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Fans Club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短篇(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6 13: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傍晚,连最后一波社团活动的学生都已离开学园。“呀,总算可以清静一下了。”我把盖在脸上遮蔽光线的《场论》随手放在一旁。四下望了望,偌大的实验室内已空无一人。我缓慢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意拍打了一下制服裙上的粉尘。下午来到化学实验室时大约3点,当时化学社的社员在那里做些简单的燃烧反应实验,我嘭的一下闯了进去,里面清一色的男学生都一齐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我对此也算是司空见惯,把书包随意扔到一旁的专用储物箱里,翘起腿躺在长椅上(这是校长专门找人扛上来的,和海崖边的那种有着相同的样式)在沐浴着阳光的角落里看书,也许是这几天太疲劳了,我索性把手里的书当眼罩用进入了梦乡……虽然鸣海先生说过我很多次,什么女孩子家要注意一下形象云云,但我实在不以为意,化学社都是呆头愣脑的男生,一个两个看见我就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连斜眼都不敢看我一下,真是无趣得很,反正我也不是“粉色星尘”那样受普通人欢迎的人,虽然每次想起这件事都有些在意无法释然。我从储物箱里取出自己专用的围裙,拿起发夹把自己黑色的长发随意盘起夹紧,并拿出一些小支24karat的金条和剩下的Smiphenst催化剂(维拉斯语,强制金元素活化剂,S试剂)。工作的大概内容是测试S试剂在我们次元的催化效率。之后的实验很顺利,用催化剂在无王水等超强酸的情况下很轻松地化合出几种常见的Au(金)的化合物。虽然并不是什么困难的实验,但我仍然乐在其中……(这是我的宿命吗…)

斜阳的光线从转动的实验室风扇中穿过,落下参差模糊的光圈。余光轻轻地,照在一排排透彻的洗净小试管上,闪出梦幻般灿烂的光芒,对我而言,这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表演舞台,甚至容不得有观众存在。实验差不多接近尾声,空洞的走廊上传来的微弱声响却瞬间刺激了我的甲状腺。【哒哒哒】是脚步声,而且离我越来越近。本能告诉我应该提高警惕——那个世界的敌人绝不会因上次战斗的失败而对我一条院家善罢甘休。我从大腿间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轻轻地走过来靠在门边,调整呼吸,集中精神用心眼来判断走廊的情况。只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并在化学实验室外停下,手徐徐伸向门把手。(先下手为强。)我以迅雷之势先于对方拉开门,用左手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向门内,身体迅速靠前,用另一只拿着匕首的手给予对方背部一记肘击。对方只是一下嚎叫,我便顺势拽着他的手骑在他背上,准备用匕首的握柄敲向对方的后脑勺。(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这种展开简直比用元素周期表找未知元素还要顺利,这个的家伙也未免太弱了…)“饶,饶命啊,我上有老母,下有亲妹,处男未破,恋爱未谈,今天竟然被汝等匪类夺去性命,吾万死难消此辱!”“……”(这家伙在胡扯什么?!)“瑟秋晚来兮,吾命之不复。”“……”“暮春夕来时,秋入晚霜临。念我如蜉蝣,今昔何往生?”“哈哈哈!!”我大笑起来,原来学园里除了那个男人以外还有这样有趣的人,禁不住想去戏弄他一番。“小姐,您能起来一下吗?我觉得我背后有点热热的。”“……”我突然体验到了这出生以来从没遇到的感觉,刚才明明只是兴奋了一下…就……我敏捷地把匕首藏回裙底,从他身上跳开。男子却还是身体僵硬一样地躺在地板上。我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拿过来一张椅子,翘起腿饶有兴致地盯着目前这个身着我们学校高等部校服的男生看:他的身线极其苗条,个子也不高,有着一头奇特的白色头发;若不是他穿着男装,我恐怕会根据背影把他当成女性。“说吧,谁派你来的。”“这是我的工作。”“哦…?工作?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呢?难道是趁一个女生孤零零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时袭击她?”“(疼)…很明显的是,虽然你是女生,而且孤零零一个人,但最后被袭击的明明是我,女色狼,想对我怎么样随你的便…(疼)…”“这只能怪你技不如人。回去向帝国军传句话,就说下次要派人来也要弄个像样一点的,你实在是太弱了。”“……”“……没听懂我说的话吗?”“什么帝国军,完全没听说过。我只是来做毕校巡查的,见这里的灯亮着,想着是不是有人忘关了…(咳)”他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嘴角的唾沫,就像刚才的打斗从未发生一般。想到我刚才的肘击确确实实命中了要害穴位而且毫无保留实力,大概是我实力有限吧……“哈哈哈!”(看来是我多心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么?我叫……”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打住了话语呆呆地站在原地。我不耐烦地走过去,抓起面前这个比我还要稍矮的男生的下巴。“请看着我的眼睛。”他似乎变得更加紧张。“你认识我吧。”“空美学姐…3年A班五条院空美,智商185,一条院家大小姐,人称天才少女,学园与粉色星尘齐名的黑色毒玫瑰。啊,不,是黑色红玫瑰,咦,红玫瑰怎么还有黑色的?可是在本人面前说她坏话也太……”他又开始启用自言自语模式。“哼,原来我也这么有名啊。”我看着他清澈如湖水一般的瞳孔,看样子之前的话都不是撒谎。“我记得今天有填过申请延长留校时间的单子,我最讨厌工作时有外人妨碍。”“真的……很对不起。”“请看着我的眼睛说话,我有这么可怕吗?”“只,只是见到本人,觉得比大家所说的样子漂亮太多……其实、或许、有点不好意思。”“哈哈哈。”“重复,你是第一个让我主动询问他姓名的男性。你,叫什么名字。”“川流寺明良,是社联的委员长。”(川流寺?有点在意。)“留下来和我一起吃晚饭吧,也算是赔罪。”“不,我还有事,我这就……”“你,不许走,我命令你给我留下来。我去收拾一下,过30分钟在操场那边的海崖等我。”我看也不看他一眼,转头回座位继续填写剩下的实验报告。大概花了20分钟,我长叹一口气,整理好实验仪器,脱下脏兮兮的发黄围裙,取下发夹让秀发自由散落下来,围上最喜欢的格子花纹的海蓝色围巾,慢悠悠地去小卖部买了两个中午剩下卖不出去的豆沙面包,走向位于教学楼背面的海崖。

