵,不是呢,我是想把这个夜晚整个的画下来。』
她停了一下。
【美奈裳】
『自然也包括你……和我自己。』
【希纹】
『……这样啊。』
不知为什么,我的话不自觉的带上了长长的尾音。

【美奈裳】
『打起精神来,焰火才刚开始呢。』
【希纹】
『嗯。』
我再一次抬起头。
一支,一支,又一支焰火升上天空……
头顶的烟花渐渐的由间断变成了连续,不断的出现,然后迅速消失。
我悄悄的扫了眼美奈裳的侧脸。
我们同时发出了哎的一声。
原来她也正好用余光扫着我这边。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又抬起头看那五彩缤纷的焰火了。
我一边看,一边在心里暗暗数着烟花的数目。
不知看了多久。
眼睛已经被亮光晃花了。
身体因为很久没有动而僵住了。
皮肤受惯了晚上海风的吹拂,也渐渐失去了知觉一样。
似乎整个人都要融在这仿佛永不结束的烟花之夜里。
但这究竟是我的错觉。
在数到几百之后,天空中同时存在的烟花数目明显的少了。
再后来,又变成了开始时的样子,很久才有一支飞上去。
而最后的一支,在燃尽了它的身体后,也终于化作尘埃落下。
焰火大会结束了。
我看到周围的人们纷纷站起来,陆续离开。
但我自己却如失去了意识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能产生起身的念头。
我回头看了下美奈裳。
她的行为比我更不可理解,居然在对着已经一无所有的天空出神。
【希纹】
『呐,已经结束了。』
【美奈裳】
『嗯……我知道。』
她的目光又从天空移向大海。
【美奈裳】
『再坐一会不行吗?』
【希纹】
『可是,已经很晚了吧,再不走或许会赶不上电车的。』
【美奈裳】
『哦……那么,赶不上电车也可以啊。』
我有些吃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希纹】
『难道要走着回去?』
【美奈裳】
『不回去了,就陪我在这里过一晚吧,嗯?』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希纹】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美奈裳】
『没怎么,就是想看看海而已。』
这回答毫无根据却又无懈可击。
【希纹】
『…………』
【美奈裳】
『…………』
美奈裳看着我的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美奈裳】
『刚才是开玩笑呢,我们走吧。』
她一字一顿的对我说,但声音里却似乎有掩饰不住的遗憾。
【希纹】
『哦。』
我站起身来,然后拉美奈裳起来。
牵着她的手向车站走去。
一路上美奈裳变得反常的沉默,连一句话也没说。
【希纹】
『累了吗?』
【美奈裳】
『有点。』
【希纹】
『再坚持一下就到了,我扶你吧。』
她点点头。
我们终于赶上了最后一趟车。
我扶着美奈裳上车。
这一次车厢里吓人的空旷。
无论哪里都见不到有其他人在。
我在靠近门的座位上坐下。
美奈裳坐在我的旁边。
【美奈裳】
『希纹君……』
她边说边将身子靠在我的肩膀上。
【希纹】
『什么?』
【美奈裳】
『果然是累了呢……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这是美奈裳头一次用这么柔软的语调和我说话。
我同意了她的要求,于是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电车在有节奏的咔嚓声中向我们熟悉的地方驶去。
我叹了口气,把手随意的放在旁边的座位上。
不知这是不是来的时候搭乘的那班电车。
如果是,那么……
我究竟想说什么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
“过去究竟在哪里呢?”
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我的所见所感,无一可以验证过去的存在。
它就好像逝去的梦一样,永远无法挽回。
甚至永远无法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样子。
一切只存在于我的想像里。
难道过去,就是像梦一般虚无的东西吗?

