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495|回复: 0
收起左侧

【Memories Off 1 同人】The Humoresque~第二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1: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话

由于昨晚睡的比较早,今天我很早便醒了。
依稀记得做了一个梦,不过由于睡的太熟。
梦境的内容全然记不清了。
这样也好。
我无意识的把视线移向窗外,正好望到了刚刚升起的太阳。
这就是新的一天了。

接近上午九点钟的时候,病室的门吱呀一声给推开了。
没有猜错,的确是纪子,
【纪子】
『收拾东西走吧?』
她一进来便干脆的说。
【希纹】
『都好了。』
【纪子】
『还有什么别的事?』
【希纹】
『没了,我一直在等你呢。』
【纪子】
『是吗,看来我应该早点来啊?』
她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
【希纹】
『没事,走吧。』

我们刚走出门去。
【纪子】
『对了,这个我来拿吧。』
她边说边把手伸向我装书用的手提袋。
反正也不重,就交给她来拿也无所谓。
【希纹】
『随你。』
我说。
她几乎是抢一般的把手提袋接过去。
【纪子】
『对了……』
【纪子】
『有件事,想同你商量一下。』
她有点紧张的说完这句话后,便转向我,认真的观察着我的反应。
【希纹】
『什么事?』
我假装漫不经心的问到。
【纪子】
『嗯……』
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大约在酝酿说辞。
我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默默的等待着。
一会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纪子】
『……哥哥刚出院,自己一个人住大家总归不放心,所以……到我家住几天吧?』
她试探着问到。
我立刻停住脚步。
【纪子】
『不行吗?』
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站住不动了。
【希纹】
『不是,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而已。』
说话之间,我马上又迈动双脚,跟上了她的步伐。
【纪子】
『其实,这是我父母的主意。』
她小心的补充到。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希纹】
『这么说……』
【纪子】
『没错,妈妈早就不止一次的提这件事了。』
【希纹】
『这样呢……那好啊。』
我最终答应了这件事。
如我所料,纪子的表情立刻轻松了不少。
【纪子】
『那就快点走,别让她等的太久了。』
她笑着说。
同时,她果真加快了脚步。

片刻之后,我们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我向等在门口的姨妈做了短暂的问候之后,便和纪子一起上了她的车。
眼下,我和纪子一起坐在车子的后排座位上。
我们分别看着窗外,都不发一语。
这不好,我想。
这个时候总该说点什么。
可是说点什么好呢?
我快速的搜索着脑中可以用来作为聊天话题的材料。
但是,一旦真的要开口,我却又提不起精神了。
总感觉从早上到现在,我一直是迷迷糊糊的。
迷迷糊糊的起床,迷迷糊糊的上了这辆车,然后迷迷糊糊的到了这里。
【纪子】
『不舒服吗?』
纪子首先打破了沉默。
【希纹】
『没。』
【纪子】
『可是,你脸色不大好啊。』
【希纹】
『你怎么看出来的?』
【纪子】
『很明显嘛,脸色发白。』
我把手放在额头上,立刻传来凉凉的触感。
【希纹】
『大概是晕车的缘故。』
【纪子】
『……骗人的吧,你从不晕车来着。』
我稍微一想,发现事实还真的就是这样。
【希纹】
『那我也不知道了。』
【纪子】
『…………』
【纪子】
『唉……好啦。』
说罢,她开始不自觉的摆弄起自己衣领上的纽扣。
【纪子】
『对了,今天中午我亲自下厨呢,你想吃点什么?』
大概她在有意的跳转话题。
【希纹】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我回答到。
于是,又无话可说了。
我们仍然像这场对话开始之前那样,各自看着窗外,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纪子,我的表妹。
自从小时候就是我的玩伴。
但我们具体玩些什么,现在的我却一样也说不上来。
甚至搜索关于当时的记忆,里面都没有多少她的影子。
不过,毫无疑问,当时的日子,她是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可能在当时,我认为身边有一个人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她,就和其他理所当然存在的东西,比如空气,一起被我忽略了。
以至于现在我眼中的她,成了一个有些陌生感的人。
不仅是最近几年不常见面的缘故。
而是在不常见面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一个人。
然而却并不是那个我已经熟悉的人。
从前的纪子的笑声,哭声,都不知在什么时候完全的消失了。
眼前的纪子似乎是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人。

我再看她,她仍然在看着窗外,一只手支在脸上。
窗外,是飞驰而过的绿树,砖墙。
我忽然想到,车已经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
她的家到医院,究竟有多么远呢?
随即,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她每天骑着自行车在两地之间来往的样子。
我猜不出那时她是一种什么心情。
是厌烦?是快乐?还是平静?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
【希纹】
『那个,你搬家了?』
我问旁边正在出神的纪子。
纪子立刻转向我。
【纪子】
『嗯,去年就搬家了呢。』
可是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
【希纹】
『现在距离你新家还有多远呢?』
【纪子】
『大约还有十分钟就到了吧?』
她露出自己也不能肯定的神色。
【希纹】
『你平时去医院,不走这条路?』
【纪子】
『哦,那个啊,我会抄一些汽车不能走的小道。』
窄的连汽车也不能通过的小道吗?
我印象中的纪子是非常胆小的。
【希纹】
『都是些什么地方呢?』
【纪子】
『我也说不清呢。』
我有点担心的看着她。
【希纹】
『没问题么?』
她的脸上微微泛起一层红晕。
【纪子】
『哥哥不用担心我的。』
她有意回答的很轻松。
我不由的对她点点头。
【希纹】
『果然,你长大了。』
她听后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
【纪子】
『哥哥这么说,就好像自己没长大似的。』
这次轮到我一愣了。
【希纹】
『……是啊,我说了奇怪的话呢。』
【纪子】
『和我一样了。』
她笑着说到。
然后我们同时笑起来。

