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351|回复: 0
收起左侧

【Memories Off 1 同人】The Humoresque~第一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话

今日,临床的病人出院了。
这个病房只剩下我一个人。
加上病情的好转,体力渐渐回复,我便不安于整日躺在床上的生活了。
我感到,自己在这个地方待的越久,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
终于在今天上午,我下定了下午到外面散散步的决心。
毕竟,从体力上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而我尤其想摆脱的,是待在这里时时常产生的一种恍惚感。
于是,这成了我为数不多的,能够说到就做到的事。
当时针指在三与四之间的时侯,太阳已经有了西沉的迹象。
这时候出去正好。
我果真穿好衣服,出门去了。

在医院里闲逛了一会。
倒没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其实,此时我的思维,仍然在自己的世界里徘徊着。
所以,眼前的景色纵使再好,也难以入眼了。
渐渐的,身边的喧闹声越来越刺耳。
为了躲避,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侧的景物慢慢变化,而我却没有注意。
我的思维,已经和眼下的现实脱离了。
不知要到什么地方。
只是一直不停的走。
就这样向前走。
我的身体和意识正各自走在无尽头的道路上。
终于,我本能的停下了。
这才意识到周围已经变得十分安静。
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很远了。

这里好像是个废弃的花园。
现在长满杂草,几乎达到了膝盖的高度。
一座破旧的凉亭孤零零的立在中央。
这还是在医院里面吗?
我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在做梦。
好吧,就当这是梦。
那么,这个梦里会见到什么呢?

拨开草丛,慢慢的挪动双脚。
踏着支离破碎的石阶,传来的是真实的触感。
经过一番努力,我来到了凉亭下。
向内一窥,不禁微微有些吃惊。
原来在我之前,早已有人来到这里了。
一位少女正坐在凉亭下的石凳上,默默的读着铺在膝头上的一本书。
乍看上去,她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
我轻轻的走到她的面前。
在她偶然抬头的一霎那,我看清了她的样子。
她有一副可爱的面容,脸色却略微有些苍白。
而她穿的衣服,表明她应该就是这所医院的病人。
我本以为她会由于我的到来而吓一跳。
但实际上,她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是再次低下头,认真的读起膝上的书。
我不禁对她产生了好奇心。
此刻的她,专注的好像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一样。
这种神态,与其说在读书,不如说在出神。
看着眼前的她,我渐渐找到了某种熟悉的感觉。
不知不觉的,我看她看的竟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看着她的视线在书页上缓缓移动,看着她的手轻柔的将书页翻过。
似乎一切将在这样的宁静中进行着,直到永远。

可是,时光终究没有理会我们,依旧快速的流逝着。
终于到了她合上书的那一刻。
天边的云彩已经染上了浅浅的红色。
她站起身来,面对着我的方向,忽然睁大了眼睛。
此时,她发现了我,而我也蓦的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我们不约而同的愣在原地。
无言的看着对方,却不知该做些什么好。
许久,我才回过神来。
【希纹】
『对不起……没有吓着你吧?』
她摇摇头。
【???】
『不,完全没有。』
此时她也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希纹】
『啊……那就好。』
【???】
『嗯。』
她回头看看四周,又转向我,最终视线停留在我身上。
【???】
『嗯,我没事。』
她又一次重复到。
【???】
『不过,我还以为这个地方除了我,没人会来呢。』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希纹】
『……其实,我迷路了。』
【???】
『这样啊……会在医院里迷路?』
【希纹】
『你不相信吧?』
【???】
『为什么不信呢?』
她微微一笑。
【???】
『实话说,我也是迷路后才找到这里的。』
【希纹】
『嗯?』
【???】
『猛然一抬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
『呵呵,我说的没错吧?』
【希纹】
『对,就是这样。』
我不禁和她一起笑了。

这种场面一下子触动了我。
【???】
『你怎么了?』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有点走神。
【希纹】
『没什么,想起些事罢了。』
出乎我的意料,她立刻对我投以理解的目光。
【???】
『是这样啊。』
我和她又对视了一会。
【希纹】
『对了,你又为什么来这个地方呢?』
【希纹】
『难道专门到这里来读书的吗?』
我试着问到。
【???】
『嗯。』
总觉的这个地方太荒凉也太寂寞了,不是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会来的地方吧。
【希纹】
『住的地方很吵吗?』
这个问题好像有些难以回答,她把脸微微侧向一边,想了一会。
【???】
『平时住在病房里,倒是不吵……』
她犹豫着回答到。
现在看来,她的确是住在这医院里的病人没错。
【希纹】
『那可以理解,在病房里读书总是会走神的。』
我像是自言自语般说到。
她听后,立刻点头同意。
接下来,我们再一次站在原地对视了一会。

【希纹】
『对了,刚才你站起身来,是要回去吧?』
我这才想起天色已不早的事实。
虽然很想和她多聊一会……
【???】
『不,再聊一会也没关系吧……』
说完,她带着惋惜的神情望向正在下沉的夕阳。
【???】
『……你说呢?』
我没想到她会对我这样说。
也许她对我也产生了兴趣,就像我对她产生了兴趣一样?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看向她的脸,希望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什么。
【???】
『为什么盯着我看呢?』
她忽然问到。
在她的质问下,我察觉到这样做确实不妥,急忙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
到最后,我仍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想的。
不过,我倒也真的希望能与她多聊一会。
然而,天色正在渐渐地暗下去。
【希纹】
『那么,我们一起回去吧?可以在路上聊嘛。』
她犹豫了一下。
【???】
『……也好。』

于是,我们便结伴走上了回去的路。
路上,她忽然停下来。
【???】
『不看看四周的东西吗?』
【希纹】
『是吗……四周什么也没有啊。』
【???】
『唉……我是提醒你记住这里啊,免得以后再迷路了。』
【希纹】
『原来如此。』
我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又继续向前走。
【???】
『看来,你准备回去后就忘掉这里了。』
【希纹】
『……是啊。』
我停下脚步,等她走过来。
之后,我们又并肩走在一起。
【???】
『这样清静的地方,忘掉真是太可惜了。』
她对我说。
难道她希望我以后还到那个地方去吗?
【希纹】
『如果我明天再来,你还会在么?』
【???】
『你说呢?』
……也许
很可能她说的对。
到了明天,我又会后悔吧。
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我仍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

当夜,我躺在床上,细细的回想此事。
此事的确不可思议。
早就习惯了以漫不经心的态度过一天又一天的日子。
反正所有的事都与我无关。
那么,我为什么会来来回回的想起一个刚见面的人,好像想起多年的朋友一样?
总有种感觉,好像我们在见面前就已经认识了。
仔细想来,这如果放在别人身上,大概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不过,自己也会在某一天产生这种感觉,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对什么都感到无所谓了。
虽然,也许真的就是一时的激动也说不定,毕竟在屋里闷得太久的人,感觉也会暂时变得纤细。
等到时间一过,又会一切如常吧。
此时,虽然表面上在这样想。
可是我却暗暗希望事实不是这样。
连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希望。
但是,它比以往的任何一种想法都来的真实。
真实到我无法去怀疑。

