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32|回复: 1
收起左侧

原创短篇(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6 13: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GM:空の境界 痛覺殘留-M22

“呼呼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件?我疯狂地朝前方奔跑着以摆脱身后的不明生物。【咯咯咯】我坚实的脚尖踏着略显古旧的木制走廊,寂静中,无序的虫鸣是我混乱心绪的奏鸣曲。尽头是一个男厕,看来无路可逃。我努力使自己镇定,开始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以找到解除目前困境的方法。追着我的是一个幽灵一般的东西,大概是2点钟左右(我下意识的瞥了一下枕边的手机),决定起身如厕,再离开房间后在二楼的拐角处看见一个酥胸半露,衣着很朴实的小女孩,我在想是不是附近的村民迷路走到这里了,于是想上前询问,没想到她一把掐着我的脖子,我好不容易挣脱了,于是像现在这样子大半夜地跑在走廊上。等等,这也太奇怪了,幽灵这东西真的存在吗?而且,就算是幽灵,应该会像书里所说能穿墙的吧,显然,那个物体实在没什么作为幽灵的自觉:从始自终都沿着走道飘着的,速度也和我差很多。所以,我决定赌一下。我虽然并不需要大费周章就能用“那个”能力做出武装斩杀一切敌人,但是…果然还是很在意白天京介给我们讲的那个传说……

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暑假的某一天,部长突然说要进行合宿,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我们接到这个不知名的海水浴场,还说提供免费的住宿。不过这住宿的房子也太破了吧,从外面看跟鬼屋似的,然后京介翻开当地导游手册,讲了当地一个女孩溺水身亡后诅咒这个海水浴场的传说,当然即使见过各种古怪的次大陆能力者的我也不太可能相信这个老掉牙的故事。这应是一个科学主宰的时代。当时我听后一笑了之,也没太在意。
可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刚才还睡意而模糊的头脑已经完全清醒,我背靠男厕大门,用左手轻轻转开门,把门口虚掩起来,让我能随时进行下一步作战。二楼有个长长的走道,她走好一会才进入我的视野中。海风开始肆虐起来,把右边窗户的米色帘布不规则地吹起,浪花击打碣石发出的涛声在寂静中回响,银色的月光洒在发黄的木制走廊上。那一刻,我看清了幽灵的面容。(惊为天人,即使和天宫与紫幽相比也毫不逊色。)我故作镇定起来。“我说,小姑娘,这么晚不睡觉,对皮肤可不好。”幽灵先是惊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对方没有回答。“那让我猜猜吧,是叫美世子吧?”是那个传说中溺水身亡的女孩的名字,这是我想确认的事情。“……”女孩仍然一言不发。(周围的Regiat(次元狭缝能量)突破了C级,看来幽灵什么的果然是不存在的,这个女孩很可能是个能力者。)真红的火焰开始燃烧她贴身的衣物,她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一个次元狭缝在虚空中裂开,少女从中取出一把太刀。她轻轻挥了挥,周围空气发出数不尽的橙红色火花。红莲渐渐褪去,一身中西合璧的华服紧紧地贴合上她被烧光了衣服下的雪白躯体。样式让我想起了启蒙时期的巴洛克风格,但花边和饰品又略显现代。不等我欣赏眼前的美色,她就提着太刀俯冲向我所在的区域。(看来大意的话连小命都会丢掉。)“Reesavy(重生)、Fannaly(幻想)、于我心中!”就在太刀劈下来的一瞬间,我把右手一挥,用新生成的武器格挡住迎面的攻击,我的力量明显占上风,顺势一推把少女娇小的身体抛出。“这,怎么会这样?!”少女开始动摇,但似乎并不是因为我挡下她攻击的缘故。虽然总算听到了她的声音,“!……”我和少女一样为对方说的话而困惑。我凝视一下刚映射成的幻剑=煌熇,上面的冰片已开始出现裂纹,看来没集中精神做出的东西经不住这种准神器级别的攻击,对方的刀应该不是这个次元的东西。(有必要执行之前拟好的作战了。)我转身冲进男厕里,迅速关上门,并手脚并用地登着破旧的抽水马桶,从上方的窗户跳上对面的樟树上逃离屋子。

穿过一片密密麻麻的灌木丛,飞奔到不远处的沙滩上,只有在这种空旷的场所才能集中大量的Regiat以造出足够强度的武器。“Conter(集中)”,银白色的Regiat环从沙滩地上闪出光芒,写着古维拉斯语的符文出现在地上,这是天宫教我排除杂念集中精神的简单术式。“Reesavy(重生),Fannaly(幻想),能量凝聚,Hito(此),Akana(力量),于心中!”“备前长船长光。”我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长近1米的日本刀。[轰-------]少女和我预想的一样没闯进男厕,而是从正门飞出来。(但愿我能撑住。这个程度的声响应该已经惊动了京介和紫幽他们。)“美世子,”我叫住冲过来的少女。“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什么都不想说吗?”“你和他很像。”“他?是谁?”“那个不愿和我一起赴死的男子,我曾经如此深爱着他,他却背叛了我……”这突然让我突然想起京介白天所讲故事的详细内容:

传说很久以前,大概是几百年前,这里曾是有名的港口,某一天来了一个异邦人过客,他爱上了当地的美丽巫女。可是,这段没人祝福的爱情改变了两人的命运,他们没征得女方家人同意就私通产下一个女婴,给她取名叫美世子,是希望她有个美好未来的意思。美世子渐渐长大,村里人也开始接纳她。可是好景不长,美世子有通灵的能力造成村民人心惶惶,村民开始排斥她,母亲也在忧郁中死去。这时一个叫平八郎的青年接受了她,两人就这样陷入爱河。后来村里连续三年大旱,渔民也无法在近海捕到大鱼,他们开始怀疑是美世子的原因,打算把她作为活祭品献给海主人。平八郎当然不同意,于是把美世子藏在自己经营的旅店里。有一天平八郎出去打酱油,村民冲进旅店把美世子抓了出来,后来平八郎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毅然决定为美世子殉情,他们在地牢里约好一起作为祭品献给海主人。可是祭祀的那天平八郎并没有出现,美世子带着对这里和那个男人的诅咒离开人世。

“你之前杀过Awalon(现世,我们的次元)的人?”“没错,我是杀了很多人,都是一些垂涎我美色而想奸污我的臭男人,明明知道我是鬼魂,还像发情的野兽般强迫我与他们交合,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男人更卑贱的动物吗?!”“哼,不管怎样,夺走别人生命都是不对的行为,你生前是个Kulain(次元能力者)吧。”我开始摆好起手式,准备随时迎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我母亲说,我父亲确实提到过自己是什么库莱茵的。”“我不想跟一个快要去死的男人多说废话,反正你也和其他男人一样。”(我确实不否认自己对她动过心,但这绝不是邪念。)少女拔出太刀,用力斩断自己雪白的左手,无数的怨灵从伤口中飞出向我扫射。同时,她踏着沙子跳上空中,用娴熟的动作向我劈来。“Reesavy(重生)、Fannaly(幻想)、西洋术式·圣堂庇护。”我踏出右脚,地上形成的光柱消灭了一切邪恶的生灵。接着,我举起长光刀锋一转,分毫不差地架住美世子的攻击,刀刃向前滑动,与她的太刀摩擦出炽热的火花。美世子显然无法及时调整自己在空中的动作,我迈开步子把长光狠狠劈向对方太刀的剑格。“Reesavy(重生)、Fannaly(幻想)、魔术·力量增幅。”美世子瞬间就被巨大的力量斩倒在沙滩上,看来之前和天宫进行的剑术特训并没有白练。