我和纪子又趁势陆陆续续的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果然如纪子所说,在大约十分钟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
眼前的这座房子,就是纪子的新家。
一眼看去,和一般的房子差不多。
不过,地方相对来说要偏僻不少。
我想起十年前,我常常去纪子家玩的那段时间。
纪子的父亲,那时在市中心有一家餐厅,生意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
一楼是餐厅的大堂,而纪子和她的家人平时住在二楼。
在一年以前,我隐约听父亲提过,纪子家把餐厅出手的事。
大概就是在那之后搬来这里的。
和那边不一样,这一带仅有普通的民居。
没有嘈杂的人群,只有树枝上的几只麻雀偶尔的啼叫一两声。
间或有年轻人成对的在狭窄的街道上走过。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普通小镇里。

【】
『进来吧。』
姨妈边说边打开门。
【希纹】
『嗯。』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里面。
然而一到客厅,我的拘束感便立刻消失了。
因为见到的几乎全是从前曾见过的东西。
这大概都是从旧家搬过来的。
十年之前纪子家的样子慢慢浮现出来。
同样回来的,还有当时的感觉。
我再看身边的纪子和姨妈,忽然觉得亲切了许多。

【】
『你到这里的事,已经和你爸爸商量过了,他也很赞成呢。』
姨妈招呼我坐下,随即开口说到。
【希纹】
『谢谢您。』
我边说边点头致谢。
此时,纪子端来泡好的茶。
在摆好茶杯后,她便在我身边坐下了。
【纪子】
『别这么说话呀。』
她附在我耳边小声说。
【希纹】
『怎么回事?』
我也小声问她。
【纪子】
『太客气了,显得很生分啊,妈妈会不高兴的。』
【希纹】
『哦。』
【希纹】
『大概多年不见,总会觉得有些陌生的。』
【纪子】
『全当在自己家里,尽量随意就好了。』
说完,纪子把脸转回前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纪子】
『嗯,这茶叶果然不错嘛。』
姨妈也喝了一口,脸色随即阴沉下来。
【】
『这就是他刚寄来的那包茶叶吗?』
【纪子】
『嗯,是的。』
纪子边说边用余光看看我。
我立刻会意,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
『怎么样?』
……满口红茶特有的苦味。
而茶又很烫,不能立刻咽下去。
【】
『不好喝吗?』
姨妈已经看出我的神色有些异样。
我拼命咽下含在嘴里的茶水。
【希纹】
『不,没想到是红茶。』
【纪子】
『哥哥平时都喝什么样的茶啊?』
纪子放下手中的茶杯,好奇的问到。
【希纹】
『这个,一般喝花茶的。』
【】
『的确,红茶和花茶比起来,口味重太多了。』
姨妈插了一句。
【】
『小纪,家里还有没有花茶呢?』
姨妈随意的问了下纪子。
【纪子】
『啊,好像没有了……我去买一包。』
说完,纪子真的准备站起身来。
【希纹】
『哎,不用了!』
我连忙说,同时拉住她的手腕。
纪子又一次用余光看着我。
【希纹】
『其实,红茶也很好喝。』
我边说边把茶杯凑到嘴边,一点一点的把茶喝完了。
在此期间,姨妈和纪子两个人都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我。
当我把空着的茶杯放到桌子上时,她们才终于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纪子】
『妈妈,我带哥哥去他的房间看看。』
纪子突然对姨妈说到。
【】
『好的。』
面对表情微妙的纪子,姨妈露出困惑的样子,但还是答应了。
于是,纪子快速的站起身来,拉起我的手便上了楼梯。