第二天的天气不算好。
从早上开始便阴沉沉的。
当漫长的上午到来,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时,又不经意的想起了昨天的那段经历。
在荒无人迹的废弃花园里,似乎一切繁华都已变为过去,留下的只有寂静和回忆。
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感到非常害怕吧。
而我遇到了她。
她的眼神里呈现出来的反而是一种安详的神色。
我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随风摇荡的野草,残破的石砌凉亭,和在凉亭下读书的少女。
突然心底泛起一种令人陶醉的轻松感。
我不知不觉的怀念起那个地方。
那里的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忧愁。
好像暂时的脱离了这个世界,摆脱了这个世界种种令人不能释怀的东西。
一切的一切……除了寂寞。
想到这里,我印象中的野草,凉亭,少女,都突然显得如此孤单。
我一下子睁开眼睛。
所有的景象立刻消失了。
眼前所见,是反射着苍白色光芒的病房墙壁。

现在时间已接近正午了。
我最终下定了决心,给纪子打了电话。
一听到电话接通,我赶忙开口。
【希纹】
『是小纪吗?』
【纪子】
『啊,我听出你的声音了。』
她有些紧张。
【纪子】
『有什么事?』
【希纹】
『今天我有点事,你不用来了。』
她没有马上回答,一会之后才开口。
【纪子】
『哦……好吧,其实我一个人在家里也很闷的。』
她淡淡的说。
【希纹】
『……不好意思。』
【纪子】
『没事,我明天再来,好吧?』
我胡乱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虽然有些对不起她,不过目前也只有这样了。
习惯性的向窗外看了看。
天气阴沉,压得人有一种窒息感。
从屋里也可感到浓浓的水气。
不久,竟然刮起风来。
这明显是下雨的征兆。
我开始担心起来。

中午一吃完午饭,我便带上伞,匆匆出门去了。
一路上想东想西,不知觉间已来到昨天同她作别的地方。
恰在此时,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
夏天里倒是少见这种温和的雨。
随手撑开伞,雨点打在伞上,发出有节奏的嘀嘀嗒嗒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我逐渐冷静下来。
昨天的那个地方,到底在哪个方向呢?
我站在原地,一犹豫就是大半天。
最终,靠着模模糊糊的感觉,我选定了一条路。
走出几步后,雨下的更大了。
雨中的景色,竟与平时迥然不同。
再也辨认不出一点熟悉的东西了。
我叹了一口气,尽管顾虑重重,我还是决定走下去。
慢慢的,眼前所见有了变化。
路渐渐消失了,脚下成了一片草地的样子。
我抬起头,立刻找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里便是昨天,她停下来对我说话的地方。
立刻感到安心了。
那么,没什么可再想的了。
我不由得加快脚步。
很快,便回到了那个地方。

我怀着期待的心情来到昨日初会的凉亭下。
她仍像昨天一样,坐在凉亭下读书。
一把白色的雨伞支在身边。
从破旧的屋顶上漏下的雨一滴一滴的落在伞面上,然后顺着四角流淌下来。
滴水在她的脚下形成一面镜子,照出了她平和的面容。
【希纹】
『打扰了。』
她正在扫视书页的目光停了一下,随即移到我这边。
【???】
『呵呵。』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的脸。
【希纹】
『很高兴?』
【???】
『嗯。』
【希纹】
『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

我在她的身边坐下。
她侧过脸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向正前方。
我们就这样待了一会。
我看着她的侧脸,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能开口。
【希纹】
『……我先走了。』
我忽然站起来。
【???】
『怎么这样说?』
【希纹】
『不打扰你读书了。』
她转向我,神色仍像刚才一样平静。
【???】
『读书是这么重要的事吗?』
我稍微一想,立刻摇摇头。
【希纹】
『不,其实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希纹】
『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太多,所以读书读惯了而已。』
【???】
『自己一个人就会想到读书吗?』
她竟然会知道我要说什么。
【希纹】
『嗯。』
【???】
『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希纹】
『当然也没那么有意思,只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
【希纹】
『一个人太寂寞了。』
【???】
『是吗……』
雨渐渐的停了。
她收起支在旁边的伞。
【???】
『这样说来,你一定读过很多书吧。』
【希纹】
『也算不上多,我喜欢一本书翻来覆去看。』
【???】
『嗯。』
【希纹】
『你呢?』
她愣了一下。
【???】
『其实……我不怎么读书的。』
【???】
『现在为了复习功课,才稍微读一点。』
她给我看她手里的书。
是一本很普通的为高中学生编写的古文选集。
【希纹】
『原来如此。』
【希纹】
『看起来还算有趣吧?』
【???】
『其实,大部分都看不懂,所以也没觉得什么。』
我点点头。
【希纹】
『介意给我看一下吗?』
她很干脆的把书递给我。

我首先看到的是扉页上的名字。
的确有人习惯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书上。
【希纹】
『那么,这是你的名字吗?』
【???】
『嗯。』
伊吹 美奈裳。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然后我随意翻开书页,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字。
应该是她做的笔记吧。
我翻到一半,就把书合上了。
【希纹】
『这样读,不觉得无聊吗?』
她看起来十分无奈的样子,对我点点头。
【美奈裳】
『还有什么办法呢?功课已经落下很多了。』
这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长时期住院的话,功课会以惊人的速度落下。
一旦这样,出院后回到学校,一般会被迫留级。
【美奈裳】
『不过,再怎么用功,进度也很慢。』
【希纹】
『如果一直都只靠自己一个人,难免会这样。』
【美奈裳】
『是啊……』
这么说的时候,她的神色依然平静。
好像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这些。
我感到心头一颤。
【希纹】
『咳咳……』
我稍微调整了下呼吸。
【希纹】
『不如我来教你?这样可能会顺利一些。』
我说完后,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美奈裳】
『哎,好啊。』
她很爽快的同意了。
我忽然一想,今天的我真奇怪。
以前从没想过去主动做什么。
更不用说教别人古文这种事了。
刚才,我到底是……
【美奈裳】
『如果有什么苦衷,就不用勉强了,没关系的。』
我犹豫了一下。
算了,话已出口,就做下去吧。
【希纹】
『那么……现在就开始。』
说完,我把她的书放到身前。
她立刻进入了学习的状态,表情也变得严肃了。
【希纹】
『目前正在学那一篇呢?』
我把书递给她,让她把目前在学的那一篇找出来。
片刻之后,她把展开的书递回给我。
我在接过的同时,用眼睛扫了一下。