不经意间抬起头,看到了天空中的月亮。
由于方向不同,现在的月亮在另一边。
而电车一直在弯曲的道路上行驶,所以月亮很快就看不见了。
但就是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了一种难以描摹的感觉。
【美奈裳】
『……嗯啊。』
靠在我身上的美奈裳忽然睁开了眼睛。
【美奈裳】
『到了么?』
我瞥了一眼窗外。
景色已经变得有些熟悉。
【希纹】
『马上到了吧。』
果然,话音刚落,蓝之丘站已到的提示就响起了。
美奈裳直起身子,和我一并站起来。
【希纹】
『那么……』
【美奈裳】
『等等,送我到澄空吧。』
这样的语气根本无法拒绝。
我看着她的侧脸。
她的表情告诉我,这是她真心的请求。
我无法不答应。
【希纹】
『好了,我们坐下吧。』
【美奈裳】
『嗯。』
我和她一同坐下,于是车又继续向前行驶。
但这一次我却无心再想别的,而是不时的用余光扫视美奈裳的侧脸。
想从她的表情里窥出她真实的想法。
虽然我知道,这是徒劳。

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后,车子终于在澄空站停下了。
我和美奈裳走下车。
夜里的市区安静极了。
我们踏着路上的积水,向着市里走了一段。
当来到一个有路灯的路口时,美奈裳停下了。
我意识到她有话要说,也在原地站定。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
暗黄色的灯光照在她的半边脸上,让她的神情变得更加幽深。
【美奈裳】
『希纹君……』
她轻轻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美奈裳】
『今天是我最满足的一天。』
我发自内心的笑了。
【希纹】
『我也是。』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美奈裳】
『真的吗?』
【希纹】
『嗯!』
美奈裳看着我,也笑了。
可是这笑容没有保持多久。
她忽而叹了口气。
温暖的气氛马上像烟花一样消散的无影无踪。
【美奈裳】
『那么……』
又盯着我看了好久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美奈裳】
『……我们分手吧。』
我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她。
【希纹】
『你说……什么?』
【美奈裳】
『分手。』
就只有这简短的几个字。
她的脸色十分严肃,我意识到这绝不是在开玩笑。
我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希纹】
『……为什么?』
拼命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美奈裳】
『我也说过,我就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了。』
【美奈裳】
『之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打了个寒战。
【希纹】
『即使那样的话……也用不着分手吧?』
我的声音有些发抖。
【希纹】
『只要心还连在一起……』
【美奈裳】
『……不,这几天我反复的想,终于想明白了。』
我的话被她打断了。
【美奈裳】
『现实点吧,希纹君。』
她的声音就像夜里的风一样冷。
【美奈裳】
『我们从此再也不会见面……所以,不要再想我的事了。』
我感到像被逼到了绝境一般。
【希纹】
『不,这不行!』
我对她大声说到。
【美奈裳】
『行,我说行就行!』
说话时,她的眼框里正含着泪水。
【美奈裳】
『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我可能更喜欢你。』
【美奈裳】
『但是,难道你要永远记住还有我这个再也不能见面的女朋友,然后想我想上一辈子吗?』
我好像挨了重重的一棍,感到有些眩晕。
【希纹】
『……那又……怎么样?』
【美奈裳】
『别傻了。』
她摇了摇头,接着说到:
【美奈裳】
『你还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呢。和适合你的人恋爱,结婚……』
【美奈裳】
『而我……』
她说不下去了。
我也听不下去了。
她的眼泪流下来了。
我的眼泪也流下来了。
我无法反驳她的话。
眼泪不断的顺着脸颊流下,我却没有去擦。
因为擦也擦不完。

虽然心里不愿意承认她的话是对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事实如此。
我看着眼前的她,很想一步上前,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
虽然她没有挪动一步。
但在我的眼里,却分明变得遥远了。
远的我再也够不着。
【美奈裳】
『怎么样,想好了吗?』
很久之后,她缓缓的问到。
【希纹】
『…………』
我终于知道,现在再怎样坚持也没有用了。
她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反抗的余地。
如果我不答应,又能怎么样呢?
结果已变得毫无悬念。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连挽留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这一刹那,我看到了她的笑容。
可却是饱含着悲伤的笑容。
【美奈裳】
『那么……再见。』
她说出了这最后的一句话。
我的嘴唇机械的动了动。
但我不知道我究竟说了什么。
我所做的,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中。