【纪子】
『呼,终于出来了。』
纪子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纪子】
『刚才妈妈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啊。』
【希纹】
『啊?』
【希纹】
『这么说,我又做错了什么事吗?』
我有点不安的问到。
纪子笑了。
【纪子】
『不,没有,放心好了。』
【纪子】
『这几天爸爸不在家,妈妈一个人很寂寞的。』
【希纹】
『嗯?』
【纪子】
『忘了告诉你了,一个星期以前,爸爸和一个朋友去京都了。』
【希纹】
『出去旅行了吗?』
【纪子】
『嗯。』
此时,楼梯走完了,纪子和我便停在二楼走廊的入口处。
【纪子】
『刚才喝的茶叶就是爸爸前几天寄来的。』
【希纹】
『哦。』
【纪子】
『所以喝茶时,妈妈大概又想起了什么吧。』
【希纹】
『……原来如此。』
我等着纪子说下一句话。
但纪子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向走廊里面走去。
我只好紧跟在她的身后。
最后,我们来到一个刚收拾好的房间的门口。
这便是我住的地方。
而隔壁,即是纪子住的房间。
【纪子】
『那么,我去做饭了,哥哥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吧。』
说完,纪子便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房间的窗户前。
透过窗户,我看清了这一带的全貌。
没有一座高楼。
所有的建筑都不超过三层。
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居民区。
而在很远的地方,依稀可以望见一条河。
总记得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来过似的。
接着,我猛然想起来了。
如果那条河就是嘉神川,那么,这里便是嘉神川的南边。
而我的家住在嘉神川的北边。
那么,学姐住的公寓便在这一带。
到现在,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过登波离桥的情景。
那一天是阴天。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任何光亮。
桥下流淌的是墨色的河水。
发出令人感到寒冷的哗哗声。

定了定神,才发觉今天原是个晴朗的日子。
太阳从高处射下明亮的光,正好落在我的脚下。
我闭上眼睛,打算尽力去摆脱那些不快的想法。
渐渐的,我的心情平缓下来。
睁开眼睛,打开窗户,一阵温暖的风立刻扑面而来。
此时,从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了钢琴声。
这声音若有若无,飘渺无踪,但十分的悦耳。
我为了听得清楚一些,把头探出窗外。
声音变得更清晰了。
看来,这琴声并非出自我的想象。
我到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最后,我的注意力落在了旁边的那座房子里。
琴声大概就来自那里吧。
我退回房间里面,但没有关上窗户。
于是,琴声很快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静静的听着。
琴声的曲调是《悲怆》。
慢慢的,心底泛起一丝莫名的惆怅。

【纪子】
『吃饭的时候到了。』
我几乎要跳起来。
一回头,才发现纪子就站在我的身后。
【纪子】
『哥哥一直在看什么呢?』
我刚要说明琴声的事,忽然发现它在刚才的某个时刻已经停了。
【希纹】
『没什么……』
当我们一起坐在饭桌前时,纪子开始指着桌上的菜一一介绍。
【纪子】
『那么,请用吧。』
纪子笑着说。
姨妈不时的点头。
我也尽量夸赞几句。
但不管我们如何的强打精神,总是敌不过从上午便开始存在的压抑气氛。
于是渐渐的都无话可说了。
【纪子】
『呐。』
纪子忽然开口了。
【纪子】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不如都来喝一杯吧?』
出乎我的意料,姨妈竟然微微一笑。
【】
『嗯,少喝点也不错。』
于是纪子熟练的拿来了三罐啤酒。
【】
『希纹也试着喝一点吧?』
姨妈问我。
【希纹】
『对不起,可是,医生说近期不能喝。』
我小声的解释到。
【】
『哦,没事,那么我们就不客气了。』
姨妈和纪子齐刷刷的拉开易拉罐,然后把酒倒在杯子里。
而我的杯子里仍然装着白开水。
接下来,觥筹交错,大家的话也多了起来。
一会之后,午餐的气氛开始变得热烈。
而纪子和姨妈的脸上,也显出了淡淡的红晕。
【纪子】
『那么,哥哥来表演节目吧。』
纪子在某时突然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
【希纹】
『啊?』
我看着她的眼睛,发觉她是认真的。
【】
『小纪,别难为你哥哥啦。』
姨妈笑着说。
【纪子】
『不,哥哥不和我们一起喝酒,总得做点什么补偿下吧?』
纪子仍然在坚持。
【希纹】
『那么,吟一首歌可以吗?』
【纪子】
『嗯!』
于是我摆出架势,开始用有些夸张的语调吟诵着:
“……候鸟也知人忆昔……”
吟罢,姨妈呵呵的笑起来。
【】
『希纹也很有才气嘛。』
那一瞬间,姨妈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纪子】
『那么,干杯!』
纪子毫无来由的喊出了这一声。
于是我们三人的杯子碰在一起,然后大家各自喝尽了杯中之物。
那一刻,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舒心的笑容。
虽然我知道,这种没有理由的笑容是持续不久的。
但我还是尽量去忘记这一点,真心的陪她们一起笑着。
于是,午餐总算在欢快的气氛下圆满的结束了。

午餐过后,纪子到厨房去洗盘子,我本想帮忙,但被姨妈拦住了。
我只好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
心慢慢的随着四周的环境安静下来。
感到很疲倦。
想睡却又睡不着,只是一直躺在那里。
在坚持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再也受不了了。
不管怎样,总感觉哪里有些不舒服。
刚才心中暂时的快乐早已消失无踪了。
现在我的心情,又回复到了今天上午的样子。
这是占据我内心最长久的一种心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不知在什么时候结束。
就像我那一天的梦里的黑夜那样。
果然如此。
这才是我每天要面对的真实情况。
我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我想。