“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

是一首汉诗里的句子。
【希纹】
『感觉怎样?』
【美奈裳】
【希纹】
『需要我解释一下吗?』
【美奈裳】
『嗯……』
于是我把这个句子的意思给她详细的说了一遍。
期间也加入了许多可以帮助理解的知识。
她在听完后现出豁然开朗的样子。
【美奈裳】
『嗯,真了不起啊。』
【希纹】
『……其实也不过如此。』
【美奈裳】
『我感觉已经很了不起了,能解释的这样清楚啊。』
我不同意她的说法。
【希纹】
『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如果连这个程度都做不到,那未免也太无能了。』
【希纹】
『其实,你也有自己擅长的东西对吧?应该也能做的很好的。』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又学了一会,我们便聊起天来。
由于彼此熟悉的缘故,话也比之前增多了。
慢慢的,时间到了傍晚。
天空被雨水洗得格外澄澈,几乎可以看清天边的太阳。
【希纹】
『嗯……我们走吧?』
我站起来,她却仍旧坐着没动。
【希纹】
『怎么了,快走啊。』
【美奈裳】
『哦……』
但她仍然没有动,好像在出神的想着什么。
继续耽误下去,恐怕天黑前回不去了。
我索性走到她身前,抓住她的手,一下子把她拉了起来。
【美奈裳】
『等一下,智也同学……』
我的手立刻松开了。
【希纹】
『……哎?』
她眨了眨眼睛,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美奈裳】
『嗯……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她有意避开我的视线。
【美奈裳】
『对了,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希纹】
『我叫 秋月 希纹。』
【美奈裳】
『嗯。』
【希纹】
『那么,我们走吧?』
【美奈裳】
『嗯……』

我们向回走去。
她的步伐略显缓慢,一路上低着头,默然不语。
我几次想催她快走。
但还是忍住了。
她应该有什么心事吧。
但我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最好保持沉默。
我又看了看她的侧影,不觉得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但有些人是不把心事表现在脸上的。

终于,我们走完大约一半的路程时,天完全暗下来了。
这一带立刻变得很黑。
附近似乎连一盏灯也没有。
天上的一轮明月此时清楚的显现出来。
浮云散尽,晚风微凉。
我隐约可以看到旁边她的身影。
【美奈裳】
『认识路吗?』
我望望四周,但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美奈裳】
『呵,那是没用的,看看脚下的路……有记忆吗?』
我低头看看,感觉很陌生。
【希纹】
『没有。』
【美奈裳】
『那么,接下来可要跟紧我啊。』
于是,换了她在前面走,我紧紧的跟随着。
【希纹】
『以前自己在夜里走过这条路吗?』
【美奈裳】
『嗯。』
【希纹】
『哦,一个人走?』
【美奈裳】
『嗯。』
【希纹】
『很危险吧,为什么不趁天亮时回去呢?』
她没有回答。
现在,她好像并不急着回去。
步子又轻又慢。
突然间,她小声对我说。
【美奈裳】
『呐,你听。』
【希纹】
『什么?』
我立刻反问。
【美奈裳】
『小声点,仔细听。』
【希纹】
『嗯。』
我一边答应,一边仔细听着。
……隐隐的,好像果然有很悦耳的声音传来。
是种以前从未听过,却让人沉醉的声音。
【希纹】
『这是什么?』
【美奈裳】
『我想,大概是夜莺吧。』
她回答道。
这声音像一首熟悉的歌曲,轻轻的唤醒了各自的回忆。
我们不自觉的越走越慢。
【美奈裳】
『嗯……』
她迟疑了一下,忽然拉住我的手。
【美奈裳】
『在这里留一会行吗?』
我看看夜色里的她,又看看远处渐渐出现的灯火,犹豫起来。
【希纹】
『这个……』
看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她的手不情愿的松开了。
【美奈裳】
『对不起……』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希纹】
『也罢,就留一会吧。』
说完,我果真停下,不再继续向前走了。
【美奈裳】
『很抱歉……』
【希纹】
『没什么,这可以理解。』
【希纹】
『刚刚,我也有点不想回去了呢。』
我自言自语般说道。
然而,这句话很快融进夜色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片刻之后,风渐渐的停了,四周一片寂静。
我想起了刚才的夜莺。
【希纹】
『夜莺还在唱吗?』
【美奈裳】
『好像还在唱。』
【希纹】
『嗯……』
我仔细地听了片刻。
隐约还能听到。
但的确太远了,轻的像梦里的声音一样。
【希纹】
『多久了?』
【美奈裳】
『不知道呢。』
好像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很长时间。
夜已经很深了。
我看着旁边的美奈裳,依然像刚才一样,带着浅浅的微笑。
太过于完美的意境了。
这会不会是一场梦呢?
如果是一场梦,那么早晚会醒来吧。
【希纹】
『伊吹。』
【美奈裳】
『哎?』
我面对着她,竟然忘了要说什么。
她疑惑的看看我,又转回去了。
也许,这果真是一场梦?
即使不是梦,也一定是一种像梦一样的错觉。
让人坠入虚幻的解脱中不能自拔。
………………
…………
……
真的是这样吗?
忽然觉得,即使继续留下去,也不会再有之前那种轻松的感觉了。
【希纹】
『那个……』
【希纹】
『我们回去吧?』
我试着询问她的意见。
【美奈裳】
『嗯,好啊……』
这次,她没有什么异议了。
于是,我们又重新向回走去。

回到医院的中心地带之后,我们相互挥手告别。
双方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早上起来,心中莫名其妙的充满失落感。
好像丢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我仔细回想,想着想着,便想到了昨晚的事。
现在能记起的,只有分别的那一霎。
这很奇怪。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尽量去想,但一无所获。
记忆似乎被抹掉了一般。
我不放弃,继续尝试。
终于……脑海中隐约响起很悦耳的声音。
我知道了。
那是夜莺的鸣声。
然而,除此之外,全部没了印象。
这实在不符合常理。
我伸出手,在额头上捶打了几下。
好像清醒了些……
闭上眼睛然后重新睁开。
首先看到的,是病房的白色墙壁。
一如平日所见。
眼前景象的熟悉,更加深了回忆的陌生。

半晌之后,我精疲力尽的躺回床上。
随手拿起枕边的一本书。
书名是《源氏物语》。
刚要读,马上又想起了什么。
………………
对了。
我和她约好一起复习古文的。
分别时忘了告诉她我今天下午有事。
这可怎么办?
她一定会在那里等吧?

想来想去的结果,我又一次给纪子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
【纪子】
『喂?』
【希纹】
『是我……』
【纪子】
『哦,现在在外面,有话快说好吗?』
看样子是停下自行车后接的电话。
【希纹】
『你听我说。』
【纪子】
『听着呢,快点啊。』
【希纹】
『今天下午我还有事,所以……』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
【纪子】
『嗯,我不去打扰了,行了吧?』
【希纹】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纪子】
『没事,我知道的,再见。』
她匆匆挂了电话。
已经对我感到厌烦了吗?
或者,真的有很急的事也说不定。
……也罢。
暂且不去考虑这些。
为下午的事先准备一下吧。
拿起书,心不在焉的看了半天。

……不对,这哪是在看书呢。
现在是上午十点。
还有好几个小时。
我看看窗外,天色正好,根本无法察觉昨天刚下过雨。
天气和人心一样,说变就变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从床头桌里翻出一摞纸。
这是住院时带来练习书法用的,不过,实际上一张未动。
既然读书读不下去,不如就抄写几遍。
也可以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很好。
主意已定,我果真抄写起来。

…………
突然发觉阳光很刺眼。
原来已经到中午了。
由于无人打扰,又没有其他事可以做,我居然一抄就抄了这么久。
拿起来一翻,发现已经抄完好几回的篇幅了。
本想仔细看一看到底抄了些什么。
但是真的拿在手上时,却没了兴趣。
于是我随手把写满了字的纸又放回床头桌里。