我的眼前是空荡荡的街道。
只有那盏路灯仍然在倾洒着无力的柔光。
映出的却是更加黑暗的远处。
我刚才为什么没有拼命拉住她?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晚了。
也许早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晚了。
回去吧。
我这样对自己说。
不过我就是没动。
好像留在这里就能留住什么似的。
这真是个无理的想法。
我再次感到眼泪滑下来了。
比刚才还要多的眼泪,数不清有多少。
这不仅是为现在而流的眼泪。
这眼泪里包含着我所有的痛苦。
【希纹】
『美奈裳……』
我低声念着了她的名字……给我自己听。
我找不到她在哪里。
于是这声音最终还是彻底的融进了夜色之中。
即使有意去捕捉,也感到如此的模糊。
【希纹】
『美奈裳……』
我又念了一遍。
但这一次的声音似乎比上一次停留的更短。
不知多久过去了,我依然一动不动的留在原地,像一块风化的石雕。
然而,这个地方却没有留下我。
我不是一棵树,没有生根的本领。
所以脚下的地面可以悄悄的远离我。
就如同现在这样。
我已不知自己究竟是站在哪里了。
不再是与美奈裳告别的那个地方了。
虽然那盏路灯,依然在前方孤独的亮着。

回去吧。
我第二次对自己说。
这次我总算挪动了脚步。
当走入漆黑的街道上时,我却又停下了。
一下子便感受到了夜的清冷。
渐渐吹起的凉风,不仅穿透了身体,更穿透了心。
真是无助到了极点啊。
为了逃避黑夜似的,我只好又回到了那盏路灯下。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路灯的光亮,好像比刚才还要黯淡些。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
我已经被悲伤冲乱了头脑。
虽然努力去想,可是脑中依然是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在我的身体接近僵住的时候,熟悉的铃声响了。
……有人打来电话了。
会是谁呢?
我紧张的掏出电话一看,不禁有些失望。
原来是纪子。

【纪子】
『喂,哥哥吗?有件事要问问你。』
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烦躁。
【希纹】
『嗯……』
【纪子】
『那个,今晚还要在外面过夜吗?』
【希纹】
『嗯……』
【纪子】
『那么……』
这时,有一阵风吹起,呼啸着从我的身边经过,从黑暗中隐隐传来了树叶的哗哗声。
【纪子】
『不对啊,哥哥到底在哪里啊。』
【希纹】
『外面。』
【纪子】
『和她一起吗?』
【希纹】
『……别问了!』
我无力的回答到。
【纪子】
『啊……』
电话那一边的她叫了一声。
【希纹】
『…………』
【纪子】
『难道是……』
她的语调顿时变得与刚才大不相同了。
我挣扎了几秒,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流着泪,小声的对着电话那一边的纪子说到。
【希纹】
『我们……分手了。』
………………
…………
……
……说出来了。
真的说出来了。
就连我自己,也承认了么……

【纪子】
『哥哥你还好吧?』
过了很久,她才试探着问到。
【希纹】
『嗯……』
我伸手把眼泪擦干。
【希纹】
『我现在没问题的。』
我的声音和刚才相比已经平稳了许多。
【纪子】
『哥哥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啊?』
【希纹】
『不知道,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纪子】
『可是……』
没等她说完,我果断的按下了关机的按钮。
对不起,小纪。
可是我现在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了。
我回头看了看那无边的黑暗,随即又一次走入了身后的街。
但与刚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步子要更加的坚决。
回去吧。
我第三次对自己这样说。
原来家里还有人在等着我呢。

从那时以后,我一直摇摇晃晃的朝纪子家的方向行走着。
这条路我儿时走过很多次。
但现在却又记得非常不清楚了。
于是我不时的的绕路,走入死路。
结果等到太阳升起,我仍然在路上。
壮美的景象就在天边,可我并没有抬头看一眼。
继续努力挪动着已经僵硬的双腿。
不知什么时候,当我注意到时,自己已经在纪子家附近了。
更加让我吃惊的是,纪子正站在前方的路口。
她看到我,全身颤了一下,接着慢步走向我这边。
【纪子】
『真的是哥哥。』
很平静的语调。
【纪子】
『昨晚到哪里去了?』
她的眼睛有些肿。
【希纹】
『不想提。』
我用简短的几个字回答了她。
【希纹】
『一直没睡么?』
我主动问到。
【纪子】
『嗯。』
【希纹】
『等我……?』
【纪子】
『…………』
她沉默了短暂的一下。
【纪子】
『……反正也睡不着。』
【希纹】
『回去吧。』
【希纹】
『天亮了,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呢。』
我轻声对她说。