当夜,外面下起了雨。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十一点了。
……十二点了。
……凌晨一点了。
……凌晨两点了。
楼下座钟的报时声居然毫无阻碍似的传到了这里。
我已经困的思维一片模糊了。
可我又确实睡不着。
因为我总在想着什么。
即使我没有察觉,我也的确在想着。
于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停下不想。
我只能一边听着哗啦哗啦的雨声,一边耐心地等待天亮。

这一晚我果然完全没睡。
当天上午,我尝试着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希望能睡一会来补充缺失的睡眠。
【希纹】
『果然不行吗……』
我自言自语到。
到底还是睡不着。
也许现在需要放松一下才对。
不如叫纪子一起出去散散步。
虽然我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话可说,但总比一个人闷在房间里要好得多。
主意已定,我走出房间,来到走廊上,当路过纪子的房间时,发现门敞开着。
向里一望才知道房间里并没有人。
纪子会去哪呢?
可能还在楼下陪着姨妈吧。
于是我又慢步走下楼梯。
但我看到的是姨妈一个人坐在茶几前。
【】
『你找小纪吗?』
【希纹】
『是,是的。』
【】
『她刚刚出去了。』
【希纹】
『哦。』
我径直走向正门。
【】
『希纹也要出去吗?』
姨妈转头问我。
【希纹】
『嗯。』
我做了肯定回答。
【】
『那我陪你一起出去吧?刚来这边,迷路了就不好了啊。』
【希纹】
『没关系,我只是在近处走走。』
我连忙说。
【】
『哦……那么,快去快回。』
【希纹】
『好的。』
我向姨妈点头致意,然后便走出了正门。

七月初的太阳还称不上毒辣。
清脆的蝉声,一出门便从四面八方灌入我的耳朵里。
偶尔吹过的微风摇晃着挂满绿意的树枝。
总之,是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下午。
那种最平凡,也最让人安心的夏天的下午。
……一如往年的今天。
我一个人漫步在陌生的街道上,却时刻感受着熟悉的气息。
我不由得产生了一种错觉。
似乎只要再拐过一个街角,就可以看到过去的一切又在重现。
真有这样的事么……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你就是喜欢做白日梦啊。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如我刚才想的那样,信步拐过了眼前的街角。

……喀嚓。
我一下子朝后面倒去。
身体好像装上了什么快速冲过来的东西。
瞬间的剧痛,让我恍惚了一下子。
但我的意识马上又清醒过来,可见并不严重。
因此,我大胆的站了起来。
眼前是一辆翻倒的自行车。
下面是一位穿着夏装,扑倒在路面上的女孩子……我又仔细看了一下,不禁叫出了她的名字。
【希纹】
『小纪?』
我边说边搬开压在她身上的自行车。
她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好像很有精神的样子。
我稍稍放心了。
【希纹】
『没事吗……』
我试探着问到。
此时她才发现原来对面的人就是我。
脸上立刻露出很尴尬的表情。
【纪子】
『……应该没事吧。』
她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但眼睛里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希纹】
『那就好,站住别动让我看看。』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纪子】
『这个……回去再说。』
【希纹】
『哦,对对。』
我也意识到什么,立刻把停在她身上的视线移开。

后来,我帮她推着车子,她在我旁边走着。
可我们不是向回走,而是在路上无目的地闲逛。
她跟我谈起各种关于这附近的事,我饶有兴趣的听着。
故事是能打发不良情绪的好东西。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条街。
但我们之间的谈话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
我通过她的话对这一带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
【纪子】
『不过有件事,你可能没听过。』
纪子忽然故作神秘的说。
【希纹】
『嗯?』
我看到她如此认真的样子,禁不住对她所说的故事产生了兴趣。
【希纹】
『什么故事呢?』
此时,我忽然想起了什么。
【纪子】
『是关于……』
我聚精会神的听着。
【纪子】
『……哈哈,上当了啊。』
纪子忽然笑起来。
【纪子】
『像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那种令人想不到的事呢?』
【希纹】
『倒也是呢。』
不知为何,我反倒暗暗的松了口气。
【希纹】
『对了,你出来做什么呀?』
【纪子】
『买东西去了。』
【希纹】
『买东西?』
【纪子】
『是花茶啊,你喜欢喝的那个,你看……』
谁知她猛然愣在原地,脸色立刻变的很差,连我也吓了一跳。
【希纹】
『怎么了?』
她看看我,随即又稍微的镇定下来。
【纪子】
『包……没有了。』
我听后,也一下子愣住了。
【纪子】
『你说会不会是刚才摔倒的时候,掉在路上忘了拿?』
【希纹】
『不过,包那么大的东西怎么会忘了拿呢?』
然而,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身上,真的出了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纪子】
『总之,回去看看吧。』
【希纹】
『嗯。』
我答应到。
可刚走出两步,她又停下了。
【纪子】
『我……把那地方给忘了。』
【希纹】
『…………』
【纪子】
『怎么办?』
【希纹】
『不知道。』
【纪子】
『怎么会这样。』
【希纹】
『没办法。』
遇到这样的状况,能找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吧。
【希纹】
『那个,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吗?』
【纪子】
『当然了,绝对丢不得的!』
她一副快要急死的样子。
【希纹】
『那么,我们分头找吧。』
我无可奈何的说到。