下午,我如约来到了那个地方。
今天我来的早了一点。
她还没有到。
我决定坐在凉亭里等她。
等了一会,她还是没有来。
我开始对周围的景色产生了兴趣。
这里以前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满眼所见,尽是离离的荒草。
单调的景色看了一会,就觉得疲劳。
随意的闭上眼睛。
几分钟后,我重新睁开眼睛,四周依然如故,并无什么改变。
我轻轻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叹气呢?
现在心里很着急吗?
……诚实的讲,算不上。
发觉自己有如此的耐性,我暗暗吃了一惊。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
慢慢的,我有了困觉。
………………
…………
……
【???】
『下午好。』
我的意识恢复了。
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美奈裳来了。
我不紧不慢的坐正身子。
【美奈裳】
『大概认为我今天不会来了吧?』
【希纹】
『嗯。』
【美奈裳】
『所以,才在这里睡着了啊。』
【希纹】
『我睡着了吗?』
【美奈裳】
『嗯,睡着了呢。』
【希纹】
『哎,真不好意思。』
【美奈裳】
『没关系。』
她在我身边坐下。
【美奈裳】
『我想想下面要做什么……』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美奈裳】
『对了,是要补习古文来着。』
说完后,她定了定神,便把昨天那本书又拿出来。
【美奈裳】
『那么就开始吧。』
美奈裳迅速把书翻到要学的那一页,然后指着上面的题目问我。
【美奈裳】
『今天,应该学这一篇了。』
我大致看了一眼。
……原来如此。
看到这个题目时,我条件反射般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
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在此时此处。
【美奈裳】
『呐……这一篇,可以吗?』
【美奈裳】
『哎?你怎么了,感觉有困难么?』
我这才意识到刚刚走神了。
【希纹】
『不,一点也没问题。』
【美奈裳】
『这一次先别讲好吗?』
【希纹】
『要自己试着翻译一下?』
【美奈裳】
『嗯。』
【希纹】
『那么,我等着。』

过了很长时间,她依然没有译出来。
看来这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难度。
看着她苦苦思索的样子,我心里也跟着急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提醒她。
我再一次把脸转向前方,对着眼前的景色出神。
时间过去的越多,我越是从眼前所见里验证了当初很多奇妙的感想。
其实,生满杂草的地方,倒是见过不少。
可从没有一片像眼前的这样,给人以隔离感。
我越来越确信,这里和外面是两个世界。
而且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美奈裳】
『啊,好了。』
我听到了这一声感叹,立刻回过头去。
【希纹】
『好了吗?让我来听听。』
于是她开始念起自己的译文。
【美奈裳】
『怎样才能使时光像轮子一样循环的转动,过去的日子变成今天而再次来临呢?』
原文是“安得时光如轮转,夙昔之日今再来。”
这样的翻译,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希纹】
『太好了。』
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我是在夸奖她。
【美奈裳】
『是吗……有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希纹】
『没有了。』
【美奈裳】
『真的?』
【希纹】
『真的。』
她满意的点点头。
【美奈裳】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希纹】
『那么,下一篇……』
扫了一眼戴在手腕上的手表,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松。
然后,她漫不经心的笑着答复我。
【美奈裳】
『没有了。』
【希纹】
『哎?』
【美奈裳】
『这一本书都学完了。』
【希纹】
『这么说,不是按顺序学的。』
【美奈裳】
『嗯,照着心情来选。』
【希纹】
『这也不错。』
我不禁笑了。
【美奈裳】
『呵呵。』
【希纹】
『有什么可笑的?』
【美奈裳】
『没什么。』
【希纹】
『啊……?』
她大概注意到了我发愣的样子。
【美奈裳】
『好了好了,不提这个了。』
于是,马上转到了别的事上。
【美奈裳】
『呐,你说,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
这好象是早有预谋的。
不过,时间还有的是。
这个问题的确有一想的价值。
【希纹】
『随你。』
我最终如此答复。
【美奈裳】
『是嘛,让我想想。』
她毫不客气的拿走了决定权。
【希纹】
『弄的像约会一样呢。』
我不知为什么会随口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我是笑着说出来的,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然而,我却担心她那一边。
但她好像对种说法并不讨厌。
【美奈裳】
『约会嘛……也好,就当作约会吧。』
【希纹】
『嗯,这个也随你了。』
她点点头。
【美奈裳】
『不如,就来一起庆祝一下吧。』
【希纹】
『庆祝什么?』
【美奈裳】
『不是刚刚才说的吗,学完一本书了。』
我还有些不明白。
【希纹】
『值得这么高兴吗?』
【美奈裳】
『总算是件高兴的事吧吧。』
【美奈裳】
『这种事一共才有多少呢,难道不值得珍惜?』
说到这里,我马上明白了。
【希纹】
『嗯嗯,说的对啊。』
我看着她带着笑容的脸。
竟然也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

【希纹】
『那,打算怎样庆祝呢?』
【美奈裳】
『哦,这个嘛……』
【美奈裳】
『今天,一起出去走走吧?』
说完,她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希纹】
『出去?到街上去吗?』
【美奈裳】
『对。』
【希纹】
『哦,好啊。』
她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美奈裳】
『那么,现在就走吧。』
【希纹】
『好……哎,慢点啊。』
……第一次见到她这么高兴。
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我一边喊,一边快步跟上她。
【希纹】
『喂,不是走那边回去吗?』
【美奈裳】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确实这段路程不近,会耗去不少时间。
【希纹】
『在这里还有门吗?』
【美奈裳】
『不,没有呢。』
【希纹】
『那么……』
【美奈裳】
『嗯,我们翻墙出去。』
啊?
我看看她,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玩笑。
只好快步跟上她。
不久之后,我们果然在一道生锈的矮栏前停住了。
她慢慢转过身来,故作轻松的对我说。
【美奈裳】
『喏,你看。』
【美奈裳】
『很矮,要翻过去应该不难吧?』
我稍微看了一眼。
确实……不高。
到底要不要试试呢?
…………
……
【美奈裳】
『答应别人的话,可不能不反悔啊?』
我刚要说,我并没有答应去翻墙啊。
然而,看到她期待满满的表情,我又说不出口了。
【希纹】
『好吧,我试试。』
我其实从来没翻过栏杆,所以眼下根本想象不出到底应该怎样做。
大致按照现实条件推理了一下。
好,就这样……
我将一只脚跨上去,接着小心的将双腿交替移动。
终于,在付出了不小的体力后爬到了栏杆顶部。
估算了一下距离。
应该可以跳下去。
我轻轻一跳,感到身子飞速的下坠。
脚下传来的冲击感,震得脚腕一阵发麻。
不过,到底是站稳了。
【美奈裳】
『哦,不错啊。』
我一边擦汗,一边轻轻点头,算是回应。
【希纹】
『还好吧,现在该你了。』
【美奈裳】
『嗯。』
然后,我看着她像我刚才一样,很痛苦的向上爬。
看来她的体力比我还要差。
我可以看到她大口喘气的样子。
可是,她却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
终于,在付出相当的努力之后,她也爬上了栏杆顶部。
汗水从她的脸颊上流下来。
她试着伸出一只手来擦汗,但身体立刻摇晃起来。
【希纹】
『……别!』
她立刻抽回了手。
【希纹】
『总之,先下来再说吧。』
她点点头,但是好像还在犹豫。
我把手向她伸过去。
一瞬间,她也有了要伸出手的意思,但最终,她还是用双手稳稳的抓住栏杆。
【美奈裳】
『不用……让我自己来好了。』
说完,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纵身跳下。
她刚一着地,我便立刻扶住她还在摇晃的身体。
等了一会,她呼吸逐渐均匀后,我松开扶着她的手,她立刻转过身来,面朝着我。
我看到了她满脸的笑容。
【美奈裳】
『哈哈哈……』
她似乎很开心。
【美奈裳】
『这太好玩了,是不是?』
【希纹】
『好玩?算是吧。』
【美奈裳】
『嗯。』
她慢慢恢复了平时的神色。
【美奈裳】
『现在做什么好呢?』
【希纹】
『不是你说的么,要我陪你出来走走。』
她立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美奈裳】
『对了,你认识路吗?这是在哪里呢?』
【希纹】
『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美奈裳】
『我从没出来过呢,怎么会知道?』
【希纹】
『那为什么要拉我翻墙到这里呢?』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美奈裳】
『嗯……对了,以前你翻墙过吗?』
【希纹】
『从来没有。』
【美奈裳】
『我也是……今天忍不住要试试看。』
【美奈裳】
『虽然很累,很刺激,但是很有意思啊。』
【希纹】
『……』
【美奈裳】
『怎么不说话了?』
【美奈裳】
『……今天,我像个小孩子似的,对吧?』
她马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天真笑容。
【希纹】
『……确实啊。』
没想到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我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她没有理会我怀疑的目光,而是一字一字的对我说。
【美奈裳】
『呐……谢谢你。』
【美奈裳】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这样快乐呢。』
话未说完,我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她只是装作没看见一样,把脸转向一边。
我暗暗把眼泪擦干。
要知道,“快乐”这个词,对某些人来说是何等的珍贵。
所以,一旦拥有,就要想方设法留住。