………………
…………
……

一觉睡到下午。
从没有睡的这样熟过。
醒来时,一切还是老样子。
很奇怪的,现在心里既没有失落,也没有痛苦。
它似乎已成了一片空白。
甚至我有意的去搜索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记忆,也什么都找不到。
即使能找到,也是模糊不清的片段罢了。
又是一段“过去”离开了我。
窗外响着已经好久没有注意过的蝉声。
一如从前那般单调而刺耳。
我静静的躺了一会,便站起身来,信步走出自己的房间。
脚踩在走廊的木地板上,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不真实感。
难道我正在做梦么?
绝对不可能。
梦不会这样真实。
它会用温暖的谎言骗我才对。
一边想着,我一边来到楼下。
而楼下似乎没有人在,安静的连木地板微弱的吱吱声都能很清晰的听到。
【希纹】
『到明天……』
我自言自语着,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

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无力的靠在窗台上,漫不经心的向下望着。
从下午一直望到傍晚。
过去一段时间里从没有感受到的寒意悄悄的渗入了屋子。
我有意的瞥了一眼挂在门边的日历。
日历上说秋天还没有到。
但是秋天在感觉上却分明已经到了。
我继续望着,某一时刻望见了放学回家,走在路上的纪子。
人在独自一人时总会露出寂寞的一面。
此时纪子的脸上,也似乎多多少少的写着一些寂寞。
可我们总是宁可各自寂寞着,也不愿意与别人在一起。
也许就因为注定有分别的那一刻吧。
【希纹】
『分别是注定的……』
我又在自言自语了。

到了吃晚饭时,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希纹】
『我搬回去住行吗?』
纪子和姨妈一齐转向我,眼睛里带着疑问。
【希纹】
『……我是认真的。』
【】
『在这里住得不舒服吗?』
姨妈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落。
【希纹】
『不是的。』
我急忙否认。
【】
『……不要那么见外,有什么事就直说好啦。』
【希纹】
『没什么事。』
姨妈直视着我的眼睛。
【】
『不可能。』
【】
『你的脸色就很不对。』
此时,在一旁静静听着我们谈话的纪子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被看穿了
【希纹】
『……其实,我自己是有点事,不过和住在这里无关。』
我接着辩解到。
纪子好像要说什么,但被姨妈用眼神制止了。
【】
『……我们不能管别人的私事吧?』
纪子听后嗯了一声。
姨妈的眼神忽然变的严肃了,
【】
『再问一次,真的要搬回去住吗?』
【希纹】
『是的。』
这一次我没有犹豫。
【】
『好吧,我同意了。』
【】
『不过,希纹……吃完后到我房间来一趟好么?』
【希纹】
『嗯。』
姨妈说完这句话后,就像平时吃完晚饭时那样,慢悠悠的离开了餐厅。
我不安的转向纪子,却和她的目光撞在一起。
她的眼神似乎在责怪我。
可我的心已经装满各种各样的事,再没闲心再理她了。
我匆匆吃完碗里的米饭,就搁下筷子向餐厅的门口走去。
【纪子】
『等一下。』
纪子忽然也放下筷子,跟了出来。
【希纹】
『……怎么了?』
我回头问她。
【纪子】
『和妈妈谈完了,能再到我房间去一趟么?』
【希纹】
『好的。』
【纪子】
『那么,我等你。』
【希纹】
『哦。』
我应了一声,便回身向姨妈的房间走去。

结果,那一整晚就在与她们的谈话中过去。
而搬出去住的事,则进行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她们并未像我想象中那样留我。
倒不是她们不想留我,我知道她们是想留我的。
对于姨妈而言,家里可能会因为有我而多一分生气;
对于纪子而言,日子可能会因为有我而多一点愉快;
不过,她们还是答应了我搬回去的要求。
倒不是因为我找出的种种借口,比如长久打扰心有不甘,或者临近开学需要准备之类。
实际上,也许她们就和我自己一样,知道这一次我是非走不可了。
于是临走前姨妈和纪子都不怎么问我为什么要走,而是有意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这样那样的事,末了还让我收下她们给的东西。
我尽量笑着收下。
第二天,我拒绝了姨妈开车送我回去的好意。
吃完早饭后,姨妈上班,纪子上学。
我在她们走后一个人出了门。
中午时分,我回到自己家里。
家里的一切还是上一次我和美奈裳离开时的样子。
【希纹】
『…………』
呆了一会,我才慢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包。
不经意的看向窗外。
窗外的街,窗外的行人,窗外的另一个世界,终于还是那老样子。
【希纹】
『……我回来了。』
我像是做宣言似的,自顾自的说了这样一句。