我独自在街上转了半天。
根本没发现什么包啊之类的东西。
眼看下午就要过去了。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希纹】
『打扰一下……』
我从后面叫住一位在街上行走的年轻人。
她闻声转过身来。
【路人】
『啊,是希纹嘛!』
我忽然认出了她。
站在我眼前的是今坂唯笑。
我曾经在千羽谷那一带遇上她。
那时,她在逗一只小狗玩耍。
令我吃惊的是,她好像比那只小狗玩的还要高兴。
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看的呆了,竟然忘了离开。
后来,她发现了一直站在旁边的我。
【唯笑】
『这狗很可爱,是不是?』
她抱起小狗,就这么走过来问我。
【希纹】
『啊啊,是啊。』
我被问的措手不及,只好支吾着答到。
【唯笑】
『它叫“健君”呢。』
【希纹】
『哦。』
【唯笑】
『那么,你们就认识了啊。』
【希纹】
『啊啊。』
【唯笑】
『你不是很喜欢它么,一直看了这么久呢。』
【希纹】
『这个……』
【唯笑】
『好啦,今天很晚了,改日会让健君和你玩一次哦。』
说罢,她迅速转身跑着离开了。
我仍然呆站在原地。

日后,我们又在那里遇上过几次。
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是今坂唯笑。
每一次我都与她随意的聊上几句。
不知不觉,我们竟像认识很久的熟人一样了。
这也是由于她强大的亲和力的缘故吧。
此刻的她和那时候一样,无拘无束的和我说着她感兴趣的事情。
我却并不觉得讨厌,反而希望这样的时间能多持续一会。
【唯笑】
『对了,你刚才叫住我要做什么?』
聊着聊着,她忽然问我这个问题。
【希纹】
『啊,对了,去派出所应该怎么走?』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唯笑】
『这么巧,唯笑也要去那里呢。』
【希纹】
『是吗?』
【唯笑】
『嗯,刚刚在路上捡到一个提包,准备送去呢。』
【希纹】
『……!!』
我心中一颤。
【唯笑】
『怎么了?』
【希纹】
『不瞒你说,我刚好在找提包。』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脸。
【唯笑】
『不会是骗我吧,这可是女式的啊。』
【希纹】
『那就对了,我正在找的就是它。』
我高兴的说。
【唯笑】
『哎,希纹用女式包?!』
她瞪大了眼睛。
【希纹】
『不,这个包的主人叫 清水 纪子,对吧?』
她疑惑的打开包,取出一张证件看了看,然后点点头。
【希纹】
『里面还有包花茶。』
她又向里面看了看
【唯笑】
『你怎么知道的?』
【希纹】
『我正在替别人找丢失的包啊。』
【唯笑】
『这么说,是真的了。』
说罢,她从把挎在肩上的提包取下来递给我。
【唯笑】
『还给你了。』
我伸手接过提包,稍微检查了下。
应该就是这个。
【希纹】
『太好了。』
我松了口气。
【唯笑】
『嗯,快点给女孩子送去吧。不要让人家等得太久啊。』
我暗中笑了笑。
她虽然看上去有些呆,不过对于感情上的事,却是很敏感的。
同时,她说的有道理。
现在应该打电话告诉纪子,包已经找到的事情。
可是把手插进口袋,我忽然意识到什么。
【希纹】
『对了,借电话一用好吗?』
【唯笑】
『哦,好啊。』
她掏出电话递给我。
【希纹】
『谢谢。』
我走到旁边,打开还是关机状态的电话。
首先看到的是一条来电显示。
这大概属于别人的隐私吧。
应该先把电话还给唯笑,让她来处理。
我正要习惯性的扣上电话的盖子……
……等等!
我又把电话放到眼前。
慢慢的看向来电者的备注那里。
那里赫然写着一个名字。
伊吹 美奈裳。
我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的我,一时间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手里拿着电话,心中一片茫然。

等我镇静下来之后,我拨出了打给纪子的电话。
在电话等待接通的时间里,我又犹豫了一下。
但接通的那一刻,我最终下定了决心。
【希纹】
『你听着。』
【纪子】
『包找到了?』
她的语调里满是期待。
【希纹】
『嗯。』
【纪子】
『太好了!』
【纪子】
『你在哪里,我这就去找你啊。』
我咽了口唾沫。
【希纹】
『……不,我还有点事要办。』
【纪子】
『啊?』
【希纹】
『可能晚一会回去。』
【希纹】
『你自己先回家吧。』
对面久久没有回答。
【纪子】
『哥哥……』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沉重。
【希纹】
『小纪?』
【纪子】
『到底是什么事啊?』
【希纹】
『这个……你别问了。』
【纪子】
『是不是又遇到上次的那个人了?』
我怔了一下。
【希纹】
『嗯……算是吧。』
对面传来叹气声。
此时我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的等着她开口。
【纪子】
『……那,你放心忙你的吧,我先回家了哦。』
最后,纪子用甜甜的声音与我道了别。