【美奈裳】
『那么,我们来玩探险的游戏吧?』
我努力抑制住心中的伤感,用平时的语调与她说话。
【希纹】
『怎么玩?』
【美奈裳】
『一起寻找回去的路,不许问人,怎么样?』
【希纹】
『哦,可以啊。』
我打起精神,尽量爽快的回答。

于是,我和美奈裳开始了这个“游戏”。
当然,我们并没有当真去玩。
两个人只是并肩沿着栏杆向回走而已。
不用说,我们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路。
慢慢的,走到了熟悉的地方。
拐过一个弯,医院的大门就在前面不远处了。

一路上都是沉默。
不知说什么好。
我们不时转头看看对方。
有时目光会撞到一起。
然后,我们相对一笑。
就这样走着走着……
医院的大门终于近在眼前了。
而天也将暗下去……

【美奈裳】
『喂……』
【希纹】
『嗯?』
【美奈裳】
『课程学完了。』
【美奈裳】
『明天怎么办?』
【希纹】
『明天……哎呀。』
我回答不上来。
【美奈裳】
『还要复习吧?』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希纹】
『哦……对。』
我们都笑了。
此时,我们正好到了要分别的地方。
【美奈裳】
『那么,明天见。』
【希纹】
『好。』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感到十分的满足。

第二天的白天,我才想起与纪子的约定。
拿起电话……还是算了。
我已经连着两次回绝了人家。
这次我实在不好意思再给她打电话了。
既然昨天美奈裳去的很晚……
那么,今天下午我暂且在这里等纪子来。
之后……好歹见她一面,聊一会,再去找美奈裳。
应该也说的过去吧。
…………
……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说的过去。
总之,先别想了。
这样,虽然事情没有解决,但是我还能暂时安静一下。
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安静了一会,我竟然浅浅的睡着了。
直到中午的刺眼阳光射到我的脸上。
我睁开眼睛,立刻又用手挡上。
过了一会,才慢慢的坐起。
看看表,已经到了十二点整。

话说,最近几天我总是不知不觉的睡着。
不,这好像不是最近几天的事。
从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了。
我顺着时间轴回想下去……
最近的事,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
很快,我惊异的发现,原来我印象中的“最近”,已经有两年之长了。
而再往前,就是那件不愿意回想的事了。
现在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
于是我的思维一直徘徊在那时到现在之间。
徘徊在这一片空白的两年里。

罢了,别做傻事了。
现在,没什么比回忆还要傻的事。
这种只会徒增烦恼的事,何必去做呢?
想想眼前吧。
对了……纪子要来,然后是……
我把今天下午要发生的事理了一下。
……思维果然迟钝了。
这么两件简单的事,就让我想了很久。
脑子里一片混乱。
后来,我决定连想也不想了,干脆就这么等着。
反正也快要来了吧?

果然,不长时间之后,门被轻轻推开了。
【纪子】
『打扰一下……』
【希纹】
『进来吧,没别人。』
她的表情明显要比刚才放松多了。
【纪子】
『另一个人呢?』
【希纹】
『几天前出院了。』
【纪子】
『哦……』
【希纹】
『放心吧,我也快到出院的时候了。』
她好像没在听我说话。
【纪子】
『……对了。』
她突然说。
【纪子】
『这几天哥哥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想了想。
【希纹】
『……没干什么啊。』
【纪子】
『骗人。』
【纪子】
『昨天我来的时候,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希纹】
『嗯,昨天我出去了。』
【纪子】
『……』
【纪子】
『刚才还说没做什么呢。』
我故作轻松的看着她。
【希纹】
『出门还是什么大事么?』
【纪子】
『哥哥你,平时恨不得整天呆在屋里,这几天却天天一个人出门……』
【纪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希纹】
『没什么事,我想出门都不行啊。』
【纪子】
『没想到旁人会很担心吗?』
【希纹】
『怎么会呢……谁会闲到来担心我呢?』
我漫不经心的说到。
【纪子】
『…………』
她的眉毛忽然紧紧的蹙在一起。
【纪子】
『真是服了你了!』
过了一会,她叹了口气,语气又软了下来。
【纪子】
『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我都不能告诉吗?』
其实我也并非有什么顾虑,只是觉得,即使我说了她也不会相信。
毕竟,这样的故事,换了我,也会以为是某个人的幻想。
但让她继承这个样子,还不如把事情都告诉她。
【希纹】
『是这样……我去和女孩子约会了。』
她听后,目瞪口呆。
【纪子】
『什~么~?』
【希纹】
『我,和女孩子,约会。』
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纪子】
『不会是开玩笑吧?』
果然不出所料。
单是说出这些,就让她很怀疑了。
如果再说出我们在一起时的情景,她非以为我得了妄想症精神错乱不可。
【希纹】
『没有,不信就算了。』
【纪子】
『那个……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啊?』
且说说试试。
【希纹】
『她也是这个医院里的病人。』
【纪子】
『哦,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于是我把我迷路后遇见美奈裳的经过说了一遍。
【纪子】
『……骗人的吧?』
【纪子】
『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希纹】
『不相信是吧?』
【纪子】
『肯定的……哥哥目前的状况更让人担心了。』
我无奈地摇摇头。
【希纹】
『算啦,今天我们还答应在那个地方会面呢。』
【纪子】
『什么时候?』
【希纹】
『本来应该是现在。』
【纪子】
『哎?』
【希纹】
『想到至少见你一面,让你放心些……所以准备稍微拖延一下。』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纪子】
『有个要求,希望哥哥能答应。』
【希纹】
『什么要求?』
【纪子】
『带我也去吧?现在就走。』
【希纹】
『啊……这个嘛……』
我想了一下。
如果,只考虑这一边,应该没问题。
不过,到时候见到美奈裳后,又该怎么办呢?
【纪子】
『看来还是不行啊,果然在说谎呢。』
她用起了激将法。
虽然一眼就能看穿,不过,这话也不是没道理。
【纪子】
『我送你过去,马上就走,可以吧?』
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希纹】
『好吧。』
【纪子】
『嗯!』
既然话已出口,我便慢慢下床,取过衣服穿上……
【纪子】
『还没好吗?』
纪子一边胡乱的翻着一本书,一边大声的问到。
【希纹】
『好了……走吧。』
我回头看了下,发现她已经跟了上来。

