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67|回复: 0
收起左侧

【Memories Off 1 同人】The Humoresque~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文,所以抒情言志也。



…………
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
也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窗外,依然是似乎永远也不会结束的黑夜。
一切的事物都失去了光彩,被笼罩在一片浓浓的黑雾里。
月亮也没了踪影。
这光景,看来已经过了午夜。
今夜无论如何,算是走不成了。
那么,只好在这里住下了。
这将是我第一次在别人家过夜。
我又把视线移回眼前。
天花板上的灯,正散发着昏暗的光线。
【花梨】
『所以说,你还是个孩子呢……』
学姐从另一个房间抱着枕头走过来。
【希纹】
『是吗?』
这话出自学姐之口,我并不感到讨厌。
【花梨】
『在别人家过夜就紧张成这样。』
声音在空荡荡的室内回响着。
【希纹】
『第一次,也是人之常情嘛。』
【花梨】
『倒是挺看得开啊。』
她笑了笑。
【花梨】
『如果我当初和你一样,那就好了。』
【希纹】
『怎么说?』
【花梨】
『知道很多事,应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希纹】
『哦。』
【希纹】
『其实也不是这样,可能我还没遇到那种事吧。』
【花梨】
『那种明知道不可能也想挽回的事吧。』
【希纹】
『对。』
【花梨】
『未必呢,能想到这一点的,往往其实已经遇到过了。』
【希纹】
『哦。』
她有意将视线移到一边。
【花梨】
『现在,想睡吗?』
【希纹】
『不想,一点也不。』
【花梨】
『……真诚实的回答啊。』
她露出了笑容。
【花梨】
『那么,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她去了一会,回来时果然换上了平时的便装。
我不知道她的想法。
于是呆呆的等着她开口。

【花梨】
『陪我出去走走?』
【希纹】
『现在?』
【花梨】
『就现在,不行么?』
虽然在问,但她的话里没有商量的意思。
【希纹】
『那么,就去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
【希纹】
『也好,让人能清醒清醒。』
我先出去,在门口等着她,她随后出来,并锁了门。
于是,我们一起走出她住的公寓,然后来到街上。
街上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
路灯也关了一半。
我们并肩走出几步。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我似乎有了走入另一世界之感。

【花梨】
『唉……我这个人做的事太没谱了。』
她忽然对我说。
【希纹】
『我倒是挺羡慕的。』
我说。
【花梨】
『……这个时候,你应该笑我才对啊。』
【希纹】
『……』
【花梨】
『……』
【希纹】
『你又说奇怪的话了。』
【花梨】
『嗯。』
我们沉默了一段时间,但脚步没有停下。
【花梨】
『其实,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散步聊天什么的。』
【希纹】
『嗯,我也是。』
【花梨】
『这个时候,什么都想说,也什么都敢说。』
【希纹】
『彼此彼此。』
我回答到。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了很远。
已经离开平时住的地方。
前方传来阵阵的水声。
那是嘉神川在流动的声音。
给这夜晚增添了一丝凉意。
【希纹】
『要过桥吗?』
【花梨】
『你是说——登波离桥?』
【希纹】
『嗯。』
【花梨】
『随你。』
【希纹】
『哟,你也会说这句话了?』
【花梨】
『本来是你的招牌语,对吧?』
【希纹】
『是啊。』
我稍稍定了定神。
【希纹】
『那么,就到对面看看吧。』
总想多陪学姐走一会。
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是很微妙的。
说不出来的放松。
我知道,一旦过了这个晚上。
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接下来的一天,学姐就给车撞死,或者被天上掉下来的广告牌砸死,或者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反正死了。
从此,我也就有了无法忘记的悲伤……
我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
眼前学姐的脸,开始模糊起来。

【纪子】
『喂,没事吧?』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的女孩子。
她叫清水纪子,是我的表妹。
由于我的父亲正在出差,所以她才来这里陪住院的我。
我松了口气。
看看窗外,正是阳光明媚的时间。
我又向旁边瞧了瞧,那位病人由于身体恢复得不错,此刻已经出去了。
那么,现在说话就相对自由了吧。
【希纹】
『刚才是你叫醒我的吗?』
【纪子】
『嗯。』
【纪子】
『我看哥哥很难受的样子。』
【纪子】
『是做噩梦了吗?』
我轻轻摇头。
【希纹】
『算不上什么噩梦。』
【纪子】
『那就好。』
她对我点点头。
【纪子】
『今天天气多好,你却得在这里躺着。』
她不无遗憾的说。