“不可否认,在我看到你换上现在这身衣服时动了心……”听到这番话美世子的脸变得扭曲起来。“也许我像其他男人一样,只是看见了你外表美丽的部分……”“但据我知道的传说,平八郎可是真真正正地爱上你了啊。”“你知道什么?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个负心汉了!”“你难道没发现吗?这个海水浴场的导游手册里完完整整地记载了关于你和平八郎的爱情故事以及你诅咒这里的事情。可是,那些通过这个小纸片了解你身世的人却从没有告诉过你你死后平八郎的故事。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想,你应该有问过Awalon(现世)的人这件事才对。”“……”少女周围的能量等级开始下降,看来我猜对了。“是因为听不懂。”“!”看来又没猜错。“因为Awalon(现世)的人听不懂你说的话,然后认为你是个疯女人,所以想强暴你。”“那…那为什么你可以听懂?”“你还不明白吗,我刚才问过你,问你是不是能力者。因为你现在说的话根本不是Awalon(现世)人听得懂的语言,而是我们能力者天生就会的Pro-Weeres(古维拉斯语),是Asia(异界,四次元)的语言。”“即使这样又如何?难道能证明那个男人爱我吗?那个男人夺走了我的贞洁,却不愿意与我和肚里的孩子一起去死!”“我想,你一定很有兴趣知道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对方几乎已经没有了杀气,我放松了架势继续说下去。“故事的后续是这样的:村长很喜欢平八郎,想要把自己的女儿许给这个兢兢业业把旅店经营得红红火火的小伙子,于是他不顾村民的反对,提前举行祭祀,并且还派人蒙骗了平八郎。后来平八郎知道真相心灰意冷,屡次想跳海自杀都被渔民救起。在几次自杀都未遂后,他卖掉自己心爱的旅店,搭乘商人的大船离开这个伤心地。后来他做了作家,专门搜集和撰写民间的传说,其中写得最好的是那篇《平八郎与美世子》,以此让人们永远记住你的美貌和善良。”少女已经呆在那里一言不发。“我想,正是因为平八郎付出爱写出的文字才能在心底让每一个读者都喜欢上你,甚至在见到你的正体时想和你做爱。”我转身面朝大海。“多好的沙滩,多美丽的夜色,我猜这个像鬼屋一样旅店一定是仿造平八郎当时经营的旅店建造的。本来你完全可以用能量在二楼轰出一个口子袭击跑到外面的我,但是你去却没有这么做,我想,你一定还深爱着平八郎吧?二楼有个单人房,那一定是平八郎守夜时睡的房间,而二楼那个破得连卫生纸也没有的男厕大概就是美世子生前的‘禁区’吧!”“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就是你为什么会变成鬼魂而这里又为什么会变成无人敢来的地方……”“因为这个鬼魂诅咒了自己和这个地方,如果用我们的话讲的话。”这是熟悉的清亮女声,她身着单薄的睡衣手里拿着神剑=白干鸟。“用我们的话说……难道……”“真笨啊,濑人。”说话的是跟在后面的紫幽。“我说濑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原来在沙滩和漂亮的LOLI在LOVELOVE呢。”“你给我闭嘴,死京介。”“咳……”紫幽有点脸红地继续说到:“你和我们中的一些人一样或是纯血或是混血的次大陆人,如果在三次元,因为外伤疾病或是什么其他原因死掉时,并不会真的死掉,只是暂时丢失在这个空间体上的分量而已,只要你愿意并且知道做法,就能重新把自己映射到这个时空里。如果映射得不完全或者方法有错误,就会出现像幽灵一样的身体。”“那诅咒呢?”“笨濑人,你也看见了,这是C级能力‘丧心狂魔’,当能力者受到痛苦时会向外大范围释放怨灵般的幻象,夺走区域里人类的精神力,但是没有经过练习的美世子没法很好的掌握,无法对我们产生影响。那些受到能力影响的普通人会对这个海水浴场兴致缺缺,因为他们的兴致已经被美世子吃掉了。”美世子瘫坐在沙滩上,紫幽连忙上前安慰她,抚摸着她漆黑的长发,让她在自己的胸前汲取属于人的温暖。“你想知道吗?关于你父亲的事。”“嗯。”美世子精神恍惚地应了一声。“他在这个次元的名字叫黑石彦男,是一个取得通行证往来于两个次元的旅行者,他年轻时有很多追求者,但一直没有娶妻,传说他拿着一柄太刀名为‘红莲劫焰’,他曾开玩笑说:这就是他的老婆。后来听说他违反次元法和低次元的人类通奸而被次元伦理委员会追杀,他和他的刀也从此不知所踪。”“看来是一个真正的武者,那个叫黑石的男人。”天宫严肃地插了一句,“一个把自己的刀视为生命另一半的人都会喻之为自己的配偶。”“所以……爸爸他才临终前……才……才让妈妈好好把刀收好,呜呜……爸……爸爸他说:‘请把刀当作是我来看待,里面盛载的是爸爸对你妈和你的无限的爱……所以爸爸……’”“……”紫幽沉默不语。“伦理会对外宣称是战斗中失踪,哼,就知道那些老头子私下动了什么手脚。如果用Asia(异界)的准神器以上级的武器的话,还是能在这个次元伤到能力者的”(我的身体开始陷入崩溃。)我咬紧牙关缓缓走向美世子,当拐杖支撑身体的长光每走一步都深深插到沙子里。“美世子……不管是你父亲还是你母亲,甚至是平八郎和这个世间,你都不该去怨恨它,美世子,美丽的世间啊,你父亲和母亲给你取这个名字不是让你只看到这世间的丑陋,更应该是去体会其中还有美好。还记得平八郎吗?他后来的笔名叫做小岛念美世,在他的笔下,美世子是一个既漂亮又善良的好女孩,所以请……”[卟咚]我撑住长光的手一下子没握紧,整个身体瘫倒在沙滩上。手上凝结能量的剑也消失在群星闪耀的夜空下,幻化成一颗颗Regiat如萤火虫的微光般飘散在空中。最终我失去知觉躺在沙滩上。

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晨,正睡在附近镇子的诊所里,我向旁边守了我一夜的紫幽询问美世子的情况,但是只得到摇头的回复。于是,我向紫幽表示感谢。
“为什么要谢我?”
“嘛…没什么。”
“是因为放跑美世子的事情?如果伦理会知道这件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美世子确实也违反了次元法用能力杀了人。”
“……”我静静地看着一旁花瓶里插着的紫阳花,它的花语是“善变”。
“嗯……难道是我昨晚照顾你的事?”
“……”
“濑人还是这么不诚实呢。”
“反,反正,只是单纯想谢你而已,没别的意思。”
紫幽看起来有些失望。
“以后…这里会变成游人如织的热闹浴场吧?”
“嗯。”
“永远,永远传颂着美世子的动人故事,直到这个次元的终结之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21 07: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非要回复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3 15:14 , Processed in 0.09683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