【希纹】
『看……』
到了那个地方后,我指着凉亭说到。
【希纹】
『……就是这里。』
纪子望了望那边。
【纪子】
『好像没有人啊。』
【希纹】
『还真是……』
我们过去等了一会。
没有人来。
【纪子】
『……骗人的吧』
【希纹】
『……』
这怎么可能呢?

某时,风吹起来了。
吹得荒草哗啦啦的响。
全身冷飕飕的。
【纪子】
『天阴下来了。』
【希纹】
『嗯。』
【纪子】
『好像要下雨……』
【希纹】
『……』
【纪子】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来呢?』
【纪子】
『所以……』
【希纹】
『……够了!让我自己等。』
纪子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感到五脏六腑在暗暗撕扯着。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明明约好的……
为什么啊?

又是很久过去了。
纪子仍然陪在我的旁边。
她一直不安的看着我。
我也意识到,刚才做的有些过分。
确实,快要下雨了。
而且,天也不早了。
如果现在没有人来,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希纹】
『算了……!』
我转向纪子。
【希纹】
『……刚才,对不起。』
【纪子】
『……』
【希纹】
『……你说的对,我们回去吧。』
我无奈的挤出这样一句话。
纪子点点头。

接下来,我们垂头丧气的向回走。
各怀心事,一路无话。
而且,由于担心下雨,我们走的很急。
到了医院中心位置时,我已经累的精疲力尽了。
此刻,纪子主动要求上去休息一下再走。
看得出来,她其实是担心我。
为了多留一下,找了这样的一个借口。
但我,却没有拒绝她的理由、
于是,我们一起向病房走去。
这是走了多次的路。
应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路是一样的路。
但每一次的我,却又不是同一个我。
所以,每一次的感觉,都不尽相同。
而这一次的感觉犹为陌生。
我第一次感到,这条路似乎长的没有尽头。
而当我最终来到病室门前时,却又忘了自己走过的路是什么样子的。
好像这段路程实际上并不存在于现实中。
而是存在于我的心里。

出乎我的意料,我和纪子刚要进门,一位很面熟的护士便把我叫住。
【护士】
『宇治先生,请等一下。』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到,这是在叫我。
纪子在一旁停下了。
【希纹】
『哦……有事吗?』
【护士】
『有你的信。』
我全身一颤。
【希纹】
『是吗?』
【护士】
『是一位刚转院出去的病人给您留下的。』
【希纹】
『哦……』
我极力抑制住想要大喊一声的冲动。
护士大概也看出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把信交给我,便转身离开了。
【纪子】
『哥哥……』
【希纹】
『进去啊。』
我说完,便自己走进病房。
纪子也跟着走进来。

我暂且没有注意她,而是急切的把信封拆开。
从里面取出一张纸。
上面是我所熟悉的字体。
我强打精神看完了纸上的话:
“感谢几天来的关照。”
“事出突然,未能依照约定见面。”
“请原谅。”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必知道。”
“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
“还是就此忘掉我吧。”
“不要让大家都后悔呢。”
落款是——我早已经猜到了,伊吹美奈裳。
【希纹】
『嗯……』
【纪子】
『怎么,难道是?』
我没说什么,只是把信递给纪子。
一会之后,我听到纪子发出了“啊”的一声。
此时,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希纹】
『唉……』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希纹】
『这也是没办法的呢。』
【希纹】
『就全当做了场梦好了。』
说完,我勉强笑了笑。
【纪子】
『……』
【纪子】
『今晚,我在这里陪哥哥过一晚吧。』
【希纹】
『不用。』
【纪子】
『是么。』
【纪子】
『没关系的,我又没什么事。』
【希纹】
『……真的不用了。』
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什么也不去考虑。
【纪子】
『再说,哥哥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担心。』
【纪子】
『……学姐走的那时候,哥哥也是这样。』
【纪子】
『后来就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
大概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她立刻停住了。
其实,都无所谓了。
毕竟过去的事,总归是过去了。
【希纹】
『呐……我真没出息,对吧?』
【纪子】
『为什么要这么想呢?』
【希纹】
『不过是与人分别而已……』
【纪子】
『才不是呢。』
【纪子】
『其实,我知道的。』
然后,就是漫长的沉默。
渐渐的,天完全暗下去了。
外面,好像真的下起雨了。
大滴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而室内,立刻冷下来。
纪子走过去把窗户关上。

【纪子】
『现在,还要等?』
【希纹】
『嗯。』
说到这里时,我把脸侧向一边。
【纪子】
『嗯。』
纪子重复到。
【纪子】
『对了,伞在什么地方啊。』
【希纹】
『还是决定要回去了?』
【纪子】
『不,我只是要伞。』
我没有心情想她究竟要去做什么。
【希纹】
『在那边的角落里。』
【纪子】
『哦。』
她取过伞,走向门口。
【纪子】
『很快回来……』
只听见这样一声。
我抬头看时,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雨还在下。
我开始面对着空胡思乱想起来。
一会之后,我的意识接近空白。
感官世界里,只剩下了雨声。
这雨,好像从很久前就开始了。
从说不清有多久的时候开始。
一直持续着。
将要持续到不可预知的时候。
雨中的所见,有时清晰,有时飘渺。
但面前的一切。永远被隔了一层。
哪怕只是薄薄的水帘。
却最终分成了两个世界。

当我睁开眼睛时,纪子正坐在我的旁边。
也许我刚才又睡着了。
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什么呢?
我懒的去回忆了。
又抬头看看纪子。
她正漠然地望着前方,不像平时所见的样子。