外面渐渐响起低沉的蝉声。
这是夏天已经到来的证据。
我望着窗外被绿意染得发亮的世界,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希纹】
『出了很多汗啊。』
【纪子】
『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少烧已经退了。』
【希纹】
『嗯。』
【希纹】
『确实清醒了不少。』
【纪子】
『刚来的时候,你整天都是恍恍惚惚的。』
我想起了刚才的梦境。
好像之前还有很多。
但都记不清了。
能清楚地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那最后的一个晚上。
【希纹】
『对了,我住了几天了?』
【纪子】
『连这个都忘了?』
【希纹】
『忘了。』
【纪子】
『已经五天了。』
【希纹】
『哦,这么说,也快该出院了吧。』
【纪子】
『差不多。』
她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笑意。
【纪子】
『到时候,天天找你出去玩啊?』
【希纹】
『随你。』
【纪子】
『不错嘛。』
她很满意的看着我。
【纪子】
『你就争取快些出去吧。』
听了这话,我不禁笑出声来。
她的脸立刻红了。
【纪子】
『唉,我这话说的……』
【希纹】
『没事,我都习惯了。』
这样的话,十几年来她不知对我说过多少了。
我慢慢倒觉得这样的性格挺可爱的。
【纪子】
『嗯,也只有你能习惯啦。』
【希纹】
『不,时间久了,谁都会习惯的。』
【希纹】
『所以,你就放心好了。』
这不算是安慰吧,我想,这应该是实话。
【纪子】
『哦……』
不知她想起了什么。
【纪子】
『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
【希纹】
『是吗?』
【希纹】
『等以后,早晚会有第二个人说的。』
她的脸又一次红了。
【纪子】
『哎,你怎么会知道?』
【希纹】
『这个啊……』
【纪子】
『答不上来了?根本就是敷衍我吧。』
【希纹】
『也罢,随你怎么想。』
【纪子】
『就是嘛。』
【纪子】
『人如果那么容易互相理解,就不会有这么多纠纷了啊。』
她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
我没再说什么。
【纪子】
『不过,我们也真厉害啊。』
【希纹】
『厉害?』
【纪子】
『一句话就能引起一段人生大事的探讨,难道不算很厉害吗?』
说完,她有点僵硬的哈哈一笑。
也许她只是为了掩盖心中的不安吧。
【希纹】
『其实……咳咳……咳』
由于说话太多的缘故,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忍不住咳嗽了几下。
想不到纪子立刻变了脸色。
【纪子】
『哎……对不起。』
【纪子】
『忘了你还是病人呢。』
她立刻退到一边。
【纪子】
『你多休息吧。』
我看了看纪子的脸。
映照着窗外来的阳光,表面上仍是一副充满活力的样子。
不过,她的心里正在想什么呢?
【纪子】
『再睡一会啊。』
她又补充说到。
【希纹】
『嗯。』
最终,我放弃了思考。
自己正好也有些累了。
于是,我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由于昨晚没有休息好,眼下仍然是昏昏沉沉的。
我正坐在咖啡馆里,准备读一本书。
由于在别处根本就不能安下心来,所以才挑选了这个地方。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读书的感觉都好像在完成例行的工作。
一旦这样,也就没了兴趣。
只有在这种放松的环境下,才有一点真正的读书时应有的感觉。
一种令人具备平和思考能力的感觉。
这是我所喜欢的。
不过,今天不知怎么,即使是在这里,这种感觉也变得稀薄了。
大概是天气的过分炎热的缘故吧。
不过,这样也好。
天一热,咖啡馆里就没多少客人了。
人多了,总觉得让人心烦意乱。
我边想边机械的将书页翻开,准备开始阅读本日的篇目——

吱呀一声,玻璃门被推开了。
我没怎么去注意,但是又分明听到脚步声在向我这边接近。
【???】
『不错嘛,逃到这里来了?』
我抬头一看,是一位有些面熟但又说不出来是谁的人。
【希纹】
『您是哪位?』
我立刻站起来。
【???】
『这么生分呢,宇治君?』
【希纹】
『哦……啊。』

我记得这是班上新转来的学生,而且……是留级生。
名叫花梨。
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大家都不愿意接近。
但我却对她莫名其妙的有些好感。
大概由于她在走进教室时,那种只看前方,心无旁骛的眼神。
后来,当我反应过来时,发现她竟然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
【花梨】
『在看什么书?』
她小声的问我。
我把书的封皮在她眼前晃了晃,马上就换来了她的点头。
【花梨】
『嗯,还可以嘛……借我看看吧?』
我立刻把书给了她。
这就是,发生在上午的故事。

【花梨】
『嗯,嗯。』
她对我眨眨眼睛,我心领神会。
于是我们两人相对而坐。
一坐下,她就把上午的书递过来。
【花梨】
『很爱读古文?』
她忽然问我。
我拘谨的摇摇头。
【希纹】
『倒不是喜欢,只是我古文太差了,不多读下考试就不好了。』
【花梨】
『原来如此。』
大概这个回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她用手在桌子上敲起嗒嗒的节奏。
【花梨】
『一个人学?』
【希纹】
『嗯。』
【花梨】
『这样下去,只是白费功夫吧。』
我叹了口气。
【希纹】
『有可能。』
【花梨】
『那还费这些力气?』
【希纹】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此话一出口,我也莫名其妙的添了许多的无奈感。

学姐紧接着凝视起我的脸来。
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也很认真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她忽然笑了。
【花梨】
『怎么样,我教你吧?』
我的视线立即停在她的脸上。
【花梨】
『如果你不答应,可就太傻了呢。』
【希纹】
『学姐……』
【花梨】
『嗯?』
【希纹】
『为什么要教我呢?』
【花梨】
『我乐意啊。』
面对这回答,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花梨】
『别浪费时间了,到底怎么样?』
她又一次催问到。
我思考了一下。
其实,如果学姐做我的老师,倒也不错。
何况,会解决古文这个让我很无奈的麻烦。
【希纹】
『那么,就请学姐多多指教了。』
她听后,竟然高兴的用手拍了一下桌子。
这一声,包含着学姐多少的感想呢?

………………
…………
……

我慢慢睁开眼睛。
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太阳正从看不到的地方慢慢升起。
证据就是,病室里在慢慢的变亮。
我环顾四周,纪子已经不在了。
此刻,我才发觉。
原来一个人的感觉是这么的熟悉。

序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8 13:03 , Processed in 0.09297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