后来一切如常。

这么说也不大准确。
确切的说,是我又回到了遇到美奈裳之前的那些日子里。
如果忘掉和美奈裳在一起的种种经历,那么我的日子倒像是一直连续下来的。
没有一点变化,一点波澜。
安静的像我心中那个永远也不会迎来黎明的夜晚一样。
随着开学日的渐渐临近,我也开始做起了准备。
有报告要写,有作业要做,还有社团里的工作……
我会在忙碌的日常中渐渐忘掉那段经历,至少也能看淡一些。
一直是这样相信的。
可是实际上到底怎么样呢?
虽然我不再像前几天那样频繁的想起她。
但我不知道,现在我究竟是真的看淡了,还是仅仅像之前一样,受了自己的欺骗。
因为在我的梦里,她的音容反而越加清晰。
清晰到可以骗过我,让我留下重逢后喜悦的眼泪。
这眼泪从梦里一直流到醒来,然后变冷,变成了另外的颜色。
我记得,梦从不会说谎。

我又一次来到登波离桥。
而且一站就是一天。
我在等一个人。
我知道能等到的几率很小。
但我相信,如果日复一日的等,总有见到她的那一天。
因为我当初就是在这里遇到她的。
我仍定她至少还会从这里走过。
结果我真的在这样做。
每天天亮便站在桥边等,一直等到傍晚太阳落去。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她急匆匆的从桥上走过。
其实这一天必然会来。
因此,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我一直盯着她,而她还没有注意到我,仍在快步向这边走来。
【希纹】
『请等一下。』
我大步走到桥中央,挡住了她的路。
【唯笑】
『啊!?』
面对着我,她呆住了,愣了一下才看清是我,脸上立刻露出微妙的神情。
【唯笑】
『你在等我?』
【希纹】
『是的。』
【唯笑】
『……你说吧。』
下面要发生什么,她其实已经有预感了吧?
【希纹】
『美奈裳……』
【唯笑】
『嗯……我明白了。』
果然,我只是说出了这个名字,她的脸就轻微的颤了一下。
接下来,她忽然出乎我意料的笑了。
【唯笑】
『真的想听?』
我说不出话了。
唯笑摆出失望的脸色。
【希纹】
『好吧,我承认。』
【希纹】
『我现在心里的确有些害怕……害怕听到某种答案。』
【唯笑】
『……嗯。』
【希纹】
『不过,你一定告诉我。』
这一次我的话里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急切。
心中只剩下一个单纯愿望。
想知道美奈裳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都做好了坦然接受的准备。
【唯笑】
『这样啊……我就放心了呢。』
于是她给我讲了美奈裳的全部故事。
从美奈裳的小时候讲起,一直讲到最近。
我听了唯笑的叙述,大概的明白了,美奈裳要去的“远方”究竟是哪里。
【希纹】
『原来如此啊……』
我一字一顿的说。
【唯笑】
『嗯……现在准备怎么办?』
【希纹】
『让我想想。』
我很诚实的回答。
于是唯笑站到一边,看着我在桥上来回的踱步。
我的确是很认真的思考了。
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一个头绪。
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我徘徊了一会,又停下了。
望着桥下略带浑浊的河水发呆。
河水携着泥沙向远处缓慢的流去,而我的视线却停留在一处。
在此处的水面上,我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是连我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形象。

一个小时后,我告别了唯笑,搭上了一辆计程车。
车快速的行驶在好像有些熟悉又好像有些陌生的路上。
我索性闭上眼睛。
原来现在不是再犹豫的时候了。
应该想通的事早已想通。
想不通的事也再没有必要去想。
剩下的就是……
我蓦的睁开眼睛,发现计程车已经到了目的地。
即是我曾待过的那家医院。