挂掉电话,我伸手擦去眼角溢出的一丝泪水。
【唯笑】
『打了那么久啊。』
我把电话还给唯笑,她有些不高兴的说。
【希纹】
『你接下来有事吗?』
【唯笑】
『啊?』
她想了想。
【唯笑】
『应该没什么事吧。』
【希纹】
『那么,能陪我出去走走吗?我有事想问你。』
她露出疑惑的表情。
【希纹】
『拜托了,是很重要的事呢。』
我毫不松懈的恳求着。
【唯笑】
『到底是什么事?在这里说不行吗?』
【希纹】
『不,我想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
【希纹】
『对了,这附近有没什么咖啡馆之类的地方?』
【唯笑】
『有倒是有……』
【希纹】
『我们去那里吧?』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许久,她终于点点头。
【唯笑】
『好吧。』

一路上,我都在尽量忍耐。
脑中不断闪过各种各样的画面。
我也说不清画面上究竟有什么。
只是觉得心一阵阵颤动。
我不停的对自己说,要镇静。
【唯笑】
『能不能慢一点啊?』
我才意识到自己走的太快了。
【希纹】
『对不起。』
我放慢脚步,等待身后的唯笑跟上来。

到了咖啡馆,我随意找了张空桌。
对面的唯笑刚坐下,侍者便拿着菜单走来。
【希纹】
『你喝什么?』
我问唯笑。
【唯笑】
『啊,普通咖啡就行了。』
【希纹】
『那么我喝绿茶。』
侍者把这些记下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希纹】
『那么,要说正题了。』
【唯笑】
『嗯。』
她好奇的看着我。
【希纹】
『你一定认识 伊吹美奈裳 吧?』
【唯笑】
『嗯……是。』
【希纹】
『给我讲讲美奈裳的事,行吗?』
【唯笑】
『哎?』
她有些吃惊。
【希纹】
『嗯,美奈裳。』
我再次强调着。
【唯笑】
『你约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吗?』
【希纹】
『对。』
我毫不掩饰的回答。
【唯笑】
『其实不用弄得这么郑重啊。』
【希纹】
『怕你不告诉我嘛。』
【唯笑】
『嗯……你真的想听吗?』
【希纹】
『对。』
她看了看我,正要开口说什么。
恰在此时,侍者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
她用手拿起咖啡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我只得耐心的等着。
但她似乎有意要拖慢时间似的。
拿着杯子的手迟迟不肯放下。
透过杯子,我看出她有一丝为难的神色。
【希纹】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
等她喝完,把杯子放回托盘上时,我立刻问到。
【唯笑】
『那个……算了吧。』
她带着抱歉的神情对我说。
【希纹】
『啊?!』
【唯笑】
『实在对不起。』
【希纹】
『难道说,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世?』
我小心翼翼的问到。
唯笑听后,苦笑着摇摇头。
【唯笑】
『别胡思乱想啦,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呢。』
她掏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刷刷的写下了一行数字。
接着,她把纸条放在我的旁边。
【唯笑】
『她的电话号码给你。』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唯笑】
『以后的事,就靠你自己啦……别让我失望哦。』
我注视着对面唯笑的笑脸,却没有拿她放在桌上的纸条。
【唯笑】
『那么,唯笑先走了,谢谢招待呢。』
说完,她便离开了座位。
我知道,现在即使挽留也没有用了。
我默默的看着她离开了这里。
之后,我盯着前方已经没有人的座位开始发呆。

我还坐在原来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店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眼前的景象变的越来越熟悉。
我仍然在发呆。
终于有一刻,我如梦初醒似的抬起头来。
我刚才在等什么吗?
我又一次低下头。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茶杯倒影里的自己。
熟视着令我感到有些陌生的面容。
果然,时光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流去了许多。
现在的我,和当年的我,还是同一个人么?
我吐出一口气,端起桌上的绿茶一点一点的品尝起来。
当一杯绿茶喝完的时候,我略微镇静下来。
我的目光集中在那张纸条上。
看着上面的那串数字,我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最后,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纸条折好,再放进上衣口袋里。

回到家里,我躲进自己的房间,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
旁边放着自己的电话。
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就攥在我的手里。
可是,我却一直拿不定主意。
到底怎么办?
唯笑没有告诉我关于美奈裳的任何事。
而美奈裳留给我的那封信,上面又满是拒绝再和我接触的意思。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说,让我不要再去找她了。
可是,无论如何,总觉得有些蹊跷。

“以后的事,就靠你自己啦……别让我失望哦”

我又想起了唯笑临别时留下的这一句话
这分明又和上面的假设完全不一样。
我想来想去,弄得整个人的精神都昏昏沉沉的。
也许,这里面有什么难以言说的事吧。
我的心头逐渐的笼罩上一层阴影。
那张薄薄的纸条竟然变得有些沉重。
我攥着它的手在微微的颤动着。
我与其说在思考,不如说在发愣。
因为我越是想找到一个答案,意识反而就越接近空白。
于是,想了很久之后,问题仍然是最开始的那一个。
到底怎么办?