发觉我醒了,纪子脸上马上又有了光彩。
【纪子】
『现在,也不晚嘛。』
她看看墙上的钟表后这样说。
【希纹】
『嗯,还不到睡觉的时候。』
【纪子】
『对了,你的晚饭还没吃呢。』
【希纹】
『嗯。』
我无精打采的回复了一个字。
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倒并不觉得困。
只是全身无力,再也没有精神去做睡觉以外的事了。
【纪子】
『今天我请客了。』
她忽然这样说。
我不大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只是看着她从身后取过一个购物袋,然后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
都是小吃,点心之类。
接着拿出来的是四罐饮料,两罐绿色,两罐橙色。
【希纹】
『这是做什么?』
【纪子】
『就算陪我,怎么样?』
【希纹】
『……哎?』
【纪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唉,果然就我知道啊。』
她自我解嘲般说到。
但是,话语里分明充满了无奈。
同时,她从袋子里拿出最后一样东西。
那是一盒蛋糕。
蛋糕上面印着“happy birthday”的字样。
【纪子】
『猜猜是给谁的?』
她苦笑着问我。
【希纹】
『啊……生日快乐。』
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代表什么意思。
【纪子】
『……谢谢。』
她笑着把那两罐绿色的饮料递给我。
【纪子】
『你不能喝酒,就喝这个吧。』
接着,她把一罐橙色的饮料拿到手上。
【希纹】
『这么说,你那边的是酒吗?』
我有点好奇的问。
【纪子】
『这个时候就是喝酒才痛快啊。』
说罢,她笑呵呵的拉开易拉罐的盖子。
【希纹】
『什么时候学会了喝这个的?』
【纪子】
『记不清了,别问呢。』
她在说话之间,已经喝了一口。
我瞧着她的样子,心中依稀泛起一阵伤感。
【希纹】
『好,陪你。』
我一下子拉开手中饮料罐的盖子,也喝了一大口。
……满嘴的苦味。
是比较纯正的茶叶的味道。
【希纹】
『谢谢了。』
【纪子】
『哎,你刚才说什么?』
她停住手,睁大眼睛问到。
【希纹】
『谢谢。』
【纪子】
『谢什么?』
【希纹】
『不知道,反正就是很感谢你。』
【纪子】
『哦……没事的。』
她的脸已经有些发红了。
【纪子】
『前几天都不许我来,我还以为你终于讨厌我了呢。』
她现在全身都是僵硬的,只有嘴唇在一张一合。
【希纹】
『……怎么可能呢?』
我的回答,略带几许自责。
【纪子】
『哦……哈哈。』
她忽然笑了。
【纪子】
『我现在真高兴呢。』
我看了她一眼,确定她还是清醒的。
【希纹】
『那多好啊。』
我终于回答到。
【纪子】
『嗯,是挺好。』
她边说边仰起头,把剩下的一点啤酒一口吞下。
然后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们两人愣在原地。
这时,她伸手去拿另一罐啤酒。
我立刻挡住她伸到一半的手。
【希纹】
『……』
然而,一时间,我也说不准我是要做什么。
最终,我的手又移回来了。
【纪子】
『今晚……』
她好像在试着就某事劝服自己。
片刻之后,她还是打开了另一罐啤酒。
【希纹】
『也好……』
我小声说到。
纪子完全没有听到。
她咽下一口酒,然后带着酒后那种常有的天真笑容问我。
【纪子】
『外面天气不错吧?』
我大吃一惊。
【希纹】
『不是在下雨吗?』
看来她真的要喝醉了。
【纪子】
『……哦,没事没事,下雨可以打伞嘛。』
说完,她又轻轻啜了一口。
【希纹】
『我说……你不会想要出去吧?』
【纪子】
『嗯。』
【纪子】
『出去,赏月啊。』
我叹了口气,忽然明白了她今晚这样做的原因。
她的酒量,可以说仍然很小。
可见她其实并没怎么喝过酒。
却要一直喝,直到醉为止。
【纪子】
『……好不好嘛?』
【希纹】
『下雨时哪有月亮?』
她一下子低下头去。
【纪子】
『那么,我想唱歌,唱歌总行了吧?』
她忽然又满怀期待的问我。
【希纹】
『……还是算了吧,这里是医院,会影响到其他人的。』
我说。
同时我喝了口手中还剩一半多的茶叶饮料。
【希纹】
『很想唱吗?』
【纪子】
『……很想呢。』
【希纹】
『那就小声唱吧。』

她果真开始唱起来。
我静静的听着。
不知这歌声有什么魔力,渐渐的,我似乎要把持不住了。
我有意的向窗外看了看。
雨还在下。
现在本就是梅雨季节。
往年此时的夜风,都会出乎意料的冷。
想到这里,我真的全身一颤,好像感受到了那其实并没有的风一样。
【纪子】
『怎么样,好听吗?』
她的话语里掺杂着些许叹息。
歌已经唱完了,我却对此毫无知觉。
【希纹】
『……好。』
【纪子】
『还要听另外一首吗?』
现在她的声音和她刚才的歌声一样,也变得十分轻柔了。
【希纹】
『……别。』
现在夜已经深了。
深的令人害怕。
【纪子】
『那个……你以前不是很爱听我唱歌吗?』
【纪子】
『小时候……两个人有时还……呵呵,在一张床上睡呢。』
她醉的不成样子了,手和身子都在不断的哆嗦。
就这样坐在床沿上。
我做好随时扶住她的准备。
她却一直看着我的脸。
【纪子】
『我们当时都睡不着……你就让我唱歌的。』
【希纹】
『…………』
【纪子】
『当时我以为,人,再孤单,也至少有一个伙伴的。』
【希纹】
『是吗……』
【纪子】
『嗯!』
她重重的答应到。
【纪子】
『虽然不一定能听的懂,但至少在听。』
我忍不住低下了头。
【希纹】
『……那么,再唱一首吧。』
我对她说。
【纪子】
『哦,好啊。』
她高兴的答应了。

恰在这时,钟声敲响了。
午夜十二时,也就是第二天的凌晨零时开始了。
而纪子的脸色,立刻变得和刚才不同了。
我有点担心的看着她。
【希纹】
『……没事吧?』
【纪子】
『真可惜呢……』
【希纹】
『啊?』
【纪子】
『我的生日结束了。』
【希纹】
『……』
【纪子】
『不,不能唱了,什么也不能做了。』
她几乎是用哭泣的声音说完这句话。
手里的还没喝完的罐子突然滑落。
一下子砸在她的身上。
接着哐当一声落在地板上,打了几个滚,停在不远处的地板的接缝上。
溅出来的酒湿透了她的牛仔短裤。
她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一下。
【纪子】
『唉……』
她长长叹了口气。
整个人的身子慢慢的滑下去,最后变成了上身伏在床上,下身跪在地上的姿势。
我看不到她的脸了。
只听到她的呼吸声,由急促渐渐转为均匀,最后转为平稳。
一会之后,我俯下身子,仔细观察她侧向一边的脸。
看来,她睡着了。
虽然眼睛和嘴角仍然留有一丝悲伤停留过的痕迹,但毕竟带给我一种平静的印象。
看来,终于全都结束了。
我努力抑制住叹气的欲望,略微摇动她的肩膀。
【希纹】
『喂,这样睡可是会病的。』
我轻轻的说。
【纪子】
『……嗯……』
她仍是似醒非醒的样子。
不一会,又沉沉的睡去了。
我只好走下床,取过床上的枕头,垫在她的膝盖下。
然后,把我的衣服披在她的肩上。
做完这些后,我松了一口气,立刻感到一阵虚脱。
望着狼藉的地板,思考了一下,决定先不去管了。
我躺回床上,合上眼睛。
听着钟表发出的嘀嗒声,我的心大略平静下来。
脑海里开始回想刚才的事。
渐渐的,由刚才回想到下午,然后又继续向前回想。
不知道回想到哪里时,我已经睡着了。