面对着回忆中的地方,我站住了脚步。
隐隐感觉到,我做了一个很傻的决定。
不过为了我最重要的东西。
即使犯了错,我也乐意。
现在……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决心既下,我快步走入医院的住院部大楼。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楼内洒满了夕阳的余辉。
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从一楼走到三楼,好像用去整整一天似的。
一踏入三楼的走廊,我立刻感到了压抑。
这里出奇的静,似乎和外界完全隔开,而成为了另一个世界。
虽然是白天,但走廊上的灯仍然全部亮着。
即使如此,这里的环境也让人感到难以言说的阴暗。
我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抬起头,看着那扇半敞开的门……我的目的地,我强迫自己重新迈开脚步。
一步一步,缓慢的向前走着。
那扇半敞开的门离我越来越近。
停在门口,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标牌姓名一栏上清楚的写着那个我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名字:伊吹 美奈裳。
我吸入一口气,吐出,接着轻轻把门推开。
一瞬间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
我看到了和想象中一模一样的场景。
在傍晚的病房里,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撒下柔和的白光。
这里只有美奈裳一个人。
她正倚在床头上,面无表情的对着铺在身前的图画本发呆。

在我踏入的那一霎那,美奈裳下意识的转向我这边。
【美奈裳】
『…………!』
我看到的是一张喜悦与痛苦交织的脸。
她要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来。
我一言不发的走到她的床边。
注视着她的眼睛。
【希纹】
『……美奈裳。』
【美奈裳】
『……你来了。』
她的声音听上去遥远而孤独。
【希纹】
『嗯。』
【美奈裳】
『……对不起。』
她忽然低下头去。
【美奈裳】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请回去吧。』
【希纹】
『不。』
【美奈裳】
『可我真的没救了。』
【希纹】
『才不是!』
她沉默了。
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眼里反射出的泪光。
过了片刻,她忽然抬起头面对着我,平静的说到:
【美奈裳】
『如果你没有来,我们本来可以……笑着说再见的。』
说完,美奈裳轻轻的叹了口气。
【美奈裳】
『那么,再来一次吧……』
她伸出手,将含在眼框里的泪水轻轻擦干。
【美奈裳】
『再见……希纹君。』
这时,她真的笑了。
可这是我看过的最令人痛心的笑容。
就像在猛烈的风雨中行将凋谢的花朵。
那个晚上的情景蓦的在我的脑海中重现。
那时美奈裳也在笑着,就像眼前的她一样。
虽然是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
但这两张笑脸,却重合在了一起。
我感到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而她的笑容却仿佛定格了一般。
即将成为永远烙在我心底的伤痕。

【希纹】
『够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下一瞬间,我的右手重重的打在了美奈裳的脸上。
发出的响声几乎可以刺穿我的耳朵。
之后,四周便成了一片寂静。
什么也听不到了。
当我回过神来再看时,她的脸上已然留下了清晰的红色掌印。
一定是很痛吧。
美奈裳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样从面颊上滚下。
由一滴一滴变成了连续的一串。
再也止不住了。
看到这样的美奈裳,不知为何,我反而感到十分轻松。
【希纹】
『哭吧,现在本就是应该哭的时候呢。』
我柔声对她说。
这个时候,我自己也哭了。
眼泪不住的流。
但我坚信,它可以洗去悲伤。

雨,如果永远不停,即使淋湿也没有关系。
一定要从这个窄小的藏身之处走出去。
走向自己真正要去的地方。

我们终于停止了哭泣,平静的看着对方。
【希纹】
『给我看看行吗?』
我指着美奈裳身前的图画本说到。
【美奈裳】
『嗯。』
我把那图画本拿在手里。
第一页的画上画的不是别的。
正是海。
而且是深夜下的海。
我可以清楚地辨认出上面的内容。
是那片海。
不久前曾经留下记忆的地方。
但被眼泪沾湿的画面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希纹】
『对不起。』
【美奈裳】
『哎?』
【希纹】
『把这幅画给弄坏了。』
【美奈裳】
『没事……』
接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目光回到画上。
这幅画分明承载着她满满的心愿吧。
虽然已经模糊,但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里面蕴含的东西。
那是一种近乎无穷的追忆。