当~当~当
这是什么声音?
在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是敲门声。
我慢慢的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去开门。
果然,是纪子来了。
【纪子】
『我的包呢?』
纪子开门见山的问到。
【希纹】
『哦,你的包……啊?』
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
一时间,我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纪子】
『哥哥没事吧?』
【希纹】
『哎?』
【纪子】
『你不正挎着它么?』
听了纪子的话,我这才感觉到肩膀上压着什么东西。
把手放到上面,我摸到了一条带子。
【希纹】
『不好意思。』
我从身上取下提包,送还给纪子。
但她没有立刻去接。
【纪子】
『哥哥。』
【希纹】
『嗯?』
【纪子】
『到底发生什么了?』
【希纹】
『没什么。』
【纪子】
『介意告诉我吗?』
【希纹】
『……』
【纪子】
『……那,我先走了。』
她取过我手中的提包,点了下头,便顺着走廊离开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
这期间,我一直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两眼直直的盯着前方。
而前方只有白色的墙壁。

【纪子】
『哥哥。』
不知什么时候,纪子又回来了。
她的一声“哥哥”吓了我一跳。
我猛然把注意力转回身前,看到的是她的脸。
她站的离我很近,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纪子】
『为什么傻站在这里啊。』
语气里透出一丝不悦。
这么说,从刚才开始我就这么站在门口,从来都没有动一下。
【希纹】
『是啊,为什么呢?』
我也很想知道。
【纪子】
『你真的没事吗?』
我叹了口气。
【希纹】
『你先回去,暂时别管我了。』
【纪子】
『可是……』
【希纹】
『现在的事,你帮不上忙呢。』
我尽量平静的对她说。
【纪子】
『嗯,我明白了。』
她终于点点头。
【纪子】
『那么我走了,再见。』
纪子说完,又一次转身走去。
这一次告别时她的语调给我带来了深深的愧疚感。

………………
…………
……

片刻之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先尽量让心情放平静。
确保自己差不多镇定下来时,我在电话里输入了纸条上的号码。
检查了一遍,确认输入无误。
于是,我轻轻按下了“拨出”按钮。
嘀——嘀——
电话响了几声。
随着咔嚓一声,被接通了。
【希纹】
『喂。』
我试探着打招呼。
【???】
『喂,请问哪位?』
没错。
果真是美奈裳。
我把电话移开,深呼吸了一下。
之后,我对着电话那头说。
【希纹】
『是我,宇治希纹。』
说完,我静静的等着。
但那边许久没有回应。
就在我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又开口了。
【美奈裳】
『哦……你好。』
她的语调里好像有些不自然。
我停了一下,接着问到。
【希纹】
『你最近好吗?』
【美奈裳】
『嗯,很好。』
【希纹】
『还在住院么?』
【美奈裳】
『不,今天刚刚出院。』
【希纹】
『哦。』
【希纹】
『……』
我不知后面该说什么了。
【美奈裳】
『请问,还有事吗?』
【希纹】
『没有了。』
【美奈裳】
『那么,我先挂电话了?』
【希纹】
『等等。』
我忽然说到。
【美奈裳】
『……哎?』
【希纹】
『之后,要多保重。』
最后,我说的是这样一句话。
【美奈裳】
『……嗯。』
【美奈裳】
『……再见。』
这声音太优美了。
我忘了说再见。
我只是一直等着,直到听见咔嚓一声。
之后,从电话里传出的是持续的忙音。
完了。
终于完了。
我的心愿总算了结了。
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感。
反而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的沉下去。
我一下子瘫倒在床上。
一动不动,也根本动不了。

漫长的痛苦。
某一时刻,我隐约听到了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
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快速的追过去。
我所看到的是穿好衣服,站在楼梯口,正要下楼的纪子。
大概她也听到了我发出的声音,迈动着的脚步忽然停下了。
【希纹】
『等一下。』
我叫住了她。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
【希纹】
『要出门吗?』
【纪子】
『嗯。』
【希纹】
『有什么事吗?』
【纪子】
『倒也没有,只是散散步罢了。』
【希纹】
『那,带上我一起吧?』
【纪子】
『哎?』
她带着有些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我。
【希纹】
『我说,我们一起出去。』
她这才算明白了我的意思。
【纪子】
『……嗯。』
回答还有些迟疑。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希纹】
『那么,现在就走吧。』
说完,我快步来到她的身旁。

这一次我们走的很远,已经走出了这一带,来到了海边。
我和纪子看着大海。
纪子并不知道,在过去,我和学姐常来这个地方。
或者是别的地方。
总之是在这个海滩上。
有一次,学姐望着大海,忽然平静又严肃的对我说。
【花梨】
『你知道么,这样的日子,可能不会有多长了。』
【希纹】
『嗯?』
【花梨】
『看到大海,我才发现,平时的我实在太小气了。』
【花梨】
『平时的我用一天两天来计算时间,总觉得一切都很漫长。』
我并不知道学姐是什么意思。
【花梨】
『而大海却亿万年一直如初。』
【花梨】
『我的日子,即使用它感到很短很短的十年来计算,也究竟没有多少。』
她停了停。
【花梨】
『对了,问件事,介意告诉我么?』
【希纹】
『什么事?』
【花梨】
『你曾答应过某个人,要和她永远在一起么?』
我诚实的摇了摇头。
【花梨】
『哦。』
于是,学姐再没说什么。