我们学校建在一个海边的山头上,穿过操场再走一小段就能到达。由于平时很忙,倒很少有时间来海崖这边看风景。我看了看腕表,已经过了40分钟。夕阳几乎没下海平面,余晖越过对面瘦小的身躯射进视网膜中:逆光下,我看见一个男生的侧脸,略长的黑色头发在风中微微飘起,纤细的面孔不由得让人有想去抚慰。我就这样在他30米开外站立着,任凭北风吹拂着围巾和轻短的裙摆。我拨了下散开的长发,他也注意到他身后站着的我。只见他呆呆地盯着我看了2、3秒钟就低下头背过脸去。我走过去,坐在崖过长椅的一头,“你的头发怎么了?”“我,我也不知道,有时候会变成白色,然后过一阵子又会变回去。”“嘻嘻,你还真是特别……呐,这是请你的晚餐。”我递给倚在一旁栏杆边的他。“……”他接过包装袋坐在椅子另一头,看也没看就撕开袋子啃起来。“我们来聊点什么吧!你知道狭义相对论吗?就是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主要内容是‘光速不变原理’,也就是光速无论在什么物理条件下都不会改变自己的速度。科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在一个跑车上装一个激光感应器,在很远处安放一个发射器。跑车分两次向着发射器和背着发射器以200KM每小时的速度在移动中接收激光,并测出当时的光束相对速度。结果如狭义相对论所言,两种情况测出的速度并没有相差400而是在误差内几乎完全相同。很神奇吧?不论是向着发射器的‘表象’,还是背着的‘表象’,却能同时指向唯一的‘核心’,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什么永恒的东西,我想只有可能是光速。恋爱不是也一样吗?人有时候穿上破旧的衣衫,有时候身着华丽的服饰,但是,这只是表象而已,表象可以用科学改变,而它们所指向的‘核心’却是永恒不变的。所谓的核心是爱人之心,只要那份爱是真爱,无论对方生病残疾,那份爱都会像光速那般永恒不变。这不就是‘恋之狭义相对论’吗?”我对他笑到。“空美前辈只是一直拥有着美貌才这么说的。”“我,很漂亮吗?”“嗯。”他低下头。“其实呢,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评价过我。”我面朝大海,突然觉得心灵变得无比广阔。“只是其他人不了解前辈而已。”“对我来说都无所谓,都是些无趣的人,但是,你是特别的。”“夜如三九冬,是寒天。”他微笑看着渐暗的天色。“是俳句呢……明良,以后也请多多指教。”我望着他,报以有生以来最灿烂的微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KID Fans Club ( 京ICP备1001283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74号 )

GMT+8, 2018-5-24 02:45 , Processed in 0.09483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