早上醒来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纪子已经不见了。
我面对的是如往日一样的病房。
昨晚留下的种种痕迹,都被抹去了。
我恍若坠入一种虚空之中。
窗外的鸟高声鸣叫了三两下。
我习惯性的向鸣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这才发现,现在已经不是早上,而是上午了。
饱满的阳光洒在叶子上,反射出刺眼的绿色。
所有的事物,都在尽情地展示着各自的生命力。
我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不久便重新睡着了。

【希纹】
『到底有什么事啊,非要在晚上把人叫去吗?』
我有点不满的问到。
【花梨】
『嗯,有事。』
学姐在电话那一头坚决的回答。
【希纹】
『别再重复这几个字了,既然有事,到底告诉我是什么事吧?』
【花梨】
『反正就是有事。』
学姐刚才打来电话,让我到她住的公寓去。
这个要求在我这边看来是毫无缘由的。
但她一再坚持,我倒有些不放心起来。
【希纹】
『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对我的问题毫不理睬。
【花梨】
『来还是不来,马上说。』
【希纹】
『…………』
【花梨】
『不来,没错吧?我要挂电话了?』
我叹了口气。
【希纹】
『……好吧,你等着。』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墙上的钟。
已经是八时四十五分了。
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我在桌上留了一张字条,写上“外出,勿念”几个字后,便出门去了。

直到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又是梦。
心中一阵怅然。
学姐……到底还是无法再见面了。
在那个晚上,她已经说完了她想对我说的话。
那些我从没有想过能听到的话。
可是……我想对她说的话呢?
随着她的离开,只能全部压在心底了。
我长长叹了口气。
既然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听,那么,就让它们一直留在那里吧。
我如此对自己说。
然后,强迫自己把思路移回现实。

到了下午,纪子照例来了。
我看着眼前的她,感到十分疑惑。
现在的纪子,和昨晚的纪子,已经大不相同了。
脸上挂着的是天真无邪的笑容。
【纪子】
『唉,今天很没精神呢。』
她打着哈欠说。
从她的眼睛就可以看出,她是刚睡醒不久。
【希纹】
『我也是。』
【纪子】
『昨天是不是我们玩到很晚?』
我心头一颤。
【希纹】
『……忘了吗?』
她揉揉眼睛,走到床边。
【纪子】
『早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跪在这里,地上乱得不成样子。』
【纪子】
『当时很害怕啊。』
也许,真的是把喝醉后的事都忘了吧。
【纪子】
『我是不是喝多了?』
【希纹】
『嗯。』
她的表情立刻认真起来。
【纪子】
『没做什么……夸张的事吧?』
【希纹】
『绝对没有,只是……』
【纪子】
『什么?』
【希纹】
『没什么。』
我最终决定,昨天晚上她对我说的那些话,还是不告诉她的好。
她不甘心,一再追问着。
而我只是不说。
【希纹】
『你呀,今天回去后先把这身衣服换了吧。』
我忽然转移了话题。
【纪子】
『哎,为什么?』
她说着向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
然后,脸微微涨红了。
【希纹】
『一天都没发现吗?』
【纪子】
『嗯,回家后头疼的难受,然后就吐,最后一觉睡到刚才不久。』
我听后哭笑不得。
【希纹】
『以后也稍微节制下啊。』
【纪子】
『好,我知道了。』
她满不在乎的回答到。
【纪子】
『反正也没人会注意我。』
【希纹】
『…………』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别扭,她把脸微微侧向一边。
【纪子】
『好啦,说点高兴事吧。』
【纪子】
『哥哥明天一早就可以出院了,对吗?』
【希纹】
『嗯。』
【纪子】
『那太好了.』
【希纹】
『是挺好……』
我不是很干脆的回答。
她看着我的脸,好像想起什么似的。
【纪子】
『用不用我来接你啊。』
【希纹】
『你随便。』
【纪子】
『还是这句?』
【希纹】
『本来就是这样嘛,在我是无所谓的……当然,能有人来接也好。』
她的眉毛皱了一下,马上又舒展开了。
【纪子】
『那么,说好了,明天一早我就来。』
她说完这句话后,又打了个哈欠。
【希纹】
『你困了?』
【纪子】
『嗯,倒也算不上怎么困。』
【希纹】
『回去睡觉吧。』
【纪子】
『哎?』
【希纹】
『反正明天又可以见面了,不是吗?』
其实,我也想一个人待一会。
【纪子】
『唉,是啊。』
她犹豫了半天。
【纪子】
『那么,我真的走了。』
她走到门口时,又回过身来。
【纪子】
『明天见。』
【希纹】
『……明天见。』
我目送着她走出门去。
她的脚步声消失后,我吐出一口气。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好像,是这样呢。
我又吐出一口气,立刻被突然产生的空虚感包围了。

我决定先把东西收拾一下。
带来的几本书,抽屉里的习字纸,一共就这些。
其实仔细想来,并没有什么可收拾的。
我随手把书摞在一起。
一样白色的东西从书页里掉落下来。
是昨天的那封信。
也许是纪子看完后,便随手夹在书里了,我想。
扫了一眼,立刻又想起了那个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坐在床上发呆。
听着钟表滴答滴答的响声。
我越来越着急。
却并不知道,自己在急些什么。
终于,在某一时刻,我下定了决心。
确认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钟。
我披上衣服,大步走出门去。

那个地方,依旧是原来的样子。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石阶上,反射出苍白色的光芒。
虽然不同于我们初次见面,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乃至最后一次见面的样子。
也就是说,不同于任何我曾见到的样子。
但,我却固执的认定,这就是“原来”的样子。
“原来”究竟指的什么时候,我已经说不清了。
总之,感觉依旧,除了熟悉还是熟悉。
我走到凉亭下,绕着空荡荡的凉亭来回踱步。
一圈又一圈,只是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杂草和石板。
忽然,我在某一个地方停下了。
抬头一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一旦低下头,就会有特别的感觉。
我想起了她的话。
现在我所认识的,正是我脚下的路。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见到了外围的栏杆。
不知这是否是我们出去的地方。
因为栏杆都完全一样。
我沿着栏杆走下去,想在什么地方找到些不一样的感觉。
但不出一会,心思就离开了眼前的事物。
我很想说什么。
然而,眼前并没有人。
于是,我只好把那些话又咽下去。
渐渐的,出乎意料的望见了医院的大门。
斜日的余辉撒在地面上。
白昼里生机勃勃的树木此时似乎也带上了些许倦意。
或在淡红色的微光下静静的立着,或慵懒的摇动着纸条。
我对自己说,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我现在什么也想不清了。

满怀心事的回到自己所在的病室。
这最后的一个晚上,并没有预想中的兴奋。
天黑了,由于没有其他人在,我连灯也懒得打开。
只觉得全身无力。
我一下子倒在枕头上,很快就沉沉的睡去了。

第一话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2-25 03:45 , Processed in 0.124282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