【纪子】
『呐,你看。』
我的回忆被纪子的声音打断了。
她指着不断拍打过来的波浪说到。
【希纹】
『嗯……』
我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纪子】
『看到这个,我忽然在想,我们的日子真的向前了么?』
她没有直接说出她的想法,而是反过来问我。
【纪子】
『你还记得两年前的那次吗?』
我点点头。

纪子应该不知道我和学姐常常来这里的事。
那么她说的两年之前,应该是指那一次。
那是在学姐离去的第二天,也是在这个地方。
我同样和一个人站在这里看海。
身边的人就是了纪子。
那时的我,经历了如此打击,变得昏昏沉沉。
几乎丧失了人应有的生气。
纪子一定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吧。
可是当时,我竟一句也没听进去。
我只是不断告诉自己,不要悲伤,不要悲伤……
然而,我只能说服自己的理智,却说服不了自己的感情。
虽然我并不愿相信自己还在为此而痛苦。
可是,当时我分明已深深的陷入了其中。
就连眼中的大海,也是寒冷的,带着死亡气息的。
好象一双深邃的蔚蓝色眼睛,在无情的望着我。
这种印象从此一直留在我的心里。
时间的冲洗只是抹去了它的外表,而它的内在,却越加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希纹】
『原来如此。』
我大约领会了她的意思。
【希纹】
『你说呢?』
【纪子】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问你的嘛。』
她轻描淡写的说到。
【希纹】
『好像……是这么回事呢。』
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纪子】
『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啊。』
【希纹】
『你是在说我吗?』
我笑着问她。
【纪子】
『……也算是吧。』
她同样笑着回答。
【希纹】
『的确,我们还是过去的样子。』
【纪子】
『嗯。』
【希纹】
『还有眼前的海。』
【纪子】
『嗯。』
【希纹】
『现在,即使我们重新回到那个时候,这之间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
【纪子】
『……』
【希纹】
『怎么了?』
【纪子】
『哥哥不知道么,时间是回不去的啊。』
【纪子】
『时间是只会向前的。』
【希纹】
『这我当然知道……』
我真的知道么?
【希纹】
『看来你说的有道理呢。』
我拍拍她的肩膀。
【纪子】
『哎?』
她有些吃惊。
【希纹】
『回去了。』
说罢,我转过身去走出几步,等着她跟上来。
沙滩上,我们来时的脚印依然依稀可见。
我踩着这些脚印,速度渐渐的慢下来。
不一会,纪子便来到我的身旁。
同样的,她也开始对着来时留下的脚印出神。
不知这样过了多长时间,我们才抬起头来,向回走去。

在这一天的晚上。
月亮开始西沉的时候,周围已是一片寂静。
看一看表,正好是十一点钟左右。
我坐在床上想了一会。
一会之后,我便又拿出电话,找到了那个号码。
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现在应该还不算晚。
不能再像原来一样,以为可以一直停在一个地方了。
于是,我再一次拨出那个号码。
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并没有被接通。
我索性平心静气地等待着。
三声,四声,五声,六声……
喀嚓。
电话还是接通了。
【希纹】
『喂。』
对面响起美奈裳的声音。
她大概是在睡梦中被我叫醒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我想。
如果不是现在,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美奈裳】
『喂,请问哪位?』
发出的是这种梦呓般的声音。
【希纹】
『我是宇治希纹。』
我平静的回答。
对面没有了声音。
不仅没有回答,连其他的声音也消失了。
在几乎是绝对的静里,我甚至听到了她的呼吸声。
【美奈裳】
『嗯……我听出来了。』
这一次的声音清醒了许多。
【希纹】
『你会忘了我么?』
我如此问到。
过了很久,我才听到她的回答。
【美奈裳】
『……不,怎么会呢?』
我定了定神。
【希纹】
『那么,请听好……』
我停了一下,继续说到。
【希纹】
『……我喜欢你。』
对面又没有了回答。
我如刚才一样耐心等待着。
终于,片刻之后,我再一次听到了她的声音。
【美奈裳】
『……这不行。』
这是很明显的拒绝。
但在我听来,这似乎不是出自她的本意。
她的声音已经稍稍有些发颤了。
【希纹】
『为什么?』
【美奈裳】
『……别问了。』
表面上沉静的声音却隐藏着深深的无奈。
【希纹】
『你真的出院了?』
【美奈裳】
『……是的。』
我稍微想了想,随即问到。
【希纹】
『你知道登波离桥吗?』
【美奈裳】
『嗯,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希纹】
『我们见面吧。』
她没有说什么。
【希纹】
『明天早上,我在那里等你。』
【美奈裳】
『……唉。』
她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对于我的告白,她似乎既不能拒绝,又不能接受。
她又在担心着什么呢?
【希纹】
『到底行不行?』
【美奈裳】
『……别说了,让我先静一会。』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挂断了电话。
嘀——嘀——嘀
………………
…………
……
又是这持续的忙音。
我闭上眼睛,尽量什么都不想。
一切,等到明天早上便可知晓了。
第二话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5 03:44 , Processed in 0.102838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