【希纹】
『我们现在去吧。』
我忽然对她说。
【美奈裳】
『去哪里?』
【希纹】
『就是这里啊。』
我指着画上的海对她说。
【希纹】
『那天,你不是要让我在那里陪你待一晚么?』
她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美奈裳】
『当时就说了……开玩笑的。』
但也许是心虚的缘故,美奈裳把视线稍稍的移向一边。
【美奈裳】
『而且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果然。
这才是她的本意吧。
【希纹】
『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淡淡的反问到。
【美奈裳】
『…………』
美奈裳犹豫了。
她先是转头看看窗外的夜色,然后又转向前方,面对着有些污浊的墙壁发起呆来。
【美奈裳】
『你先出去一会,让我自己想想好吗?』
她忽然对我这样说。
我答应了。
【美奈裳】
『我不叫你,请不要进来好吗?』
【希纹】
『嗯。』
离开时,我把门轻轻的带上。
然后便在房间门口的走廊上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但里面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我越来越着急。
门是关上的。
我不知道里面的状况。
虽然我很想开门看一看,但还是忍住了。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她。
她的内心一定处在激烈的斗争中。
而我所应该做的,就是平静的等待结果。
这么想着,我马上要触到门把的手又退了回来。

我索性把身体靠在墙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很快我的意识就恍惚了。
整个人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上。
白天的事,晚上的事,过去的事,现在的事,一件件都在我的脑海中闪现着。
一瞬间我好像回到了过去,一瞬间我好像又跳到了未来。
然而,所有的影像在闪过之后,又都逐渐的消失在一片朦胧中。
只剩下一个影子越来越清晰。
但与刚才那些影像不同。
这个最终的影子却给我了无比的现实感。
【美奈裳】
『希纹君……?』
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睁开眼睛,发现她就站在我面前。
这不是梦,是真实。
我面前的是真实的她。
此刻的她换上了便装,手里正捧着刚才的图画本。
但是那张被泪水沾湿的画已经被撕掉了。

【希纹】
『想好了吗?』
【美奈裳】
『嗯,我们走吧?』
此刻的美奈裳,脸上终于有了真正的笑容。
看到这样的她,我努力克制住,不让眼泪流出来。
【希纹】
『好的,走啦!』
毫不犹豫的拉起她的手,和她一起向外面走去。

今天是个难得的晴天。
赶上最后一班电车的我们,并肩坐在空旷的车厢里。
途中我和她都没有说话。
我们在期待着电车停下的那一刻。
当那一刻终于到来,我们携手走出车门,映入眼帘的是令人惊叹的景象。
晚上的天空和大海,似乎连在了一起。
各自向无穷无尽的远方延伸着。
【希纹】
『那天上车前忘了回头看一看呢。』
【美奈裳】
『如果回头看了……没准就真的不走了呢。』
我们向外面走了几步。
【希纹】
『还要下去吗?』
【美奈裳】
『嗯。』
于是我们继续走下高台,来到了沙滩上。
【美奈裳】
『…………』
她把图画本铺在身前,拿出一只炭笔勾勒起来。
【美奈裳】
『还是这片海啊……』
我听到她在小声的自言自语。
她提起笔,想了一会,又放下了。

【美奈裳】
『呐,今天你真的吓了我一跳。』
美奈裳索性不画了,把画笔丢在一边,和我聊起来。
【美奈裳】
『其实我早就感觉有一天你会找来……』
【希纹】
『于是事先在心里准备好了那套说辞,想让我听了后死心,对吧?』
【美奈裳】
『呵呵……』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希纹】
『那个……刚才很对不起。』
我注意到她的脸上被打过的地方已经微微的肿起来了。
【美奈裳】
『没事。』
她吐出一口气。
【美奈裳】
『以后的事,你想好了吗?』
【希纹】
『没有。』
【美奈裳】
『果然……』
看来她心中的结,仍然没有完全解开。
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

海上忽然起风了。
从远处吹来的猛烈的风,让我们都清醒了许多。
【希纹】
『以后的事,先不要想了。』
【美奈裳】
『可这不是逃避吗?』
【希纹】
『不然怎么办呢?』
【美奈裳】
『…………』
她收起图画本,慢慢站起身来,边走边拂去身上的沙子。
【希纹】
『你要干吗?』
【美奈裳】
『到那边随便走走,希纹君也一起来吗?』
风依然在吹。
本来就不大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更加飘渺。
【希纹】
『好吧。』
我答应着。

我们一起走着走着,不觉离开沙滩,沿着一条石子路登上了附近的某座山。
一路上,美奈裳什么都没说。
她偶尔抬头看看天,偶尔低头看看地下,偶尔又回头看看海。
看得出来,美奈裳依然在思考。
【希纹】
『呐,美奈裳,别再想了。』
【美奈裳】
『……是吗?』
美奈裳。
当你发现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答案反而会让自己受伤时,会不会后悔呢?
我心中这样想着,嘴里却说:
【希纹】
『到了秋天,这里会很漂亮吧。』
【美奈裳】
『嗯……』
她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周围的景色上。
【美奈裳】
『有好多树。』
【希纹】
『是啊,到时候,到处都会飘着金黄色的落叶。』
而现在却是夏天。
树上的叶子全部是绿色的,正是充满生命力的时候。
风吹着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那像是它们跳起的欢乐之舞蹈。
【美奈裳】
『落叶吗……』
听到落叶时,美奈裳露出难以察觉的微妙表情。
连脚步都不知不觉的慢下来。
【希纹】
『你累了吗?』
我明知故问。
【美奈裳】
『不,没有……我们到前面看看吧。』
【希纹】
『好的。』

再向前走,树木渐渐稀疏了。
路由刚才的上坡路变成了下坡路。
【希纹】
『唔,那是什么?』
我远远的发现了一座奇异的建筑。
美奈裳顺着我指向的地方望去。
【美奈裳】
『不知道。』
【希纹】
『去看看?』
【美奈裳】
『……也好。』
于是虽然没有路,我还是拉着美奈裳,穿越漫膝的草丛向那边走去。
走到一半时,美奈裳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轻轻的点了点头。
【美奈裳】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卢鹿岛神社。』
我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
【希纹】
『就是那个面对流星许愿,愿望就可以达成的传说中的地方?』
【美奈裳】
『原来你知道呢,很无聊的传说,对吧?』

我和美奈裳面对面站在神社的那口钟下。
【希纹】
『我来敲一下吧。』
我用力敲了钟。
但寂寞的钟声回响了几下,就很快的消融在夜色里。
【美奈裳】
『今晚会有流星吗?』
【希纹】
『不可能吧,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据说很多人每天都站在这里等,最终也没有见到呢……』
谁知我刚说完,天空中居然真的划过一道亮光。
那的确是真真正正的流星。
【希纹&美奈裳】
『啊!』
我和美奈裳急忙双手合笼,对着天空快速的许下了各自的愿望。
流星消失后,我们不约而同的转过脸,看着对方。
【美奈裳】
『…………』
【希纹】
『…………』
互相凝视了一会,她忽然出声的笑了。
【美奈裳】
『……原来,我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呢。』
一句感觉上无比熟悉的话。
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

【美奈裳】
『其实……也许人总是离不开希望的吧。
但是现实中,偏偏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不管怎样努力,也无法挽回。』
美奈裳边说边把视线又转回天空。
【希纹】
『的确如此。』
【美奈裳】
『所以,人们宁可有这样的一件事,虽然难到不可想象,但偏偏能够实现一切愿望。』
【美奈裳】
『这样,希望就不会断绝了……可见人们都是幼稚的啊。』
她说完后,目光微微侧向我这边。
我看着她的样子,不禁笑了。
后来,我们干脆在神社的台阶上坐下。
一边享受着从海上吹来的凉风,一边望着无边无际的星空和大海。
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直到天边微微出现亮光。
【美奈裳】
『……嗯。』
美奈裳忽然站了起来。
【美奈裳】
『希纹君……一起到下面看日出吧。』
她这样说了一句。
【希纹】
『好啊。』
我也急忙站起来,随着她的脚步向海边走去。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1 03:50 , Processed in 0.11385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